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戲/07

目錄 無聲戲
◀上一回 第七回 人宿妓窮鬼訴嫖冤 下一回▶


  詞云:訪遍青樓竊窕,散盡黃金買笑。

  金盡笑聲無,變作吠聲如豹。

  承教承教,以後不來輕造。

  這首詞名為《如夢令》,乃說世上青樓女子,薄倖者多,從古及今,做鄭元和、於叔夜的不計其數,再不見有第二個穆素徽、第三個李亞仙。做嫖客的人,須趁蓮花未落之時,及早收拾鑼鼓,休待錯夢做了真夢,後來不好收常世間多少富家子弟,看了這兩本風流戲文,都只道妓婦之中一般有多情女子,只因嫖客不以志誠感動她,所以不肯把真情相報,故此盡心竭力,傾家蕩產,去結識青樓,也要想做《繡襦記》、《西樓夢》的故事。誰想個個都有開場無煞尾,做不上半本,又有第二個鄭元和、於叔夜上台,這李亞仙、穆素徽與他重新做起,再不肯與一個正生搬演到頭,不知什麼緣故?萬曆年間,南京院子裡有個名妓,姓金名莖,小字就叫做莖娘。容貌之嬌豔,態度之娉停,自不必說,又會寫竹畫蘭,往來的都是青雲貴客。有個某公子在南京坐監,費了二、三千金結識她,一心要娶她作妾,只因父親在南京做官,恐生物議,故此權且消停。自從相與之後,每月出五十兩銀子包她,不論自己同宿不同宿,總是一樣。日間容她會客,夜間不許她留人。後來父親轉了北京要職,把兒子改做北監,帶了隨任讀書。某公子臨行,又兑六百兩銀子與她為一年薪水之費,約待第二年出京,娶她回去。莖娘辦酒做戲,替他餞行,某公子就點一本《繡襦記》。莖娘道:「啟行是好事,為何做這樣不吉利的戲文?」某公子道:「只要你肯做李亞仙,我就為你打蓮花落也無怨。」當夜枕邊哭別,吩咐她道:「我去之後,若聽見你留一次客,我以後就不來了。」莖娘道:「你與我相處了幾年,難道還信我不過?若是欲心重的人,或者熬不過寂寞,要做這樁事;若是沒得穿、沒得吃的人,或者飢寒不過,沒奈何要做這樁事。你曉得我欲心原是淡薄的,如今又有這主銀子安家,料想不會餓死,為什麼還想接起客來?」某公子一向與她同宿,每到交媾之際,看她不以為樂,反以為苦,所以再不疑她有二心。此時聽見這兩句話,自然徹底相信了。分別之後,又曾央幾次心腹之人,到南京裝做嫖客,走來試她。她堅辭不納,一發驗出她的真心。

  未及一年,就辭了父親,只說回家省母,竟到南京娶她。

  不想走到之時,莖娘已死過一七了。問是什麼病死的?鴇兒道:「自從你去之後,終日思念你,茶不思,飯不想,一日重似一日。臨死之時,寫下一封血書,說了幾句傷心話,就沒有了。」

  某公子討書一看,果然是血寫的,上面的話敘得十分哀切,煞尾那幾句云:生為君側之人,死作君旁之鬼。

  乞收賤骨,攜入貴鄉。

  他日得踐同穴之盟,吾目瞑矣。

  老母弱妹,幸稍憐之。

  某公子看了,號啕痛哭,幾不欲生。就換了孝服,竟與內喪一般。追薦已畢,將棺木停在江口,好裝回去合葬,刻個「副室金氏」的牌位供在柩前,自己先回去尋地。臨行又厚贈鴇母道:「女兒雖不是你親生,但她為我而亡,也該把你當至親看待。你第二個女兒姿色雖然有限,她書中既托我照管,我轉來時節少不得也要培植一番,做個屋烏之愛。總來你一家人的終身,都在我身上就是了。」鴇母哭謝而別。

  卻說某公子風流之興雖然極高,只是本領不濟,每與婦人交感,不是望門流涕,就是遇敵倒戈,自有生以來,不曾得一次顛鸞倒鳳之樂。相處的名妓雖多,考校之期都是草草完篇,不交白卷而已。所以到處便買春方,逢人就問房術,再不見有奇驗的。一日坐在家中,有個術士上門來拜謁,取出一封薦書,原來是父親的門生,曉得他要學房中之術,特地送來傳授他的。

