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活佛傳奇錄/10

目錄 濟公活佛傳奇錄
◀上一回 第十回 顯神通太后施錢 轉輪迴蛤蟆下火 下一回▶


  話說濟顛將【化緣簿】丟與毛太尉,竟自回寺,首座問道:「你出去了半晌,化得些什麼?」濟顛道:「多已化了,後日皆可完帳。」首座道:「今日一文也無,後日那能盡有?」濟顛道:「我自去化,不要你憂。」說罷,竟往禪堂裏去了。首座說與長老聽,長老也半信不信。到了次日,眾僧又來說道:「濟顛自立了三日限,今日第二日了,也不去化緣,一定是說謊騙酒吃。」長老道:「濟顛雖瘋顛,論理也不好騙我,且到明日再看。」

  不期到了第三日,毛太尉入朝見駕,見一個內侍尋著他道:「娘娘召你!」毛太尉忙跟了內侍到正宮來叩見太后。太后道:「昨夜三更時分,夢見一位金身羅漢,對我說起西湖淨慈寺有一座壽山福海藏殿,近來崩塌,要來化我三千貫錢修造,他說化緣簿現在毛卿處,我醒來,甚是奇異;故召汝來問,不知果有此事否?」太尉聽了驚倒在地,暗想濟公原來不是凡人,遂奏道:「兩日前果有淨慈寺書記僧道濟,拿一【化緣簿】,要臣子替他化三千貫錢,臣子一時拿不出,故回了他,不道他顯神通來向娘娘化緣。」太后問道:「這和尚平日可有甚好處?」太尉道:「平日並不見有甚好處,但只是瘋瘋顛顛要吃酒。」太后道:「真人不露相,這定然是個高僧,他既來化緣,我寶庫中有脂粉錢三千貫,可捨與他去修造,但此金身羅漢,不可當面錯過,你可傳旨備駕,待我親至淨慈寺行香,去認他一認。」太尉領了懿旨,一面在寶庫中支出三千貫錢來,叫人押著,一面點齊嬪妃彩女,請娘娘上了鸞駕,自騎馬跟在後面,竟往淨慈寺來。

  這日濟顛卻坐在灶前捉虱,首座看此光景不像,因來問道:「你化的施主如何了?」濟顛道:「即刻就到。」首座笑著去了。又過了半晌,早有門公飛跑的進來報道:「外面有黃門使來,說太后娘娘到寺來行香,鸞駕已在半路了!」眾僧慌了手腳,長老急急披上袈裟,帶上毗盧帽,領著合寺僧人,出了殿門跪接,恰好鳳輦已到了,迎入大殿。太后先拈了香,然後坐下。長老引眾僧恭見畢,太后開口道:「我昨夜三更時分,夢見一位金身羅漢,要化三千貫修造藏殿,我夢中也親口許了,今日特送來,命住持僧點收了。」長老忙同眾僧一齊叩謝布施。太后道:「我此來,雖為布施,實欲認認這尊羅漢。」長老又跪奏道:「貧僧合寺雖有五百僧眾,卻儘是凡夫披剃,不敢妄稱羅漢,炫惑娘娘。」太后道:「羅漢臨凡,安肯露相?你可將五百眾僧聚集來與我看,我自認得。」

  長老領旨,命眾僧執著香爐,繞殿念佛,一個個都要從太后面前走過,此時濟顛亦夾在眾僧內,剛走到太后面前,太后早已看見,指著說道:「夢見的羅漢,正是此位,但夢中紫磨金色,甚是莊嚴,今日為何作此瘋相?」濟顛道:「貧僧是個瘋顛的窮和尚,並非羅漢,娘娘不要錯認了。」太后道:「你在塵世混俗和光,自然不肯承認,這也罷了。但你化了我三千貫錢,卻將何以報我?」濟顛道:「貧僧是一個窮和尚,只會打筋斗,別無甚麼報答娘娘,只望娘娘也學貧僧打一個筋斗轉轉罷!」一面說,一面就頭向地,雙腳朝天,一個筋斗翻轉來,因未穿褲子,竟將前面的東西都露出來,眾嬪妃宮女見了,盡皆掩口而笑,近侍內臣見他無禮,都趕出佛殿來,要將他捉住。不料他一路筋斗,早已不知打到那裏去了。長老與眾僧,膽都嚇破了,忙跪下奏道:「此僧素有瘋癲之疾,今病發無禮,罪該萬死!望乞娘娘恩赦!」太后道:「此僧何曾瘋癲?真是羅漢,他這番舉動,乃是許我來世轉女成男之意,實是禪機,不是無禮。本請他來拜謝,但他既避去,必不肯來,只得罷了。」說罷,遂上輦還宮,長老引眾僧送太后去了,方才放下了一塊石頭。因叫侍者去尋濟顛,那裏見個影兒。長老因對眾僧道:「濟顛要藏殿完成,故顯此神通,感動太后,今太后口稱羅漢,故又作此瘋癲掩人耳目,你們不要將他輕慢!」眾僧聽了,方才信服。

  卻說濟顛出了寺門,先同眾小兒在西湖採了一回蓮藕,又到石岩橋,望石陽里走去。到了教場橋,只見許多人在那裏圍著看,他也擠上去一看,原來是一隻癩蛤蟆,落在尿缸裹,浸得膨脹死了。濟顛歎道:「苦惱了,苦惱了,只也是輪迴一轉,叫人取個火來,尋些亂竹,我與你下火。」遂作頌道:

