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23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三回 找妙藥耍笑眾家丁 聯佳句才驚秦丞相 下一回▶


  話說李懷春到了濟公面前說:「師父久違了,弟子有禮。今日秦公子得了奇異病症,我把你老人家薦了去給公子治病。不論甚麼事,都看在弟子份上。」濟公說:「好李懷春!你要給人治病,都拿鎖子鎖了去呀!」李懷春一看說:「好,秦大人,請你老人家派人把聖僧鐵鏈撤去。」秦相立刻把和尚鏈子撤去了。李懷春說:「師父,你老人家可沒有別的話說了。走罷。」和尚說:「李先生,我師父、師兄、師弟都在這裏受罪,我哪有心來給人治病?」那秦相聽見,立刻叫把眾僧人都放回廟去罷。眾僧人走了,李懷春說:「師父,你老人家可沒的說了,走罷。」濟公說:「李先生,兵圍靈隱寺,拆毀我廟中大碑樓,我要給人治病。我哪能情願呀?」秦相知道和尚要把兵撤回來,他也沒有話說,連忙吩咐手下人去傳堂諭:「去把拆樓之人一併撤回,連兵丁也撤回來。」李懷春說:「聖僧,你老人家可沒有話說了,走罷。」和尚說:「走。」站起來說:「行善積福作德,作惡必遭奇禍,貧僧前來度群魔,祇怕令人難測。」和尚談笑自若,秦相想:「和尚放蕩不拘,真要把我兒的病給治好了,我要不拆他大碑樓,我是被人恥笑,他白打了我的管家,我白把他鎖來。就是他把我兒的病治好了,我也要拆他的大碑樓。」濟公在後面哈哈大笑說:「好好,善哉!善哉!我和尚唱個歌給大人聽罷:

    皂帽絲絛第一人,難略紫綬羅袍,一品還嫌小。量盡海波濤,人心難忖著。翠養翎毛,謂誰頭上好。豕養脂膏,謂誰腸肉飽。千尋鳥道上雲霄,是處都經到。平地好逍遙,世人知事回頭少。

  和尚一唱山歌,秦相暗暗點頭,知道這和尚甚是明白。一同來至西花園秦桓的書房,聽秦桓在那裏咳嗽不止。和尚到了屋中一瞧,說:「喲,原來是這麼大的腦袋,可了不得!」李懷春聽和尚這話大吃一驚,心說:「費這大事,把他請來,他若不能治,可就糟了。」秦相也是一驚,連忙問道:「和尚你會治不會治?」和尚說:「會治。不要緊,這是三小號,我連頭號大腦袋都能治。這病有個名,叫大頭瓮。」說著話,和尚伸手往兜囊一摸,說:「可了不得了,我把藥丟了!」秦相說:「甚麼藥?」和尚說:「治大頭瓮的藥。」秦相一聽一愣,說:「和尚,莫非是你來到我這相府,就知道我兒長大頭瓮麼?」和尚說:「不是。祇因有一位王員外,他兒子也得這個病。每逢得這個病,必不是好人,定在外面行凶作惡,搶佔少婦長女,纔有此病。王員外兒子不法,得了大頭瓮,請我去治。我帶了藥剛要去,被相爺派人把我和尚鎖來。我進相府的時候,摸兜子藥還有呢,這時候會沒有了!」秦相吩咐:「爾等快給和尚去找藥!」眾家人一聽,說:「和尚,你這藥是丸藥?是面子藥?告訴我們,好找去。」濟顛說:「是顆丸藥,有小米粒大,像瓜皮顏色,也沒有紙包著。」眾家人一聽說:「我去罷。」和尚說:「大人,他這病可有轉,這是小三號,要一轉了大腦袋,就沒法治。」秦相說:「那怎麼辦呢?」和尚說:「我得吃飽了再治,要不吃飽了治,越治越冤。」秦相一聽,怕兒子轉冤大頭,趕忙吩咐家人擺酒,在大廳上擺下三桌酒,讓和尚先行奔廳上去吃酒,吃完了再治病。李懷春同著和尚來至廳上,和尚一看是三桌酒,並不謙不讓,就在正面上頭落坐。秦相一看,雖是心中有些不快,暗想道:「這個和尚是有點來歷,我如今為當朝的宰相,他竟佔我的上座。」秦相也沒法,祇可主座相陪,倒讓李懷春在東首坐下。