  某公子如飢得食,就把他留在書房,朝夕講究。那術士有三種奇方,都可以立刻見效。第一種叫做坎離既濟丹,一夜只敵一女,藥力耐得二更;第二種叫做重陰喪氣丹,一夜可敵二女,藥力耐得三更;第三種叫做群姬奪命丹,一夜可敵數女,藥力竟可以通宵達旦。某公子當夜就傳了第一種,回去與乃正一試,果然歡美異常。次日又傳第二種,回去與阿妾一試,更覺得矯健無比。

  術士初到之時,從午後坐到點燈,一杯茶場也不見,到了第二、三日,那茶酒飲食漸漸地豐盛起來,就曉得是藥方的效驗了。及至某公子要傳末後一種,術士就有作難之色。某公子只說他要索重謝,取出幾個元寶送他,術土道:「不是在下有所需索,只因那種房術不但微損於己,亦且大害於人,須是遇著極淫之婦,屢戰不降,萬不得已,用此為退兵之計則可,平常的女子動也是動不得的。就是遇了勁敵,也只好偶爾一試;若一連用上兩遭,隨你鐵打的婦人,不死也要生一場大病。在下前日在南京偶然連用兩番,斷送了一個名妓。如今怕損陰德,所以不敢傳授別人。」某公子道:「那妓婦叫什麼名字,可還記得麼?」術士道:「姓金名莖,小字叫做莖娘,還不曾死得百日。」某公子大驚失色,呆了半晌,又問道:「聞得那婦人近來不接客,怎麼獨肯留兄?」術士道:「她與個什麼貴人有約,外面雖說不接客,要掩飾貴人的耳目,其實暗中有個牽頭,夜夜領人去睡的。」某公子聽了,就像發瘧疾地一般,身上寒一陣,熱一陣。

  又問他道:「這個婦人,有幾個敝友也曾嫖過,都說她的色心是極淡薄的。兄方才講那種房術,遇了極淫之婦方才可用,她又不是個勁敵,為什麼下那樣毒手擺佈她?」術士道:「在下閱人多矣,婦人淫者雖多,不曾見這一個竟是通宵不倦的,或者去嫖她的貴友本領不濟,不能飽其貪心,故此假裝恬退耳。她也曾對在下說過,半三不四的男子惹得人渴,救不得人飢,倒不如藏拙些的好。」某公子聽到此處,九分信了,還有一分疑惑,只道他是賴風月的謊話,又細細盤問那婦人下身黑白何如,內裡蘊藉何如?術士逐件講來,一毫也不錯。又說小肚之下、牝戶之上有個小小香疤,恰好是某公子與她結盟之夜,一齊炙來做記認的。

  見他說著心竅,一發毛骨悚然,就別了術士,進去思量道:「這個淫婦吃我的飯,穿我的衣,夜夜摟了別人睡,也可謂負心之極了。倒臨終時節又不知哪裡弄些豬血狗血,寫一封遺囑下來,教我料理她的後事。難道被別人弄死,教我償命不成?又虧得被人弄死,萬一不死,我此時一定娶回來了。天下第一個淫婦,嫁著天下第一個本領不濟之人,怎保得不走邪路、做起不尷不尬的事來?我這個龜名萬世也洗不去了。這個術士竟是我的恩人,不但虧他弄死,又虧他無心中肯講出來。他若不講,我哪裡曉得這些緣故?自然要把她骨殖裝了回來。百年之後,與我合葬一處,分明是生前不曾做得烏龜,死後來補數了,如何了得!」當晚尋出那封血書,瞞了妻妾,一邊罵,一邊燒了。

  次日就差人往南京,毀去「副室金氏」的牌位,吩咐家人,踏著媽兒的門檻,狠罵一頓了回來。從此以後,刻了一篇《戒嫖文》,逢人就送。不但自己不嫖,看見別人迷戀青樓,就下苦口極諫。這叫做:要知山下路,須問過來人。

  這一樁事,是富家子弟的呆處了。後來有個才士,做一回《賣油郎獨佔花魁》的小說。又有個才士,將來編做戲文。那些挑蔥賣菜的看了,都想做起風流事來。每日要省一雙草鞋錢,每夜要做一個花魁夢。攢積幾時,定要到婦人家走走,誰想賣油郎不曾做得,個個都做一出賈志誠了回來。當面不叫有情郎,背後還罵叫化子,那些血汗錢豈不費得可惜!崇禎末年,揚州有個妓婦,叫做雪娘。生得態似輕雲,腰同細柳,雖不是朵無賽的瓊花,鈔關上的姊妹,也要數她第一。

