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十九 湖廣通志 巻二十 巻二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湖廣通志巻二十
  水利志
  古者大川之上必有涂焉後世浚河渠修隄防亦川涂之遺意顧障於此者太過斯壑於彼者可虞其利害常相因也蜀江之水直下荆州而北溢於漢沔間其奔突衝決則湖北近南之地受之楚南羣厓之水滙於洞庭至岳州北與江合逆流灌湖漫湧而上則南北濵水之地均受之
  皇上軫念民生大沛
  恩膏
  特命動支帑金築柁桿洲修沿江諸隄皆極髙堅農商
  永賴耒耜舟楫之利溥矣
  武昌府
  江㟁江自嘉魚至㑹城下合漢流水漲則逼繞城趾舊恃金沙洲障之後洲徙水泛横流直衝江㟁因甃以石長十餘里明正徳迄萬厯間㟁石倒塌漢陽平湖二門禹龍港董家坡而上墊沒幾不可支郡守韓濟修之費千四百金其後復圮郡守張以謙請於御史大修之費五千金自王惠橋至閲兵樓長一千一百三十五丈髙廣各四丈有竒凡用石十萬松樁一萬二千松片二千一百俱以鐵錮之鑄鐵犀四以鎮焉
  江夏縣
  花隄在平湖門内宋政和間江溢壊城知府陳邦光築以障水至今賴之
  郭公隄在湖心自長街東至新開路二里宋都統制郭果所築
  萬金隄在縣西南長隄之外宋紹興間役大軍築之建壓江亭
  路隄自縣南金沙洲起至龍牀磯止雍正五年水決六年奉
  㫖發帑修築
  部隄即金口長隄自赤磯山起至嘉魚縣下田寺止雍正五年水決六年奉
  㫖發帑修築其烏洲及李老等湖隄工修後復塌七年
  復領帑銀修築完固
  西徑村陂二 來蘇村陂一 三城村陂一 湘東村陂一
  附江夏縣隄防考畧金口之有長隄自赤磯山至陶家馬頭凡四十里其間自鯉魚漻以西為馬船港烏洲湖李老湖白楊港滚打洲名雖有五相距止三里土性直下盡屬淤泥隨築隨塌屢年保䕶用夫工無筭故議改築舊由赤磯山而南至雨灌山有横隄今自雨灌山邐迤而西歴南廟山范家港至隆家溝過大青口之鎮口港斜抵西北直接陶家馬頭中間横距舊隄十五里長六十里因勢較舊隄稍曲故贏二十里夫舊隄本以防江水但江自嘉魚下田寺二十里過陶家馬頭至赤磯四十里水為隄限不得溢而南由赤磯十里至金口則内有長港溯流凡九十里為法泗洲以上則有斧頭黄塘西梁等湖及嘉蒲咸三縣諸湖並山澗悉由長港入江江水泛漲從此逆上隄之内外盡為汪洋今經改築江水在舊隄之北港水在新隄之南不獨周遭四十里不受水患而隄亦得保固可省民力但此四十里内惟有李老湖在舊隄之外其馬船港烏洲湖白楊港加以泗洲湖茶湖四五月間雨水盈積勢成巨浸苦無所洩特於范家港建一小閘以時啟閉出納皆由長港蓋江邑之有隄工二十二里每嵗隄長四十名用夫二萬每夫七工統計夫工十四萬興工之日攜糧露處辛苦可憫所費又至不貲今新隄既成地勢高阜土性堅固每嵗増修用夫不過十之一二且新隄内外高則麥地汙則草塲今若依傍隄形加以子隄各成丘畝自為溝洫以通水道旱澇無虞則自赤磯以抵陶家馬頭俱成膏腴之産是向之虞水患者今成水利而民産日益國賦日増區區隄堘民自愛惜無用督率而自固矣其江水從長港逆流甚猛嘉魚蒲圻咸寧較江邑雖稍逺其受患同相其要害於雨灌南廟兩山之間建一兩閘春則啟之以洩湖水夏則閉之以禦江流是又保障四邑之長䇿也
  武昌縣
  東臯隄即義隄在學宫前
  水涇隄在縣東二十里明嘉靖庚申大水衝決南湖橋隄在縣南二里
  清思隄在虎頭山下
  石盤隄在縣東五里
  丁橋隄在縣西七十里以上六隄嵗久湮塌明萬厯二年知縣李有朋重行修築
  馬橋隄在縣西二十里久廢
  嘉魚縣
  通江隄在縣東北自龍潭山至魚山驛髙丈許廣三之翼以柳
  新隄在縣北地勢卑下承上流若建瓴不數年溢為瀦澤春水泛漲與蒲圻咸寧江夏三邑均罹其患宋政和間知縣唐均集四邑之民築之至乾道初知縣陳景去舊隄三百步因兩山距楊家潭上横亘為隄是名新隄
  成公隄元皇慶元年知縣成宣築上自馬鞍山下至三角鋪捍䕶四邑明初水決屢築屢圮萬厯癸酉知縣楊光宇勘議江夏咸寧嘉魚蒲圻四邑協築每年各縣於均徭内編夫詳允遵行康熙四年復圯御史顧如華奏請四邑較田多寡分修八年勒石為界三十三年知府裴天錫重修雍正五年水決與江夏咸寧蒲圻三縣分領帑銀修築完固
  縣南陂三
  蒲圻縣
  二十三都陂一 二十七都陂一 九都陂一一十八都陂一 上四都陂一 二都陂一 上三都陂一 下三都陂一
  附蒲圻縣水利考畧蒲圻河至陸溪口出大江邑西北近水西良黃土早潭等處最卑下尤易浸没春夏之交自崇通而下積雨泛溢動輙經旬為山水害自沔漢而下川江漲入由北而東為江水害
  咸寧縣
  西河每湖水泛溢濵河者苦之旱則可以灌田縣西南陂一 縣南陂一 縣東陂一 二都陂一
  崇陽縣
  金櫃山東陂一 縣東陂四 縣東南陂一 縣西陂八 縣北陂一 下顧里陂一 内石梘陂在縣東十七里以石圳如梘得名
