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集外集拾遺補編》)

我对于《文新》的意见 無題
作者:魯迅 1921年
惜花四律
本作品收錄於《集外集拾遺补编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一年七月《晨報》「浪漫談」欄,署名風聲

有一個大襟上挂一只自來水筆的記者,來約我做文章,為敷衍他起見,我於是乎要做文章了。首先想題目……

這時是夜間,因爲比較的涼爽,可以捏筆而沒有汗。剛坐下,蚊子出來了,對我大發揮其他們的本能。他們的咬法和嘴的構造大約是不一的,所以我的痛法也不一。但結果則一,就是不能做文章了。並且連題目沒有想。


我熄了燈,躲進帳子裏,蚊子又在耳邊嗚嗚的叫。

他們並沒有叮,而我總是睡不着。點燈來照,躲得不見一個影,熄了燈躺下,卻又來了。

如此者三四回,我於是憤怒了;説道:叮只管叮,但請不要叫。然而蚊子仍然嗚嗚的叫。

這是倘有人提出一個問題,問我「於蚊蟲跳蚤孰愛? 」我一定毫不遲疑,答曰「愛跳蚤!」這理由很簡單,就因爲跳蚤是咬而不嚷的。

默默的吸血,雖然可怕,但於我卻較爲不麻煩,因此毋寧愛跳蚤。在與這理由大略相同的根據上,我便也不很喜歡去「喚醒國民」,這一篇大道理,曾經在槐樹下和金心異說過,現在恕不再敍了。


我於是又起來點燈而看書,因爲看書和寫字不同,可以一手拿扇驅趕蚊子。

不一刻,飛來了一匹青蠅,只繞著燈罩打圈子。

「嗡!嗡嗡!」

我又麻煩起來了,再不能懂書裏面怎麽說。用扇去趕,卻扇滅了燈;再點起來,他又只是繞,愈繞愈有精神。

「嚄,嚄,嚄!」

我敵不住了!我仍然躲進帳子裏。


我想:蟲的撲燈,有人説是慕光,有人説是趨炎,有人説是為性慾,都隨便,我只願他不要只是繞圈子就好了。

然而蚊子又嗚嗚的叫了起來。

然而我已經瞌睡了,懶得去趕他,我朦朧的想:天造萬物都得所,天使人爲瞌睡,大約是專為要叫的蚊子而設的……


阿!皎潔的明月,暗綠的森林,星星閃著他們晶瑩的眼睛,夜色中顯出幾輪較白的圓紋是月見草的花朵……自然之美多少豐富呵!

然而我只聼得高雅的人們這樣說。我窗外沒有花草,星月皎潔的時候,我正和蚊子戰鬥,后來又睡着了。

早上起來,但見三位得勝者拖著鮮紅色的肚子站在帳子上;自己身上有些癢,且騷且數,一共有五個疙瘩;是我在生物界裏戰敗的標征。

我於是也便帶了五個疙瘩,出門混飯去了。

一九二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