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剋
作者:春澄善繩 都良香
本作品收錄於《本朝文粹

↑ 《本朝文粹

文中都宿禰言道即為都良香。


參議正四位下行式部大輔春澄朝臣善繩問


●問:居諸遞轉,晝夜輪迴,命彼挈壺,掌此漏剋。陰虫吐溜,注虬箭而不窮,曆鳥流聲,共雞人而合唱。蓋所以即宣陰陽之序,無愆天地之心。幽贊神明,軏成蠢物者也。但聚櫜之警,未記所由;爨鼎之勤,何緣所執。陸機孫綽之說,應有短長;衛宏霍融之論,豈無詳略。漢永元之舊制,梁高祖之新規,並舉綱要,陳其可否。

文章得業生正六位上行播磨大目都宿禰言道對


○對:竊以,蒸雲褥露,陶炎涼而調年;驛日馳星,運昏明而成歲。是故中和之職,吹鳳律於陰陽;司曆之官,分虬箭晝夜。自古孕化湛運之君,臨人宰物之后,莫不順天道而垂法,叶神機而裁規。故役金徒於守漏,錙銖之間靡差,課銅史以侯時,贏縮之理不失。懸泉飛射,以沒刻為期。幽水澄清,以盈器取準。夏至、冬至,緩急之度斯存。春分、秋分,中正之法已立。

 雞人曉唱,聲驚明王之眠。鳧鐘夜鳴,響徹暗天之聽。風雨而晦,與斗杓而冥符。光景以移,共圭陰而相傳。甲乙丙丁,五更之期能授;寅卯辰巳,百剋之點自分。遂使天地之意,可得而知;鬼神之情,靡隱其奧。斯蓋物同靈造,自然而然;迹入精微,至妙者乎。

 若夫守不假器,挈壺以執勤,慎勿失機,視刻以從事。更闌人定,聚櫜之警可知。月冷水冰,爨鼎之功攸在。且夫永元之制,難為長代之規。既失早旴之禮,亦乖奢侈之實。霍融之談,詳而不密;衛宏之論,較而不詳。登高作賦,陸機粗陳昇降之儀;見器立銘,孫綽未盡短長之善。逮于粱高博練,靈鑒昭然。上應天時,下參人事。反覆其二十三箭,調御彼三百六旬。群品裁成,朝坐之節有定;庶官興治,晡食之候無虧。改舊失於往年,創新法於今日。袁司空之平議,足以可觀;劉左丞之讚成,誠為有味。

 言道精非兒衇,辯論之口易窮;學異神聰,習誦之唇徒腐。食時之期急過,顧淮南而有恥。春夕之漏魁頻瀉,望山之西以驚魂。謹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