  她從幼嬌癡慣了,自己不會梳頭,每日起來,洗過了面,就教媽兒替梳;媽兒若還不得閒,就蓬上一兩日,只將就掠掠,做個懶梳妝而已。

  小東門外有個篦頭的待詔,叫做王四。年紀不上三十歲,生得伶俐異常,面貌也將就看得過。篦頭篦得輕,取耳取得出,按摩又按得好,姊妹人家的生活,只有他做得多。因在坡子上看見做一本《占花魁》的新戲,就忽然動起風流興來,心上思量道:「敲油梆的人尚且做得情種,何況溫柔鄉里、脂粉叢中摩疼擦癢這待詔乎?」一日走到雪娘家裡,見她蓬頭坐在房中,就問道:「雪姑娘要篦頭麼?」雪娘道:「頭倒要篦,只是捨不得錢,自己篦篦罷。」王四道:「哪個想趁你們的錢,只要在客人面前作養作養就夠了。」一面說,一面解出傢伙,就替她篦了一次。

  篦完,把頭髮遞與她道:「完了,請梳起來。」雪娘道:「我自己不會動手,往常都是媽媽替梳的。」王四道:「梳頭什麼難事,定要等媽媽,待我替你梳起來罷。」雪娘道:「只怕你不會。」王四原是聰明的人,又常在婦人家走動,看見梳慣的,有什麼不會?就替她精精緻致梳了一個牡丹頭。雪娘拿兩面鏡子前後一照,就笑起來道:「好手段,倒不曉得你這等聰明。既然如此,何不常來替我梳梳,一總算銀子還你就是。」

  王四正要借此為進身之階,就一連應了幾個「使得」。雪娘叫媽兒與他當面說過,每日連梳連篦,算銀一分,月尾支銷,月初另起。王四以為得計,日日不等開門就來伺候。每到梳頭完了,雪娘不教修養,他定要捶捶捻捻,好摩弄她的香跡一日夏天,雪娘不曾穿褲,王四對面替她修養,一個陳搏大睡,做得她人事不知。及至醒轉來,不想按摩待詔做了針炙郎中,百發百中的雷火針已針著受病之處了。雪娘正在麻木之時,又得此歡娛相繼,香魂去而未來,星眼開而復閉,唇中齒外唧唧噥噥,有呼死不輟而已。從此以後,每日梳完了頭,定要修一次養,不但渾身捏高,連內裡都要修到。雪娘要他用心梳頭,比待嫖客更加親熱。

  一日問他道:「你這等會趁錢,為什麼不娶房家小,做份人家?」王四道:「正要如此,只是沒有好的。我有一句話,幾次要和你商量,只怕你未必情願,故此不敢啟齒。」雪娘道:「你莫非要做賣油郎麼?」王四道:「然也。」雪娘道:「我一向見你有情,也要嫁你,只是媽媽要銀子多,你哪裡出得起?」王四道:「她就要多,也不過是一、二百兩罷了。要我一主兑出來便難,若肯容我陸續交還,我拚幾年生意不著,怕掙不出這些銀子來?」雪娘道:「這等極好。」就把他的意思對媽兒說了。媽兒樂極,怕說多了,嚇退了他,只要一百二十兩,隨他五兩一交,十兩一交,零碎收了,一總結算。只是要等交完之日,方許從良;若欠一兩不完,還在本家接客。王四一一依從,當日就交三十兩。

  那媽兒是會寫字的,王四買個經折教她寫了,藏在草紙袋中。

  從此以後,搬在她家同住,每日算飯錢還她,聚得五兩、十兩,就交與媽兒上了經折。因雪娘是自己妻子,梳頭篦頭錢一概不算,每日要服事兩三個時辰,才能出門做生意。雪娘無客之時,要扯他同宿,他怕媽兒要算嫖錢,除了收帳,寧可教妻子守空房,自己把指頭替代。每日只等梳頭之時,張得媽兒不見,偷做幾遭鐵匠而已。王四要討媽兒的好,不但篦頭修養分內之事,不敢辭勞,就是日間煮飯,夜裡燒湯,烏龜忙不來的事務,也都肯越俎代庖。地方上的惡少就替他改了稱呼,叫做「王半八」,笑他只當做了半個王八,又合著第四的排行,可謂極尖極巧。王四也不以為慚,見人叫他,他就答應,只要弄得粉頭到手,莫說半八,就是全八也情願充當。

