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四

卷第四十三 渭南文集 卷第四十四
宋 陸遊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四十五

南文集卷第四十四

       山 隂 陸 游 務觀

     入蜀記第二

七月一日犂明離瓜洲便風掛㠶晚至眞州泊

 鑒逺亭州本唐揚州揚子縣之白沙鎮楊溥

 有淮南徐温自金陵來覲溥於白沙因改曰

 迎鑾鎮或謂周世宗征淮時諸將嘗於此迎

 謁非也國朝乾徳中升爲建安軍祥符中建

 玉清昭應宫即軍之西北小山置冶鑄 玉

 皇 聖祖 太祖 太宗四聖像既成遣丁

 謂李宗諤爲迎奉使副至京車駕出迎肆赦

 建軍曰眞州而於故冶築儀眞觀政和中修

 九域圖志又名曰儀眞郡舊以水陸之衝爲

 發運使治所今廢

二日見知州右朝奉郎王察市邑官寺比數年

 前頗盛携統游東園園在東門外里餘自建

 炎兵火後廢壊滌地漕司租與民歲入錢數

 千昔之閎壯巨麗復爲荆棘荒墟之地者四

 十餘年乃更葺爲園以記考之惟清醼堂拂

 雲亭澄虚閣粗復其舊與右之清池北之高

 臺尚存若所謂流水横其前者湮塞僅如一

 帶而百畝之園廢爲蔬畦者尚過半也可爲

 太息登臺望下蜀諸山平逺可愛裴回乆之

 過報恩光孝寺少留辛巳之變儀真焚蕩無

 餘而此寺獨存堂中僧百人長老妙湍常州

 人

三日右迪功郎監税務聞人堯民來堯民茂德

 刪定之兄子以恩科入官北山永慶長老藴

 常來郡集於平易堂遍游澄瀾閣快哉亭遂

 至壯觀以歸壯觀舊有米元章所作賦石刻

 今亡矣初問王守儀眞觀去城逺近云在城

 南里許方恠與國史異既歸亟往游則信城

 南也有老道士出迎年七十餘自言廬州人

 能述儀眞本末云舊觀實在城西北數里小

 土山之麓祥符所鑄乃金銅像并座高三丈

 以黄麾全仗道門幢節迎赴京師皆與國史

 合故當時樂章曰范金肖像申嚴奉宫館狀

 翬飛萬靈拱衛瑞煙披堤柳暎黄麾道士又

 言賜號瑞應福地則史所不載也今所謂儀

 眞觀者昔黄冠入城休憇道院耳晚大風舟

 人增䌫

四日風便解䌫掛帆發眞州岸下舟相先後發

 者甚衆煙㠶映山縹緲如畫有頃風愈厲舟

 行甚疾過𤓰歩山山蜿蜒蟠伏臨江起小峯

 頗巉峻絶頂有元魏太武廟廟前大木可三

 百年一井巳眢傳以爲太武所鑿不可知也

 太武以宋文帝元嘉二十七年南侵至瓜歩

 建康戒嚴太武鑿瓜歩山爲蟠道於其上設

 氊廬大㑹群臣疑即此地王文公詩所謂叢

 祠瓜歩認前朝是也梅聖俞題廟云魏武敗

 忘歸孤軍駐山頂按太武初未嘗敗聖俞誤

 以佛貍爲曹瞞耳山出瑪腦石多虎豹害人

 往時大將劉寳每募人捕虎於此周世宗伐

 南唐齊王𤓰景逹自歩渡江距六合二十里

 設柵亦此地也入夾行數里㳂岸園疇衍沃

 廬舍竹樹極盛大抵多長蘆寺莊出夾望長

 廬樓塔重複自江淮兵火官寺民廬莫不殘

 壊獨此寺之盛不減承平至今日常數百衆

 江面渺瀰無際殊可畏李太白詩云維舟至

 長蘆目送煙雲高是也晩泊竹篠港有居民

 二十餘家距金陵三十里

五日大風將曉覆裌衾晨起淒然如暮秋過龍

 灣浪湧如山望石頭山不甚髙無峭立江中

 繚繞如垣墻凡舟皆由此下至建康故江左

 有變必先固守石頭眞控扼要地也自新河

 入龍光門城上舊有賞心亭白鷺亭在門右

 近又創二水亭在門左誠爲壮觀然賞心爲

 二亭所蔽頗失徃日登望之勝泊秦淮亭說

