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09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九回 趙文會西湖訪濟公 醉禪師西湖盜靈符 下一回▶


  話說李國元祇顧讓人,回頭見畫軸不見,自己酒也不喝了,飯也不吃了,心中暗想:「丟了別的東西,我可以賠人家。這種東西有錢沒處買,這是杜宅傳家之寶,倘若走漏風聲,豈不把李兄長館散了。」自己忙叫堂倌算帳:「給我寫上。」

  堂倌說:「你怎麼不吃了?」李國元說:「我還有要緊事。」也並沒有聲張,跑至家中,派幾個心腹家人,說:「我方纔在某酒館吃飯,丟了一軸五雷八卦天師符。你們去訪查訪查,是哪路賊偷去?不怕托個人花些錢買回來。這是人家東西。」家人答應出去,工夫不大,李升出來說:「方纔我打聽明白,你在那裏喝酒,這個東西叫白錢賊偷去,已賣給博古齋古玩舖的劉掌櫃。劉掌櫃是三十兩銀子買的。他跟秦丞相府要好,現已賣給秦丞相五百兩銀,掛在閣天樓鎮宅。」

  李國元一聽:「可了不得!要在古玩舖,我可以多花錢買回來﹔落在丞相府,論人情勢利,均比不了人家。」正在躊躇,外面打門,叫家人出去一瞧,原來是李春山之子少棠說:「方纔你走了,聽說杜大人宅裏明日有祭祀,我父親叫我先把五雷八卦天師符拿回去,等過了明天,再給拿來使。」李國元說:「你先回去,我這軸畫方纔一掛,撕了一點,送在裱畫舖去,少時立刻送過來,你不必來了。」李少棠走後,李國元更急了,正為難之際,家人報趙員外來了。李國元走出去一看是趙文會,二人知己之交,趕緊上前行禮說:「兄長久違。」趙文會說:「我今天約賢弟先逛城隍山,回頭上天珠街望江樓吃酒,逛逛天下第一江。」李國元說:「大哥,今天小弟不能奉陪,我有心難的事,兄長請裏面坐。」來至書房,國元把丟天師符情節一說,趙員外說:「不要緊,這事我給你辦。西湖靈隱寺濟公長老,他是在世活佛,你我去走一趟,求他老人家,天師符也可以找回來,弟妹病也可治好,真是神通廣大,佛法無邊。」國元一想:「我聞其名,未見其人。倘若回來,約他來吃飯,我得帶著銀子。」趕緊拿了十兩銀子四百錢,同趙文會出來,買了四十錢茶葉,一直往前。真是:十里長堤跨六橋,一株柳樹一株桃。這是怎名?曰:蘇堤春曉。

  乃是蘇東坡做此地太守時,修的這道堤。到了三春之時,柳樹爭春,湖中有湖心亭,南望南屏山雷峰塔,北山坡有林和靖的梅園,西眺有岳王墓,蘇小小墳。

  二人將走至冷泉亭,就聽人群中有人喊說:「李國元,李國元,不必上西湖靈隱找濟顛,十兩紋銀交於我,腰內還帶著三百六十錢。」趙文會一聽說:「賢弟,聖僧有先見之明,在這裏等候你我。」乃至分開眾人一瞧,是濟公衣裳,不是濟公。

  趙文會過去一揪,說:「好老道,你把濟公長老害了,你是蒙事來。」老道說:「我倒沒害濟公,濟公把我們師徒吃的一件衣服都沒有,教給我這幾句話,叫我到這裏來說。」趙文會說:「濟公在哪裏?你帶我二人去見見。」老道這纔帶著二位來至三清觀。趙文會一看這廟,窮的甚麼都沒有,四個道童赤身露體,濟公赤著背在椅子上坐著。文會說:「師父在上,弟子趙文會有禮。」忙叫李國元參見聖僧。國元一瞧和尚,真像乞丐,衝著趙員外的面子,不能不過去行禮,作了個揖。

