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30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三十回 餘杭縣清官逢奇案 段家渡濟公捉賊 下一回▶


  話說冷二上堂來。老爺問道:「冷二,你說高國泰明火執仗,現在已把高國泰帶來,你可認得?」冷二說:「認得。回上老爺,他與李四明在屋中談心,小的聽得明白。」高國泰在旁說道:「回老父臺,我生員並不認得他。」李四明往前趴跪半步,說道:「老爺在上,這個冷二原來跟我同院,住我的房子,皆因他欠著小的的房租不給,時常同我借錢。借了幾次不還,他還要借,我不借與他,因此借貸不遂,他記恨在心,誣賴好人,求老爺格外施恩。」老爺說:「好,我用刑拷你們。拷明了誰,我辦誰。大概抄手問事,萬不肯招,把高國泰並李四明一同夾起來再問。」兩旁衙役等答應。將要用刑,忽然間公堂之上起了一陣狂風,刮的真正好厲害,對面不見人。少時風住了,老爺再一看,見公案桌上有一張紙,上寫「冤枉」二字。老爺也不知是誰寫的,自己揣度:其中必有原因。吩咐:「來,暫把高國泰、李四明二人押下去,把冷二也押下去。」老爺退了堂。

  書中交代:這陣風乃是濟公來到,把手一指,起了一陣怪風。迷住眾人眼目,在公案之上寫了「冤枉」二字,自己出了衙門,領了馮順、蘇祿二人到了西門外。他也並不說住房,仍是往西走了有二里之遙,說:「二位,你等看這是哪裏來的銀子?」蘇祿、馮顧二人立刻收拾起來,一起往口袋裏裝。濟公說:「這必是保鏢的達官遇見賊,把銀子搶了,這是剩下的,咱們揀個便宜。」三人說著,一直往西走,到一個鎮市叫殷家渡,由北往南走了有一箭之地,祇見路東有一段白牆,上寫黑字是「孟家老店,草料俱全,安寓客商」。濟公立於那座門外叫開門。裏面問:「做甚麼的?」外面說:「住店,快開門。」裏面說:「沒房,都住滿了。」濟公說:「找一個獨屋就行了。」裏面說:「沒有。」濟公說:「我這裏銀子甚多,走不了,如何是好?」裏面聽的明白。

  書中交代,這座店乃是孟家老店。店東孟四雄、李虎。兩個夥計,一個姓劉,一個姓李,久慣害人。要有孤行客,行李多,被套大,他們立刻用蒙汗藥酒,把他治倒殺害。上房全有地道,因此這店不祇做買賣,竟專門害人。夥計一聽外面說有銀子,連忙到門口往外一看,見三人扛著有無數銀兩。夥計連忙來至櫃房說:「掌櫃的,外面來了兩個人,同著一個和尚,帶著許多的銀子要住店。」孟四雄說:「你何不把他們請進來。」夥計說:「我已經告訴他們說沒房。」孟四雄說:「我教你幾句話,你就說我們掌櫃的說了,怕你們三位帶著銀兩一路走,年歲飢荒,倘若遇見賊,輕者丟銀兩,重者傷性命。我們掌櫃的最喜行好,給你們三位順一間房,叫你們住罷。」夥計聽明白,回身出來開門,見三個人還站在門口。夥計說:「三位沒走呀?」濟公說:「你們掌櫃的聽見了,順一間房叫我們住,怕我們丟了銀子是不是?」夥計說:「不錯。」濟公說:「好,前面引路。」

  夥計前頭走,濟公三人大步進了店門,見迎面是個照壁,東邊是櫃房,西邊是廚房,裏面東邊一溜房,西邊一溜房,正北是上房。和尚站在院裏不走,說:「你這院內是甚麼味?」夥計說:「甚麼味呀?」和尚說:「有點賊味。」夥計說:「和尚別打哈哈,你們住上房罷。」和尚說:「好,上房涼快,八面全通的。」夥計說:「祇是沒有糊窗戶,你進去罷。」和尚同蘇祿、馮順來至上房西裏間一看,靠北牆是炕,地下靠窗戶是一張八仙桌,兩把椅子。馮順、蘇祿也困乏了,坐下休息休息。夥計先打洗臉水,然後倒茶送來,說:「你們三位要吃甚麼?」和尚說:「你隨便給煎炒蒸煮,配成四碟,外兩壺酒。」蘇祿、馮順說:「我們兩個人可不喝,已困乏要去睡了。」和尚說:「你們不喝我喝。」夥計下去喊了煎炒蒸燒四個菜,「白乾兩壺,海海的迷字。」和尚說:「夥計回來。」夥計問道:「要甚麼?」和尚說:「你代我要白乾兩壺,海海的迷字。」夥計一聽,大吃一驚,心想:「這和尚可了不得,真是內行人。要不然,他怎能也說江湖黑話?」夥計回道:「和尚,甚麼叫海海迷字?」和尚說:「你說理不說理?你如不說理,我打你一個嘴巴。」夥計說:「我怎麼不說理?」和尚說:「你纔說海海的迷字,你倒問我,我還要問你甚麼叫做海海的迷字。」夥計一想:「這話對呀,方纔可不是我說的嗎,倒叫和尚問住我了。」夥計方纔說:「我方說的海海的迷字,是給你打些好酒。」和尚說:「我也是說要點好酒,你去拿去罷。」