  准准忙了四五年,方才交得完那些數目。就對媽兒道:「如今是了,求你寫張婚書,把令愛交卸與我,待我賃間房子,好娶她過門。」媽兒只當不知,故意問道:「什麼東西是了?要娶哪一位過門?女家姓什麼?幾時做親?待我好來恭賀。」

  王四道:「又來取笑了,你的令愛許我從良,當初說過一百二十兩財禮,我如今付完了,該把令愛還我去,怎麼假糊塗倒問起我來?」媽兒道:「好胡說!你與我女兒相處了三年,這幾兩銀子還不夠算嫖錢,怎麼連人都要討了去?好不欺心!」王四氣得目定口呆,回她道:「我雖在你家住了幾年,夜夜是孤眠獨宿,你女兒的皮肉我不曾沾一沾,怎麼假這個名色,賴起我的銀子來?」王四衹道雪娘有意到他,日間做的勾當都是瞞著媽兒的,故此把這句話來抵對,哪曉得古語二句,正合著他二人: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花。

  雪娘不但替媽兒做干證,竟翻轉面孔做起被害來。就對王四道:「你自從來替我梳頭,哪一日不歪纏幾次?怎麼說沒有相干?一日只算一錢,一年也該三十六兩。四、五年合算起來,不要你找帳就夠了,你還要討什麼人?我若肯從良,怕沒有王孫公子,要跟你做個待詔夫人?」王四聽了這些話,就像幾十桶井花涼水從頭上澆下來地一般,渾身激得冰冷,有話也說不出。曉得這主銀子是私下退不出來的了,就趕到江都縣去擊鼓。

  江都縣出了火簽,拿媽兒與雪娘和他對審。兩邊所說的話與私下爭論的一般,一字也不增減。知縣問王四道:「從良之事,當初是哪個媒人替你說合的?」王四道:「是她與小的當面做的,不曾用媒人說合。」知縣道:「這等那銀子是何人過付的?」王四道:「也是小的親手交的,沒有別人過付。」知縣道:「親事又沒有媒人,銀子又沒有過付,教我怎麼樣審?這等她收你銀子,可有什麼憑據麼?」王四連忙應道:「有她親筆收帳。」知縣道:「這等就好了,快取上來。」王四伸手到草紙袋中,翻來覆去,尋了半日,莫說經折沒有,連草紙也摸不出半張。知縣道:「既有收帳,為什麼不取上來?」王四道:「一向是藏在袋中的,如今不知哪裡去了?」知縣大怒,說他既無媒證,又無票約,明係無賴棍徒要霸佔娼家女子,就丟下簽來,重打三十。又道他無端擊鼓,驚擾聽聞,枷號了十日才放。

  看官,你道他的經折哪裡去了?原來媽兒收足了銀子,怕他開口要人,預先吩咐雪娘,與他做事之時,一面摟抱著他,一面向草紙袋摸出去了。如今哪裡取得出?王四前前後後共做了六七年生意,方才掙得這主血財;又當四五年半八,白白替她梳了一千幾百個牡丹頭,如今銀子被她賴去,還受了許多屈刑,教他怎麼恨得過?就去央個才子,做一張四六冤單,把黃絹寫了,縫在背上,一邊做生意,一邊訴冤,要人替他講公道。

  哪裡曉得那個才子又是有些作孽的,欺他不識字,那冤單裡面句句說鴇兒之惡,卻又句句笑他自己之呆。冤單云:訴冤人王四,訴為半八之冤未洗,百二之本被吞。請觀書背之文,以救刳腸之禍事。念身向居蔡地,今徙揚州,執賤業以謀生,事貴人而餬口。蹇遭孽障,勾引癡魂。日日喚梳頭,朝朝催挽髻。以彼青絲髮,係我綠毛身。按摩則內外兼修,喚不醒陳搏之睡;盥沐則發容兼理,忙不了張敞之工。纏頭錦日進千緡,請問係何人執櫛;洗兒錢歲留十萬,不知虧若個燒湯。

  原不思破彼之慳,只妄想酬吾所欲。從良密議,訂於四五年之前;聘美重資,浮於百二十之外正欲請期踐約,忽然負義寒盟。兩婦舌長,雀角鼠牙易競;一人智短,鰱清鯉濁難分。摟吾背而探吾囊,樂處誰防竊盜;笞我豚而枷我頸,苦中方悔疏虞。奇冤未雪於廳階,隱恨求伸於道路。伏乞貴官長者,義士仁人,各賜鄉評,以補國法。或斷雪娘歸己,使名實相符,半八增為全八;或追原價還身,使排行復舊,四雙減作兩雙。若是則鴇羽不致高張,而龜頭亦可永縮矣。為此泣訴。

