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05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五回 周員外花園見妖 三清觀邀請老道 下一回▶


  話說楊猛過去掄拳就打,打了老道幾拳,把道冠打壞,金簪落地。濟公趕過去拉開。這時陳孝趕去說:「楊賢弟,你還不走!幫著師父瘋鬧,打出人命官司來。」拉著楊猛竟自去了。

  老道氣得兩眼發直,口中直嚷:「反了,反了,無冤無故,揪我就打。我上錢塘縣去告你去。」濟公說:「得了,道爺瞧著我罷,這麼話說,把道爺的磐、蠟扦也打掉了地下,把五供圍桌、幔帳也當了,我給你撣撣罷。」老道一聽這話就一愣,心說:「我頂當他怎麼知道?」拿眼上下一瞧,和尚長得其貌不揚,身高五尺來往,頭上頭發有二寸餘長,滋著一臉的泥,破僧衣,短袖缺領,腰繫絲絛,疙裏疙瘩,光著兩隻腳,拖一雙破草鞋。老道問道:「和尚,寶剎在哪裏?」濟公說:「我在取馬菜衚衕黃連寺,名字叫苦核。」老道說:「你上哪裏去?」和尚說:「我上臨安城內,有一家財主在太平街,姓周叫周望廉,是臨安城內第一家財主,人稱叫周半城,請我前去捉妖淨宅,退鬼治病」劉泰真一聽,心中大大不悅,心說道:「周員外就不對,既請我就不該請和尚,既請和尚就不該請我。我到那裏瞧,要恭敬我,我就捉妖﹔要恭敬和尚,我急速退步。」想罷,說:「和尚,你我一同走罷。」和尚扛起韋馱像一同走,說:「劉道爺貴姓?」老道說:「你叫我劉道爺,又問我貴姓。你是個瘋和尚。」濟公哈哈大笑,信口說道:「說我瘋,我就瘋,瘋顛之症大不同。有人學我瘋顛症,須謝貧僧酒一瓶。」

  說著話,二人進了錢塘門,來到太平街路北大門,見門口四棵龍爪槐樹,門裏有幾塊匾,上寫:「急公好義。樂善好施。義重鄉里。見義勇為。」來到門口叫門,管家出來一瞧,說:「道爺來了。」老道說:「辛苦,勞駕往裏回稟一聲,就提我山人來了。」見和尚扛著韋馱一言不發,管家瞧了瞧僧道,轉身進去,來至書齋。員外正在書房等候老道。家人進來回稟員外:「清波門外三清觀劉泰真來了,還同著一位和尚。」周員外一聽一愣,問:「和尚是誰請的?」周福說:「必是老道請的。你老人家出去,倒要恭敬和尚,給老道做臉。」其實都鬧錯了。員外疑惑和尚是老道請的,老道祇道是本家請的,其實全不對,原來是和尚開味來的。員外由裏面出來,濟公睜眼一看,見這員外身高八尺,細腰扎背,頭戴寶藍緞大葉逍遙員外巾,三藍繡花,迎面嵌美玉,鑲明珠,衣帶雙飄,身穿寶藍緞逍遙氅,腰繫絲絛,白襪雲鞋,面如三秋古月,慈眉善目,三山得配,五岳停勻,海下一部花白鬍鬚,根根見肉。員外出來迎和尚,抱拳拱手說:「和尚請了,道爺裏面坐。」老道心中有些不悅,心說:「這是恭敬和尚。見和尚抱拳拱手,見我就嚷道爺。走罷。」有心不進去罷,又想自己好容易拿五供蠟扦贖出衣裳來的,指望著來得幾十兩銀子好贖當,無奈,祇得同員外進去。

  來至書房,是西配房三間,當中條案八仙桌,兩旁兩把椅子,牆上名人字畫,甚為清雅:和尚,老道落坐,家人剛獻上茶來。和尚說:「擺酒罷。」老道一瞧,和尚比我熟識,必是常來。很夠著自己,不分彼此。老員外立刻吩咐擺酒。少時家人擦抹桌案,盃盤碗著,將酒席擺上。和尚並不謙讓,就在正當中坐下。老道心中雖不願意,也不好說出來。吃了三四盃酒,見周員外很恭敬和尚,老道實忍不住了,問員外道:「這位和尚你老人家怎請的?」周員外一聽,此言差矣。連連搖首說:「不是我請的。我不認識,是跟道爺來的。」老道說::「我不認識他。他說是員外請的。」和尚說:「不用提這個,再喝一盅罷。」周員外說:「好,和尚!你敢是蒙吃蒙喝的?來人,快把他轟出去!」家人過來,見和尚還端著酒盃要喝。周福說:「好和尚,你蒙到我這裏來了,快出去!」拉拉扯扯,把和尚推出大門,關上門進來一瞧,和尚把韋馱像落下。過來回稟員外,已把和尚趕去,沒拿韋馱像。員外說:「回頭來拿給他,不准難為他。」