    這個蛤蟆,浸得膨脹,在生倡狂,死後倔強。既已瞑目張牙,何不跏趺合掌。佛有大身小身,物得人相我相,一念悟淨離諸眾障。咦!青草池邊尋不見,分明夜月梨花上。

  燒完了,只見半空中現出一個青衣童子來叫道:「多謝師父慈悲,已得超生矣!」眾人看得分明,盡皆喝釆。濟顛正待轉身,忽背後一個和尚拖住道:「小僧是祟真寺裏僧人砧基,這裏的西溪安樂山永興寺長老,屢欲見師父,苦無機緣,今日相遇,且到敝寺盤桓幾日!」

  濟顛就隨著砧基到永興寺來。永興寺長老大喜,忙請入方丈室,一面獻茶,一面令侍者整治酒肴出來,三人共飲,濟顛遇了酒,就十分得意,吃了一夜。次日又叫人到清溪道院請徐提點到來相陪,那徐提點又是吃酒道士,大家吃得十分有興。過了兩日,又同砧基到崇真寺裏玩了幾天,吃酒做詩。

  不知不覺,在永興、祟真二寺,與清溪道院幾處,就盤桓了四個月,早巳是初冬天氣,身上寒冷,想道:「我出來已久,也該回去看看長老。」遂別了砧基同徐提點二人,竟向石人嶺來。剛走到嶺上,又撞見上天竺的懺首。濟顛問道:「師兄那裏來?」懺首道:「不要說了!我庵裏講主,昨夜被賊偷得精光,今著我在西溪街上鄭先生家問卜。」濟顛道:「既是講主失盜,我也該去看他一看。」

  二人遂同下了石人嶺,逕至棘寧寺。那講主正在納悶,見了濟顛,忙施禮道:「為何久不來相會?」濟顛道:「今日也還不來,因知你失物煩惱,故特來安慰。」講主道:「老僧掙了一世,一旦皆空,怎叫我不煩惱!」濟顛道:「出家人要財物何用?待他偷去,倒省得記掛,我今作詩一首,替你發一笑,以解煩惱如何?」講主道:「你既有此美意,請念來與我聽。」濟顛隨念道:

    啞吃黃蓮苦自知,將絲就緒落人機;

    低田缺水遭天旱,古墓安身著鬼迷。

    賊去關門無物了,病深服藥請醫遲;

    竹筒種火空長炭,夜半神龍面向西。

  講主聽了笑道:「雙關二意,說得倒有趣,我如今心中十分愁悶,你須在此暫住一、二月,替我解悶方好。」濟顛道:「若有酒吃,便住一兩年也不妨。」講主道:「別的都被偷去,惟酒尚在,只怕你吃不了。」兩人又大笑,不知濟顛住下作何行狀?且聽下回分解。

  評述

  一、太后夜夢金身羅漢,化緣修造福海藏殿,次晨召了毛太尉告知此事,害太尉聽了驚倒在地,歎道:「濟公神奇,化緣簿已在我家!」方知濟公:

    說話無虛,句句實語;

    雖會賣弄,裏含禪機。

  二、太后聞毛太尉之言,也暗地驚奇,想到濟顛真人不露相,必親往淨慈寺看個清楚。捨了寶庫中脂粉錢三千貫,押送到淨慈寺中。太后捨得花脂粉錢,造就海藏殿,總算為我佛粉飾一間樓殿,功德無量。長老、寺僧一聞太后駕到,慌了手腳,正是:

    佛在寺中不覺慌,達官俗體有何妨;

    定中虎豹似蚊蠅,我學如來一佛掌。

  三、太后想看夢中羅漢,長老道:「貧僧合寺,五百僧眾,儘是凡夫披剃,不敢妄稱羅漢,炫惑娘娘。」此一語不愧為修行人風度,現在不少自個兒稱師作祖之輩,妄為自封「祖師」者或稱某某佛菩薩轉世者,皆該休了。濟顛也道:「貧僧是個瘋癲貧窮和尚,並非羅漢,娘娘不要認錯了。」這一語也抹去了本相,不願露白;現在世人,既無濟顛之神通,又喜自高稱佛作祖,無人敢道自己是個瘋癲癡漢,都說「咱是正人君子」,「大佛投胎轉世」,世人非拜你不可呢?豈不可笑!

  四、我為了報答太后惠賜三千貫錢,特在太后娘娘面前頭向地,腳朝天,一個筋斗翻轉過來,又露出那本相!害眾嬪妃宮女羞答答,臉紅紅。長老嚇破膽,心想:道濟在太后面前這般無禮耍寶,恐性命不保。不料太后卻道:「他是真羅漢(真貨)!假不得,這番舉動,乃是願我轉女成男,實是禪機,不是無禮。」果然太后也有些來歷,雖有善根,惜無向陽枝幹,故望來生轉女成男,落得大方,也可拋頭露面,不必脂粉塗擦,才配稱英雄好漢!

  五、癩蛤蟆落在尿缸裏,莫非是想吃天鵝肉而跌倒乎?一失足,輪迴路,下把火,把它度。燒盡蛤蟆乾,現出童子來。故知萬物皆有靈,勸世勿殺生。

  六、棘寧寺中,講主財物被偷,納悶不已,真也個不空和尚,故如來偏叫他空無一物。哈哈!我有二偈:

  (一)

    有的皆偷去,無的存下來;

    空留一尊佛,日夜好消災。

  (二)

    有人就有道,道能生萬物;

    何必苦納悶,開懷口吐珠。

  講主道:「值錢的悉已偷去,惟酒尚在,特請濟顛一飲。」正是:

    別的悉偷去,法酒在我身,

    賊偷身外物,主人安如神,哈哈!

    (偷不去!偷不去!)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活佛傳奇錄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