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48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四十八回 趙太守奉命捉賊 昆山縣迎請濟公 下一回▶


  話說秦丞相起來看牆上寫的兩首詩,是賊人留下筆跡。上寫的是:

    乾元宇宙逞英雄,坤刀一口任縱橫。

    盜取大位奸邪佞,鼠走山川樂無窮。

    化日光天日正中,雲遊四海屬我能。

    龍天保佑神加護,偷盜奸臣氣不平。

  秦相看下面還有一首是四句,寫的是:

    一口單刀背後插,實是雲龍走天涯。

    丞相若見俠義客,著派臨安太守拿。

  秦相看罷,立刻到朝房,派人遞了請假的折子,然後派人到臨安太守衙門,把臨安太守請來。不多時太守來到,一稟見,來到書房,趙鳳山說:「丞相呼喚卑職,有何吩咐?」秦相說:「我請太守到我家驗勘。昨天晚上竟有江洋大盜,把我的傳家之寶,奇巧玲球透體玉鐲一對,十三掛寶貝垂珠鳳冠一頂盜去,臨走還留有兩首詩。」太守一聞此言,嚇的魂驚千里,說:「卑職即刻派人晝夜巡查,帝都之所,人煙稠密,最易藏奸。丞相開恩,候卑職回去,趕緊派差拿賊。」丞相說:「我給太守期限三天,要把賊人拿住,將我的傳家之寶交回。」太守無奈,說:「遵鈞諭。」把賊人所留的詩句抄下來,帶著回衙。

  到了衙門,派人請錢塘、仁和二縣,並鎮虎廳所屬的官員,一並前來。等眾人齊到太守衙門,趙鳳山說:「現在丞相府失去玉鐲、鳳冠,相爺把我傳去,給了三天限,緝拿賊人,諸公回衙,趕緊派人訪拿,如有人拿獲賊人,一府兩縣共賞銀一千二百兩,諸公回去急辦為妙,倘賊人逃竄無著落,你我有地面疏防之處,恐丞相開參。」

  大眾立刻下去回衙,各派妥差,緝捕賊人。三天如何拿得著?錢塘縣知縣劉通英,原是兩榜出身,為人正直,回衙立刻派趙大、王二等八名差役,出去訪案。仁和縣派田來報、萬恆山出去,標出賞格,務宜各盡心。三天渺無蹤跡,幸喜太守托羅丞相見了秦丞相,又寬限三天。又過了三日,並未見賊的蹤影,仁和縣又求京營殿帥轉求秦相,再寬限三天。府縣就求六部九卿十三科道,這個見秦相寬限三天,那個見秦相寬限三天,不知不覺就是兩個多月的光景,也並未將賊拿住。

  這天,太守又去求秦相,秦相說:「我原是給你三天限緝拿,皆因眾大人來求,面目相觀,已經兩個月有餘,你並未將賊拿獲,實屬捕務廢弛,我明天必要開參於你。」太守說:「相爺格外施恩,卑職等現在派人去迎請靈隱寺的濟公長老,祇要他老人家一來,要拿這些賊人,易如反掌耳,毫不費吹灰之力。」秦相說:「你提的就是本閣的替僧濟顛和尚?我正然想念他,他現在哪裏?」趙鳳山說:「濟公現在我兄弟家中,給我嬸母治眼,我已派人去請。」秦相說:「我看在濟公的面上,再給你幾天限,你趕緊把濟公給我請來。」趙太守唯唯聽令,回衙派柴元祿、杜振英帶上盤費直奔昆山,去請濟公。

  這天,二人到了昆山趙鳳鳴的門首,叫家人通稟進去,濟公正在書房,同趙鳳鳴談話。家人進來一回稟:「現有臨安太守衙門的班頭,柴元祿、杜振英二人求見。」濟公說:「叫他們進來。」家人帶領兩位班頭來到書房。柴元祿、杜振英先給濟公行禮,然後給二員外行禮,行完了禮,站在一旁,就把臨安之事,從頭至尾一說。濟公聽罷,說:「這件事我和尚得管。」當時就在二員外跟前告辭。趙鳳鳴說:「師父可以明天再走,何以這樣忙呢?」和尚說:「我有事不能久待。」趙鳳鳴立刻吩咐擺酒,給濟公送行。賞了兩位班頭的路費,濟公這纔跟著二位班頭,告辭出來。

  離了昆山,順著陽關大路,在道路上飢餐渴飲,曉行夜宿。這日走在道路上,相離臨安祇有三十里路,濟公說:「柴頭、杜頭你們二位願意拿住盜玉鐲、鳳冠之賊,還是不願意?」柴頭說:「那怎麼不願意?」濟公說:「你們兩個人要拿盜鳳冠玉鐲的賊,趕緊走到錢塘關的外門洞裏頭,裏門洞外頭站著一個穿青衣的人,你兩個人過去就揪,把他拿住就是賊人,到衙門領府縣一千二百兩銀子賞格。」兩個人說:「我二人就此前往。」心中甚為喜悅,以為是一趟美差,緊緊往前走。

