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46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四十六回 賀守正花群雄結拜 逛臨安城巧遇王通 下一回▶


  話說濟公正在昆山縣趙宅閑住,把老夫人眼也都治好了,屢次要走,二員外不放,苦留在書房之內。每日閑談詩文,濟公對答如流,二員外益加佩服,說:「可恨和濟公相見之晚,自己要早見濟公,文章必然大長。」濟公在這裏,不知不覺住百天之久。

  這天外面有人來回話,帶進臨安太守衙二位班頭來,站在面前,給濟公行禮,說:「聖僧,你老人家這些日子未在臨安,祇鬧的天翻地覆,我二人特來請你老人家。」和尚一問:「二位班頭,怎麼一段事?」二人從頭至尾,述說一番。

  書中交代:是那西川路出了一個江洋大盜,此人姓華名忠字元龍,綽號人稱乾坤盜鼠。由十八歲在綠林闖蕩,跟鬼頭刀鄭天壽久在一處,都是有文武全材,就是好採花,都在鎮山豹田國本家寄住。一拜之交有數十位,惟有五個至近之人,都是綠林人物,人稱五鬼。內中有開風鬼李兆明、雲中鬼鄭天福、雞鳴鬼全德亮、蓬頭鬼雲芳、黑風鬼張榮,人都知曉西川五鬼一條龍。祇因窩主田國本由西川搬走,不知去向,這些人無地可居,都四散各投親友。華雲龍在西川採花作案,留下了九條命案,都是先姦後殺,地面官差總領各處尋蹤訪拿甚急,他一想此地不能久住,因此他離了西川。到了江西玉山縣,聽人傳說此地有一位保鏢達官,人稱威鎮八方楊明,乃是一位英雄,專好結交天下豪杰。華雲龍去到鳳凰嶺如意村拜訪楊明,家人回稟進去,楊明一聽,知道華雲龍是一個採花淫賊,告訴家人不見。家人出去告訴:「我家主人不在家。」華雲龍無奈,已然走了。

  過了幾天,又有人提楊明在家,華雲龍去拜,又未見著,一連去了三次。這日楊明把他請進去,一說話,本來人又能說,對答如流。他看楊明身長八尺,細腰扎臂,頭戴寶藍緞色扎巾,金抹額二龍鬥寶迎門一朵絨桃,身披寶藍箭袖袍,腰束絲鸞帶,足下青緞快靴,閑披藍緞團花氅,面如古月,眉分八彩,目如朗星,準頭端正,三山得配,四字方口,海下一部黑鬍鬚,分為三綹飄灑胸前,五官清秀,品貌端方。華雲龍甚為欣羨,說:「小弟久仰兄台大名,實深想念。今幸得會,實三生之大幸也!」楊明說:「愚下有何德能之處?多蒙雅愛,屢次枉駕,未能面會。」二人說了幾句謙虛話,華雲龍說:「小弟異鄉客居,年幼無知,求兄台教益。」楊明見華雲龍說話和氣,心中甚喜,留在客廳吃酒。提說他從前在西川採花作案之事,華雲龍甚是後悔,楊爺要給他慶賀守正戒淫花,戴花不准採花,華雲龍也願意。楊明撒帖請人,內中有追雲燕子黃雲、鐵面夜叉馬敬、千里獨行楊德瑞、千里腿楊順、飛天火祖秦元立地瘟神馬兆雄、追風燕子姚殿光、過渡流星雷天化、登萍渡水陶芳、踏雪無痕柳瑞、順水推舟陶仁、摘星步斗戴奎、飛天鬼石成瑞、夜行鬼郭順、三忿鬼姚洞、金臉鬼焦亮、律令鬼何清、探花鬼馬誠、矮月蜂鮑雷、雷鳴、陳亮等,共是三十六人結拜,給華雲龍慶賀守正戒淫花。大家喝了血酒,從此別人走了,華雲龍他在楊爺家中住著。無事也同到鏢局裏去去,跟著楊爺學打鏢,學了一路八卦篆還刀,就在這裏一住三年之久。