  夥計到外面把酒拿來,和尚便睜開一隻眼直向酒壺內瞧。夥計說:「和尚你瞧甚麼?」和尚說:「我瞧瞧分量多少,貴姓劉夥計?」夥計說:「你知道我姓劉又問我。」和尚說:「我看你這個人倒很和氣,咱們兩個人一見就有緣,來罷,你可喝杯酒?」夥計說:「不行,我是一點酒不喝,一聞酒便醉了,人事不知。」和尚說:「你少喝點,一杯罷。」夥計說:「不行,要叫我們掌櫃的知道,我跟客人喝酒,明天就把我散了。」和尚說:「你不喝我的酒,倒叫我好疑心,彷彿酒裏放擱上甚麼東西是的,你不喝我也不喝了。」夥計說:「和尚,你喝你的。倒不是我不喝,如我們掌櫃的知道,不是買賣規矩。」和尚說:「你喝一口酒,這也不要緊,一段小事。」夥計說:「我把酒給你溫溫去,也許涼了。」夥計拿住酒壺來至櫃房說:「掌櫃的,這個和尚真怪,拿了酒去,他叫我喝,我不喝,他也不喝。我先換一壺沒麻藥的,他叫我喝,我就喝。」掌櫃的給了一壺好酒,夥計拿到上房來說:「和尚,小店本沒有這個規矩,你既叫我喝,回頭我喝。」和尚說:「你把酒溫熱了?」夥計說:「溫熱了。」給和尚,和尚一仰脖子,把一壺酒都喝了。和尚拿那壺有麻藥的給夥計。和尚說:「你喝這壺罷。」夥計賭氣往外就走。和尚說:「你不喝,我也不喝了,一個人喝酒沒趣。」吃了些飯菜,撤去殘桌,和尚閉上門睡了。

  夥計到前面櫃房說:「掌櫃的,這三個人可就是和尚扎手。回頭動手的時候,可得留神和尚。」李虎說:「不要緊,回頭叫李夥計拿刀去,你在此休息,不用你問了。」劉夥計點頭答應。

  待天交三鼓後,李夥計拿了一把刀,就奔北上房。來至裏面,把上頭門插根桃開,再挑底下。把底下挑開,用手一推,門上頭又插上。夥計一想:「怪呀。」又挑一頭,把上頭又撥開,一推門,底下又插上。夥計把窗戶搗了一個小洞,往裏面一看,見屋內三個人睡的是呼聲振耳,沉睡如泥。夥計又撥門,撥了半天,依舊沒撥開。他方纔直奔上房西邊,單有一個單間,有地道通到上房。李夥計把一軸畫卷起來,桌子移開,由地道而入。方一低頭向前走,走不動了,彷彿有甚麼阻住。掌櫃的李虎在櫃房等了半天,不見李夥計出來,叫劉夥計去瞧瞧。劉夥計拿了一把刀,來至上房,見那門也沒開,也不知李夥計往哪去。劉夥計便直奔上房東邊,也有一個單間通到上房,有地道。他到了那東間把桌子挪開,畫條卷起。打算要由地道進去。及下地道向前走不過去。把李虎、孟四雄等了半天,不見李劉兩夥計回來。二人等急了,各持鋼刀一把,扑奔上房,見門閉了,也不知兩個夥計往哪裏去了。李虎用刀將門撥開,二人來至外間屋中,入神一聽,西裏間屋內鼻息如雷,方纔把西裏間帘子用刀一挑,往屋中一看,見和尚頭向南,伸著脖子腦袋,將抗簾搭拉著,那兩人睡的人事不知。李虎想:「合該你三個人該死。」放步向前,舉刀方欲殺和尚,見和尚沖他齜牙一樂,把李虎嚇了一跳,回身便要走。見和尚又睡了,李虎想:「敢是和尚做夢呢?我怎麼剛要殺他,他沖我一樂?」愣夠多時,復又近前把刀舉起來,往下一落,和尚用手一點指,用定神法把他給定在那裏,李虎也不能動。孟四雄在外面等了半天,看李虎舉刀不往下落,心中著急,方纔闖進屋中,伸手拉刀。羅漢爺施佛法大展神通,要捉拿賊寇,搭救高國泰。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