打开主菜单

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一

卷第三十 渭南文集 卷第三十一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三十二

南文集卷第三十一

       山 隂 陸 游 務觀

    跋

     跋魯直書大戴踐阼篇

 上古之文幸不泯者率非後世所可及不必

 壞魯壁發汲冢而得之乃可信也丹書之辭

 如此武王之銘如此雖微大戴禮載之可置

 疑哉某郷先生傳公子駿爲學者言洪範自

 無偏無黨至歸其有極三十二字皆古所傳

 爲人君之常訓箕子申以告武王呉棫才老

 著尚書禆傳以爲得此說於虞仲琳少崔少

 崔學於傅公此三十二字與丹書三十九字

 一傳於箕子一傳於師尚父武王敬受力行

 之卜世卜年之永有所自矣開禧三年五月

 辛夘故史官陸識於黃太史所書踐阼篇

 後以遺廬陵彭君孝求

     跋唐昭宗賜錢武肅王鐡券文

 某按唐昭宗乾寧四年遣中使焦楚鍠賜具

  越武肅王鐡券以八月壬子至國是歳武肅

  始兼領鎭東節出師大敗淮南兵十八營定

  婺睦蘇湖州而鐡劵適至蓋其國始盛時也

  及忠懿王入 朝以其先王所藏玉𠕋鐡劵

  置之祖廟不敢以自隨淳化元年杭州悉上

  之于 朝時忠懿王巳薨 太宗皇帝復以

  冊劵賜王之子安僖王惟濬安僖王薨劵歸

  文僖公惟演文僖公薨劵傳仲子覇州防禦

  使晦覇州侍 仁宗皇帝燕間帝問先世所

  賜鐡劵欲見之霸州并 三朝御書以進

  帝爲親識 御書之末復賜焉文僖之孫開

  府公景臻尚秦魯國大長公主某年十二三

  時嘗侍 先夫人得謁見大主鐡劵實藏卧

  内狀如筩瓦今七十餘年乃得見録本於武

  肅諸孫槱家後十字蓋文僖手書家舊藏

  文僖書帖亦有押字皆與此同武勝軍節度

  使印則文僖尹洛時所領鄧州節龯也開禧

  三年六月乙巳山隂陸某謹書

     跋司馬端衡畫傳燈圖

 司馬六十五丈抱負才氣絶人逺甚方少壯

 時以黨家不獲施用於時欲有以寓其胷中

 浩浩者遂放意於畫落筆髙妙有頋陸遺風

 某嘗以通家之舊親聞其論畫衮衮終日如

 孫呉談兵臨濟趙州說禪何其妙也毎恨是

 時不能記録一二以遺後之好事者今獲觀

 傳燈圖怳如接言論風SKchar時稽首太息不能

 自巳開禧丁夘歳十月丁未山隂陸某謹題

     跋吕伯共書後

 紹興中從曽文清公遊公方館甥吕治先

 日相與講學治先有子未成童卓然穎異蓋

 吾伯共也後數年伯共有盛名從之學者以

 百數不幸中道奄忽而予㡬九十尚未死攬

 其遺墨大抵忠信篤敬之言也爲之涕下開

 禧丁邜歳十二月乙巳山隂陸

     跋張敬夫書後

 隆興甲申佐郡京口張忠獻公以右丞相

 督軍過焉先君㑹稽公嘗識忠獻於SKchar南

 時事載 髙皇帝實録以故某辱忠獻頋遇

 甚厚是時敬父從行而陳應求參賛軍事馮

 園仲查元章館於予𪠘中蓋無日不相從迨

 今讀敬父遺墨追記在京口相與論議時真

 隔世事也開禧丁夘十二月乙巳山隂陸

 書

     跋劉戒之東歸詩

 乾道中予與戒之同在宣撫使幙中同舎十

 四五人宣撫使召還予輩皆散去范西叔宇

 文叔介最先下世其餘相繼凋落至開禧中