  附崇陽縣水利考畧崇陽河出通城至壺頭山下有洪灘甚險濱河者值水漲輙被漂損旱亦資灌溉焉
  通城縣
  坊里陂一 石橋里陂一 太平里陂一 甫田里陂一 梓木里陂三 新安里陂一 上黃里陂一 下黃里陂三 來蘇里陂一 上善里陂二
  附通城縣水利考畧邑之秀水與陸水雋水合而通江黃沙等港俱㑹焉水漲則田地衝淤故隄防最急
  興國縣
  樊公隄即朝天隄在州西五里古龍闗下上有石橋明永樂間知縣樊繼修
  恩波隄在州東北半里
  良薦橋隄州北二十里明隆慶間州同王可大重修
  附興國州水利考畧州境多水皆滙於長河而洩於富池若海口湖湋源湖則直放於大江而水勢殺矣長河自排市以下河較寛水易洩不至為害其排市以上若雞口慈口龍港山溪等河春雨浹旬山水暴漲田禾淹淤無嵗無之甚有衝㧞樹木蕩徙廬舍者
  大冶縣
  果城里陂一 啟石里陂四 西陽里陂七 茅潭里陂一 雲城里陂一 流水里陂二
  附大冶縣水利考畧縣前河源出西陽茅潭諸里繞洪濱橋合流而東至縣前為金湖直放湋源口而入於江雨淫山水突發濱河者常受其害
  通山縣
  一都陂三 二都陂一
  一都堰二 六都堰一
  漢陽府
  漢陽縣
  免溺隄今名楊栁在縣北三里明正徳初築自鐵門闗接漢水亭亭今廢 東西楊樹隄 室安隄李家隄 蓮花隄 青草隄 山嘴隄 石林
  隄 譚家隄 萬家隄 謝家隄 鄭家隄俱在平塘河泊所後湖隄在漢口鎮鎮為水陸要衝煙火數十萬家前江後湖漢水繞西北每夏秋水漲四面皆巨浸僅此一綫隄為保障居人嵗加修築終未完固水勢稍大輙慮泛溢
  張大渡隄在蔡鎮康熈五十五年請帑創築中建石閘以時蓄泄雍正五年水泛決十餘丈復發帑修築
  郭公隄在城西月湖中長二百四十五丈髙三丈濶一丈八尺中建石橋雍正二年漢陽知府郭朝祚倡築上有水鑑亭為行人憩息之所監生李思庚建
  高作陂在縣西六十里宋慶元中築隄首尾置清龍水濟二閘延袤四百八十七丈髙七丈至一丈五尺濶亦如之邑共十三陂在桑臺河泊所二在馬影河泊所十一兹其一也
  附漢陽縣水利考畧郡城與武昌對峙大江環抱東南漢水合灄水沔水沌水與大江㑹於郡北漲則瀰漫於諸湖為卑窪田地之害按縣舊有㐮陽口在漢口北㟁十里許即古漢水正道漢水從黄金口入排沙口東北轉折環抱牯牛洲至鵞公口又西南轉北至郭師口對㟁曰㐮陽口約長四十里然後下漢口明成化初於排沙口下郭師口上直通一道約長十里漢水徑從此下而古道遂淤且漢口雖為漢水㵼流之地但為江水洶湧横截其口流不能洩復逆折而上故太白新潭馬影蒲潭沌口刀環等湖易於泛溢而春夏水漲郡治常苦浸没之患其障禦全藉大别一山故從來未設隄防
  漢川縣
  吳公隄舊名和公隄明成化庚寅都御史吳琛築一自縣東至甑山十五里一自縣北和公城至劉家隔十五里
  長城鄉隄七 大赤鄉隄七 周陂鄉隄十二鷄鳴鄉隄九 梅城鄉隄八
  附漢川縣隄防考畧按縣東至漢陽南至沔陽西至天門北至雲夢正當漢江下流故有長湖横觀湖龍車小松等湖以蓄水又有城北南湖魚湖蓼湖西岡水洪等垸以禦水且漢江至此分流一由張池口經縣治一由竹筒河出劉家隔二水復合流出漢口故無大水患明嘉靖三十九年漢水大溢各垸隄俱潰而竹筒河中塞五十里許其張池口江身又復淺狹以故水多壅滯於鍾祥天門間而劉家隔之估船不得通於漢川民亦病之頃年查勘上自河口中經排子口至東湖流水口大約淤塞一千三百一十二丈上河口地勢稍低不便受水改從沙臺寺前去舊口約數十丈許中排子口至東湖流水口舊河身甚曲新改直勢以順水性約直二百丈零下口呌子臺出風門又半淤計二百丈零巡撫劉慤奏請贖鍰一萬餘兩募夫開濬親臨閲工乗流下上河勢大通自春二月興工至三月告成雍正五年麻埠等十二垸潰決共九千六百丈有奇奉
  㫖發帑修築
  黄陂縣
  縣前河通沙口入漢江春夏漲則武湖午湖泛溢河側田地被渰漫入縣前闤市矣
  百家陂在縣南三十里
  大阪山陂在縣東北三十里下有大阪灌田百畆千工堰在縣北四十里可灌田三千畆
  孝感縣
  後湖溉田甚溥明正統間以堙塞復加修築縣東陂一 廣陽鄉陂六 𢎞樂鄉陂七 郭下鄉陂五 白雲鄉陂四
  附孝感縣水利考畧按邑有垣田五十六處皆西南一帶與雲夢漢川相接逼近湖河築土為隄而溉田其中隄固則綠畦千頃決即澤國百年前大率本茅葦地今久為沃土一嵗豐收其登倍入然以近水家食之餘乗舟外販無復積聚為本邑緩急者其他山田收薄販艱此邑民所以易至缺食也
  黄州府
  黄岡縣
  老鸛河隄 舊川長河隄 中洲隄 溝兒口隄邱陵湖隄 龍坑隄 白米河隄 灄河隄
  毛林口壩 巴毛湖壩 黃舍潭壩俱在慕義鄉知縣簡霄修築 八王隄壩在城東南三里 紫荆港壩在庻安鄉
  火燒堰在五重鄉
  附黄岡縣水利考畧城西沙武口七河俱通大江出道觀河出崎山龍井經龍岡山陽洩於鮑湖灌溉利之每值泛漲害亦獨甚
  蘄水縣
