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關白內大臣請以積善寺為御願寺狀

為關白內大臣請以積善寺為御願寺狀
作者:大江匡衡
本作品收录于《本朝文粹

↑ 《本朝文粹》正曆五年 二月十七日

關白內大臣即為藤原道隆。入道太政大臣即為藤原兼家。

請准先例,以積善寺,為御願寺,誓護國家狀。

•一、可置年分諸國講、讀師事。

•一、可置年分度者三人事。

•一、可置三綱十禪師事。


右,茲寺,先公入道太政大臣在世之日,卜東郊吉田野,所建立也。當爾之時,怪異頻示,既知此地之不宜。結構不幾,遂遭所天之長逝。臨命之間所誡,造寺之事為先。因茲,尋興福寺之例,移土木於他所,逼法興院之傍,混風流於同居。斯乃一懷先公起居之難忘,一取微臣往返之不遠也。嗟呼,風樹一擢,年華五改。春籬鷰喧,猶妬大廈之遲成。秋砌螢亂,空悲常燈之未挑,朝務為之或懈,夜服自然易寤。爰能事纔畢,適為伽藍。構雲之甍,暗摸上天知足之樣,滿月之相,自出西土毗首之心。攀林花而散香,雖禮諸佛之容,臨池水而拭鏡,恨隔亡父之影。臣朝家之恩溢身,不可不報,尊親之命銘骨,不可不陳。若不盡莊嚴之美,謂先公何。若不迴長久之謀,謂後代何。今所為御願,蓋償先志,抽新誠也。抑,雖有寺無法不能守也,乃造一切經。雖有法無人不能弘也,乃置阿閣梨。可有綱維住持之軄,故定三綱十禪師。可有修學出身之導,故請度者講讀師。昔日郭子之立祠堂,偏只報恩謝德。今微臣之興佛寺,抑亦移孝為忠。望請,鴻慈曲垂矜照,准先例以件寺為御願,興隆佛法,誓護國家。功德無邊,善根無量。謹請處分。

正曆五年 二月十七日

關白內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