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21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一回 遭速報得長大頭瓮 荐聖僧秦相請濟公 下一回▶


  話說趙斌抬頭一看,見王興夫妻在這裏吊著,身受重傷,不由大吃一驚。

  書中交代:這一所花園,乃是秦丞相的二公子秦桓的花園。平日秦桓就不安本分,他倚仗著他父親是當朝的宰相,他哥哥已死,就剩了他一個。他任意胡為,手下養活著許多的打手,時常在外面搶奪人家少婦幼女,搶了來就要霸佔了。如其本家找來,他叫手下的打手一陣亂棍打死。到府縣告去,衙門不敢接呈子,都知道他是宰相的公子。因此大家給他起了個綽號,叫追命鬼。今天是他在花園內看書,看書也不瞧正書,也無非是淫書邪說,正瞧的是唐明皇信寵楊貴妃。瞧到得意之處,自己便乃拍案驚奇。旁邊有管家秦玉,平常最得臉的人。說道:「公子爺為何這樣喜悅?有何得意之處?」秦桓說:「你不知道,怪不得唐詩有云,『虢國夫人承主思,平明騎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峨眉朝至尊。』這個楊貴妃果然是生的好。」秦玉道:「公子爺,是你親自所見麼?」秦桓說:「這奴才,竟說渾蛋話。那是唐朝,此是宋朝,我如何能親眼得見?」秦玉說:「目今有一個人,比楊貴妃生的好,真是天下少有,世上所無。我自出生以來,就瞧見這樣一個美人,身材不高不矮,模樣不瘦不胖,眉毛眼睛,都是生得好看。秦桓本不是好人,一聽此言,眼就直了,連忙說:「秦玉,你在哪瞧見的?」秦玉說:「咱府府門口有一個擺果攤的王興,他家就住在木頭市。那一天小人買了兩張楠木椅子,想要僱一個人替我挑到我家去,偏巧沒有相當人,我就上王興家找他去了。一叫門,正趕上他的妻子出外。小人一見,果然長得是國色天香,天下少有,第一等美人。打那一天我瞧見,我就要告公子爺,祇因未得其便。」秦桓道:「不行呀?好與不好,在王興家裏,還能算的是我的人嗎?你可有甚麼主意?想法把美人給我弄來,我必定多賞你銀子。」秦玉說:「公子要這個美人不難,你能花二百銀子,奴才有一條妙計,保管今天美人到手。祇要公子爺捨得賞我二百兩銀子,我就替你出個主意。」秦桓說:「去至帳房給拿。」二百銀子到手,就在秦桓耳旁說道:「祇須如此如此。」秦桓一聽哈哈大笑,說:「你就去叫他去。」秦玉到了外面一瞧,見王興正把果攤擺好,說:「王興,公子爺呼我來叫你。」王興趕忙託付看街的郭四照應果攤,跟著秦玉往裏走。王興笑嘻嘻,祇打算是要賣幾兩銀子,必是公子要甚麼好果子。來到花園裏丹桂軒,一瞧追命鬼秦植正在那廊子下坐著,兩旁站著有幾個家丁。王興連忙過去行禮說:「公子爺呼喚小的來,有甚麼事情?」秦桓說:「王興,你家裏有甚麼人?你多大年紀?照實說。」王興不知是甚麼一段事情,趕忙說:「公子爺要問,我家裏就是小人,我母親今年五十歲,我今年二十二歲,我妻子十九歲,家中就是三口子度日。」秦桓一聽,這小子一陣狂笑,說:「王興,我聽說你女人長得不錯,我給你二百銀子,再娶一個,把你女人接來給我罷。」王興一聽此言,打了個冷戰,心想:「我若一說不答應,必然一頓亂棍把我打死。」心中一忖度,王興說:「公子爺在上,小人有下情上告。我娶妻並不為別的,為的服侍我老娘。待我老母死了,我把妻子送與公子爺,我也不敢領二百銀子賞。」秦桓聽王興之言,正要說你去罷。那旁秦玉過來說:「公子爺,你休聽他此話,明明是搪塞你,他母親今年纔五十歲,再活三十,他媳婦已五十歲了,豈不送了來養老嗎?」秦桓一聽,勃然大怒道:「好一個狗頭!你敢在你家公子爺面前搪塞,實在可惱,來!把他替我吊起來!」眾惡奴就把王興吊起來。秦桓說:「秦玉,你有甚麼主意?把他女人給我誆來。我叫他看著跟他女人成親。」