  王公隄在巴河鎭正徳中知縣王伯築自江沙抵鎮長三十丈廣四丈高二丈甃石植柳
  萬工隄在縣西南迴風磯上
  南鄉堰二 北鄉堰一 東鄉堰二
  羅田縣
  縣南堰二 縣東堰一 縣北堰一
  附羅田縣水利考畧縣前有官渡河山水起可通筏運載旱則濱河者引水溉田
  麻城縣
  縣前河發源光山界下接新州長河入團風江縣東陂一 縣南陂一
  太平鄉堰二十四 仙居鄉堰二十二 亭川鄉堰二十二
  黄安縣
  附黄安縣水利考畧東流河在縣城北里許謝家店河在縣東俱逶迤入團風江雙河縣西三十里與西河合流為兩河口經黃陂灄口入漢江其塘堰即麻城太平仙居二鄉割屬黄安者
  蘄州
  永安壩州西北十里赤東大湖中實當孔道方春水起夏秋漫沒驛使經行必迂途廣濟方抵州治間以輕舠絶渡者往往覆溺於風濤先年州民顧益築三墩於湖中便舟子依泊嵗久傾圮明萬厯二年修築
  蓮花池州北州人顧學捐貲築隄便人往來安平上鄉堰二 高家畈堰二 史河口畈堰一溪河畈堰一 楊樹嘴畈堰一 烏石山下堰
  一 青山鄉堰一 大同鄉堰一
  廣濟縣
  武家穴壩在縣東九十里臨江上自盤塘下抵黄梅楊家穴長一百九十里嵗時修築以防江溢雍正五年
  㫖發帑修築
  附廣濟縣水利考畧梅州河在縣南流入武山湖兩㟁田可千頃旱則賴以灌潤 連城河明正統初濬之以便運艘
  黄梅縣
  唐思穴壩自楊家穴至宿松分界雍正五年因舊址單薄奉
  㫖發帑増修
  附黃梅縣水利考畧邑當江漢九江下流故嵗苦漲溢今壩起自廣濟之武家穴龍坪至邑境之蔡山孔家壠唐思穴清江鎮楊家穴雖延亘百里然嵗復為水衝決漫沒禾稼民日狎游魚鱉中蓋黄梅最下而彭蠡水又衝突之故其害視廣濟尤酷烈也
  安陸府
  安陸府隄防考畧按江故道逼近郡治石城而下明嘉靖初年間徙新洪遶沿山灣東去城彌逺水患日深考其故在豐樂則舊有九龍灘龍穴港桐木嶺金花熨斗等湖之分洩至石城則舊有城北湖池河殷家等湖之注蓄後皆淤平軍民官庄争墾為業而下流竹筒河復淤下滯上汜固一郡水患之原也屬邑大半濱江而受害甚者北㟁則鍾祥京山天門之紅廟南㟁則荆門潛江沔陽之沙陽也
  鍾祥縣
  漢江隄報恩寺南長三十里
  始固寺側隄長一里
  遞運所前隄長一里
  子胥臺東隄内有三塘四埂
  吉祥寺前隄長一里
  李萬湖隄長五里
  自府城街口鐵牛闗起至忠祠隄止計長百有餘里並月隄一截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
  黄沙壩在縣東一十五里
  千工壋在縣東十里
  附鍾祥縣隄防考畧按縣自石城而上至豐樂驛凡二百二十餘里舊無隄堘每嵗泛漲西㟁則漫至沿山岡東㟁則漫過池河等湖亦薄長岡而止蓋以湖為壑以岡為隄也自石城而下由蔡家橋板橋灣上下流漣馬公洲小河口以逹於南河紆迴三百餘里土人總名之曰紅廟隄最為要害然嘗考之蔡家橋舊有口通二聖道入湖洩漢勢又有流漣金臺二口枝河逹赤馬野猪等湖由青樹灣入金臺港大分漢流以故隄得無虞後半湮塞不可復疏明嘉靖二十八年以來諸隄盡決有司屢議屢輟蓋由荆州右衛與天門京山二縣軍民雜處其間互相推諉而格議撓法者多耳
  京山縣
  縣河隄明嘉靖中河齧城址推官䝉詢築
  小河隄
  林里浲隄俱在羊亭村明正徳中築嘉靖中決更築之
  魯班隄在七寳村
  漢江隄在縣南百餘里
  張璧口月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
  溫湯泉灌溉稻田其收數倍
  五泉泉有五穴湧如沸鼎横流入市清泚可愛民田賴之嵗不憂旱
  青水壋在縣南七十里水自珍珠泉發源居民築隄瀦水溉田
  附京山縣隄防考畧按縣治依山為城其境土半係高阜自古無水患但下里有一面逼近漢江北㟁上則接連鍾祥及荆州右衛等處諸隄下則有小河南河紫荆潭拖船埠等處直抵天門界地勢下濕自明嘉靖三十年來鍾祥荆州右衛之隄一決遂衝入本縣拖船埠等六十餘處連嵗屢築屢決迄無成功蓋本縣隄防與鍾祥天門荆州右衛諸隄相為脣齒一處不堅勢難獨保也
  濳江縣
  高氏隄在縣西北五里相傳五代時髙季興築起自荆州縁麻山至縣南沱埠淵延亘一百三十里以障㐮漢二水
  莫家潭隄長一百丈
  夜汊口隄在江漢畔明正徳中築長三百六十餘丈復増修月隄
  白洑垸隄邊臨漢江明成化六年水決二十餘丈八年知縣江志修
  江汊垸隄長六百餘丈身甚厚廣
  班家灣隄長一百六十丈明正徳中築
  車老垸隄縣南臨漢江
  太平垸隄明正徳中築
  黄漳通順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増修
  潛水漢水别流自鍾祥入境經蘆洑河三分流俱入沔陽界嵗苦水患
  黄漢垸 仁道垸 仁和垸 東林垸 白測垸東湖垸 陶湖垸 白汊垸 大豐垸 沙湖
