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60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六十回 眾匪棍練藝請英雄 登山豹賭氣邀拜兄 全書終


  話說雷鳴、陳亮來到小月屯,正往前走,眼前來了一人,正是華雲龍。

  書中交代,華雲龍怎麼會來到這裏?原本這小月屯住著一位老俠義士,姓馬雙名元章,綽號人稱千里獨行。此人武藝出眾,本領高強,平生不收徒弟,就傳授了兩個侄兒。一個叫馬靜,外號人稱鐵面夜叉,又叫黑虎怪海,皆因馬靜是黑臉膛所起﹔一個叫馬成,外號皆稱探海龍,弟兄兩個,是家傳武藝。老英雄馬元章在外面闖蕩江湖數十年,永遠不跟綠林人搭過伴。他手下有兩個人,一個叫探花郎高慶,一個叫小白虎周蘭,他倆成家立業,就是本地人不知他倆是綠林中人,則知道他是財主有產業。老英雄看破紅塵,自己有一座家廟毗盧寺,就在廟中出家。雖然出了家,沒受過戒,不知道僧門中有甚麼奧妙。自己雖好道,常習經卷,總不得准根,就把廟中事交給高慶、周蘭看守,自己出外方遊去。老英雄走後,家中一切事務都歸馬靜料理。每年馬靜出去一趟,或是一千八百里。找一處地方住下,做買賣,偷的都是官長富戶、大買賣人家,得些銀錢,打著騾子馱了回來,街坊鄰居要問,馬靜就說取了租子回來。

  馬靜也是一身好武藝,平生就交了一個朋友,也是本地人,姓李名平,跟馬靜學了有五成能為,人送外號叫登山豹子李平。有一個兄弟叫李安哥,住在小月屯村外,開酒舖為生。常有本地的匪棍,在他舖子喝酒,三五成群,湊了十數位,竟要跟李平學藝。這些人本來都是無賴匪棍,遊手好閑,無所不為,狐假虎威。這些人都有外號,叫做:平天轉、滿天飛、轉心狼、黑心狼、滿街狼、花尾狼等,湊了十幾個人。在小月屯村外有座破三皇廟,在廟內立把式場,認李平為師。人家練工夫,為的是身子健壯,這些人練能為,所為充光棍,李平交結這些人,可以多賣點酒,各有所貪。這些人吃別人的東西不給錢,吃李平的酒飯不敢不給錢。時常跟李平練工夫,這個練一趟刀,那個練一趟槍,後來,這些人裏有一個外號叫軍師的,說:」你們不用練了。」大眾說:「怎麼不用練?」軍師說:「師父無能弟子濁,李平本來就是有名無實,跟他練不行了。」大眾說:「不跟他練,跟誰練去?」軍師說:「咱們這地方算誰有名?」大眾說:「要講真有名,就是鐵面夜叉馬靜。」軍師說:「咱們何不把馬大爺請出來,咱們跟他練。」大眾一想:「這話對呀!」眾人商量好了,次日早晨,大眾來到馬靜門首叫門,拿著紅白帖,有家人進去一回稟,馬靜由裏面出來。大家一瞧,說:「馬大爺早起來了。」馬靜說:「眾位找我甚麼事?」眾人說:「我等久知馬大爺威名遠振,特意來請你老人家。我等在三皇廟立把場子,要跟你老人家學武藝,馬大爺祇要肯教我等,必有一分人情。」馬靜一瞧,心裏說:「交結你們這些匪徒,把我都沾染壞了。」嘴裏不肯得罪,都是老街舊鄰,馬靜說:「眾位既來約我,按說我不當辭卻,無奈現在我母親病著,我所以不能從命,眾位請罷。等我母親好了,我必去。」大眾碰了個大釘子回來,都埋怨軍師胡出主意,叫我們碰釘子。軍師說:「你們眾位不用埋怨我,我要不叫李平把馬靜請出來,我不叫軍師,叫我小卒,好不好?」大眾說:「就是。」

