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留守鄭侍郎祭鳳翔張相公文

為留守鄭侍郎祭鳳翔張相公文
作者:穆員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85

維年月日,某遣某官某,敢以豭牢之奠,昭告於故相國贈太子太傅張公之靈。嗚呼!天之不可問也信矣。災不避聖,禍不擇賢。在昔禹、湯,實逢水旱。今我堯、舜,厥有羿浞。公如季路,終以結纓。蓋君以避狄為仁,臣以死難為義。不朽是貴,全生曷榮。嗚呼哀哉!公性本生知,學成全德。跡踐教極,心遊聖源。始以耕雍,終以咎稷。取其餘事,猶為龔、黃,用其末學,亦謂方、召。若昊天之將喪斯民也,則不當生德於公,錫公於主。既執其柄,載行其道。方俾我後,格於皇天。一夫不獲,引以為咎。而奪我靈府,移於四支。使魚爛自中,原燎斯及。主辱臣死,誠不在公。守位以終,是為不沒。明明元首,始喪股肱。凡百縉紳,靡所冠冕。伏念平昔,交如弟兄。同則塤篪相和,異則韋弦迭佩。公頃自郎署,往蒞東南。秦、楚相望,音容不隔。逮於晚歲,又忝倅戎。時迫登賢,事止中道。恩加前好,名在舊賓。今寵贈表榮,詔葬旌烈。官司是縶,吊哭無從。泣遣行人,哀將菲薄。孰雲觴豆,可盡平生。嗚呼哀哉!尚饗。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