 者以爲鍾阜艮山得庚水爲宗廟水秦鑿淮

 本欲破金陵王SKchar然庚水反爲吉天下事信

 非人力所能勝也見留守右朝請大夫祕閣

 修撰唐瑑通判右朝散郎潘恕建康行宫在

 天津橋北橋琢青石爲之頗精緻意其南

 之舊也晩小雨右文林郎監大軍倉王烜來

 王言京口人用七月六日爲七夕蓋南唐重

 七夕而常以帝子鎮京口六日輒先乞巧翌

 旦馳入建康赴内燕故至今爲俗云然塤太

 宗皇帝時嘗下詔禁以六日爲七夕則是北

 俗亦如此此説恐不然

六日見左朝散大夫太府少卿緫領兩淮財賦

 沈夏武泰軍節度使建康諸軍都統郭振右

 宣教郎知江寧縣何作善右文林郎觀察推

 官褚意來作善字百祥意字誠叔晩見秦伯

 和侍郎伯和名 故相益公檜之孫延坐畫

 堂棟宇閎麗前臨大池池外即御書閣蓋賜

 第也家人病創託何令招醫劉仲寳視脉

七日早遊天慶觀在治城山之麓地理家以爲

 此山脉絡自蒋山來不可知也吳晉間城壘

 大抵多因山爲之觀西有忠烈廟卞壼廟也

 以嵇紹及壼二子眕盱配食紹死於惠帝時

 在壼前且非江左事而以配壼非也廟後叢

 木甚茂傳以爲壼墓墓東北又有亭頗踈豁

 曰忠孝亭亭本南唐忠貞亭後避諱改焉忠

 貞壼謚今曰忠孝則并以其二子死父難也

 雲堂道士陳德新字可乆姑蘇人頗開敏相

 從登覽乆之遂出西門游清凉廣慧寺寺距

 城里餘據石頭城下臨大江南直牛頭山氣

 象甚雄然壊於兵火舊有徳慶堂在法堂前

 堂榜乃南唐後主撮𬓛書石刻尚存而堂徙

 於西偏矣又有祭悟空禪師文曰保大九年

 歲次辛亥九月皇帝以香茶乳藥之奠致祭

 于右街清凉寺悟空禪師按南唐元宗以癸

 卯歲嗣位改元保大當晉出帝之天福八年

 至辛亥實保大九年當周太祖之廣順元年

 則祭悟空者元宗也建康志以爲後主非是

 長老寶餘楚州人留食贈徳慶堂榜墨本食

 巳同登石頭西望宣化渡及歷陽諸山真形

 勝之地若異時定都建康則石當頭仍爲闗

 要或以爲今都城徙而南石頭雖守無益蓋

 未之思也惟城既南徙秦淮乃横貫城中六

 朝立柵斷航之類緩急不可復施然大江天

 險都城臨之金湯之𫝑比六朝爲勝豈必依

 淮爲固耶左廸功郎新湖州武康尉劉煒右

 迪功郎監比較務李𭙶來煒秦伯和館客也

 言秦氏衰落可念至屢典質生産亦薄問其

 歲入㡬何曰米十萬斛耳

八日晨至鍾山道林真覺大師塔焚香塔在太

 平興國寺上寳公所葬也塔中金銅寳公像

 有銘在其膺蓋王文公守金陵時所作僧言

 古像取入東都啓聖院祖宗時每有祈禱啓

 聖及此塔皆設道場考之信然塔西南有小

 軒曰木末其下皆大松髯甲夭矯如蛟龍徃

 徃數百年物木末盖後人取王文公詩木末

 北山雲冉冉之句名之建康志謂公自命此

 名非也㙮後又有定林菴舊聞 先君言李

 伯時畫文公像於菴之昭文齋壁着帽束帶

 神彩如生文公沒齋常扃閉遇重客至寺僧

 開户客忽見像皆驚聳覺生氣逼人寫照之

 妙如此今菴經火尺椽無復存者予乙酉秋

 嘗雨中獨來遊留字壁間後人移刻崖石讀

 之感歎蓋已五六年矣歸途過半山少留半

 山者王文公舊宅所謂報寧禪院也自城中

 上鍾山此爲中途故曰半山殘毁尤甚寺西

 有土山今謂之培塿亦後人取文公詩所謂

 溝西顧丁壮擔𡈽爲培塿名之也寺後又有

 謝安墩文公詩云在冶城西北即此是也

九日至保寧戒壇二寺保寧有鳯凰臺𭣄輝亭

 臺有李太白詩云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

