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52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五十二回 美髯公拜請濟公 會英樓巧遇賊寇 下一回▶


  話說柴元祿過去把上吊人抱住。杜振英追來一看,說:「大哥你把華雲龍拿了?」柴元祿低頭一看,說:「這是華雲龍的老爺。」杜振英說:「怎麼?」柴元祿說:「你看這個人鬍鬚都白了,他這大年紀還採花麼?」兩個人就把這老丈扶起來,一個捶腰,一個呼喚「老丈醒來!」

  緩了半天,這老者緩過一口氣,一睜眼瞧了瞧,老丈反勃然大怒,說:「兩個小輩,放著道路不走,多管閑事!」柴頭等老頭罵完了,說:「老頭,你真不講理,要比我兩個人在這裏上吊,你瞧見了,你管也不管?人焉有見死不救之理?你別瞧我二人穿的衣服平常。你這大的年紀,為甚麼事情行這樣愚志?是為銀錢,是受人欺辱?你依實細細告訴我二人,或我二人能救得的,可以救你。你罵我二人,我們也不計惱,我問你,實因怎麼一段情節?」老者嘆了一口氣,說:「方纔我是一時的急火,多多得罪你二人。我倒不是因為別的罵你,我想我的事,細細告訴你二人,你們也管不了,我橫豎還得死,你們倒叫我受兩遍罪。」柴頭說:「你說說為甚麼事尋死?我二人既說能辦就能辦。你瞧我們兩人穿的衣裳,像村莊鄉人,也不是在你面前誇口,說一句大話,勿論甚麼事,我二人都可管得了!」

  老丈說:「二位既要問我,二位請坐下,聽我慢慢告稟。我本是阜豐縣聚花村人,我姓傅名有德。我家主人姓馮名文泰,在安徽涇縣做了一任知縣。我家老爺是一位清官,兩袖清風,愛民如子,病故在任上,官囊空虛,一貧如洗。我同著我家夫人、公子、小姐,扶樞回歸故里原籍。我家小姐給的是臨安城的官宦人家,婆家是吏部左堂朱大人,現在來信,婆家要迎娶。我家夫人無錢陪送小姐奩,叫我上鎮江府──原本我家舅老爺,做那裏的二府推官,叫我去要二百兩銀子,賠送小姐。去到鎮江府,一見我家舅老爺,舅老爺一聽說我家老爺死在任上,埋怨我為何不把我家祖母送到他那裏去?倒難為我家夫人帶著兒女過這十分苦日子。我家舅老爺給了我六百兩銀子,說,五百兩給我主母賠送姑娘,那一百兩給我,叫我墊辦著用,常看我年老受苦辛不易。我怕銀子在路上不好拿,我買了十二錠黃金,做了一個銀幅子,就帶在腰中。我走到這樹林子,覺著腹中疼痛,總是在道路上,是白天受暑夜晚著涼。我肚腹疼痛不能走,就在這樹下歇息。正在發愁,來了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手中拿著一條繩子,問我為何坐在樹下不走?我說:『我肚腹疼痛的厲害。』他過來給我兩顆痧藥萬金錠,我吃下去,覺著一行動,就睡著了。後來我醒來一看,那男子蹤跡不見,那條繩子在地下放著,我一摸腰裏十二錠黃金銀幅子都沒有了。二位想想:我回去見了我家主母,怎麼交代?我家夫人本來家寒,又要賠小姐,急等用錢。我有心再回鎮江府,見了我家舅老爺,也是無話可答,我說:『罷了,還許我家舅老爺不信。』我左思右想,是前進無門,後退無路,莫如我一死倒也乾淨,也就管不了我家夫人的事了。二位雖是好意救了我,我還是得死,豈不是受二遍罪?」

  柴、杜二位一聽,就知道這是濟公的取巧,支使我兩個人來救人,哪裏有華雲龍?柴、杜一想:「我二人何不給和尚找點麻煩?」想罷,說:「傅有德,你別死,回頭由南邊來了一個窮和尚,你過去揪住他,跟他要銀子。他不給銀子,不叫他去,叫他給你想主意。」傅有德說:「甚好。」