  和尚酒過三巡說:「大人這個悶酒沒喝頭。」秦相說:「依你便該如何,可以不吃悶酒呢?」和尚說:「出個燈謎,說個酒令,對個對子,批個字意,都可解悶。」秦相說:「和尚,你還認得字麼?」濟公說:「不敢云認字,也略識一兩個。」秦相說:「要說酒令,是喝酒,是賭甚麼?」和尚說:「不贏酒。大人出個對句,我和尚如對上,我贏大人一萬兩銀子﹔要對不上,我和尚輸一萬兩銀子。大人想我一個窮和尚要輸了,哪有一萬現銀子?我要輸了,大人不是要拆我那個大碑樓麼?我要輸了,把大碑樓給大人好不好?」秦相一聽,心中甚為欣悅,說:「和尚,我先試試你的文理,要真有才學,我再跟你打賭。我先出兩個字你對。」和尚說:「大人說罷。」秦相說:「幽齋。」和尚說:「對茅廬。」秦相點了頭說:「開窗。」和尚就對「閉戶」。秦相說:「讀書。」和尚說「寫字」。秦相說:「和尚你輸了。我這六個字湊成一處,成一句話,是﹔幽齋開窗讀書。」和尚說:「我那六個字也是一句話,湊成一處。是:茅廬閉戶寫字。」秦相說:「我給你出個拆字法的對子,你對上,我輸你一萬銀子。」和尚說:「也好。」秦相說:「酉卒是個醉,目垂是個睡,李太白懷抱酒罈在山坡睡。不曉他是醉,不曉他是睡。」和尚吃了一盃酒,哈哈大笑說:「這個對子好對!月長是個脹,月半是個胖,秦夫人懷抱大肚在滿院逛。不曉他是脹,不曉他是胖。」秦相一聽連搖手,說道:「和尚不要詼諧。」秦相想:「這個和尚真淘氣。我再出個對子,叫他知道我秦相本是滿腹文章,懷揣錦繡,腹隱珠璣。」大人說:「佛祖解絨絛,捆和尚扣顛僧。」濟公說:「哎呀,大人這個對子可真好,我和尚才疏學淺。」秦相說:「你對上,我再輸銀一萬﹔對不上,我要拆你的大碑樓。」和尚說:「好。」喝了一盃酒說:「我對一個天子抖玉鎖,拿大臣擒丞相。又贏你一萬兩!」

  秦相想:「和尚果然滿腹奇才。對對子贏不了他。」方纔說:「和尚不用對對子,出酒令吧。」和尚說:「出酒令就出酒令。大人說的,還是大人出。」秦相說:「我要說兩個古人,兩種物件。這兩個古人要一樣的臉膛,做事相同,落在兩件物件上,要一活一死的。說上來算贏,說不上來算輸。」和尚說:「大人先說吧。」秦相說:「和尚,你聽我道來,你要聽著。遠看一座樓,近看一隻牛,呂洞賓醉臥岳陽樓,孫臏架拐騎牛。」和尚說:「遠看一座廬,近看一尾魚,張飛顧廬,敬德吊魚。」秦相說:「和尚,你輸了一萬。張飛顧廬,三顧茅廬還可以說。敬德吊魚,魚哪有腿?」和尚說:「甲魚不是有四條腿?」秦相無法,又讓和尚贏了一萬。秦相想:「我總要想法贏他。」出來告訴秦安:「你拿個捧盒裝點涼糕,你在外面等著叫和尚猜。他要猜盒子裏沒東西,你裝著涼糕拿進去,他要猜有東西,你拿空盒子進去。」秦安點頭。秦相回到裏面說:「和尚,我久聞你能掐會算,善知過去未來之事。我已派家人去拿個盒子來你猜,猜盒子裏有東西沒有。你要猜著,我照數輸給你一萬銀子,如猜不著,我要拆你的大碑樓。」和尚說:「大人,你輸急了吧?」秦相說:「我並非是輸急了,我倒要試試你的能為。」和尚喝了一盃酒,定了定神說道:「秦大人出的主意高,這件事情真奇巧,捧盒本是空空物──」這第三句,和尚拉著長聲。秦安聽和尚說是空空物,把涼糕裝上拿進來。剛走進來,和尚又說道:「裏面裝的是涼糕。」秦安一聽一愣,到底被和尚猜著。

  秦相想:「天也不早了,給兒子去治病要緊。」想完說:「和尚,你的酒如何?可以吃飯,給我兒去治病?」和尚說:「我已然酒足飯飽。哎呀!你們給我找著藥沒有?」眾家人說:「我等趴在地上把鼻子都粘好些土,也沒找著。」和尚一伸手掏出一個包,說:「我這有點藥料,再加兩味藥就成了。」秦相接過來一看,上面的字太草率,看不出來。打開一看,白的很,李懷春一看,認得原本是吃的白麵,問:「和尚,此是甚麼?」濟公說:「這叫多磨多羅多波羅散。」秦相說:「還有甚麼東西?」和尚說:「朱砂一兩,白麵四兩,盒子一個,用開水一沖,又用刷子一把。」秦相吩咐趕忙照樣預備。家人答應。少時,回報相爺,所有應用的東西俱已齊備。和尚方纔放下盃筷,隨同秦相直奔書齋。羅漢爺便大施佛法,來治大頭瓮,度化秦桓。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