 獨予與張季長猶存今春季長復考終於江

 原予年開九秩獨幸未書鬼録偶得戒之郎

 君市征君所藏送行詩觀之怳然如隔世事

 也爲之流涕丁夘十二月乙丑渭南伯陸

 書于山隂老學菴

     跋秦淮海書

 黃豫章秦淮海皆學顔平原真行豫章晚尤

  自稱許淮海則退避不肯以書自名亦各其

  志也嘉定攺元四月已酉山隂陸某書

      跋柳書蘇夫人墓誌

  近世注杜詩者數十家無一字一義可取蓋

  欲注杜詩須去少陵地位不大逺乃可下語

  不然則勿注可也今諸家徒欲以口耳之學

  揣摩得之可乎書家以鍾王爲宗亦須升鍾

  王之堂乃可置論耳爾來書法中絶求柳誠

  懸輩尚不可得書其可遽論哉然予爲此言

  非獨觸人亦不善自爲地矣覽者當粲然一

  笑也嘉定元年四月已酉陸

      跋朱希真所書雜鈔

  朱先生與諸賢當建炎間裔夷南牧群盗四

  起時猶相與講學如此吾輩生平世安居郷

  里乃欲飽而嬉可乎嘉定之元四月乙酉陸

  書于山隂老學菴時年八十有四

      跋爲子遹書詩卷後

  子遹持疋𥿄求録詩期年矣以乃翁衰疾不

 忍迫蹙予更以此念之爲冩終此卷然此兒

 近者時時出所作皆大進論建安黃𥘉以來

 至元和後詩人皆有本末歴歴可聽吾毎爲

 汗出因併記之嘉定戊辰歳五月乙巳放翁

 書時年八十有四

     跋吕文靖門銘

 一言可以終身行之者其恕乎此聖門一字

 銘也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此聖門

 三字銘也其簡且盡如此學者苟能充之雖

 入聖域不難矣丞相申國文靖吕公作門銘

 自忠孝十有八字廣吾夫子之訓以遺後人

 某得本於公元孫祖平敢再拜書其後致願

 學之意嘉定元年夏五月辛亥山隂陸某謹

 識

     跋傅給事竹友詩槀

 王逸少冩經換鵝給事傅公籠鵝換竹二者

 皆山隂勝絶事然換鵝事人皆能道之換竹

 事未甚著郷人以爲恨獨曰是不足怖也

 逸少志在物外不肯輕爲世用故換鵝事易

 傳給事方南渡之𥘉忠義大節爲一時稱首

 雖困於讒誣用之不盡然至今聞其風者可

 立衰懦則換竹事固應不傳蓋所見於世者

 大也給事遺文百卷今藏祕閣領䇿府時

 見之嘉定元年七月庚申陸某謹識

     跋陳伯予所藏樂毅論

 世傳中山古本蘭亭之流帶右天五字有殘

 闕處於是士大夫所藏蘭亭悉然又謂樂毅

 論古本至一海字止於是凢樂毅論亦至海

 字而亡其餘妄僞亂真大抵如此今伯予此

 軸皆佳後一本尤敷SKchar可愛未可以海字爲

 定論也嘉定戊辰歳七月已未山隂陸某務

 觀書時年八十有四

     跋伯予所蔵黃州兄帖

 某之從父兄故黃州使君遺墨伯予書其後

 發揚大節至矣伏讀感涕不知所云先兄諱

 沇字子東仕至朝奉大夫嘉定元年七月巳

  未山隂老民陸某謹書

      跋詹仲信所蔵詩槀

  予平生作詩王多有𥘉自以爲可他日取視

  義味殊短亦有𥘉不滿意熟觀乃稍有可喜

  處要是去古人逺爾詹仲信何處得予㫁槀

  以見示爲之屢歎乃題其後歸之嘉定攺元

  六月壬辰山隂陸務觀書于山三老學菴

  年八十四

      跋陳伯予所藏蘭亭帖

  予監定此本自是絶佳然亦不必云唐舊刻

  也卷末數跋皆吾友王君玉所録黃太史魯

