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學師承記跋

漢學師承記跋
作者:汪喜孫 清
1812年

古者國家有巡守、封禪、朝聘、燕饗、明堂、宗廟、辟雍之儀,天子廣集眾儒,講議典禮,損益古今之宜;推所學以合於世用,根底《六經》,憲章四代,先王制作之精義,可考而知焉。自後儒以讀書為玩物喪志,義理典章區而為二,度數文為,棄若弁髦,箋傳注疏,束之高閣。又其甚者,肆其創獲之見,著為一家之言,綴王肅之卮詞,棄鄭君之奧論。末學膚受,後世滋惑,經學浸微,蓋七百年矣。國朝漢學昌明,超軼前古,閻百詩駁偽孔,梅定九定曆算,胡朏明辨《易》圖,惠定宇述漢《易》,戴東原集諸儒之大成,裒然著述,顯於當代。顓門之學,於斯為盛。至若經史詞章金石之學,貫穿勃穴,靡不通擅,則顧寧人導之於前,錢曉徵及先君子繼之於後,可謂千古一時也。若夫矯誣之學,震驚耳目,舉世沿習,罔識其非。如汪鈍翁私造典故,其它古文詞支離抵牾,體例破壞;方靈皋以時文為古文《三禮》之學,等之自鄶以下;

毛西河肆意譏彈,譬如秦楚之無道;王白田根據漢宋,比諸春秋之調人。惡莠亂苗,似是而非,自非大儒,孰有能辨之者!吾鄉江先生博覽群籍,通知作者之意,聞見日廣,義據斯嚴,彙論經生授受之恉,輯為《漢學師承記》一書。異時采之柱下,傳之其人,先生名山之業固當附此不朽。或如司馬子長《史記》、班孟堅《漢書》之例,撰次《敘傳》一篇列於卷後,亦足屏後儒擬議規測之見,尤可與顧寧人錢曉徵及先君子後先輝映者也。喜孫奉手受教,服膺有年,被命跋尾,不獲固辭,謹以所聞質諸座右,未識先生以為知言不也。

嘉慶十有七年五月七日,後學汪喜孫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