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連珠五十首

演連珠五十首
作者:陸機
文選卷55


臣聞日薄星迴,穹天所以紀物;
山盈川沖,后土所以播氣。
五行錯而致用,四時違而成歲。
是以百官恪居,以赴八音之離;
明君執契,以要克諧之會。

臣聞任重於力,才盡則困;
用廣其器,應博則凶。
是以物勝權而衡殆,形過鏡則照窮。
故明主程才以效業,貞臣底力而辭豐。

臣聞髦俊之才,世所希乏;
丘園之秀,因時則揚。
是以大人基命,不擢才於后土;
明主聿興,不降佐於昊蒼。

臣聞世之所遺,未為非寶;
主之所珍,不必適治。
是以俊乂之藪,希蒙翹車之招;
金碧之巖。必辱鳳舉之使。

臣聞祿放於寵,非隆家之舉;
官私於親,非興邦之選。
是以三卿世及,東國多衰弊之政;
五侯並軌,西京有陵夷之運。

臣聞靈輝朝覯,稱物納照;
時風夕灑,程形賦音。
是以至道之行,萬類取足於世;
大化既洽,百姓無匱於心。

臣聞頓網探淵,不能招龍;
振綱羅雲,不必招鳳。
是以巢箕之叟,不眄丘園之幣;
洗渭之民,不發傅巖之夢。

臣聞鑑之積也無厚,而照有重淵之深;
目之察也有畔,而視周天壤之際。
何則?應事以精不以形,造物以神不以器。
是以萬邦凱樂,非悅鍾鼓之娛;
天下歸仁,非感玉帛之惠。

臣聞積實雖微,必動於物;
崇虛雖廣,不能移心。
是以都人冶容,不悅西施之影;
乘馬班如,不輟太山之陰。

臣聞應物有方,居難則易;
藏器在身,所乏者時。
是以充堂之芳,非幽蘭所難;
繞梁之音,實縈絃所思。

臣聞智周通塞,不為時窮;
才經夷險,不為世屈。
是以凌飆之羽,不求反風;
耀夜之目,不思倒日。

臣聞忠臣率志,不謀其報;
貞士發憤,期在明賢。
是以柳莊黜殯,非貪瓜衍之賞;
禽息碎首,豈要先茅之田!

