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史讚桑宏羊評

漢史讚桑宏羊評
作者:張彧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16

班固稱宏羊擢於賈豎,方以版築飯牛;且謂漢之得人,於茲為盛。又與仲舒、石建、汲黯、日磾等二十餘人,並論而談,殆不然矣。

夫君人者,務於得賢,故不隔卑鄙。將慮賢者之處賤,不謂賤者之必賢。古者乃欲以伊尹負鼎,取類於庖人;太公坐釣,求備於漁叟。不亦遠哉!且上之所欲,人必有成之者,故曹伯好田,則公孫彊出;陳侯好色,則儀行父至;殷辛淫酗,則惡來革進;周厲貪虐,則榮夷公起;漢武殘剝四海,則桑弘羊擢。其所由來者久矣。《書》曰:「遜於汝誌,必求諸非道。」抑為此也。季孫用田賦,孔子書而過之,以其逾周公之制也。而況攘臂抵掌,力為天下聚斂之人乎!義也者,君子所死生,而小人之所不及;利也者,小人之所赴蹈,而君子之所不忍為。漢武必欲行先王之道,守高祖之法,則焉用弘羊?欲奪萬姓之利,閉生人之資,則天下市籍小人,皆能之矣,亦何獨宏羊乎?善為盜者,藝愈精而罪愈重,盜愈利而主愈害。宏羊善心計,斡鹽鐵,析秋毫,令吏坐販,不顧王者之體。府庫盈而王澤竭,一身幸而四海窮,於宏羊之汗則得矣。漢亦何負於宏羊哉!

卜式潔已自守,不及時政,知宏羊罪,欲烹以致雨。孟堅躬修國史,垂法來代,奈何以錐刀異類,齒得人之論,一言不智,其若是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