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李密與袁子幹書

為李密與袁子幹書
作者:祖君彥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32

久藉英風,末由披覽,其為眷佇,夢想增勞。寒勢轉嚴,比當清吉,久事昏朝,無乃勤悴。夫福善禍淫,實上天之常道,兼弱攻昧,乃往哲之成規。自昏狂嗣位,棄德崇奸,疲苦生民,塗炭天下。是以暴骨滿於原野,積惡比於邱山。莫不奮白旄而誅獨夫,仗朱旗而剿二世。孤為海內豪傑共推盟主,百萬義師,大會河洛。因苦秦之眾,乘厭紂之機,共救蒼生,大造區夏。振茲長策,濟此橫流,義勇如林,雲合響應,東窮海岱,南徹江淮,三分宇宙,二為我有。公早發風雲之誌,獨宣王佐之才,理追寇鄧之名,當慕韓彭之氣,何乃頓為殘賊,迷複成凶,竭力昏亂之朝,盡節危亡之國,同扶累卵,如坐積薪,靜言思之,可為長歎。秦則楊熊李由,並從顯戮;晉則苟晞王浚,悉見殲亡。詎若微子去殷,伊生歸亳擅榮寵於當年,傳功名於後代。知公素有赤誠,思來歸義,見機而作,不容淹久。今授公上柱國東平公,告身隨送,至宜檢納。脫更遲疑,必為人制。王世充自守西洛,前後四度摧翦,死在朝夕,翹足可見。薛雄比從涿郡,欲赴黎陽。竇建德逆往邀擊,隻輪無返。公之羸卒,其數非多,北顧西瞻,何所憑賴?然白馬之津,諸軍雲合,船車下粟,艫艦相尋,足食足兵,如貔如虎。四面攻圍,千里援絕,地不可入,天不可登,兵戈一臨,何處逃死?吉凶二理,幸自圖之。故遣使指,以宣往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