  直語竊恐未必然蓋周孔無過蘭亭筆法亦

  無過學者歩亦歩趍亦趍猶或失之豈可以

  䡖心慢心觀之哉(⿱艹石)以夫子甞自謂有過孟

  子云周公之過遂據以爲周孔有過乃醉夢

  中語也嘉定攺元十月庚午陸

      跋坡谷帖

  先大父左轄元祐中自小宗伯自請守潁逾

 年移南陽而蘇公自北扉得頴與 大父爲

 代此當時徃來書也書三幅前後二幅蔵叔

 父房其一幅則從伯父彦逺得之亡兄次川

 又得於伯父此是也傳授明白可以不疑而

 或者疑其出於摹倣識眞者寡前軰所歎嘉

 定元年十二月乙亥山隂陸謹識

     跋山谷書隂眞君詩

 此石刻在夔州漕司白雲樓下黃書無出其

 右者嘉定已巳四月辛夘放翁書

     跋呂尚書帖

 右尚書吕公給事傅公徃來書二卷書曰昔

 先正保衡作我先王語曰起予者商也蓋臣

 當有以作其君弟子當有以起其師而况朋

 友之際乎二公可謂無負於古道矣使此書

 廣傳安知百世之下無興起者嘉定已巳秋

 七月辛亥山隂陸某謹識

     跋傅給事帖

 紹興初某甫成童親見當時士大夫相與言

 及國事或裂眥爵齒或流涕痛哭人人自期

 以殺身翊戴王室雖醜裔方張視之蔑如也

 卒能使虜消沮退縮自遣行人請盟㑹秦丞

 相檜用事掠以爲功變恢復爲和戎非復諸

 公𥘉意矣志士仁人抱憤入地者可勝數哉

 今觀傅給事與吕尚書遺帖死者可作吾誰

 與歸嘉定二年七月癸丑陵某謹識

     跋熊舎人四六後

 裕陵見伯通外制手批付中書曰熊本文詞

 朕自知之荆公亦曰讀熊君奏報如面相語

     跋臨汝志

 歐陽澈字德明撫州臨川人徙崇仁金虜犯

 闕上書請身使虜庭馭親王以歸不報建炎

 𥘉伏闕上書論大臣誤國太學生陳東亦上

 書所言略同遂併誅二人年三十一 車駕

 渡江贈承事郎紹興𥘉贈朝奉郎祕閣修撰

 官其三子賜田十頃

     跋尼光語録

  予登豫章西山其上蓋有光禪師塔焉及來

  成都又得師所說法要愽辯竒偉雷霆一世

  猶有蜀忠文公立朝堂堂不橈於死生禍福

  之遺風信其爲范氏女子也笠澤漁隱陸

      跋程正伯所藏山谷帖

  此卷不應携在長安逆旅中亦非貴人席㡌

  金絡馬傳呼入省時所觀程子他日幅巾笻

  杖渡青衣江相羊喚魚潭瑞草橋清泉翠樾

  之間與山中人共小巢龍鶴菜飯掃石置風

  爐煑䝉頂紫茁然後出此卷共讀乃稱尓

      跋張待制家傳

  待制公躓於仕宦晚途僅得一郎吏而感激

  國難冒兵渡河北行忠義之氣可沮金石方

  其客死靈丘寓骨雲中時雖夷狄異𩔖亦爲

  霣涕也今其家寖微一孫未去天官侍郎選

  公卿大夫乃未有表出之以爲忠義勸者誠

  某所不識也

      跋栁氏訓序

 方玭之爲是書也璨巳長矣詩曰誨爾諄諄

 𦗟我藐藐悲夫

     跋祠部集

 祠部叔祖詩文至多今皆不傳此小集得之

 書肆蓋石氏所藏也謹識

     跋消災頌

 髙進傳言此頌蓋武陵張尊師作尊師亦號

 白雲子豈以此故遂誤爲子㣲乎玉笈齋書

     跋肇論

 髙僧傳肇公化時年三十一耳所者書乃傳

 百世吾曹老而無聞可愧也

     先楚公奏檢

 舊有海陵時録白元本巨編大字有 先左

 丞親書更定處今不復存此本紹興中 先

 少師命筆史傳録者