  秦玉這小子眼珠一轉,計上心來,到了外面,把跟他的三小子叫過來,交代了幾句話,僱了一乘二人轎子,這個三爺跟著來到王興的住家的門首。一叫門,王興的母親由裏面出來,說:「甚麼人叫門?」這個三爺說:「老太太,你不認得我了。姓張,在秦相府花園子有二分小差事,跟我王大哥至相好。今天早起我王大哥剛擺上果攤,他摔了一個跟頭,口吐白沫,不知人事。我等把他搭到花園子去,請個先生給瞧。先生說他的病太利害,要有他的親近人在旁邊看著,纔給治病呢。我王大哥叫我來接我嫂嫂。」老太太說:「也好,我去看看。」那人說:「老太太,你老人家這樣年紀,如到那裏見事則迷。再者留下小婦女看家,尤不方便。」老太太一聽此話甚為有理,到家中和兒媳吳氏一商議,那吳氏也是知三從四德之人,聽說丈夫病了,心內亂了,忙換衣服說:「孩兒去看來。」到外面說了幾句客氣話,上了轎子,抬起來竟奔相府而來。到了花園之內,放下轎兒,把簾子一掀,吳氏看見上房廊檐之下,端坐一位公子,他丈夫王興在旁綁著,吳氏不知所為何因。因那公子打扮的整齊,怎見得?有詩為證:

    但祇見──

    頭上戴,如意巾,繡帶兒飄,

    羊脂玉,吐光豪。

    身披一件達子袍,團花朵朵金線繞。

    粉底靴,足登著。看相貌,甚難瞧,

    賁拉頭,下巴梢,甌口眼,雙睛暴,

    伸看脖子似仙毫,活巴巴的一塊料。

    願當初,做成時節手執潮。

  吳氏看罷說:「公子,你是甚麼人?因何把我男人綁上了?」旁邊家人說:「這是我公子,乃是秦相爺之子,還不過來叩頭。」那吳氏尚未回言,祇聽秦桓說:「娘子,你休要害怕。我本是一舉兩得,三全其美,不料王興這個狗頭反不願意起來。我已久仰小娘子這一分芳容,真乃傾國傾城之貌。我想你跟著王興,無非吃些粗茶淡飯,穿的粗布衣衫。我把王興叫進來跟他商酌,打算給他二百兩銀子,再娶一房。豈不是一舉兩得,三全其美?二百銀子他再娶一個也使不了,又可以發點財,又省得你跟他受罪。把你接來服侍我,我也有一個得意的人。同他一商議,他倒好大的不願意。因此我把他捆上。」吳氏一聽此言,蛾眉倒豎,杏眼圓睜,說:「公子爺,依我之見,趁此把我夫妻放回,萬事皆休。你乃是當朝宰相之子,宦門之後,家中姬妾滿堂,何必與我等作對?公子理宜行善積福修德,這件事要被御史言官知道,連尊大人都要被參。」王興在那裏也說:「公子爺,我在你府門口做買賣,沒有得罪你老人家。你開恩把我夫妻放了罷!」秦桓聽此言,反沖沖大怒,吩咐一干惡奴:「把他二人替我吊起來打!」手下人就把這小夫妻兩個吊起來,用鞭子一抽,這夫妻是把心橫了,就讓他打死,也不想從他。

  這件事直到晚間,他祇擺著酒喝著,又拷打二人,忽聽東院相府鬧鬼,手下人回報道:「公子爺快瞧瞧去罷。」秦桓一聽,急忙吩咐家人:「前面提燈,快去看看。」家人也要去看鬧鬼,眾人一同走了,這裏一個人也沒有。王興夫妻在此忍痛。王興說:「娘子,你同我受這般委曲。」吳氏說:「該是我二人死在這裏,但是死後再到閻王爺面前告他便了。」正說之間,外面來了一人。王興睜眼一看,原來是探囊取物趙斌。王興說:「哎呀,趙大哥救命罷!」趙斌見王興夫妻周身是傷,走過去先把王興由上面放下來,然後把吳氏放下來。趙斌伸手解王興的繩扣,解不開。捆的太緊,正是著急。後面有一人抱住趙斌。趙斌要使脫袍式把那人捺個跟頭,自己好逃走。那知道用盡平生之力,後面那人如泰山一般,把趙斌抱住不能轉動。是這樣的英雄,今天都會被獲遭擒。

  不知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