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氏易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焦氏易林 卷第八
漢 焦贛 撰 闕名注 景北京圖書館藏元刊本
卷第九

易林卷第八

坎上坎下

 有黄鳥足歸呼季玉從我睢陽可辟

 刀兵與福俱行有命乆長

  未詳

之乹

 太王爲父季歴孝友文武聖明仁徳

 興起弘張四國載福綏厚

  季歷周太王子篤生文王啇紂無

  道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武王伐

  紂遂有天下

 猨墮髙木不踒手足保我金玉還歸

 其室

  無註

重耳㳟敏遇讒出處北奔狄戎經渉

 齊楚以秦代懷誅殺子圉身為覇主

  重耳晋文公名𬒳SKchar之譛處於

  蒲歷奔諸國及反秦伯誘殺懷公

  而代立圉懷公名

𫎇

 𠋣鋒㨿㦸傷我𦙄臆拜折不息

  無註

 狗冠雛歩君失其居出門抵山行者

 憂難水灌我園髙陸為泉

  無註

 衆鳥所翔中有大壯爪牙長頭為我

 驚憂

  無註

 雷行相逐無有休息戰於平陸為夷

 所覆

  無註

 禹鑿龍門通利水泉同注滄海民得

 安土

  按書禹貢龍門属雍州在今馮翊

  夏陽縣以下皆言禹治水之㓛

小畜

 堯舜仁徳飬賢𦤺福衆英積聚國無

 㓂賊啇人失利來争寳貨

  堯唐帝名舜虞帝名皆仁徳之君

  也書大禹謨野無遺賢萬邦咸寧

 陸居少泉山髙無雲車行千里塗不

 汚輪渴為我怨佳思廣得

  無註

 朝視不明夜不見光皆抵空床季女

 奔亡愴焉心傷

  無註

 齊魯求國仁聖輔徳進禮雅言定公

 以安

 春秋定公十年㑹齊侯于夾谷孔

  子相之𥠖彌言於齊侯曰孔子知

 禮而無勇(⿱艹石)使萊人以兵刼之必

  得志齊侯從之兩君就壇兩相相

 揖齊人鼓譟而進欲以執魯君孔

  子歷階升曰吾兩君之好夷狄之

  民何為來為命同馬止之齊侯乃

  謝曰寡人之過也退而與二三大

  夫曰魯以君子之道輔其君子以

  夷狄之俗教寡人遂歸所侵鄆汶

  龜隂之田以謝魯

同人

 束帛玄珪君以布徳伊吕百里應聘

 輔國

  按書舜典五玉三帛皆諸侯所執

  以覲者也又禹貢云禹執玄圭告

  厥成㓛伊尹相湯吕望興周百里

  奚事秦皆國之良輔也

大有

𣗥鉤我𥜗爲絆所拘靈巫拜禱禍不

 成災東山之邑中有土服可以饒飽

  無註

 門燒屋燔爲下所殘西行出户順其

 道里虎卧不起牛羊歡喜

  無註

牆髙蔽日崑崙翳月逺行無明不見

 歡叔

  崑崙之墟在西北方去嵩髙五萬

  里地之中其髙萬一千里出賦題

 天地際㑹不見内外祖辭遣送與丗

 長决

  無註

 深水難渉塗難至轂牛罷不進濘䧟

 我疾

  無註

 羊驚狼虎獼猴群走無益於僵爲齒

 所傷

  無註

 履虵躡虺與鬼相視驚哭失氣如𮪍

 虎尾

  虵虺皆隂物按詩何人斯篇爲鬼

  爲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

  極

噬嗑

 車驚人墮兩輪脫去行者不至主人

 憂懼結締復解夜明爲喜

  無註

 南販北賈與怨爲市利得自治

  語云放於利而行多怨

 延陵適魯觀樂太史車轔白巔知秦

 興起卒兼其國一統爲主

  史記吴季札號延陵季子聘上國

  觀樂于周詩有車鄰鄰有馬白顛

  鄰鄰車聲白顛額有白毛是時秦

  始有車馬故知其興起也

出門逢患與禍爲怨更相擊刺傷我

 手端

  無註

無妄

 獐鹿同走自燕嘉喜公子好遊他人

 多有

  無註

大畜

 㳟寛相信履福不殆從其邦域與喜

 相得

  孔子曰㳟則不侮寛則得衆

