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卷第二十七 渭南文集 卷第二十八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二十九

南文集巻第二十八

      山 隂 陸 游 務觀

    跋

     跋後山居士長短句

 唐末詩益卑而樂府詞髙古工妙庶幾漢魏

 陳無已詩妙天下以其餘作辤宜其工矣頋

 乃不然殆未易曉也紹熈二年正月二十四

 日雪中試朱元亨筆因書

     跋蘇氏易傳

 此本 先君宣和中入蜀時所得也方禁蘇

 氏學故謂之毗陵先生云紹熈辛亥七月二

 十日陸

     跋資暇集

 吾家舊有此本 先左丞所藏書字簡樸疑

 其來久矣首曰隴西李厈文濟翁編厈字猶

 成文也久已淪墜忽尤延之寄刻本來為之

 愴然紹熈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陸某識

     跋法帖

 此本嘗見之清勁可愛及移之石乃尔失真

 拙工誤人如此乾符元年十一月乃改元此

 云三月何𫆀蔡君謨用䗶字潁字俱非是又

 何𫆀紹熈三載正月二十二日三山下漚亭

 書

     又

 魯公書殊不類紙乃煙熏周副之語尤俚俗

 羅紹威用羅氏世寳印犯唐諱益可疑跋語

 詩句亦鄙甚也君謨豈至是哉惟錢希白字

 竒古可喜然非題顔帖乃翦它軸附巻後耳

     跋蘭亭樂毅論并趙歧王帖

 某恭聞 太宗皇帝天縱聖學跨軼百王萬

 幾之餘尤留神翰墨文昭武穆世受筆法有

 若歧簡獻王得槀書之妙蓋其為學上稽三

 代兩漢以象其髙古下專以晉右将軍王羲

 之為法以極其變化所藏魯公作文王尊彛

 伯禽祀文王之器紹聖間詔取藏祕閣宣和

 博古圖亦列於他周器上又政和中闗中發

  地得竹簡皆東漢討羗書檄字作章草好事

  者争取而王獨多獲之則王之窮深造微豈

  寒寠書生所及哉至蘭亭脩禊序樂毅論又

  王所愛玩天下名本王之於書名尊一代固

  無足異今周器漢札雖不可復見而脩禊序

  樂毅論如魯靈光巋然獨存意有神物䕶持

  非適然也王遺墨藏家廟者今雖僅存某嘗

  獲觀皆竒麗超絶動心駭目往時米芾於書

  少許可獨推王以為能學古人語在芾所著

  書畫史王之孫不流以從官長東諸侯懼書

  家不能盡見是竒蹟廼諏良工併刻樂石置

  㑹稽郡齋而屬書其後惟王歴事累朝典

  司宗盟嘉言善行不可勝載文章尤長於詩

  有唐人餘風此特論其書而已紹熈四年正

  月辛夘中奉大夫提舉建寧府武夷山冲佑

  觀山陰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陸某謹書

      跋蔡肩吾所作蘧府君墓誌銘

  蔡迨肩吾與予同官犍為郡文辭字畫皆過

 人自蜀入吳持予書見友人許昌韓旡咎旡

 咎時為吏部侍郎薦之甚力且有除命矣蜀

 士有排之者肩吾遂從銓部得桂陽令行至

 吳門暴死舟中毎念之未嘗不流涕也不識

 肩吾者讀此文亦足知其不凡矣蘧昌老字

 真SKchar亦佳士蓋與肩吾為方外友云紹熈癸

 丑立夏日笠澤陸務觀書

     跋原𨽻

 故吏部郎宇文巻臣所著巻臣為郎數月坐

 口語亟去晚守臨卭廣漢有能名然亦以謗

 絀遂卒于家可哀也紹熈癸丑四月二十一

 日老學庵書

     跋京本家語

 本朝藏書之家獨稱李邯鄲公宋常山公所

