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高祖報李密書

為高祖報李密書
作者:溫大雅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32

頃者昆山火烈,海水群飛,赤縣邱墟,黔黎塗炭,布衣戍卒,耰鋤棘矜,爭帝圖王,狐鳴蜂起。翼翼京洛,強弩圍城;膴膴周原,僵屍滿路。主上南巡,泛膠舟而忘返;匈奴北熾,將被髮於伊川。輦上無虞,群下結舌,大盜移國,莫之敢指。忽焉至此,自貽伊戚。七百年之基,窮於二世,周齊以往,書契以還,邦國淪胥,未有如此之酷者也。則我高祖之業,幾墜於地。吾雖庸劣,幸承餘緒,出為八使,入典八屯,位未為高,足成非賤,素飡當世,僶俛叨榮,從容平勃之間,誰雲不可?但顛而不扶,通賢所責,主憂臣辱,無義徒然。等袁公而流涕,極賈生之慟哭。所以仗旗投袂,大會義兵,綏撫河朔,和親蕃塞,共匡天下,志在尊隋。以弟相機而作,一日千里,雞鳴起舞,豹變先鞭,禦宇當塗,聿來中土。兵臨郟鄏,將觀周鼎;營屯敖倉,酷似漢王。前遣簡書,屈為唇齒,今辱來旨,莫我肯顧。天生蒸民,必有司牧,當今為牧,非子而誰?老夫年逾知命,願不及此,欣戴大弟,攀鱗附翼,惟冀早應圖籙,以寧兆庶。宗盟之長,屬籍見容,復封於唐,斯足榮矣。殪商辛於牧野,所不忍言;執子嬰於咸陽,非敢聞命。汾晉左右,尚須安輯,盟津之會,未暇卜期。今日鑾輿南幸,恐同永嘉之勢。顧此中原,鞠為茂草,興言感歎,實疚於懷。脫知動靜,遲數始報,未麵虛衷,用增勞軫。名利之地,鋒鏑縱橫,深慎垂堂,勉茲鴻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