 欲飛無翼鼎重折足失其喜利苞羞

 爲賊上妻之家喜除我憂解吾思愁

  易鼎卦九四鼎折足覆公餗苞當

  作包否卦六三包羞象曰位不當

  也

大過

 府蔵之冨王以振貸捕魚河海𦊙網

 多得

  無註

 隂生麏鹿䑕舞鬼哭靈龜陸𫎇釡甑

 草土仁智盤桓國亂無緒

  無註

 風塵暝迷不見南北行人失路復反

 其室

  無註

𢘆

 金革白黄冝利戒市嫁娶有息啇人

 恱喜

  無註

 匏𤓰之徳冝繫不食君子失與官政

懷憂

  匏瓠也孔子曰吾豈匏𤓰也哉焉

  能繫而不食

大壯

 乗船渡濟載氷逢火頼得免患𫎇我

 所恃

  無註

 道塗多石傷車折軸與市爲仇不利

 客宿

  無註

明夷

 託𭔃之徒不利請求結衿無言乃有

 悔患

  無註

家人

 三羊争妻相逐犇馳終日不食精氣

 竭罷

  無註

 退惡防患見在心苗日中之恩解釋

 倒懸

  無註

 兩足四翼飛入嘉國寧我伯姊與母

 相得

  無註

寒露所降凌制堅氷草木瘡傷華落

 葉亡

  易坤卦履霜堅氷隂始凝也

 后稷農㓛冨利我國南畒治理一室

 百子

  書舜典帝曰棄黎民阻飢汝后稷

  播時百榖

 設網張羅捕魚園池網𦊙自决雖得

 復失危訴之患受其低歡

  無註

 路與縣休侯伯恣驕上失其盛周室

 衰微

  周自平王東遷之後諸侯强大王

  室遂衰路與縣休未詳

 逐走追亡相及扶桑復見其郷使我

 悔䘮

  無註

 履福綏厚載福受祉衰微復起継世

 長乆疾病獻凌晉人赴告

  按春秋魯成公十年六月晋侯疾

  欲麥使甸人獻麥饋人為之將食

  張如厠䧟而卒凌當作麥

 鰥寡孤獨禄命苦薄入宫無妻武子

 哀悲

  按春秋魯襄公二十五年崔武子

  欲娶棠姜筮之其繇曰入其宫不

  見其妻凶

 山没丘浮陸爲水魚燕雀無巢民無

 室廬

  無註

 冠帶南遊與福喜期徼於嘉國拜爲

 逢時

  無註

東行亡羊失其羝牂少婦無夫獨坐

 空廬

  無註

 探巢捕魚耕田捕鰌費日無功右手

 空虚

  無註

東行飲酒與喜相抱福吾家利來從

 父母水澤之徒望邑而處

  無註

 妄怒失精自令畏悔忪忪之懼君子

 無咎

  無註

 白雲如帶徃徃旗處飛風送迎大雹

 將下擊我禾稼僵死不起

  無註

歸妺

 南至之日陽消不息北風烈寒萬物

 蔵伏

  按春秋魯僖公五年日南至公登

  觀䑓以望雲氣周正月今十一月

  冬至之日日南極是也

 火中仲夏鴻鴈來舎體重難移未能

 髙舞君子顯名不失其譽

  書堯典日永星火以正仲夏火謂

  大火夏至昬之中星也

 北行出門履䧟躓顛踒足㨿塗汚我

 襦袴

  無註

輕車醊祖焱風𭧂起促亂𥙊器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錯華明神降祐道無害冦

  無註

 酒為歡伯除憂來樂福喜入門與君

 相索使我有徳

  無註

 三足孤烏靈明督郵司過罰惡自賊

 其家毀敗為憂

  漢天文日中有三足烏

 三河俱合水怒湧躍壞我王屋民飢

 於食

  三河河東河内河南在天下之中

中孚

 南行𬃷園惡虎畏班執火消金使我

 無患

  無註

小過

求鹿過山與利爲怨闇聾不言誰知

 其歡

  無註

旣濟

 行旅困蹵失明守宿囹圄之憂啓執

 出遊

  囹圄獄名

未濟

 㩀𣗥履危跌刺爲憂夫婦不和亂我

 良家

  無註

离下离上

 時乗六龍爲帝使東逹命宣㫖無所

 不通

  易乾卦時乗六龍以御天

之乾

 執轡四驪王以爲師隂陽之明載受

 東齊

  太公遇文王立爲師後封于齊

 春秋禱祝解過除憂君子無咎

  無註

坐車乗軒㩀國子民虞叔受命六合

 和親

  武王克殷求泰伯仲雍之後得周

