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濁醪有妙理賦(神聖功用無捷於酒)

濁醪有妙理賦(神聖功用無捷於酒)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酒勿嫌濁,人當取醇。
    失憂心於昨夢,信妙理之疑神。
    渾盎盎以無聲,始從味入;杳冥冥其似道,徑得天真。
    伊人之生,以酒為命。
    常因既醉之適,方識此心之正。
    稻米無知,豈解窮理;曲蘗有毒,安能發性。
    乃知神物之自然,蓋與天工而相並。
    得時行道,我則師齊相之飲醇;遠害全身,我則學徐公之中聖。
    湛若秋露,穆如春風。
    疑宿雲之解駁,漏朝日之暾紅。
    初體粟之失去,旋眼花之掃空。
    酷愛孟生,知其中之有趣;猶嫌白老,不頌德而言功。
    兀爾坐忘,浩然天縱。
    如如不動而體無礙,了了常知而心不用。
    坐中客滿,惟憂百之空;身後名輕,但覺一杯之重;今夫明月之珠,不可以襦;夜光之璧,不可以
    芻豢飽我而不我覺,布帛燠我而不我娛。
    惟此君獨遊萬物之表,蓋天下不可一日而無。
    在醉常醒,孰是狂人之藥;得意忘味,始知至道之腴。
    又何必一石亦醉,罔間州閭;五斗解酲,不問妻妾。
    結襪庭中,觀廷尉之度量;脫靴殿上,誇謫仙之敏捷。
    陽醉AA50地,常陋王式之褊;烏歌仰天,每譏楊惲之狹。
    我欲眠而君且去,有客何嫌;人皆勸而我不聞,其誰敢接。
    殊不知人之齊聖,匪昏之如。
    古者晤語,必旅之於獨醒者,汨羅之道也;屢舞者,高陽之徒歟?惡蔣濟而射木人,又何狷淺;殺王敦而取金印,亦自狂疏。
    故我內全其天,外寓於酒。
    濁者以飲吾仆,清者以酌吾友。
    吾方耕於渺莽之野,而汲於清泠之淵,以釀此醪,然後舉窪樽而屬吾口。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