  老道喝著酒,問:「員外,現在貴宅有甚麼妖精把公子爺迷住?我回頭給燒古香瞧瞧,畫道符。」本來老道長瞧香畫符,也沒有多大能為,無非倚靠三清觀的神仙找碗飯吃。周員外說:「現在妖精變了一個女子,是我們隔壁鄰居王月娥的姑娘模樣,天天晚間同我兒在花園吃酒。」老道一聽就是一愣。老道一想:「我也無非瞧香畫符,妖精善能變化人身,我別捉妖不成,反叫妖精捉我去了。」自己躊躇了半天,這纔說:「員外,我捉妖須用七個人,連我是八卦連環式,纔可以捉妖,以保萬全之策。」員外說:「可以。」叫:「周福,你跟道爺去捉妖。」周福說:「不行,我鬧肚子,不能當差,員外派別人罷。」員外吩咐:「周祿,你去。」周祿說:「不行,我害眼呢。」周員外是位善人,一聽都不願去,自己明白: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人不為利,誰肯早起。員外說:「誰要去跟道爺捉妖?不白去,一夜一個人,我給十兩銀子。可就要七個人,誰願去誰去。」旁邊周福說:「員外,我去。」員外說:「你不是鬧肚子嗎?」周福說:「我方纔得了個仙方,買一棵芍藥要粗的。」員外說:「要那個做甚麼?」周福說:「熬水喝了,就好。」員外說:「你這是聽見了銀子了,混帳東西!」周祿說:「我去。」員外說:「你不是害眼嗎?」周祿說:「不是。員外沒聽明白,我在家礙眼。」少時七個家人都有了。員外問:「道爺用甚麼東西?」老道叫拿筆,開了一個單子:用高桌子一張,太師椅子一把,五供堂蠟扦、香爐一份,素蠟一對,長壽香一封,錢糧一份,新筆一技,朱砂一錢,硯臺一方,黃毛邊一張,香菜,無根水,五穀糧食,白艿一塊。員外吩咐照樣預備,問:「道爺,這東西擱在哪裏?」老道吩咐:「擱在後花園公子書房的院內,我隨即就去。」

  少時天已掌燈,老道同員外帶著七個從人,各拿順手的兵刃。來至花園,老道睜眼一看,這花園甚是齊整,花卉群芳,樹木森森,樓臺殿閣,水樹涼亭,曲院雕欄,真有四時不謝之花,八節長春之草。老道往前走,見對面白灰牆花瓦堆的窟窿錢,當中棋盤心。老道進去一看,這院子三合房,北房三間,東西配房各三間,見院中所要用的東西,預備齊了。眾人來至院中,屋內公子聽見有動作,說:「外面甚麼東西?快滾出去!」家人說:「公子爺別嚷,請來道爺給捉妖淨宅,退鬼治病,你給妖精捉住了。」公子說:「混帳胡說!」老道也不答言。員外回前廳去,靜聽老道的喜信。

  老道叫眾家人在上房外間屋中給他助威。老道在院中椅子上一坐,候至天交二鼓,把蠟燭點上,恭恭敬敬燒上一股香,心中禱告:「三清教主神佛在上,信士弟子劉泰真,我乃三清觀老道,現在周宅請我捉妖淨宅,退妖治病,望神佛保佑,將妖怪退去,我得幾十兩銀子,回廟掛袍上供還願。」禱告完了,將道冠摘下,包頭解開,披散了頭發,抽出寶劍,用香菜沾無根水,往寶劍上一撣,把五穀糧食擱在寶劍上,拿白芨研濃了朱砂,畫了三道靈符。老道說:「周福,你看我這頭道符一燒,狂風大作﹔二道符把妖精拘來﹔三道符用寶劍斬了妖怪,叫他立現原形!要是人死變為鬼,鬼死化為灰,當時結果了他的性命。」周福等大眾,看著老道作法,把頭符貼在寶劍尖上,見老道口中咕噥咕噥唸唸有詞,不知唸的甚麼。就聽唸完。老道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點著頭道符,拿寶劍一晃,真有冰盤大的火光,把符一甩,眾人看著一點風也沒有。周福說:「你們瞧老道是造謠言。」周祿說:「別忙,且看他第二道符。」老道口中又唸咒,把二道符用劍挑著,點著扔出去,又不見動靜。老道一瞧真急了,把三道符貼在劍上,口中唸唸有詞,剛扔出去,祇見一陣狂風大作。這陣風一過去,老道睜眼一看,嚇得魂不附體!來了一個妖精要吃老道。

  知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