  垸 范家垸 古隄垸 長溝垸 牛埠垸 沱灣垸 紅花垸 小植横垸 小中洲垸 邊江垸 鄭家蚌湖垸 泥洑垸 葛柘垸 楊湖垸河湖垸 新興垸 古埠垸 柴林垸 後灣
  垸 夾洲垸 中洲垸 崔家垸 沱沙垸 新瀾垸 平艷垸 趙林垸 直横垸 沿江垸黄景垸 白洑垸 新藍垸 感林垸 梁四垸太平垸 車垸 義豐垸 長亭垸
  附潛江縣隄防考畧按爾雅云水自漢出為潛潛江之得名以此宋乾徳間縣治在道隆鄉後患水遷之斗隄即今縣治也周廣七百二十八里皆為重湖地民多各自為垸故南則淘湖牛埠北則太平馬猖西則白洑咸林東則荷湖黄漢等凡百餘垸俱環隄而居五代時築花封高氏等隄至明初修築各垸隄塍又有潭子湖四港甘心口各枝河分洩水勢嘉靖三十九年諸隄半決而枝河更多湮塞民甚苦之隆慶二年春嘗興工修築然有馬家垸一決口在天門而潛江實受其害此又所當預圖者
  沔陽州
  長官隄在荆南起監利至漢陽長一百餘里白石湖隄在西北五里其隄自副口起至新問舖止約五里有餘高三丈餘兩旁植栁下為水溝溝之外田畆錯列
  高隄即復州故城為隄
  江隄自龍淵花墳牛埠竹林西流平放水洪茅埠玉沙凡九區長萬餘丈
  漢隄自大小朱家岡滄浪南池凡五區長萬丈江漢二隄明嘉靖初修築後復衝決十九年都御史陸𤇍僉事柯喬江隄増修黄師廟何家浲茅通天井等處又塞茅埠諸口延袤幾五里漢隄増築柴木垸道人腰河諸處又塞剅口長百餘里班隄在荆西北四十里白湖村雍正五年潰決南江大隄一十九口共一千七百一十二丈五尺總督傅敏捐米三千七百三十餘石幇修六年奉
  㫖發帑修築
  漢水與江水夏水漕河通諸湖入漢然沔陽之水界於江漢之間江溢則没東南漢溢則沒西北江漢並溢茫然大壑矣有非隄防所能禦者
  清水泉溉灌燕子剅内糧田數百畆
  熨斗陂在州滄浪水旁
  附沔陽州隄防考畧按州舊以富饒稱葢以地當江漢之間最多湖渠民便魚鮮之利又因湖渚環隄為垸而業耕其間誠樂土也自五代時高季興節度荆南築隄以障漢水自荆門緑麻山至潛江延亘三十里因名高氏隄而江隄亦自監利東接漢陽長百數十里名長官隄沔皆賴焉迨明隄防漸潰至成化甲午𢎞治庚申水大漲正徳丙子復漲丁丑如之皆乗舟入城市溺死者動以千數其後都御史秦金布政使周季鳯以江水常決監利之車木隄漢水常決潛江之班家隄俱修之其丈以千百計然未能高堅水至即圯嘉靖甲申知州儲洵疏陳隄防利害於朝事下巡撫舉行按察副使劉士元復建議龍淵而下分為九區於是龍淵花墳牛埠竹林西流平放水洪茅埠玉沙瀕江者為隄總萬餘丈大小朱家岡滄浪南池瀕漢者為隄總幾萬丈丙戌夏月漢水連溢而沔賴以完至庚寅漢水決拖船埠西湖水溢沔之西北遂為巨浸頃江隄自西流窩直抵玉沙隄凡二萬六千二百餘丈其決口數百處故州民嵗苦水患
  天門縣
  永豐隄在縣東北長一里
  周公隄在縣南自東至南横長三十里舊隄卑薄明𢎞治間知縣周端増修
  班隄在縣下白湖村世傳魯班築以防京山山水古隄有二一在縣東北上下有剅防一名穴河一名蓮花遇旱則貯湖水灌田泛則開剅防淹水勢高則不開明成化間知縣姜綰重修𢎞治間川㐮洞庭水泛衝䧟知縣周端重修以洩水勢
  便隄在縣南車湘渡䕶七十餘垸
  䕶城古隄又名老龍隄在縣西南
  大河南㟁官吉口隄一百三十五丈
  鐵匠灣隄五百丈
  上中洲隄二區四百三十八丈
  阮家口隄二百三十丈
  白毛嘴隄四百一十丈以上五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
  永奠閘雍正六年
  㫖發帑於沔地夾州建立
  甘魚陂在縣西
  灌溉堰在縣東南
  附天門縣隄防考畧按縣治低窪遶四㲼竹臺等湖即禹貢三澨故地也漢水至此分流一由黒牛渡經張池竹筒二河分入漢川劉家隔者為正流一由小河口經漁新河巾臺河牛角灣出風門者為枝流二流㑹合經溳口蔡店並出漢口此水故道也明嘉靖二十六年以來四㲼等湖半淤淺平而竹筒河牛角灣二處水道中湮故縣治長苦水患其最要害者青山頸林里澤急走灣上下淵河直衝縣治抵楊林垸灌海堰則一邑皆為水壑矣又有塔兒灣決口在潛江而天門實當其害俱可慮者
  荆門州
  朱李灣隄 灘江隄 鄭灣潭隄以上三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
  漢水下入漢江與諸湖通水大不至衝泛葢東賴王家隄以障之東南賴緑麻隄以障之
  千工壋在州東北十里