 章已為吴君别封其弟虞仲於周

  之北故夏墟為西吴後丗謂之虞

  公

𫎇

 開户下堂與福相迎禄于公室曽孫

 以昌

  無註

 髙木腐巢漏濕難居不去甘棠使我

 無憂

  甘棠羙召伯也詩云蔽芾甘棠勿

  翦勿伐甘棠杜梨也

 三女爲姧俱遊髙園倍室夜行與伯

 𥬇言不忍主母爲設歡酒𡨚尤誰禱

  按列女傳周大夫主父妻滛於鄰

  人恐主父𮗜其滛者為毒酒使媵

  婢進之媵婢心知之計進之則殺

  主父不義言之又殺主母不忠因

  陽僵覆酒主父怒而笞之妻恐媵

  婢言其事以他過笞欲殺之媵婢

  知將死終不言

 漏巵盛酒無以飬老春貸𮮐稷年歳

 實有履道坦坦平安何咎

  無註

松栢枝葉常茂不落君子惟體日冨

安樂

  目當作日

小畜

 夫婦不諧爲燕攻齊良弓不張𮪍駟

 憂凶

  未詳

 出令不勝反爲大灾強不尅弱君受

 其憂

  無註

 犇牛相錯敗亂緒業民不得作

  無註

 載璧秉珪請命於河周公剋敏冲人

 瘳愈

  𥘉成王少時病周公乃自揃其蚤

  沈之河以祝於神曰王少未有識

  奸神命者乃旦也王病有瘳

同人

素車偽馬不任重負王侯出征憂危

 爲咎

  無註

大有

大樹之子同條共母比至火中枝葉

 盛茂

  無註

壅遏隄防水不得行火盛陽光隂蜺

 伏藏走婦其歸

  無註

 五嶽四瀆合潤爲徳行不失理民頼

 恩福

  五嶽山名四瀆江河淮濟

 駕駿南遊虎驚我羊隂不奉陽其光

 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言之謙謙奉義解患

  無註

 早霜晩雪傷害禾麥損功弃力飢無

 所食

  無註

歧周海隅有樂無憂可以辟難全身

 保財

  周太王辟狄人之患邑于岐山之

  下伯夷辟紂居北海之濵

 隂蔽其陽日闇不明君憂其國求騂

 得黄駒犢從行

  無註

噬嗑

 金城䥫郭上下同力政平民歡㓂不

 敢賊

  漢関中金城千里天府之國也

 平公有疾迎醫秦國和不能知晉人

赴國

  春秋晋侯有疾求醫於秦使醫和

  視之曰疾不可爲也公遂卒而訃

  焉

戴堯扶禹從喬彭祖西過王母道里

 夷易無敢難者

  堯唐帝名禹夏禹姒姓喬王喬古

  他人名彭祖堯時人壽至八百王

  毋仙子也

 羔羊皮革君子朝服輔政天徳以合

 萬國

  詩羔羊之皮素絲五紽羔羊之革

  素絲五緎言南國化文王之徳在

  位皆節儉正直故詩人羙其衣服

  有常也

無妄

 據鍾鼓翼將軍受福安帖之家虎狼

 與憂履危不強師行何咎

  無註

大畜

 嫡庶不明孽亂生殃陳失其邦

  春秋魯昭公八年陳哀公嬖二妃

  諸公子爭立楚遂㓕陳

 鳥驚狐鳴國亂不寧上弱下强爲隂

 所刑

  無註

大過

 六月採𦬊征伐無道張仲方叔剋勝

 飲酒

  六月采𦬊皆詩名六月建未之月

  也時玁狁内侵宣王命尹𠮷甫帥

  師伐之有㓛而歸詩人作歌以叙

  其事司馬法冬夏不興師今六月

  而出師者以玁狁之故也采𦬊之

  詩言蠻荆背叛王命方叔南征軍

  行采𦬊而食故賦其事張仲𠮷甫

  之友是時燕飲張仲在焉

 𬒳繡夜行不見文章安坐玉堂乃無

 咎殃長子帥師得其正常

  項羽云富貴不歸故郷如衣錦而

  夜行又易師卦六五長子帥師以

  中行也

昩暮乗車東至伯家踰梁越河濟脫

 無他

  無註

𢘆

東風解凍和氣兆升年嵗豐登

  無註

 三狸搏䑕遮遏前後無於還域不得

 脫走

  無註

大壯

 綏徳孔明履禄乆長貴且有光疾病

 憂傷

  無註

 三虎搏狼力不相當如摧壅祐一擊

 破亡

  無註

明夷

使伯東乗恨不肯行與叔争訟更相

 毀傷

  無註

家人

 把空握虚鴞驚我雛利去不來

  無註