  和尚說:「二人來此何幹?」趙文會就把丟五雷八卦天師符情節一說。和尚說:「不要緊。」叫老道把衣服脫下,和尚穿上。把國元銀子要過來,給老道贖當。和尚同二人出三清觀,來到國元家中。和尚說:「我先給你妻子治病,然後再找天師符。可有一件事,我給你妻子治病,回頭我跟她揪在一處,滾到一處,你可別管。」國元一聽,半晌無語。趙文會說:「賢弟,不必生疑。濟公乃是在世活佛,絕無差錯。要是不敦品的人,我亦不能請來。」李國元說:「就是吧。」帶了濟公直奔上房,門也鎖了,藺氏也用鐵鏈鎖著,丫鬟婆子早躲開,怕瘋子打。剛一開鎖,藺氏見外面是窮和尚,忙往外追。和尚跑至院中,有口大魚缸,和尚就轉魚缸,口中直嚷:「可了不得了!要一追上,我就沒了命。」說著跑著。藺氏摔了一個筋斗,口內吐出一堆痰來,心中也明白了,自己說:「我怎會到這裏來?」這纔有膽大婆子過來,攙扶起來。和尚掏了一塊藥,叫人拿水化開給他吃。書中交代:藺氏這病本是痰迷心竅,被事所擠。皆因他家有個兄弟叫藺庭玉,在家把一份家業皆花完了,所交些匪人,這天找姐姐借錢,說去做買賣。至親骨肉,焉有不疼之理,瞞著丈夫借給他幾百兩銀子,藺庭玉拿去,跟狐朋狗友一花花完了,這天又找他姐姐,說他「拿銀子去做買賣,走在半路被強盜劫去,你再借給我幾百兩銀子做買賣,賺了錢連先前銀子一並交還」。藺氏又給了他。這天藺氏在花園坐著,見庭玉又來了,身上襤褸不堪,心中一著急,一口痰上來迷住,因此瘋了。今天和尚一溜,把痰溜開,吐出來。國元很佩服和尚,請他書房擺酒款待。正在喝酒之際,外面家人進來回稟:「李少棠又來催五雷八卦天師符。」李國元叫家人出去告訴他隨後就送去。李國元說:「師父,怎麼辦?」和尚說:「回頭我僱我廟裏的韋馱給你把五雷八卦天師符盜來。」李國元說:「師父,你廟中韋馱是泥胎,怎麼能偷東西?」濟公說:「能行。我們那韋馱專管些閒事。」李國元說:「師父,怎樣去請?」和尚說:「我得就去跟他商量,得拿錢僱他去,白叫他去不成。你們喝著酒等我,我先去,回頭再喝。」和尚站起身,往外就走。二人送出回來。李國元說:「趙兄長,你聽和尚這話是真的嗎?」趙文會說:「我也不知真假。前次在周半城家扛韋馱捉過妖,這事在兩可之際,也許是真的。」再說二人擺著酒,直等到掌燈以後。二人甚為焦急,恐怕關城,將濟公關在城外。正在說著話,就見濟公過來。二人說:「師父回來了。」濟公說:「可氣死我了。」趙文會說:「師父同誰生氣?」濟公說:「跟我們廟裏韋馱。真可恨!平常我一出來,他就說濟師公要有事,給我張羅著。我今天回去,他瞧我奔了他去,他把臉一揚不理我。我就搭訕著,跟他說,老韋,我給你找了個事。他問甚麼事?我就提叫他到秦相府花園閣天樓去,偷五雷八卦天師符。問他要多錢?他一嘴就要大價。」李國元、趙文會齊說:「他要多少錢?」和尚說:「他要五吊錢。我給他五百錢。」李國元說:「五吊錢也不多。」和尚說:「頭裏他倒讓了個價,說要三吊錢,少了不去。我說你落了價,我給你添了湊滿五百錢,多了不要。他說少了不去。故我們倆散了。我由廟裏出來走大佛寺,碰見大佛寺的韋馱,遠遠的就問我上哪去。我說給你找個事,你去不去?他問甚麼事?我就叫他去找符。說你沒跟你廟裏老韋馱說嗎?我說說了,因為他要錢太多。他要三吊,我給五百錢,沒僱停當。他說我也不能少要,少要對不起我們廟的韋馱。我說我要多花了也不對。因此又散了。」李國元一聽說都沒停當:「這怎麼辦?」和尚說:「我又往前走,走至紫竹林,那廟韋馱餓的都打了晃,遠遠就喊我,我一提這個事,他就願意。他說回頭就來,價錢隨我開。」李國元說:「他甚麼時候來?」和尚說:「我們吃完了飯,院子預備桌案,我一叫,他就來。」李國元忙擺飯吃完了,叫家人預備應用東西,擱在院中。和尚說:「你們大家不消慌,一眨眼等星斗出全了。那時我請韋馱來。」和尚說:「我乃非別,我乃非別,西湖靈隱,濟顛僧也,韋馱不到等待何時!」祇聽半空中一聲喊嚷:「吾神來了!」

  不知來者是誰,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