  三沼在州南宋知州彭乗引䝉惠二泉水為之附荆門州隄防考畧按州隄防要害全在沙洋鎮一帶夫此鎮控荆門江陵監利潛江沔陽五州縣之上流漢水自蘆麻口直衝沙洋北㟁舊有隄接連青泥湖新城鎮由沈家灣至白鶴寺下刹腦至潛江界凡二十餘里惟沙洋隄勢獨寛厚軍民㕓居其上明嘉靖二十六年隄決漢水直趨江陵龍灣市而下分為枝流者九以此五州縣嵗遭渰沒二十八年安陸有司官修築議多異同乃不塞舊決口而退讓二百餘步中挽一隄反成水囊北浪一入勢難東迴其隄不一嵗再決舊江身漸狹南北相對止二十餘丈決口東西相對約三百餘丈反為正派幾不可復障而東矣隆慶元年春始議安陸荆州二府修築至二年秋八月告成北㟁自何家嘴至南㟁新隄頭長凡四百七十七丈五尺餘濶凡十四丈許高凡五丈許當隄心鑄二鐵牛鎮之此隄一成淤沙日積勢可久永但此隄與紅廟對㟁紅廟居民每遇水漲多有欲盜決此隄以洩水者故盜決河防之禁尤不可弛也
  當陽縣
  麥城隄長三百六十七丈
  沙倒隄長八百四十丈
  羅家灣隄長八百五十四丈五尺
  細魚港隄長九百八十二丈
  滋泥湖隄長一千六百七十八丈
  菜湖隄長八百一十五丈俱係私隄隄内居民自行修築
  沱水經縣境與沮水復合入江水大則衝泛濱河者苦之旱則引水入陂
  熨斗陂在縣北八十里
  德安府
  安陸縣
  李公隄在縣西溳水左明正徳間知府李重修故以氏隄
  攔水隄縣西關外龍頭舊有遺制因山水泛漲久圮雍正元年知府楊國琳捐俸重修隄上建亭行旅稱便
  縣東陂一 縣西南陂三 縣西北陂一 縣南陂二
  千工堰在縣西
  附安陸縣水利考畧溳河遶城西東流入夢澤㑹漢水入江山水突發害田稼旱則可以溉田
  雲夢縣
  史河隄在縣西北三十里安陸境溳水故道沿河隄在縣西南明正徳間知縣余權築
  漏灌隄在縣西南五里每夏漲北河水由此衝入石羊湖民田被沒明嘉靖間知縣郭貴徳築此捍之復決知縣王廷佐重修後又決至康熈三年知府高翔知縣邵嘉應修築雍正七年知縣葉居仁清丈沿江隄自上升㑹起至南保㑹止共一十四㑹隄四千六百九十九弓各照㑹内田地多寡修築其餘協修甲夫各載弓口不在照田分隄之内勒石永垂
  縣東北陂一 縣東陂一 縣南陂一 縣西北陂一 石羊鄉陂一 感化鄉陂一
  官塘在縣東南
  石堰在縣東
  應城縣
  長江埠隄 喻家河隄 隔蒲潭隄每嵗業民築修興工告竣例有成限
  縣西陂二 縣北陂一 縣西北陂二
  附應城縣水利考畧西河在縣西東滙石羊湖出溳口入漢江縣北又有楊家河瀕河者咸資灌溉
  隨州
  平港里陂一 紫溪村陂一 銅缽村陂一 府君村陂一 㑹盤村陂三 牛心村陂四
  附隨州水利考畧溳水遶州前南流入漢江又有扶恭河浮纓河魯城河聖水河石魚河忤河皆遶州境民利之
  應山縣
  縣東陂一 縣西南陂一 縣西陂一 縣東南陂一
  附應山縣水利考畧汶水河在縣前又有黄沙河方家河白沙河漢東河大洪河舟楫不通濱河者多資灌溉
  荆州府
  附荆州府隄防考畧江水之患全在荆州一郡夾㟁南北凡六縣北㟁則江陵監利隄凡四萬九千餘丈南㟁則枝江松滋公安石首隄凡五萬四千餘丈明嘉靖庚申嵗洪水決隄無慮數十處而極為要害者枝江之百里洲松滋之朝英口江陵之虎渡黄潭鎮公安之瑶頭舖艾家堰石首之藕池諸隄衝塌深廣最難為力每嵗有司隨築隨決迄無成功至四十五年十月知府趙賢估議請築務期堅厚自丙寅歴戊辰凡三冬六縣隄稍就緒始立隄甲法每千丈隄老一人五百丈隄長一人百丈隄甲一人夫十人江陵北㟁總共隄長六十六人松滋公安石首南㟁總共隄長七十七人監利東西㟁總共隄長八十人夏秋守禦冬春修補嵗以為常然荆州郡治濵江郡西上六十里有萬城隄在當陽江陵嘉靖十一年一決直衝郡西城不浸者三版十二年有司挽築更築李家埠重隄䕶之二十九年又決此隄乃郡治之大要害也後江陵縣専為修理始得無虞
  江陵縣
  新開隄在縣東一百二十里明成化間修後圯正徳間布政司周季鳯築長四百五十丈
  寸金隄在龍山門外五代時蜀孟昶將伐高氏欲作戰艦巨筏衝荆南城梁將軍倪福可築是隄激水以捍之宋吳獵嘗分高沙東漿之流由此隄外歴南紀楚望諸門東滙沙市為南海
  黄潭隄在縣東南二十里上當江流二百餘里之衝一決則江陵潛江監利民為魚鱉誠要害也明成化初知府李文儀沿隄甃石正徳十一年知府姚隆重修月隄三處約千餘丈後漸傾頽
  李家埠隄在縣西三十里自萬城隄至鎮流砥六十里當水勢之衝明𢎞治十三年隄決渰溺甚衆知府吳彦華修築堅厚至今賴焉諺云水來打破李家隄荆州便是飬魚池闗係至重
  文村隄在黄潭隄東三十里明𢎞治十四年水決知府吳彦華修築四百餘丈正徳十一年水決知府姚隆重修雍正六年
  㫖發帑疏濬小栁口洪魚口柘林港林家溝等處并黄
  潭祁家潭子湖龍二淵等隄
  鎮流砥在縣東十五里突出大江數十丈捍激江水聲如迅雷葢江勢東下鎮砥於此則水勢延緩如黄潭之衝少殺沙市之地可保 按杜預傳預都督荆州舊水道惟沔漢達江陵千數百里他無通路預乃開楊口起夏水逹巴陵千餘里内㵼長江之險外通零桂之漕
  附江陵縣隄防考畧按縣沙市正古江陵地陵阜自荆門西北來二百里臨江正扼水衝南有虎渡穴口分流洞庭北有章卜郝穴二口殺流出漢口而潭子湖洪水淵三湖等處俱為湖瀦蓄水地故漢宋以前無大水患迄元以來沙市高陵半圮入江章穴口復湮逮明嘉靖十一年決萬城隄水遶城西決沙市之上隄而南二十一年後又以浮議築塞郝穴口諸湖瀦又多淺淤三十九年一遭巨浸各隄防蕩洗殆盡四十五年後有司稍稍修復然不如古隄之堅矣