 分白鷺洲今已廢爲大軍甲仗庫惟亭因舊

 趾重築亦頗宏壯寺僧言亭牓本朱希真𨽻

 書已爲俗子易之法堂後有片石螢潤如黒

 玉乃宋子嵩詩題云鳯臺山亭子陳獻司空

 郷貢進士宋齊丘司空者徐知誥也後改姓

 名曰李昪是爲南唐烈祖而齊丘爲大臣後

 又有題字云昇元三年奉勑刻石蓋烈祖既

 有國追念君臣相遇之始而表顯之昪齊丘

 雖皆不足道然當攘奪分裂横潰之時其君

 臣相遇不如是亦不能粗成其功業也戒壇

 頟曰崇勝戒壇寺古謂之瓦棺寺有閣因岡

 阜其高十丈李太白所謂鍾山對北户淮水

 入南榮者又横江詞一風三日吹倒山白浪

 高於瓦棺閣是也南唐後主時朝廷遣武人

 魏丕來使南唐意其不能文即宴於是閣因

 求賦詩丕𭣄筆成篇末句云莫教雷雨損基

 扄後主君臣皆失色及南唐之亡爲吳越兵

 所焚國朝承平二百年金陵爲大府寺觀競

 以崇飾𡈽木爲事然閣終不能復紹興中有

 北僧來居講惟識百法論誓復興造求偉材

 於江湖間事垂集者屢矣㑹建宫闕有司往

 往輒取之僧不以此動心愈益經營卒成盧

 舎那閣平地高七丈雄麗冠於江東舊閣基

 相距無百歩今廢爲軍營秦伯和遣醫柴安

 恭來視家人瘡柴邢州龍岡人晩禇誠叔來

 誠叔嘗爲福州閩清尉獲盜應格當得京官

 不忍以人死爲己利辤不就至今在選調又

 有爲它邑尉者亦獲盗營賞甚力卒得京官

 將觧去入郡過刑人處輒掩目大呼數日神

 志方定後至他郡見通衢有石幢問此何爲

 從者曰法場也亦大駭呌呼幾墜車自此所

 至皆迃道以避刑人之地人之不可有媿於

 心如此移舟泊賞心亭下秦伯和送藥

十日早出建康城至石頭得便風張㠶而行然

 港淺而狹行亦甚緩宿大城岡金陵岡隴重

 複如梅嶺岡石子岡佘讀如婆岡尤其著者

 也居民數十家亦有店肆

十一日早出夾行大江過三山磯烈洲慈姥磯

 采石鎮泊太平州江口謝玄暉登三山還望

 京邑李太白登三山望金陵皆有詩凢山臨

 江皆曰磯水湍急篙工併力撑之乃能上然

 今年閏餘秋早水落巳數尺矣則盛夏可知

 也三山自石頭及鳯凰臺望之杳杳有無中

 耳反過其下則距金陵財五十餘里晉伐吳

 王濬舟師過三山王渾要濬議事濬舉㠶曰

 風利不得泊即此地也是日便風擊鼓掛㠶

 而行有兩大舟東下者阻風泊浦溆見之大

 怒頓足詬罵不巳舟人不答但撫掌大笑鳴

 鼓愈厲作得意之狀江行淹速常也得風者

 矜而阻風者怒可謂兩失之矣世事蓋多類

 此者記之以寓一笑烈洲在江中上有小山

 曰烈山草木極茂宻有神祠在山巔慈姥磯

 磯之尤巉絶峭立者徐師川有慈姥磯詩序

 云磯與望夫石相望正可爲的對而詩人未

 嘗掛齒牙故其詩云離鸞只説閨中恨䑛犢

 誰知目下情然梅聖俞䕶母喪歸宛陵發長

 蘆江口詩云南國山川都不改傷心慈姥舊

 時磯師川偶忘之耳聖俞又有過慈姥磯下

 及慈姥山石崖上竹鞭詩皆極高竒與此山

 稱采石一名牛渚與和州對岸江面比瓜洲

 爲狹故隋韓擒虎平陳及本朝曹彬下南

 皆自此渡然微風輙浪作不可行劉賔客云

 蘆葦晚風起秋江鱗甲生王文公云一風微

 吹萬舟阻皆謂此磯也磯即南唐樊若氷獻

 策作浮梁渡王師處初若冰不得志於李氏

 詐祝髪爲僧廬於采石山鑿石爲竅及建石

 浮圖又月夜繫繩於浮圖棹小舟急渡引繩

 至江北以度江面既習知不謬即亡走京師

 上書其後王師南渡浮梁果不差尺寸予按

 隋煬帝征遼蓋嘗用此策渡遼水造三浮橋

 於西岸既成引趍東岸橋短丈餘不合隋兵

 赴水接戰高麗乗岸上擊之夌䥫杖戰死始

 歛兵引橋復就西岸而更命何稠接橋二日