  正說著,祇見由北邊來了一個窮和尚,一溜歪斜,腳步倉皇,來者正是濟公。一邊往前走,和尚信口說道:「你說我瘋我就瘋,瘋顛之症大不同,有人學僧瘋顛症,須下貧借酒一瓶。」口中正自唱歌。柴元祿說:「師父,你老人家快來。」傅有德一看,是個窮顛和尚,衣服襤褸。和尚過來問:「二位,這是何人哪?」柴、杜二人把上項事細述一番,濟公問道:「你二人有六百兩銀子哪?」二人說:「沒有。」和尚說:「你們兩人既沒有六百兩銀子,怎麼能救得了傅有德?不是無故的找事。你們兩個人現有多少錢?」柴頭、杜頭說:「我們兩個人,就是這二百兩銀子盤費,別處並無一文錢。」

  傅有德一聽這三個人的話,自己一想:「我丟了銀子,何必為難他們?」自己想罷,說:「你們三位不用管。」和尚說:「焉有不管之理?我方纔已聽明白兩人說了,來罷!我給你把套拴上,你好上吊。」柴頭、杜頭說:「師父你老人家說這甚麼話?你叫我們來救他的,你老人家怎麼又不管?總得想主意救了他纔好。」和尚說:「事既是如此,傅有德你跟我們走罷,直奔千家口,你瞧有人大喊一聲奔我來,那就是你的財了。」傅有德說:「就是罷。」三個人跟著濟公,出了樹林,一直往千家口走。還有四五里之遙,和尚一邊往前走,口中說道:

    你會使乖,別人也不呆。你愛錢財,前生須帶來。我命非你排,自有天公在。時來運來,人來還你債。時衰運衰,你被他人賣。常言道:做善好消災,怕你無福難擔待。使機謀把心胸壞,一任桑田變滄海。

  和尚唱著山歌,正往前走,忽然間由打千家口的村頭,有人大喊一聲說:「聖僧長老,你老人家可來了!弟子找你老人家,如同鑽冰取火,軋沙求油。」後面還跟著一位,兩個人跑到濟公跟前,雙膝跪倒。二班頭一看,認識這二人。前頭這位身高八尺,膀闊三停,頭戴粉綾紅緞軟帕袖巾,繡團花分五彩,身穿粉綾紅色箭袖袍,腰繫絲絛,薄底快靴,面如白雪,兩道細眉,一雙大眼,裂腮額。後面跟定那位,頭戴寶藍緞色扎巾,身穿寶藍緞箭袖袍,腰繫皮挺帶,薄底快靴,面似淡金,重眉闊目,三山得配,五岳停勻,海下一部黃鬍鬚遮滿胸前,外披一件寶藍緞英雄大氅,這個乃是美髯公陳孝。前頭一位,姓楊單名猛,外號病符神。

  這兩個人乃是保鏢達官。祇因保著一支鏢上曲州府,客人王忠住在千家口通順店,忽然王忠得了禁口痢疾,忙請了一位先生來調治,又把藥用反了,病症一天比一天沉重。王忠在床上睡著直哭,想起家裏的父母,自己有病,在這裏又無至近的親人,帶著三十萬銀子辦貨,倘如口眼一閉,願做他鄉的怨鬼,異地的孤魂。楊猛、陳孝這兩個人是忠厚人,看客人病的沉重,又是孝子,打算趕緊請先生給他治好了病。千家口這裏,又沒有高明醫士,兩個人去到靈隱寺問濟公。到廟中一問,說濟公並未在廟裏,細細探聽,說濟公被人請到昆山縣去治病。楊猛、陳孝二人無法,廟中留下話,仍回店內等候。等了兩天,也不見濟公來,二人心中甚為愁悶,今天出來閑步,偶然聽濟公口唱山歌而來,楊猛大喊一聲,二人過去行禮。和尚說:「你二人從哪裏來?」陳孝就說:「客人病在店中,到靈隱寺去請你老人家,沒見著,我們也不能走,求師父慈悲慈悲罷!」和尚點頭說:「你二人起來!」柴頭、杜頭也認識,說:「二位達官從哪裏來?」陳孝一瞧,是二位班頭,陳孝也樂了,說:「二位為何這樣的打扮?」柴頭說:「我們出來私訪辦案。」這幾個跟著濟公進了村口,是南北的街道,東西有舖戶,路西有一座酒樓,和尚站住不走了。此時這六個人是四樣心意,柴頭、杜頭想要辦案拿華雲龍﹔傅有德心想有人大喊一聲,我這六百兩銀子得跟他二人要﹔二位達官想濟公來了,好把客人王忠治好,就可以起身﹔和尚見了酒樓,就想吃酒。說:「眾位,我們進去喝盅酒。」大眾雖不願意,也不好違背,眾人同和尚進了酒館。濟公一看是會英樓,心中一動,說:「要捉拿採花淫賊華雲龍,在此等候。」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