  公安縣
  趙公隄在舊縣東三里
  斗湖隄在舊縣南半里
  油河隄在舊縣西三里
  倉隄在舊縣東北二里
  横隄在布政分司以上五隄俱宋端平三年孟珙築
  沙隄在舊縣東南八十里
  大江隄在舊縣東北上接江陵下抵石首長一百里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鄧家灣陳家灣東龍橋三隄又疏濬獨口
  沱孔二處
  附公安縣隄防考畧按縣東西廣一百三十里南北袤一百一十里地皆平曠縣治舊在柴林街因避三穴橋水患移至江臯勢若原隴宋端平三年孟珙築隄防以禦水有趙公隄在縣東斗湖隄在縣南油湖隄在縣西北倉隄在縣東北横隄在布政分司後世傳為五隄云至元大徳七年竹林港隄大潰自是隄不時決迨明修築沿江一帶隄塍西北接江陵上灌洋東南接石首新開隄隄凡萬有二千五百餘丈其間雷勝旻灣窑頭舖艾家堰竹林寺二聖寺江池湖狹隄淵沙隄舖新淵隄郭家淵施家淵諸隄更為要害成化五年決施家淵𢎞治年間決狹隄淵正徳十一年決郭家淵嘉靖十一年決江池湖三十五年決新淵隄三十九年決沙隄舖四十年決深淵隄四十四年決大湖淵及雷勝旻灣四十五年傾洗竹林寺隆慶元年傾洗二聖寺二年決艾家堰水患殆無虚嵗縣境内有軍湖貴湖紀湖重湖大金洋溪諸湖惟大金一湖通虎渡枝河河漲湖溢毛穗諸里軍民常苦之
  石首縣
  黄金隄在縣東五里
  萬石隄在縣西五里
  新興隄在縣西南七十里防竹林港水患
  楊林隄在楊林口長百丈有奇
  風火隄在縣南二十里
  百家隄在縣北四十里其地為水所圯百家合築此隄雍正六年
  㫖發帑修築浪砍石牌二處又濬黄金橋剅口
  鄭家垸在縣南三十里元里民鄭淵率衆築此以防洞庭水患
  附石首縣隄防考畧按縣東西廣三百八十里南北袤一百里俱夾江南北而縣治一面濵江勢復下隰自元大徳七年決陳瓮港隄薩徳彌實挽築再築黄金白楊二隄䕶之不一嵗瓮再決趙通議開楊林宋穴調弦小岳四穴水勢以殺迨明初四穴故道俱湮隄防漸頹嘉靖元年決雙剅垸三十四年衝洗戴家垸三十五年決車公腦四十五年決藕池頃年始修南岸自公安沙隄至調弦口隄凡四千一百餘丈北岸自江陵洪水淵至監利金果寺隄凡千有餘丈其間楊林瓦子灣藕池袁家長剅尤為要害
  監利縣
  黃師隄在縣西四十里濵大江嵗久湮頽明正徳十一年修築
  新冲隄在縣西南五十里濵大江極為險要朱家埠隄在縣東三十里
  龍潭口隄在縣北長百丈
  把火隄在縣北五里雍正五年
  㫖發帑修築楊馬頭隄等處六年復發銀修築楊林垸永樂庵大山坡下張家峯等處隄工加修施茅埠低塌等隄四處
  魯洑江南通荆江北入沔漢水漲為患獨甚新冲河通江陵漕河民居輻輳賴以溉田
  盛洪堰在縣北八十里
  黄金堰在縣北
  附監利縣隄防考畧按縣東至沔陽西至江陵南至華容北至潛江周遭四百五十里正江湖滙注之地勢甚汚下鄉民皆各自築垸以居而縣治臨江有一枝河流貫城中嵗苦水患元大徳間趙通議開赤剝穴江流以殺迨明初此穴已湮乃築大興赤射新興等二十餘垸成化間又修築黄師廟龍潭鼉淵等一帶諸隄嘉靖十八年築塞十八灣河又塞祝家壋其壋隨決至四十四年水決黄師廟李家埠何家壋文家垸金家湖諸隄而大興垸亦大潰嘗一修築自龍窩嶺至白螺磯凡二百六十餘里近年江勢南囓而水患漸消矣
  松滋縣
  大隄自隄尾橋直抵虎渡延袤八十餘里雍正六年
  㫖發帑疏濬太平太來兩垸剅口新築孟堰坑月堤
  鴉雀壋 方便壋俱在縣境
  縣東堰一 縣南堰二 縣東南堰一
  附松滋縣隄防考畧按縣地勢平衍三峽之水迸流至此始得展蕩勢若SKchar馬脱韁隨性奔逸最難防禦而本縣又當公安石首諸縣之上流江隄一決正衝諸縣胸腹而下其形勢尤為要害縣東五里有古隄自隄首橋抵江陵之古牆舖長亘八十餘里且舊有采穴一口可洩水勢宋元時故道湮塞迨明洪武二十八年決後時或間決自嘉靖三十九年以後決無虚嵗下流諸縣甚苦之較隄要害惟余家潭之七里廟何家洲之朝英口古牆之曹珊口為大其餘五通廟胡思堰清水坑馬黄岡等隄凡十有九處中多獾窩蟻穴水易浸隄
  枝江縣
  沈水縣南四里有堆烏灘水漲湍急如雷舟經此最險濵河者危之
  老鴉湖在縣西一里後為田
  附枝江縣隄防考畧按志江流至此地分派如木之有枝故以名縣縣東至江陵南至松滋西北至宜都週圍廣三百八里縣治頗依高阜向無隄防惟縣東南有百里洲延袤百里南有蘆洲澌洲洋洲澕洲皆夾生大江之内者自百里洲楊林洲賽磚灘蔣斗灣窑子口至流店驛復轉北自董灘口土臺古成腦而下至礶嘴灘流店湖又自礶嘴灘而南轉至漸洋洲觀音寺直抵松滋米家埠對岸皆有隄舉其最要害者莫過於古成腦蔣斗灣二處係通洲上流一決則勢若建瓴莫能捍禦又洲内軍民雜處互相規避故隄工視他縣尤難
  夷陵州