  媽兒自從審了官司出去,將王四的鋪蓋與篦頭傢伙盡丟出來,不容在家宿歇,王四衹得另租房屋居住,終日背了這張冤黃,在街上走來走去,不識字的只曉得他吃了絎絎的虧,在此伸訴,心上還有幾分憐憫;讀書識字的人看了冤單,個個掩口而笑不發半點慈悲,只喝采冤單做得好,不說那代筆之人取笑他的緣故。王四背了許久,不見人有一些公道,心上思量:「難道罷了不成?縱使銀子退不來,也教她吃我些虧,受我些氣,方才曉得窮人的銀子不是好騙的!」就生個法子,終日帶了篦頭傢伙,背著冤單,不往別處做生意,單單立在雪娘門口,替人篦頭。見有客人要進去嫖她,就扯住客人,跪在門前控訴。

  那些嫖客見說雪娘這等無情,結識她也沒用,況且篦頭的人都可以嫖得,其聲價不問可知。有幾個跨進門檻的,依舊走了出去。媽兒與雪娘打又打他不怕,趕又趕他不走,被他截住咽喉之路,弄得生計索然。

  忽一日王四病倒在家,雪娘門前無人吵鬧,有個解糧的運官進來嫖她。兩個睡到二更,雪娘睡熟,運官要小解,坐起身來取夜壺。那燈是不曾吹滅的,忽見一個穿青的漢子跪在牀前,不住地稱冤叫枉。運官大驚道:「你有什麼屈情,半夜三更走來告訴?快快講來,待我幫你伸冤就是。」那漢子口裡不說,只把身子掉轉,依舊跪下,背脊朝了運官,待他好看冤帖。誰想這個運官是不大識字的,對那漢子道:「我不曾讀過書,不曉得這上面的情節,你還是口講罷。」

  那漢子掉轉身來,正要開口,不想雪娘睡醒,咳嗽一聲,那漢子忽然不見了。運官只道是鬼,十分害怕,就問雪娘道:「你這房中為何有鬼訴冤?想是你家曾謀死什麼客人麼?」雪娘道:「並無此事。」運官道:「我方才起來取夜壺,明明有個穿青的漢子,背了冤單,跪在牀前告訴。見你咳嗽一聲,就不見了,豈不是鬼?若不是你家謀殺,為什麼在此出現?」雪娘口中只推沒有,肚裡思量道:「或者是那個窮鬼害病死了,冤魂不散,又來纏擾也不可知。」心上又喜又怕,喜則喜陽間絕了禍根,怕則怕陰間又要告狀。

  運官疑了一夜,次日起來,密訪鄰舍。鄰舍道:「客人雖不曾謀死,騙人一項銀子是真。」就把王四在他家苦了五六年掙的銀子,白白被她騙去,告到官司,反受許多屈刑,後來背了冤單,逢人告訴的話,說了一遍。運官道:「這等,那姓王的死了不曾?」鄰舍道:「聞得他病在寓處好幾日了,死不死卻不知道。」運官就尋到他寓處,又問他鄰舍說:「王四死了不曾?」鄰舍道:「病雖沉重,還不曾死,終日發狂發躁,在牀上亂喊亂叫道:「這幾日不去訴冤,便宜了那個淫婦。『說來說去,只是這兩句話,我們被他聒噪不過。只見昨夜有一、二更天不見響動,我們只說他死了。及至半夜後又忽然喊叫起來道:「賤淫婦,你與客人睡得好,一般也被我攪擾一常』這兩句話,又一連說了幾十遍,不知什麼緣故?」運官驚詫不已,就教鄰舍領到牀前,把王四仔細一看,與夜間的面貌一些不差。就問道:「老王,你認得我麼?」王四道:「我與老客並無相識,只是昨夜一更之後,昏昏沉沉,似夢非夢,卻像到那淫婦家裡,有個客人與她同睡,我走去跪著訴冤,那客人的面貌卻像與老客一般。這也是病中見鬼,當不得真,不知老客到此何干?」

