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25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五回 尹春香煙花遇聖僧 趙文會見詩施惻隱 下一回▶


  話說濟公過去,一把揪住大漢。和尚說:「好東西!你沒造化,你要在那裏多站一刻的工夫,我把五吊錢就給了你﹔你打算搶了走,那可不行。你祇有五百文的命,若要拿五吊跑,我把你揪到錢塘縣打場官司。」那大漢一聽一害怕,用力一扯,撒腿就跑。和尚說:「追。」那大漢忙不擇路,剛一拐衚衕,正遇見一個瓷器擔子。他沒存神給碰了,摔了十七個碗,兩個碟子,一算四吊五百錢。大漢沒法,不得不賠,給人家四吊五,剩了五百,不怪和尚說他心不好。

  和尚把錢都施捨完了,正往前走,見前面來了兩位員外,一位是趙文會,一位是蘇北山。一見濟公,蘇北山二人趕過來行禮,說:「師父,你老人家的官司冤了。我們聽說師父被秦相府鎖了去,我等甚不放心,今日特地到靈隱寺去探訪。」濟公說:「我官司已完了,秦相也未把我怎麼樣。」便把相府之事向二人說了一遍。蘇北山一聽說:「今天可曾吃過酒了?」濟公說:「我正想要吃酒。你二人這時上哪去?」蘇北山說:「我等聽家人傳說,有一官家之女落在煙花,祇不知是真是假。我二人要去瞧瞧。」和尚說:「好,我也去瞧瞧。」趙文會說:「師父,你老人家要上勾欄院,有些不便了。你是出家人,講究修道參禪,要到那個地方去,豈不被人恥笑?」和尚說:「逢場作戲,也未為不可。你我三人,就此前往。」蘇北山哈哈大笑,三個人一同向前行,見前面是東西的一條衚衕,上寫煙花巷。進了衚衕,是路北第二個門,見上門高懸門燈,門上有一副對聯,上寫的:「初鼓更消,推杯換盞多美樂。雞鳴三唱,人離財散落場空。」和尚看畢,三個人往裏面走,纔一進去,門房便讓:「原來是趙老爺、蘇老爺二位員外來了!」和尚抬頭一看,迎門是照壁,牆頭前有一個魚盆,裏面栽的是荷葉蓮花。照壁上有四句詩,上寫道:

    下界神仙上界無,賤人須用貴人扶。蘭房夜夜迎新客,斗轉星移換丈夫。

  三個人往裏面走,祇見那院中方磚舖地,北上房五間,前廊後院,東西配房各三間,東西配著還有院子。院子裏搭著大天棚。北上房柱子上有一副對句,上面寫的:「歌舞庭前,栽滿相思樹。白蓮池內,不斷連理香。」橫批是:「日進斗金。」三個人方到院中,見由上房出來一位僕婦,說:「蘇老爺、趙老爺來了!今天怎樣這等安閑?」高打竹簾,三個人進到上房一看,見靠北牆一張花梨俏頭案,頭前一張八仙桌子,一邊一張椅子,條案上擺著一個水晶魚缸,裏面養住龍睛鳳尾的蛋黃魚,東邊擺著一個果盤,裏面又有許多果子,西面擺著鏡子,牆上掛著一幅條山,上面是畫的半截身子一個美人。有人題了四句詩,上寫道:

    百般體態百般姣,不畫全身畫半腰,可恨丹青無妙筆,動人情處未曾描。

  下面寫著:「惜花主人題。」兩旁又有一副對聯,上面寫的是:

    得意客來情不厭,知心人至話偏長。」

  趙文會看罷,點了點頭,果然是風月天生一種人。三人落座,老鴇兒說:「老爺,今日是哪陣風把你老爺刮來?許久不到這裏了。」蘇北山說:「我等聽家人說,你這裏新接來一個美人,把他叫出來,我們見見。」鴇兒說:「我這院人皆是新接來的,我喚來你們老爺看罷。」說了一聲:「吩咐見客!」祇聽外面嬌滴滴聲音婉轉,軟卻卻萬種風流,進來四名美妓,個個皆是光梳洗頭,淡敷胭脂粉,輕掃蛾眉,身穿華服,到了趙員外、蘇員外二人跟前站定。問了姓名,都瞧有一窮和尚也坐在那裏,眾妓掩口而笑。濟公說:「好好,蘇北山你二人看這幾人如何?」蘇員外說:「也好。」和尚說:「你看那些人都好。按我說,芙蓉白面,盡是帶肉骷髏,美麗紅妝,皆是殺人利刀。」說罷,提起筆在桌子上拿了信紙,隨手寫了一首七律:

    煙花妓女俏梳妝,洞房夜夜換新郎,

    一雙玉腕千人枕,半點朱脣萬客嘗,

    裝就幾般嬌羞態,做成一片假心腸,

    迎新送舊知多少,故落嬌羞淚兩行。

  趙文會二人看了,哈哈大笑。祇聽鴇兒說:「老爺吩咐叫哪個伺候?」用手指定報名:蘭香、秋桂、蓮芳、小梅,蘇北山說:「不是這幾人,你家新接來那個,我聽說還是宦家之女,誤入煙花,我等是訪他而來。」那鴇兒素知道這二位是臨安首戶有錢,連忙說:「二位老爺不提那新買之人倒也罷了。提起那新買之人,一言難盡。原來我們吃這行飯的人,一老就不行了。我有一個女兒,叫花花太歲王勝仙大人買去作妾。我雖得幾百銀子,指著它吃,坐食山空,我纔買了一個人。此人原來是金陵人,他父親先年作過刺史,母早亡,因被議在京,住在胡萬成店。他父親叫尹銘傳,要在京找個門路,哪想到被騙子騙了幾千銀子,功名也未得著。他一口氣病在店中三個月,把積的幾文全行用完,便死了。他女兒春香就賣身葬父,我用了三百五十兩買來。及至過來,她一看是煙花院便惱了,要尋死。我一細問她,合共使了一百兩都叫胡萬成賺了。胡萬成告訴她,是賣與官家為妾,她一見是勾欄院就要死。還是我苦訴我的苦處,這三百五十兩甚不容易,你若死就苦了我了!她也好,說暫在我這裏避難,如遇知音之人,把她贖出去,銀子少不了我的。她親筆寫了首詩,說:「如有紳商文雅之人,可給他一看。」蘇北山說:「你拿來我看。」鴇兒取來展開一看,二位員外一愣。上寫:

    萬種憂愁訴向誰?對人歡喜背人悲。此詩莫作尋常看,一句詩成千淚垂。

  濟公三個看畢,問:「尹春香在哪院?我等要見此人。」鴇兒說:「在東院,本是我女的住房,三位爺跟我來。」蘇北山等站起來,同他出了上房,向東有四扇屏門,進去也是一所院落,三合房,北上房前出廊,後出廈。掀簾而入,祇見北壁上掛住四屏條,兩旁有聯頭。一條上畫一個女子在門首站立,有五六個男子都不走,站在那裏瞧女子。上面有人題的詩句:

    一緺鳳髻綠如雲,八字牙梳白似銀,欹倚門前翹首立,往來多少斷腸人。

  第二條上畫的是一個女子,在那裏梳頭。一個男子彷彿要走,那個女子彷彿不叫男子走。畫的甚是傳神,上面也有人題了四句詩:

    姻緣本是百年期,相思日久豈肯離,描神畫形傳體態,二人心事二人知。

  第三條上畫的是一個女子,一位公子拉著手,彷彿要去安睡的樣子。上面也有人題了四句詩:

    欲砌雕欄花兩技,相逢卻是未開時,姣姿未貫風和雨,囑咐東君好護持。

  第四條上畫的是一張床,上面有帳幔,露出男女安眠半春的意思。上面也有人題了四句詩:

    鸞鳳相交顛倒顛,五陵春色會神仙,輕回杏臉金釵墜,淺掃峨眉雲鬢偏。

  兩旁邊的對聯上寫的是:「室貯金釵十二,門迎珠履三千。」二位員外瞧了一瞧,果然是別有一番的風景。進了屋中坐下,見東裏間垂著落地帳幔,西裏間也是如此。東牆掛的條山,上面的牡丹富貴圖,有人題四書兩句:「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平貧賤。」兩旁又有一副對聯,上面寫的是:「名教中有樂地,風月外無多談。」鴇兒到裏面說:「姑娘,今有趙老爺、蘇老爺特前來過訪,久仰姑娘這樣的高才美貌。」就聽見裏面嬌滴滴的聲音說:「原來二位老爺來此探訪,待奴出去看看。」用手掀起簾子,由裏面走出一位女子來。趙文會、蘇北山連濟公睜眼一看,果然是國色天姿,一種柔情玉骨,婉轉動人。

  不知尹春香見了蘇趙二員外,畢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