 蓄皆不減三萬巻而宋書校讎尤為精詳不

 幸兩遭囬禄之禍而方䇿掃地矣李氏書屬

 靖康之變金人犯闕㪚亡皆盡収書之富獨

 稱江浙繼而胡騎南騖州縣悉遭焚刼異時

 藏書之家百不存一縱有在者又皆零落不

 全予舊収此書得自京師中遭兵火之餘一

 日於故篋中偶尋得之而䖝齕䑕傷殆無全

 幅綴緝累日僅能成䄮乃命工裁去四周所

 損者别以紙装背之遂成全書嗚呼予老懶

 目昬雖不復讀然嗜書之心固未衰也後世

 子孫知此書得存之如此則其餘諸書幸而

 存者為予寳惜之紹興戊午十月七日雙清

 堂書

 後五十有七年復脱壤不可挾子聿亟装緝

 之持以相示方 先少保書此時年十四

 今七十矣不覺老淚之濡睫也紹熈甲寅閏

 月四日第三男中大夫某謹識

     跋李徂徠集

 中野去魯歸周三詩可以追嫓退之琴操而

 世不甚傳使予得見李公當百拜師之不特

 願為執鞭而已紹熈甲寅六月二日書

     跋劉文老使君義居遺戒

  祥符中 天子封禪講墜典以文太平 詔

  求孝義之門於是天下以名聞者數十家逺

  不過十世獨吾鄉裘承詢自齊梁以來十九

  世如一日郡國莫先焉吾亡友劉文老殁當

  上一子世其禄而長子復詞以予其季蓋文

  老所未嘗命者於未嘗命者如此况其所命

  者乎将見世世守遺訓不墜十九世豈足道

  哉紹熈甲寅中秋日陸

      跋無逸講義

  按實録元祐五年二月壬寅邇英閣講畢無

  逸篇詔詳録所講以進今後具講義次日别

  進壬寅是月七日也與此巻首所云面奏乞

  𠉀講畢録進乃不同恐當以此為正紹熈五

  年八月十日陸謹識

      跋東坡帖

  此碑蓋所謂横石小字者耶頃又嘗見竪石

  本字亦不絶大數簡行筆尤竒妙可貴與成

  都西樓十巻中所書郭熈山水詩頗相甲乙

 也紹熈甲寅十月二十三日務觀題

     跋東坡祭陳令舉文

 東坡前後集祭文凡四十首惟祭賢良陳公

 辭指最哀讀之使人感歎流涕其言天人予

 奪之際雖若出憤激然士抱竒材絶識沉壓

 擯廢不得少出一二則其肝心凝為金石精

 氣去為神明亦烏足怪彼憒憒者固不知也

 紹熈甲寅十二月二十九日笠澤陸某謹書

     跋劉凝之陳令舉騎牛圖

 公卿貴人方黄金絡馬傳呼火城中時欲如

 二公騎牛山谷蕭㪚遺物固不可得若予者

 仕既齟齬及斥歸欲買一黄犢代步其費二

 萬有畸作欄蓄童又在此外遂一笑而止徒

 有此生猶著幾兩屐之歎乃知二公風流亦

 未易追也紹熈甲寅十二月二十九日陸

 識

     跋東坡七夕詞後

 昔人作七夕詩率不免有珠櫳綺疏惜别之

 意惟東坡此篇居然是星漢上語歌之曲終

 覺天風海雨逼人學詩者當以是求之慶元

 元年元日笠澤陸某書

     跋張監丞雲荘詩集

 虜覆神州七十年東南士大夫視長淮以北

 猶傖荒也以使事往者不復黍離麥秀之悲

 殆無以慰答父老心今讀張公為奉使官屬

 時所賦歌詩數十篇忠義之氣鬱然為之悲

 慨彌日慶元改元九月二十七日陸

     跋淵明集

 吾年十三四時侍 先少傅居城南小隠偶

 見藤牀上有淵明詩因取讀之欣然㑹心日

 且莫家人呼食讀詩方樂至夜卒不就食今

 思之如數日前事也慶元二年歲在乙夘九

 月二十九日山陰陸某務觀書于三山龜堂

 時年七十有一

     跋陸史君廟籖

 昔者龎徳公未曽入州府襄陽耆舊間處士

  節獨苦豈無濟時䇿終竟畏罹罟林茂鳥有

  歸水深魚知聚舉家隠鹿門劉表焉得取

    射洪陸史君廟以杜詩為籖極靈余自