  二公隄在州東門外三里當荆㐮巴蜀之衝旁有民田明成化二十二年知州周肅築行旅便之浣紗河與赤溪東合水泛則瀕河者受害
  宜都縣
  蒼茫溪在縣東五十里灌田可千餘頃
  富金溪在縣西三十里
  白巖溪在縣西三十里
  逺安縣
  洪巖洞洞泉流出油溪可溉田千餘頃
  筧水湖源出鷄頭山石孔中土人為筧引水灌田
  襄陽府
  附襄陽府隄防考畧考㐮陽古有大隄曲是隄防之設自商周已然矣漢壽亭侯決水灌樊城是漢水為㐮樊患最切要害明初水流故道不復為災故大隄漸塌民多侵為已業而有司並無築隄慮嘉靖四十五年洪水四溢郡治及各州縣城俱潰民漂流以數萬計郡西老龍隄一決直衝城南而東故郡治之患為尤甚副使金世龍秦淦徐學謨先後條議估修踰二年工成
  襄陽縣
  老龍隄在縣西三里即大隄也
  救生隄在縣西南五里
  漢江出大安軍下入漢江水漲不免嚙城舊有大隄東臨漢江西抵萬山袤十餘里防䕶之今逐年加俢恃以無恐
  縣西北陂一 縣西陂一 縣南陂一 縣北陂一
  附襄陽縣隄防考畧按縣隄防全在㐮樊二城間葢二城并峙漢水中流如峽口且唐白河從北來横截漢流以故波濤⿲氵身攵射城隄為患按古大隄西自萬川經檀溪土門白龍池東津渡繞城北老龍隄復至萬山之麓周遭四十餘里年久隄潰而龍池東津一帶又多浮沙明初修截隄一道自長門至土門大半頽塌至嘉靖四十五年老龍隄一決餘皆洗盡頃年並力修築北自老龍隄至長門皆沿城甃石高凡三丈許南自萬山麓至土門則仍古大隄東南自土門至長門則仍舊截隄高凡二丈許厚凡五丈許樊城北舊有土隄皆決面江一帶磚城盡潰然樊城潰則襄城無恙其利害之輕重又不可不審也
  宜城縣
  楊家壋一 金家壋一俱在咸寧社
  青龍閘在古羊社
  新陂三 北陽社陂三 新張營陂一 常長營陂二 古羊岡陂三 常山營陂一 武家舖陂一 古羊社陂一 發舖陂一 縣南陂一 縣西陂一 縣西北陂三
  附宜城縣隄防考畧按縣東至棗陽南至安陸西至南漳北至㐮陽秪一面踞山三面臨江江故道遶龍鳳山而下去城二十餘里舊有使風龍潭二港按大江流灌入城濠然未聞為城患也迨明嘉靖四十五年九月江溢直衝迎水洲面下改徙鴇潼河新洪逼城五里許又由使風龍潭二港衝洗南北城樓自此水漲徑撼城隄殆無虚嵗後議築使風龍潭二港父老皆謂港口不塞城隄終難保障也
  南漳縣
  蠻河經縣至宜城入漢江水起泛濫濵河者頻受其害
  縣柬堰五 縣南堰二 縣北堰四
  附南漳縣水利考畧武安靈溪於諸堰為大武安即秦將白起攻楚引鄢水灌城者唐大厯間節度使梁宗義修之靈溪即古木里溝始開於楚漢南郡守王寵又鑿之元大徳中再築二堰
  棗陽縣
  沙河下逹漢江山水突發衝決可虞
  亷家陂在縣東北
  穀城縣
  古羊河西流與粉水合逹漢江水泛亦能為害光化縣
  石隄漢水東宋李仲芳築
  縣東南堰一 縣東堰四
  均州
  潧河出太和山通平堰龍堰可以灌田
  鄖陽府
  附鄖陽府隄防考畧按鄖陽郡西北控扼秦豫東南接連荆㐮四面皆疊山峻嶺屬邑半依山為城獨郡治孤立川原之間正當水衝故上津竹山諸縣雖臨漢濵不必隄防其水患祗在郡治而禦水又以城為隄自古無大決害至明嘉靖四十五年九月初九日衝決東南門外土隄城半傾塌民多湮没
  鄖縣
  吴公隄在縣東南舊名捍江明成化間江漲隄圮御史吴道光増修高八尺濶倍之長三百餘丈軍民永被其徳
  趙河流至縣東為盛水堰溉田甚廣
  縣西北堰一 縣南堰一 縣北堰一
  房縣
  南梘河流經榖城入漢江
  縣南堰一 縣西堰五 縣北堰六 縣西北堰二
  竹山縣
  北星河北入庸水東注水起則溢旱則濵河者可資灌漑
  堵水東入漢江水漲濵河者每引入堰溉田官路旁堰一 縣西堰三
  竹溪縣
  縣東堰二 縣東北堰三 縣西堰五
  鄖西縣
  南門河與五里河之水合流逹於漢
  娘娘泉娘娘洞下出如沸鼎垂如素練聲如震雷麓田悉資灌溉
  石登槽筧在於上堰北
  蘇家陂堰一 縣東南堰一 縣西北堰三 縣東堰二 縣北堰二 縣西堰一
  保康縣
  蘇泉在縣後山下民故取水於河知縣蘇惠憫其險逺疏導山泉繞流縣側民咸稱便泉因名焉
  直𨽻歸州
  附歸州水利考畧水經云江水東過秭歸縣之南又水逕歸鄉縣故城北又東逕信陵縣南𢑴水過佷山縣南
  長陽縣
  清江南至宜都入大江其流獨清
  興山縣
  清泉學宫後澄澈清漪深可數丈引流出觀瀾門外㑹香溪入大江
  巴東縣
  巴江在縣前凡蜀諸水皆合而東注焉