  正說著話,李平來了,軍師說:「李大爺,有人給你帶了個好來。」李平說:「誰給我帶好?」軍師說:「就是馬靜。」李平說:「你胡說!我跟馬靜是知己的朋友,情如手足,又常見,不是帶好的交情。」軍師一聽,說:「李大爺,你別說了,終日間你老說馬大爺跟你至好,今天我見了馬大爺,我說:『馬爺我提一位朋友,跟你至好,你必認得。』他問我:『是誰?』我說『登山豹子李平。』他想了半天,他說:『土居三十載,無有不親人,就算認識罷,跟我沒多大交情的。』」李平一聽,氣往上沖,說:「我告訴你說,我並未借馬靜的字號,闖我的人物,我們交情是有不假。」軍師說:「李大爺你要真跟馬爺有交情,你能把馬爺請到這裏來,踢一趟腿,打一趟拳,我算信服你。」李平說:「那算甚麼?我要請他,他不來也得來。」軍師說:「就是罷。」李平賭氣,一直夠奔馬靜家來,不用叫門,來到裏面,馬靜一見,說:「賢弟,從哪裏來呀?」李平說:「兄長,小弟我和你怎麼沒交情?今日你叫那軍師何苦來給我帶一個『好』去呢?」馬靜說:「何出此言?」李平把在三皇廟和軍師說的話,從頭至尾述說一番,馬靜說:「賢弟,他這些話是激你,你別聽他那話。」李平說:「無論是他激不激,請兄長明天跟我去一趟,給我轉轉臉。」馬靜說:「好,明日我就去。」李平說:「我走了,明日見。」

  次日李平找馬靜同到三皇廟內,眾人一瞧馬靜來了,大家歡喜非常,全都給馬靜行禮,說:「馬大爺來了,我等正在盼望你老人家。」這個倒茶,那個買點心,大家眾星捧月,馬靜一瞧,大殿前擺著十八般兵器,一應俱全,馬靜在大殿前,有桌椅處坐下,內中有一人姓胡名叫胡得宜,外號叫黑心狼,說:「馬大爺,我練一趟拳你看看。」說著話,胡得宜打了一趟拳,平天轉賈有元練了一路單刀,滿天飛任顧拿過大刀劈了一套,練完了,問:「馬大爺,你看這趟刀好不好?」馬靜說:「好。大刀乃百般兵刃的元帥,自古來廉頗、黃忠的大刀,恐不如你的刀法純熟。」任順一聽,把腦袋一晃,心思道:「我這能為行了。」又過來一個白花蛇賈有禮說:「馬大爺,你瞧我一路花槍。」拿起花槍來練了一趟,說:「馬大爺,你瞧怎麼樣?」馬靜說:「好,花槍為百兵之首,古來子龍、子胥真不如你這槍的著數。」賈有禮一聽,心中甚為喜悅,自己覺著能為大了。他練完了,又過來一位叫鄒士元,外號叫狼狽,說:「馬大爺,請你看我練一趟寶劍。」說著拿過劍來,練了半天,練完了,問馬靜,馬靜說:「真好,這路劍可赴鴻門。」鄒士元一聽,也樂了。大眾都練了,馬靜看了心裏想道:「刀不像刀,槍不像槍。」馬靜說:「李平,我教你一場,你也練一趟,叫他們瞧瞧。」李平說:「可以。」當時把拳腳一拉,真似:

    太祖神拳丟四平,斜身繞步逞英雄。

    使到迎門刀入鞘,倒退一步不留情。

    低水勢,掃地龍。十二連拳往上攻。

    拳打南山斑斕虎,腳踢北海滾江龍,

    上使馬蹄高,下使低個平。

  練完了,真是氣不涌出,面不改色,心滿意足。大眾齊聲說:「好,果然強將手下無弱兵。」眾人說:「馬大爺辛苦辛苦,給我等開開眼睛,見見世面。聽說馬大爺你老人家雙鐧出名,求你老人家練一趟。」馬靜一想:「叫他們開開眼。」自己把雙鴂拿起來,說:「眾位多包涵。」把門路一分,施展開了。怎見得,有贊為證:

    出手式雙龍擺尾,梢帶著枯樹盤根。

    托鞭掛印驚鬼神,暗藏毒蛇吐信。

    白猿翻身獻果,操式巧任雙針。

    陰陽鐧上下分,藏龍伏虎緊護身。

    夜叉探海無敵將,摘星換斗取命追魂。

  馬靜一練,大眾都瞧愣了,焉想剛練完了,就聽廟的土牆外有人說:「練的好!」馬靜不瞧則可,抬頭一看,嚇的亡魂皆冒。

  不知叫好之人是誰,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全書終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