  趕到錢塘關門洞一看,果然有一個穿青衣的人,在那裏站著,兩眼發直,直往東瞧。杜振英一看,喜出望外,說:「柴大哥,你我活該成功!把差事得著,到衙門領了賞,我們三人均分。」說著話,來至切近,掏出鎖鏈「嘩啦」一抖,把那人鎖上。杜振英說:「朋友,這場官司你打了罷!你做的事你還不知道麼?」那人大吃一驚,回頭說:「二位為甚麼鎖我?誰把我告下來了?」杜振英、柴元祿二人一看,認識這人是錢塘門裏炭廠子掌櫃的。柴頭、杜頭一愣,那人說:「二位公差,為甚麼鎖我?」柴杜二位話還沒出來,這時和尚趕到,和尚說:「二位拿住了麼?」柴頭說:「你說叫我們拿穿青衣的,就是此人。」那人說:「和尚為甚麼拿我?」濟公說:「我買你的炭,你不給好炭,淨給煙炭。」柴頭一聽,這話不對,說:「師父,這人不是盜玉鐲的賊。」和尚說:「不是,我跟他鬧著玩呢。」柴頭趕緊把鐵鏈撤下來說:「師父,這可不是鬧著玩的,無故鎖人家。幸虧他是老實人,要不然,人家不答應。」和尚說:「我倒不是撒謊,你們二位太走快了,賊還沒來,你們先來了,跟我走罷。」那人也不敢說甚麼。

  和尚帶領柴、杜二班頭進了城,往家走了不遠,和尚說:「柴頭你瞧差事來了。」用手一指,柴頭是久慣辦案的人,抬頭一看,見對面來了一人,兩祇眼東瞧西望,手中拿著包裹。柴頭看此人有些形跡可疑,二人迎上去說:「朋友,你別走了,你的事犯了。」那人一聽,拔頭就往南衚衕跑,柴、杜二位隨後就追。這個人腳底下甚快,二人追進這條衚衕,一直往南,和尚也後面跟著追。那人跑出南口往東一拐,就往北進了二條衚衕,柴頭杜頭緊追賊人跑出北口。應該往東,他又往西跑,賊人豈非智哉?復反進了頭條衚衕。焉想到和尚在那裏等著,用手一指說:「好賊,哪跑?」把賊人用定身法定住。和尚就嚷:「拿住了!捉拿賊!」本地面官人過來說:「和尚,他是賊,把他交給我們罷!」和尚說:「交給你,你放心我不放心。」正說著,柴元祿、杜振英趕到說:「師父你老人家放開,我把他鎖上。」本地面官人一看認識,說:「柴頭,你把他交給我罷。」柴頭一看,是本地面官人,可不知姓甚麼。柴頭說:「你姓甚麼?」那人說:「我姓槐,我們夥計姓艾,我叫槐條,他叫艾葉。」柴頭說:「你們兩個人幫著送到秦相府罷,到了相府,把賊交給相爺,聽候發落。」二人答應,同著濟公押著賊人,來到相府門首。

  相府當差人等,都認得濟公,眾人趕過行禮,到裏面回稟相爺。相爺正在客廳,同錢塘、仁和二位知縣、知府趙鳳山辦理公事。家人進來說:「回稟相爺,現在有靈隱寺濟公,同著太守衙門兩個班頭,押著一個賊人,現在府門外來見。」相爺吩咐有請濟公,家人來到外面說:「我們相爺說了,衣冠不整,在客廳恭候,有請聖僧!」羅漢爺往裏直奔,相爺降階相迎,趙太守打恭,謝過濟公給姆母把眼治好。來到裏面落座,錢塘知縣、仁和知縣二人不認得濟公是誰,一看是個窮和尚,「怎麼相爺、太守這樣恭敬他?」心說:「這窮和尚有甚麼能為?」見濟公與相爺分賓主落座,先談了幾句閑話,敘了離別。秦相說:「師父,我聽說你老人家走在道路上,把賊拿來?」濟公說:「可不是,我聽說相府失盜,案情緊急,我稍帶著把賊拿來。」秦相一聽,心中甚為喜悅,吩咐家人:「把賊給我帶上來。」下面答應,到了外面說:「相爺吩咐把賊人帶進去審問。」柴元祿、杜振英二人,先把賊人包袱搜出來,還有單刀一把,留在外面,把賊人帶進去,跪在廳房之外。秦相立刻問道:「下邊跪的是何人?通上名來!你把我玉鐲、鳳冠偷去,賣在哪裏?從實說來!」

  不知賊人如何招來,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