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稚恭詩序

潘稚恭詩序
作者:鍾惺 
本作品收錄於《鍾惺集

予己酉客白門,已識潘稚恭詩。癸丑舟泊江上,有持刺逆予而舟已發者,稚恭也。丙辰與稚恭相見於廣陵,又過真州訪之於其家。客白門五載,無歲不相見。是其勢宜皆得序稚恭詩,而皆未有間也。今年庚申,稚恭且之燕,始征予序。值予病,然予病未嘗不序人詩也。

稚恭之友有戴孝廉元長者,序稚恭詩,憂近時詩道之衰,歷舉當代名碩,而曰「近得竟陵一脈,情深宛至,力追正始」。「竟陵」不知所指,或曰:鍾子,竟陵人也。予始逡巡踧踖,舌撟而不能舉。近相知中有擬鍾伯敬體者,予聞而省愆者至今。何則?物之有跡者必敝,有名者必窮。昔北地、信陽、歷下、弇州,近之公安諸君子,所以不數傳而遺議生者,以其有北地、信陽、歷下、公安之目,而諸君子戀之不能舍也。夫言出於愛我譽我者之口,無心而易於警人,傳之或遂為口實,元長之論是也。煩稚恭語元長,請為削此竟陵之名與跡,予序子詩以報子。稚恭許諾。

序曰:夫詩必有資,取精用物之謂也。稚恭生新安,居於真州。真州為燕、齊、吳、越、甌、閩、楚、蜀孔道,不患於谘訪之無處。上及台閣,下至韋布,至皆如歸,不患於酬唱之無人。自新安山水以及三吳、兩浙、八閩之巨麗,杖履無所不到,不患於助發之無地。家有藏書,圖史百城,不患於聞見之不博。歌兒舞榭,旅進射代,不患於意興之不酣。而稚恭以少年奇逸,發聲成均,視一第如掇,困頓不偶,有以泄其抑鬱不平之氣。有兒能讀父書,將大其門,有以暢其約結未了之懷。留心邊防、漕務、鹽鐵,講究已非一日,有以助其感慨憂時之情。凡此者,皆天與人所以交資稚恭,而使其詩不得不工者也。

吾願稚恭富有日新,挫名匿跡,默遊於廣大清明之域而不知。如今之《嘉樹林》,則稚恭之《嘉樹林》,不曰新安、真州也;《橫山社》,則稚恭之《橫山社》,不曰新安、真州也;《燕遊草》,則稚恭之《燕遊草》,不曰新安、真州也。予以一帙從稚恭後,請告元長,為削竟陵之名與跡,而日孳孳焉。稚恭許諾。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