臣聞利眼臨雲,不能垂照,
朗璞蒙垢,不能吐輝。
是以明哲之君,時有蔽壅之累;
俊乂之臣,屢抱後時之悲。

臣聞郁烈之芳,出於委灰;
繁會之音,生於絕絃。
是以貞女要名於沒世,烈士赴節於當年。

臣聞良宰謀朝,不必借威;
貞臣衛主,脩身則足。
是以三晉之強,屈於齊堂之俎;
千乘之勢,弱於陽門之哭。

臣聞赴曲之音,洪細入韻;
蹈節之容,俯仰依詠。
是以言苟適事,精麤可施;
士苟適道,修短可命。

臣聞因雲灑潤,則芬澤易流;
乘風載響,則音徽自遠。
是以德教俟物而濟,榮名緣時而顯。

臣聞覽影偶質,不能解獨;
指跡慕遠,無救於遲。
是以循虛器者,非應物之具;
翫空言者,非致治之機。

臣聞鑽燧吐火,以續湯谷之晷;
揮翮生風,而繼飛廉之功。
是以物有微而毗著,事有瑣而助洪。

臣聞春風朝煦,蕭艾蒙其溫;
秋霜宵墜,芝蕙被其涼。
是故威以齊物為肅,德以普濟為弘。

臣聞巧盡於器,習數則貫;
道繫於神,人亡則滅。
是以輪匠肆目,不乏奚仲之妙;
瞽叟清耳,而無伶倫之察。

臣聞性之所期,貴賤同量;
理之所極,卑高一歸。
是以准月稟水,不能加涼;
晞日引火,不必增輝。

臣聞絕節高唱,非凡耳所悲;
肆義芳訊,非庸聽所善。
是以南荊有寡和之歌,
東野有不釋之辯。

臣聞尋煙染芬,薰息猶芳,
徵音錄響,操終則絕。
何則?垂於世者可繼,止乎身者難結。
是以玄晏之風恆存,動神之化已滅。

臣聞託闇藏形,不為巧密;
倚智隱情,不足自匿。
是以重光發藻,尋虛捕景;
大人貞觀,探心昭忒。

臣聞披雲看霄,則天文清;
澄風觀水,則川流平。
是以四族放而唐劭,二臣誅而楚寧。

臣聞音以比耳為美,色以悅目為歡。
是以衆聽所傾,非假百里之操;
萬夫婉孌,非俟西子之顏。
故聖人隨世以擢佐,明主因時而命官。

臣聞出乎身者,非假物所隆;
牽乎時者,非克己所勗。
是以利盡萬物,不能叡童昏之心;
德表生民,不能救棲遑之辱。

臣聞動循定檢,天有可察;
應無常節,身或難照。
是以望景揆日,盈數可期;
撫臆論心,有時而謬。

臣聞傾耳求音,視優聽苦;
澄心徇物,形逸神勞。
是以天殊其數,雖同方不能分其慼;
理塞其通,則並質不能共其休。

臣聞遯世之士,非受匏瓜之性;
幽居之女,非無懷春之情。
是以名勝欲,故偶影之操矜;
窮愈達,故凌霄之節厲。

臣聞聽極於音,不慕鈞天之樂;
身足於蔭,無假垂天之雲。
是以蒲密之黎,遺時雍之世;
豐沛之士,忘桓撥之君。

臣聞飛轡西頓,則離朱與矇瞍收察;
懸景東秀,則夜光與武夫匿耀。
是以才換世則俱困,功偶時而並劭。

臣聞示應於近,遠有可察;
託驗於顯,微或可包。
是以寸管下傃,天地不能以氣欺;
尺表逆立,日月不能以形逃。

臣聞絃有常音,故曲終則改;
鏡無畜影,故觸形則照。
是以虛己應物,必究千變之容;
挾情適事,不觀萬殊之妙。

臣聞柷敔希聲。
以諧金石之和;
鼙鼓疏擊,以節繁絃之契。
是以經治必宣其通,圖物恆審其會。

臣聞目無嘗音之察,耳無照景之神。
故在乎我者,不誅之於己;
存乎物者,不求備於人。

臣聞放身而居,體逸則安;
肆口而食,屬厭則充。
是以王鮪登俎,不假吞波之魚;
蘭膏停室,不思銜燭之龍。

臣聞衝波安流,則龍舟不能以漂;
震風洞發,則夏屋有時而傾。
何則﹖牽乎動則靜凝,係乎靜則動貞。
是以淫風大行,貞女蒙冶容之悔;
淳化殷流,盜跖挾曾史之情。

臣聞達之所服,貴有或遺;
窮之所接,賤而必尋。
是以江漢之君。
悲其墜屨;
少原之婦,哭其亡簪。

臣聞觸非其類,雖疾弗應;
感以其方,雖微則順。
是以商飆漂山,不興盈尺之雲;
谷風乘條,必降彌天之潤。
故暗於治者,唱繁而和寡;
審乎物者,力約而功峻。

臣聞煙出於火,非火之和;
情生於性,非性之適。
故火壯則煙微,性充則情約。
是以殷墟有感物之悲,周京無佇立之跡。

臣聞適物之技,俯仰異用;
應事之器,通塞異任。
是以鳥栖雲而繳飛,魚藏淵而網沈。
賁鼓密而含響,朗笛疏而吐音。

臣聞理之所守,勢所常奪;
道之所閉,權所必開。
是以生重於利,故據圖無揮劍之痛;
義貴於身,故臨川有投跡之哀。

臣聞通於變者,用約而利博;
明其要者,器淺而應玄。
是以天地之賾,該於六位;
萬殊之曲,窮於五絃。

臣聞圖形於影,未盡纖麗之容;
察火於灰,不睹洪赫之烈。
是以問道存乎其人,觀物必造其質。

臣聞情見於物,雖遠猶疏;
神藏於形,雖近則密。
是以儀天步晷,而脩短可量;
臨淵揆水,而淺深難察。

臣聞虐暑熏天,不減堅冰之寒;
涸陰凝地,無累陵火之熱。
是以吞縱之強,不能反蹈海之志;
漂鹵之威,不能降西山之節。

臣聞理之所開,力所常達;
數之所塞,威有必窮。
是以烈火流金,不能焚景,
沈寒凝海,不能結風。

臣聞足於性者,天損不能入;
貞於期者,時累不能淫。
是以迅風陵雨,不謬晨禽之察;
勁陰殺節,不凋寒木之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