  這日他想要去逛臨安城,楊明給了他一百兩紋銀,臨走囑咐他:「到外面不可胡為,無事早回來。」他自己自離了江西玉山縣鳳凰嶺如意村,在路上曉行夜住,飢餐渴飲。

  這日到了臨安城,先到錢塘門外,在大街一看,祇見人煙稠密,買賣舖戶不少,祇見路北有一座酒樓,字號是「望江樓」,掛著酒幌子、茶牌子,兩旁抱柱上有對聯,上寫「醉裏乾坤大,壺中日月長」。華雲龍想要在這裏吃兩盃酒,邁步進去一看,樓上下甚亂,登樓梯上去,找了一張桌坐下。方纔要酒,猛抬頭一看,見東面樓窗下坐定一人,頭戴紫緞色六瓣硬包巾,身穿紫緞色箭袖袍,腰繫皮挺帶,肋下佩著腰刀,足下薄底緞靴,閃披綠色緞繡團花一件英雄氅,面皮微紫,紫中透紅,黑真真兩道重眉,一雙怪眼皂白得分,準頭豐隆,三山得配四字口,壓耳兩給綹毫,海下抱長一部剛髯,看此人真是推壘著威風,一股殺氣。華雲龍一看那人,獨自在那裏擺著一桌酒,華雲龍趕緊過去行禮說:「二哥少見,久違!你我自西川分手,倏經四載的光景,萬不想你我在此相遇,兄台一向可好?」那人一看,哈哈大笑說:「原來是華二賢弟,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書中交代:這個人姓王名通,綽號人稱鐵腿猿猴,乃是西川路的江洋大盜,跟華雲龍是換帖的弟兄。二人是許久未會,今天在此相遇,彼此各敘離別。二人落座,重新要酒要菜,喝著酒,王通問道:「二弟你我由西川分手,賢弟在哪裏存身?今天來此何幹?」華雲龍把在江西拜遇威振八方楊明,三十六友結拜慶賀守正戒採花,從頭至尾述說一遍,這纔問:「兄長來此是閑逛,是有事呢?」王通說:「我來到這裏,找一個仇人。祇因我兄長在成都府當一名書辦,因為二百兩贓銀,狗官把我兄長入獄,悶死在獄內。那時我並未在家,等我回去纔知道。我要找那狗官,給我兄長報仇,無奈那狗官已然卸任,我來到京都,尋找於他。我今天纔到,尚未打店,你我二人可以住在一處。」華雲龍說:「好,我也纔到。」

  二人正在說話,祇聽樓梯咚咚一響,上來一人,手內拿著果筐,此人野十來往歲,頭戴青布頭巾,青布小夾襖,青布夾褲,白襪青靸鞋,淡黃的臉面,細眉圓眼,鷹鼻子,裂腮額,微有幾根鬍鬚,上頭七根,下頭八根。一上樓來是吃酒的,他向各桌上一看,忙到華雲龍桌上,把筐子放下,說:「哎呀!原來是二位太爺,小人有禮!」趴地下就磕頭。華雲龍一看,說:「我打算是誰?原來是劉昌。」原來劉昌生長西川,久和這些綠林人物在一處,充當採盤子小夥計,祇因被事牽連,他逃在臨安城,作一個小本經營,今日遇這二位,連忙過去行禮。王通說:「起來,劉昌你在這裏甚好?住在甚麼所在?哪裏有繁華熱鬧所?你說說我聽。我二人初到此地,人地不熟。」劉昌說:「二位太爺要逛這西湖,三條大街,買賣舖戶都有。西湖十景,天下第一的城隍山,都是這熱鬧之處。二位大爺要逛,跟我走走,天晚也不必住店,我那裏有間上房,院中靜雅,並無閑雜人等,也可住。」華雲龍一聽這話,心中甚喜,劉昌坐下,跟著一同吃酒。

  三人用完飯,王通給了錢,三人下了酒樓一看,街市之上,人煙不斷。信步到了城隍山上,一看,果然好一處山林,樹木森森,來往遊人不少。正往前走,祇見對面來了一乘小轎,內中坐定一個女子,真真是梨花面,杏蕊腮,瑤池仙子、月殿嫦娥不如也。華雲龍一看,他是久慣採花之人,非得真好,不能入他的眼,他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今日一見這婦人,跟隨轎後,直到錢塘外,路北有一座烏竹庵,那轎子進去。他一回頭,見王通、劉昌二人,也在後面跟來,到了無人之處,問劉昌:「你知道這個婦人的來歷不知?」劉昌說:「這個人,二太爺你老人家別妄想,這個人是趙通判之女,給孫孝廉之子為妻,未過門,孫家之子已死,趙家之女要去弔孝說:『我和你兒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分,開開棺材我看看。』孫家叫人一開棺材,那姑娘把頭髮自己剪了,要守望門寡。婆家、娘家兩旁都勸他不要,他自己一氣到烏竹庵出家,帶髮修行。這是娘家常接去,你老人家問,要想別的怕不行。」華雲龍一聽,心中一動,要夜入尼庵前去採花。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