    蜀被 召東歸将行求得此籖後十四

    年乃決意不復仕宦媿吾宗人多矣紹

    熈辛亥十二月十日山陰陸務觀書

      跋巴東集

  予自乾道庚寅入蜀至淳熈戊戌東歸九年

  間兩過巴東登秋風白雲二亭觀萊公手植

  檜未嘗不悵然流涕恨古人之不可作也又

  十有七年慶元丙辰六月二十四日山陰陸

  書時年七十二

      跋吕侍講歲時雜記

  承平無事之日故都節物及中州風俗人人

  知之若不必記自喪亂來七十年遺老凋落

  無在者然後知此書之不可闕吕公論著實

  崇寜大觀間豈前輩達識固已知有後日𫆀

  然年運而往士大夫安於江左求新亭對泣

 者正未易得撫巻累欷慶元三年二月乙夘

 笠澤陸

     跋許用晦丁夘集

 許用晦居於丹陽之丁夘橋故其詩名丁夘

 集在大中以後亦可為傑作自是而後唐之

 詩益衰矣悲夫慶元丁巳六月四日放翁識

     跋李涪刋誤

 王行瑜作亂宗正卿李涪盛陳其忠必悔過

 及行瑜傳首京師涪亦放死嶺南疑即此人

 也丁巳七月十六日識

    跋歸去來白蓮社圖

 予在蜀得此二巻蓋名筆規模龍眠而有自

 得處季子子聿手自装褫藏之慶元丁巳

 秋前三日放翁識

     跋釋民通紀

 予少時避兵東陽山中有沈師者丞相恭惠

 公之裔近有僧來往天衣山自言歐陽文忠

 公家今又得脩公所著釋氏通紀觀之則建

  炎樞臣盧公諸孫也近世不以世類求人名

  門大家㪚而為方外道人者多矣如脩公既

  棄衣冠猶能博學强記寓史氏法於是書亦

  賢矣夫慶元丁巳重九日放翁陸務觀識

      跋毛仲益所藏蘭亭

  龍椉雲氣而上天鳳凰翔于千仞吾見舊定

  本蘭亭其猶龍鳳耶慶元丁巳十一月二十

  日笠澤陸某務觀書

      跋魏先生草堂集

  按國史野陜人沈存中筆談以為蜀人居陜

  州不知何所據也予在蜀十年亦不聞野為

  蜀人筆談蓋誤也慶元戊午得之書肆十月

  十九日龜堂病SKchar手識時年七十有四矣

      跋王輔嗣老子

  晁以道謂王輔嗣老子題曰道徳經不析乎

  道德而上下之猶近於古此本乃已析矣安

  知其他無妄加竄定者乎慶元戊午十月晦

  書

     跋前漢通用古字韻編

 古人讀書多故作文時偶用一二古字初不

 以為工亦自不知孰為古孰為今也近時乃

 或鈔綴史漢中字入文辭中自謂工妙不知

 有笑之者偶見此書為之太息書以為後生

 戒己未三月二十四日龜堂識

     跋胡少汲小集

 少汲之兄名僧孺字唐臣在元祐紹聖間亦

 知名士也少汲十詩中一篇所謂阿兄驚世

 才者是也周秀實名蔚予亡姑之子及與元

 祐前輩游紹興十六七年猶亡恙有文集數

 十卷王性之作序少汲倡酬最多班班見於

 此集秀實有子名曇文者乃翁毎稱其頴異

 自 先少師捐館兩家相去地逺不復相聞

 毎為之惻愴于懐也因讀少汲小集併書之

 慶元己未七月一日老學菴書

     跋曉師顯應録

 法華之為書天不足以喻其大海不足以喻

 其深利根之士一經目一歴耳自不能捨雖

 舉天下沮之彼且不動尚何勸相之有哉然

 人之根性利鈍蓋有如天淵者善知識諄諄

 告語誘之以福報懼之以禍罸亦有不得巳

 者譬之世法道徳風化固足坐致唐虞三代

 之治矣而賞以進善罰以懲惡亦烏可廢哉

 觀曉帥顯應録者當作是觀慶元已未立秋

 日山陰陸

     跋范巨山家訓

 人莫不愛其子孫愛而不知教之猶弗愛也

