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程縣修東亭記

烏程縣修東亭記
作者:楊夔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67

故相國趙郡李公諱紳,寶曆中廉問會稽日,以吳興僧大光有神異之跡,為碑文托郡守敬公建立於卞山法華寺。會昌中,詔毀佛寺,此寺隨廢。時縣令李式其碑,述相國先人曾宰烏程,遂移立於縣之東亭。迨今五十載,其碑毀折。

汝南周生,以明經賜命,重宰烏程。睹其廢逸,遂求於故老,獲舊文,比類於折碑,所失者數字,因重刊於石。所闕文字,不敢臆續,蓋所以避不敏,遵宣聖不知而作之誡也。兼其舊傳云:東亭之池,始相國誕於縣署。學弄之歲,乳母惰於保持。俾相國墜於池,人莫之覺。食頃,如有物翼出於池麵,家人方得以拯焉。眾方懾駭,而相國笑語無替於平日。人鹹異焉。初有石數尺勒其事,歲月綿遠,石失其處。故汝南生廣其亭,濬其池,再刻其碑,重敘厥由。蓋欲存縣之故事也。生中和初宰此邑,及期而代。居閑閉關,淡薄自得。郡帥隴西公潛使人伺其所為,知其安於貧,樂於道,閱百代而自娛,未嚐以闕物為撓。由是官有乏,必俾承乏,而生所至以靜理聞。癸丑夏,複詔生宰烏程,民吏欣欣,再遇寬政。閣鞭聽訟,事簡庭閑。君子哉汝南,學古入仕,有其經矣。

生家於陽羨,數世以經明獲祿,後群從昆弟並一舉而捷。凡浙右之士,因以向風國庠。聞其名,鹹亦推先焉。夫善為政者,雖欲人安而俗阜,必當於事有立,於意不忘,以羽翼厥道也。今徭賦既調,風俗既安,逋逸有歸,惸孑有依,然後搜遺文,刊墜碑,此所以見興廢之心也。建新亭,疏洿池,此所以見繼絕之誌也。於戲!當大兵之後,民困於繁役。克俾其民康,其力均俗,固母視於尹長矣。今施政之暇,人有餘力,然後興起廢墜,彰明故事,非圖遠經久者,孰能為此哉?生既重立大光上人之碑,遂命某紀其年月,別立於石,且以旌新亭之興替有自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