  附三江總㑹隄防考畧按湖廣境連八省凡秦關巴蜀中原貴竹嶺右諸水俱注之導為三江瀦為七澤即禹貢江漢九江沱潛雲夢之故區也江發岷山抵巴東入荆襄流至岳陽與洞庭水合其受害者惟荆州一郡為甚漢發嶓冡抵上津入鄖地流至漢陽與大江水合其受害者鄖襄安漢稠郡而襄安為尤甚九江乃沅漸元辰叙酉澧澬湘諸水合流入洞庭湖沿滙八百里經岳陽樓西南出湖口與江流合其受害者常武岳陽二郡也三水總㑹於武昌其江身始濶直注而東以故武昌蘄黄之境無大水害大較隄防多在襄安常武荆岳間葢古七澤正其地也漢唐以來代苦水患至宋為荆南留屯之計多將湖渚開墾田畆復沿江築隄以禦水故七澤受水之地漸湮三江流水之道漸狹而隘其所築之隄防亦漸潰塌明嘉靖庚申嵗三江水圮異常沿江諸郡縣蕩没殆盡舊隄防存者十無二三而後來有司雖建議修築然旋築旋圯葢民私其力而財用贏絀之勢異也
  附州江隄防考畧江陵城池東南傾䧟故緣以金隄自靈溪始桓溫令陳遵造之遵使人打鼓逺聽知地勢高下依旁創築畧無差池 江陵東北七十里有廢田傍漢古隄壊決凡二處每夏為浸溢唐貞元八年節度使嗣曹王臯始命塞之得其下良田五十頃畆收一鍾又規江南廢洲為廬舎架為二橋 宋乾道七年十月湖北漕臣李燾修江陵潛江縣里社虎渡二隄張孝祥知荆南兼荆湖北路安撫使築寸金隄以免水患 汪葉倅江陵郡有三海八櫃恃為險固豪右據以為田力復之又築寸金隄以捍江政績甚偉 按禹貢岷山𨗳江東别為沱又東至於澧過九江至於東陵東迤北㑹為滙東為中江入於海今澧州巴陵正澧與九江東陵故地也江水方出三峽口勢如建瓴夏秋一漲頃刻千里然遡夷陵而上山阜夾岸勢不能溢嘉魚而下江面浩濶順流直注中間郡縣兩㟁俱平衍下濕水易漫流當江陵公安石首監利華容間自西而北而東而南勢多紆迴至岳陽自西南復轉東北迸流而下故決害多在荆州夾江南北諸縣縣各沿岸為隄南岸自松滋至城陵磯隄凡長亘六百餘里北岸自當陽至茅埠隄凡長亘七百餘里咫尺不壑千里為壑且決口四通湖泊塗賊竄伏其間江陵之龍灣市監利之分監所公安石首澧州安鄉之四水口嘉魚之簰洲東江腦俱為盜賊藪葢以隄防不修則津渡散漫盜可四出故也自元大徳間決公安竹林港又決石首陳瓮港守土官每議築隄竟無成績始為開穴口之計按江陵舊有九穴十三口其所可開者惟郝穴赤剝楊林采穴調弦小缶六處餘皆湮塞迨明初六穴復湮其五故隄防不時泛決然未甚也惟嘉靖三十九年決後殆無虚嵗而荆岳之間幾為巨澤矣漢江隄防考畧胡烈守襄陽築隄扞水百姓歌之 張柬之罷政事願還襄州乃授襄州刺史會漢水漲齧城郭東之因疊為隄以遏湍怒闔境賴之 王起為山南東道節度使地濵漢江塘堰聨屬吏弗完治起至部修復與民著為水令凶年有賴 盧鈞判户部㑹昌元年漢水害襄陽拜鈞山南東道節度築隄六千步以障漢瀑明年春隄成 乾道八年荆南守臣葉衡請築襄陽沿江大隄 陳桷紹興三年出知㐮陽府漢水漂蕩室廬修築隄岸賴以無虞 李仲芳知光化軍漢水暴至作石隄以保之 趙延進為㐮州總管築隄扞水易甃以石 按禹貢嶓冡導漾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過三澨至於大别南入於江今考漢江圖西自漢中流至漢陽大别山出漢口與江水合即漢水故道也水多泥沙自古遷徙不常但均陽以上山阜夾岸江身甚狹不能泛溢㐮樊以下天門以上原隰平曠故多遷徙潛沔之間大半滙為湖瀦復合流至乾鎮驛中分一由張池口出漢川一由竹筒河出劉家隔以故昔年安㐮一帶雖遷徙而無大患者由湖瀦為之壑三流為之㵼也明正徳以來潛沔湖瀦漸淤為平陸上流日以壅滯嘉靖初年安陸石城故道改洗沿江灣二十六年決荆門沙洋鎮三十九年決紅廟隄四十五年決㐮陽老龍隄宜城古道改徙鴇潼新河而竹筒河復湮淺十餘里下流又日澁沮故水患多在荆㐮安陸潛沔間矣
  開穴口總考畧穴口所以分大江之流必下流有所注之壑中流有所經之道然後上流可以分江湖而殺其勢楚有三大水惟川江獨據中流故穴口在南者以澧江為所經道以洞庭為所注壑在北者以潛沔為所經道以漢口為所㵼地故川江獨有穴口然古有九穴十三口江水分流於穴口穴口注流於湖瀦湖豬洩流於枝河枝河㵼入於江海此古穴所以並開者勢也今日生齒漸盛耕牧漸繁湖瀦漸平枝河漸湮穴口故道皆為塵舍畎畝他如章卜等穴故道無復舊跡矣此今穴口所以多塞者亦勢也虎渡流注澧江同入洞庭江南之溪水俱注之郝穴流出漢口與大江復合而江北之溪水俱注之衆水㑹合則流行不絶注㵼有河則水道不壅此二穴所以獨存也蓋穴口之枝流多湮則江水之正流易泛將來浸決之患其可免乎故荆南以開古穴口為上䇿此固遡源探本之論也然郝穴築塞而議開舊口必先將枝隄修築就緒然後開水門以受江流方無東西泛溢之患是穴口之有故道者尚且開濬之難况故道湮塞者乎元大徳間曽開六穴郝穴赤剝楊林采穴調弦小岳之故道並開矣今祇存郝穴而他皆不可識焉此果人謀之疎畧耶抑地脉水勢之靡常故爾耶此所以知開穴之難抑亦勢所不可行也然荆南人猶幸有虎渡郝穴可以分大江南北之勢但二穴枝河中多淤塞者使復湮如諸穴則荆南水患其能免哉









  湖廣通志巻二十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湖廣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