 人莫不思其父祖思而不知奉其教猶弗思

 也使為人父祖者皆如范氏之先為人子孫

 者皆如吾友巨山世其有不興者乎吾所謂

 興者天地鬼神與之鄉人慕之學者尊之是

 為興不然雖門列㦸床堆笏徳弗稱焉何興

 之有巨山之子既以文章擢髙科公卿将相

 之儲也故予思廣其意而書其家訓後如此

 巨山父子不以予為老悖則将有感也夫巨

 山名中立其子名薰慶元己未八月晦山陰

 陸某謹書

     跋張安國家問

 東坡先生書遍天下而黄門公所藏至寡蓋

 當以為易得雖為人持去不甚惜也紫微張

 舍人書帖為時所貴重錦囊玉軸無家無之

 今大宗伯兄弟自為知己家書往來蓋以百

 計矣相稱相勉期以逺者亦何可勝計而今

 所存財五紙耳方紫微亡恙時豈亦以為易

 得故多㪚逸𫆀昔者及為紫微客今老病

 卧家而大宗伯猶以世舊寄此巻命寓姓名

 于後某自浮玉别紫微三十六年之間摧頽

 抵此紫微若尚在而見之且不能識則大宗

 伯尚何取哉援筆至此慨然不知衰涕之集

 也慶元五年十一月戊申笠澤陸

     跋坐忘論

 此一篇劉虚谷刻石在廬山以予觀之司馬

 子微所著八篇今昔賢達之所共傳後學豈

  容置疑於其間此一篇雖曰簡略詳其義味

  安得與八篇為比兼既謂出於子微乃復指

  八篇為道士趙堅所著則堅乃子微以前人

  所著書淵奥如此道書仙傳豈無姓名此尤

  可驗其妄予故書其後以祛觀者之惑己未

  十一月二十一日放翁書

      跋唐盧肇集

  子發嘗謫春州而集中誤作青州蓋字之誤

  也題清逺峽觀音院詩作青州逺峽則又因

  州名而妄竄定也前輩謂印本之害一誤之

  後遂無别本可證真知言哉病馬詩云塵𡈽

  卧多毛已暗風霜受盡眼猶明足為當時佳

  句此本乃以已為色猶為光壊盡一篇語意

  未必非妄校者之罪也可勝歎哉慶元庚申

  二月三日放翁燈下書

      跋居家雜儀

  王性之言熈寧初有朝士集於相藍之燒朱

  院儀有一人末至問之則王元澤也時荆公

 方有召命衆人問舍人不堅辤否元澤言大

 人亦不敢不來然未有一居處衆言居處固

 不難得元澤曰不然大人之意乃欲與司馬

 十二丈卜鄰以其修身齊家事事可為子弟

 法也聞此語六十年矣偶讀居家雜儀遂

 識之慶元庚申五月四日書

     跋皇甫先生文集

 右一詩在浯溪中興頌傍石間持正集中無

 詩詩見於世者此一篇耳然自是傑作近時

 有容齋随筆亦載此詩乃云風格殊無可采

 人之所見恐不應如此或是傳冩誤尔慶元

 六年五月十七日龜堂書

     跋南堂語

 予入蜀時南堂入滅已久獨有一二弟子在

 然皆破齋犯律諸禪皆詆訾之予亦以衆毁

 意薄其為人及其死也乃卓然潁脱人亦不

 得而議是誠未易測也庚申五月壬戌書于

 龜堂

     跋注心賦

 世之未通佛説者觀此亦得其梗槩矣慶元

 庚申七月庚申龜堂老人書

     跋朱新仲舍人自作墓誌

 秦丞相擅國十九年而朱公竄嶠南者十有

 四年僅免僵仆於炎瘴中耳以此胷中浩然

 無愧将終自識其墓辤氣山立向使公諂附

 以苟富貴至莫年世事一變方憂愧内積惟

 恐聞人道其平日事其能慨然奮筆自叙如

 此乎慶元六年秋社日笠澤陸某謹書

     跋黄魯直書

 老子曰豫𠔃若冬涉川猶𠔃若畏四鄰山谷

 此巻蓋有得於此慶元庚申重九日笠澤陸

 某書




南文集巻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