     跋宗元先生文集

 宗元先生呉貞節唐史有傳以歌詩名天寳

 中此一卷蓋見雲章寳室云放翁書

     跋韓子蒼語録

 此故人范季隨周士所記也周士没後數年

 得之於其子然余舊聞周士道韓公語極多

 尚恐所記不止於此當更訪之

     跋孟浩然詩集

 此集有示孟郊詩浩然開元天寳間人無與

 郊相從之理豈其人偶與東野同姓名耶⿱目兆

 伯以謂岳陽樓止有前四句亦似有理

 續考之伯以之說蓋不然大抵浩然四十字

 詩後四句率覺氣索如洞庭𭔃閻九歲暮歸

 南山之𩔖皆然杜少陵評浩然詩云新詩句

 句盡堪傳豈當時巳有此論故少陵爲揜之

 𫆀

 適越留別譙縣張主簿詩𥘉云得與故人㑹

 後云浮雲去呉㑹此亦是呉與㑹稽也

     跋出疆行程

 此一書蓋陳魯公出使時官屬所記不知爲

 何人也文詞雖鄙淺事頗詳洽故録之

  淳熈已酉秋錢愷之子端忠爲金部外郎予

  在儀曹與之同廊日㑹食嘗問此書誰所作

  端忠云刁廱也廱字文叔頗有文不應鄙淺

  如此恐未必然也放翁書

      跋李衛公集

  韋執𧨏之爲人順宗實録及唐書載之甚詳

  正人所唾罵也今觀李衛公𥙊文稱譽之乃

  如此衛公之言固過矣史官所書無乃亦有

  溢惡者乎毀譽之可疑如此者多矣可勝歎

  哉執𧨏作相時實録言嘗遷中書侍郎同平

  章事而史不書衛公又以爲僕射雖小節亦

  聊附見于此

      跋徐節孝語

  仲車名在天下孰不知尊仰者雖無蘇公所

  云可也况它人乎此集前後所載悉當削去

  陸某識

      跋趙渭南詩集

  唐人如韋蘇州五字趙渭南唐律終身所作

 多出此故能名一代云

     跋石鼓文辨

 予紹興庚辰辛巳間在朝路識鄭漁仲好古

 博識誠佳士也然朝論多排詆之時許至三

 館借書故館中尤不樂云

     跋西崑酬唱集

 祥符中嘗下詔禁文體浮豔議者謂是時館

 中作宣曲詩宣曲見東方朔傳其詩盛傳都

 下而劉楊方幸或謂頗指宫掖又二妃皆蜀

 人詩中有取酒臨卭逺之句頼天子愛才士

 皆置而不問獨下詔諷切而已不然亦殆哉

     跋兼山家學

 予始得此書時猶未識昌國後五年始同朝

 詳觀其爲人誠法度之士間相與論學輙忌

 昬旦乃知其得於子和先生者深矣昌國名

 其所居曰艮齋亦以嗣兼山之學歟

     跋淮海後集

 悼王子開五詩賀鑄方回作也子開名蘧居

 江隂旣死返葬趙州臨城故有和氏干將之

 句方回詩今不多見於世聊記之以示後人

 放翁

     跋張季長中庸辨擇

 此書大槩似陳瑩中𥘉著尊堯集識者當自

 得之

     跋法書後

 法書一編付子遹能熟觀之亦可得筆法之

 梗槩矣

     跋李太白詩

 此本頗精今當塗本雖字大可喜然極謬誤

 不可不知也

     跋重廣字說

 字說凡有數本蓋先後之異此猶非定本也

     跋巖壑小集

 朱希眞夜熱坐寺庭五字一篇及病虎過酒

 樓二古詩皆出同時諸人上

     跋王元澤論語孟子解

  元澤之殁 詔求遺書荆公視篋中得論語

  孟子解皆細字書於䇿之四旁遂以上之然

  非成書也






南文集卷第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