 而成遂乗以濟然隋終不能平高麗國朝遂

 下南唐者實天意也若冰何力之有方若冰

 之北走也江南皆知其獻南征之策或請誅

 其母妻李煜不敢但羈置池州而已其後若

 冰自陳母妻在江南朝廷命煜護送煜雖憤

 切終不敢違厚遺而遣之然若冰所鑿石竅

 及石浮圖皆不毁王師卒用以繫浮梁則李

 氏君臣之暗且怠亦可知矣雖微若冰有不

 亡者乎張文濳作平江南議謂當縛若氷送

 李煜使甘心焉不然正其叛主之罪而誅之

 以示天下豈不偉哉文濳此説實天下正論

 也子自金陵得疾是日方小愈尚未能食夜

 雨

十二日早移舟泛姑熟溪五里泊閲武亭初詢

 舟人云江口泊船處距城二十里須歩乃可

 入及至閲武乃止在城闉之外徽猷閣直學

 士左朝請郎知州周元特聞予病與醫郭

 師顯俱來視疾自都下相别迨今八年矣太

 平州本金陵之當塗縣周世宗時南唐元宗

 失淮南僑置和州於此謂之新和州改爲雄

 逺軍國朝開寶八年下江南改爲平南軍然

 獨領當塗一邑而已太平興國二年遂以爲

 州且割蕪湖繁昌來屬而治當塗與興國軍

 同時建置故分紀年以名之

十三日通判右朝請郎葉棼貟外通判左朝奉

 郎錢同仲耕軍事判官左文林郎趙子覭知

 當塗縣右通直郎王權來午後入州見元特

 呼郭醫就坐間爲予切脉且議所用藥州正

 據姑熟溪北土人但謂之姑溪水色正綠而

 澄澈如鏡纎鱗徃來可數溪南皆漁家景物

 幽竒兩浮橋悉在城外其一通宣城其一可

 至浙中姑熟堂最號得溪山之勝適有客寓

 家其間故不得至又有一酒樓登望尤佳皆

 城之南也徃時溪流分一支貫城中湮塞已

 乆近歲嘗浚治然惟春夏之交暫通今七月

 已絶流矣李太白集有姑熟十詠予族伯父

 彦逺嘗言東坡自黄州還過當塗讀之撫手

 大笑曰贗物敗矣豈有李白作此語者郭功

 父争以爲不然東坡又笑曰但恐是太白後

 身所作耳功父甚愠蓋功父少時詩句俊逸

 前輩或許之以爲太白後身功父亦遂以自

 負故東坡因是戲之或曰十詠及歸來乎笑

 矣乎僧伽歌懐素草書歌太白舊集本無之

 宋次道再編時貪多務得之過也

十四日晚晴開南牎觀溪山溪中絶多魚時裂

 水面躍出斜日映之有如銀刀垂釣挽罟者

 彌望以故價甚賤僮使輩日皆饜飫𡈽人云

 此溪水肥宜魚及飲之水味果甘豈信以肥

 故多魚耶溪東南數𡶶如黛蓋青山也

十五日早州學教授左文林郎吳博古敏叔員

 外教授左文林郎楊恂信伯來飯巳遊黄山

 東嶽廟廣福寺遂登凌歊臺嶽廟棟宇頗盛

 本謂之黄山大監廟大監者不知何神蓋滛

 祠也今既爲嶽廟而大監反寓食廡下廣福

 本壽聖寺以紹興壬午詔書改額敗屋二十

 餘間殘僧三四人蕭然如古驛主僧惠明温

 州平陽人凌歊臺正如鳯凰雨花之類特因

 山巔名之宋高祖所營面勢虚曠高出氛埃

 之表南望青山龍山九井諸峯如在几席龍

 山即孟嘉登高落㡌處九井山有桓玄僣位

 壇稍西江中二小山相對云東梁西梁也北

 戸臨和州新城樓櫓歴歴可辨蓋自絶江至

 和州財十餘里李太白有黄山凌歊臺送族

 弟泛舟赴華隂詩即此地也臺後有一塔塔

 之後又有亭曰懐古云余初至當塗飲姑熟

 溪水喜其甘滑巳而遍飲城中水皆甘蓋泉

 脉佳也

十六日郡集于道院歷遊城上亭榭有坐歗亭

 頗宜登覽城濠皆植荷花是夜月白如晝影

 入溪中揺蕩如玉塔始知東坡玉塔卧微瀾

 之句爲妙也






渭南文集卷第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