  運官道:「你昨夜見的就是我。」把夜來的話對他說一遍,道:「這等看來,我昨夜所見的,也不是人,也不是鬼,竟是你的魂魄。我既然目擊此事,如何不替你處個公平?我是解漕糧的運官,你明日扶病到我船上來,待我生個計較,追出這項銀子還你就是。」王四道:「若得如此,感恩不盡。」運官當日依舊去嫖雪娘,絕口不提前事。只對媽兒道:「我這次進京盤費缺少,沒有纏頭贈你女兒。我船上耗米尚多,你可叫人來發幾擔去,把與女兒做脂粉錢。只是日間耳目不便,可到夜裡著人來齲「媽兒千感萬謝,果然到次日一更之後,教龜子挑了籮擔,到船上巴了一擔回去,再來發第二擔,只見船頭與水手把鑼一敲,大家喊起來道:「有賊偷盜皇糧,地方快來拿獲!」驚得一河兩岸,人人取棒,個個持槍,一齊趕上船來,把龜子一索捆住,連籮擔交與夜巡。夜巡領了眾人,到他家一搜,現搜出漕糧一擔。運官道:「我船上空了半艙,約去一百二十餘擔都是你偷去了,如今藏在哪裡?快快招來!」

  媽兒明知是計,說不出教我來挑的話,只是跪下討饒。運官喝令水手,把媽兒與龜子一齊捆了,弔在桅上,只留雪娘在家,待她好央人行事。

  自己進艙去睡了,要待明日送官。

  地方知事的去勸雪娘道:「他明明是紮火囤的意思,你難道不知?漕米是緊急軍糧,官府也怕連累,何況平民?你家髒證都搜出來了,料想推不乾淨。他的題目都已出過,一百二十擔漕米,一兩一擔,也該一百二十兩。你不如去勸母親,教她認賠了罷,省得經官動府,刑罰要受,監牢要坐,銀子依舊要賠。」雪娘走上船來,把地方所勸的話對媽兒說了。媽兒道:「我也曉得,他既起這片歹心,料想不肯白過,不如認了晦氣,只當王四那宗銀子不曾騙得,拿來舍與他罷。」就央船頭進艙去說,願償米價,求免送官。艙中允了,就教拿銀子來交。媽兒是個奸詐的人,恐怕銀子出得容易,又要別生事端,回道:「家中分文沒有,先寫一張票約,待天明了,挪借送來。」運官道:「朝廷的國課,只怕她不寫,不怕她不還,只要寫得明白。」媽兒就央地方寫了一張票約,竟如供狀一般,送與運官,方才放了。等到天明,媽兒取出一百二十兩銀子,只說各處借來的,交與運官。

  誰想運官收了銀子,不還票約,竟教水手開船。媽兒恐貽後患,僱只小船,一路跟著取討,直隨至高郵州,運官才教上船去,當面吩咐道:「我不還票約,正要你跟到途中,與你說個明白,這項銀子不是我有心詐你的,要替你償還一主冤債,省得你到來世變驢變馬還人。你們做娼婦的,哪一日不騙人,哪一刻不騙人?若都教你償還,你也沒有許多銀子。只是那富家子弟,你騙他些也罷了,為什麼把做手藝的窮人當做浪子一般耍騙?他伏事你五、六年,不得一毫賞賜,反把他銀子賴了,又騙官府枷責他,你於心何忍?他活在寓中,病在牀上,尚且憤恨不過,那魂魄現做人身,到你家纏擾;何況明日死了,不來報冤?我若明明勸你還他,就殺你剮你,你也決不肯取出。故此生這個法子,追出那主不義之財。如今原主現在我船上,我替你當面交還,省得你心上不甘,怪我冤民作賤。」就從後艙喚出來,一面把銀子交還王四,一面把票約擲與媽兒。媽兒嗑頭稱謝而去。

  王四感激不盡,又慮轉去之時,終久要吃淫婦的虧,情願服事恩人,求帶入京師,別圖生理。運官依允,帶他隨身而去,後來不知如何結果。

  這段事情,是窮漢子喜風流的榜樣。奉勸世間的嫖客及早回頭,不可被戲文小說引偏了心,把血汗錢被她騙去,再沒有第二個不識字的運官肯替人扶持公道了。

  

  有人怪這回小說,把青樓女子忒煞罵得盡情,使天下人見了,沒一個敢做嫖客,絕此輩衣食之門,也未免傷於陰德。我獨曰不然:若果使天下人見了,沒一個敢做嫖客,那些青樓女子沒有事做,個個都去做良家之婦了。這種陰德更自無量。

◀上一回 下一回▶
無聲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