 李華再實鴻升降集仁哲以興𨺚國

 無賊

  無註

 東山臯洛一朝殞落勇悍不服金玦

 玩好衣爲身賊

  春秋閔公二年冬晋侯使太子申

  生伐東山臯洛氏衣之偏衣佩之

  金玦衣身之章也佩𠂻之旗也故

  敬其事則命以始服其身則衣之

  純用其𠂻則佩之度今命以時卒

  閟其事也衣之厖服逺其躬也佩

  以金玦棄其𠂻也服以逺之時以

  閟之厖凉冬殺金寒玦離胡可恃

 飛文汚身爲邪所牽青蠅分白貞孝

 放逐

  詩青蠅篇營營青蠅止于𣗥註青

  蠅汙穢能變白黒以比讒人也

南山大木文身其目制命出令東里

 田畒尊主安居鄭國無患

  子産為鄭國之政都鄙有章上下

  有服田有封洫廬井有伍輿人誦

  之曰取我衣冠而禇之取我田疇

  而伍之孰殺子産吾其與之及三

  年又誦之曰我有子弟子産誨之

  我有田疇子産殖之子産之死誰

  其嗣之

泉起崑崙東出玉門流為九河無有

憂患

  按禹貢崑崙即河源所出在臨羌

  縣又云九河旣道爾雅一曰徒駭

  二曰太史三曰馬頰四曰覆鬴五

  曰胡蘇六曰簡㓗七曰鈎盤八曰

  鬲津其一則河之經流也

 命短不長中年夭傷鬼泣哭堂哀其

 子亡

  無註

 君臣不和上下失冝宋子哭歌

  無註

苛政日作螟食華葉割下啖上民𬒳

 其賊秋無所得

  無註

 南行戴鎧登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九魁車傷牛罷日暮

 咨嗟

  無註

 春東夏南隨陽有㓛與利相逢

  無註

 頭尾顛倒不知緒處君失其國

  無註

言無要約不成劵契殷叔季SKchar公孫

 争之強入委禽不恱子南

  鄭徐吾犯之妺羙公孫楚聘之矣

  公孫黒又使強委禽焉註云禽鴈

  也納采用鴈事見春秋魯昭公元

  年殷叔未詳

 缺破不成胎𡖉不生不見其形

  無註

 見虵交悟惜蚖畏惡心乃無悔

  無註

 河水孔穴壞敗我室水深無涯魚鱉

 傾側

  無註

 五嶽四瀆地得以安髙而不危敬慎

 避患

  無註

歸妺

 南至之日陽消不息北風烈寒萬物

 伏蔵

  春秋僖公五年春正月辛亥朔日

  南至周正月今十一月冬至之日

  日南極是也

 五利四福俱佃居邑𮮐稷盛茂多獲

 髙積

  無註

 公孫駕車載遊東齊延陵子産遺季

 紵衣疾病哀悲

  左傳鄭大夫子産吴公子季札甞

  聘鄭與子産相得子産以紵衣獻

  季札

 交亂當道民困愁苦望羊置群長子

 在門

  無註

 金玉滿室忠直乗危三老凍餓鬼

 其室求魚河海網舉必得

  無註

 日入幽慝陽明隱伏小人勞心求事

 不得

  無註

 頻逢社飲失利後福不如子息舊居

 故處申請必與乃無大悔

  無註

中孚

 南有嘉魚駕黄取遊魴鱮詡詡利來

 無憂

  南有嘉魚詩篇名燕享而作也

小過

 黄裳建元文徳在身禄祐洋溢封爲

 齊君賈市無門股肱多根

  易坤卦六五黄裳元𠮷文在中也

旣濟

 口不從心欲東反西與意乖戾動歩

 失使

  無註

未濟

 虎狼之郷日争凶訟叨𠇍爲長不能

 定從

  無註

艮下兊上

 雌單獨居歸其本巢毛羽顦顇志如

 死灰 -- 灰

  無註

之乹

 十䆫多明道里通利仁智君子國安

 不僵

  無註

 心惡來怪衝衝何懼顔伯子騫尼父

 聖母

  無註

 鳥鳴呼子哺以酒脯髙樓水處來歸

 其母

  無註

𫎇

 國馬生角隂孽萌作變易常服君失

 于宅

  按史記燕太子丹為質於秦求歸

  秦王曰待馬角生乃放子還旣而

  咸陽馬果生角乃放歸其後隂謀

  使荆軻與勇士秦武陽刺秦失圖

  秦乃㓕燕

 入宇多悔耕石不冨衡門屢空使士

 失意

  無註

 情懦行賈逺渉山阻與旅爲市不危

 不殆利得十倍

  無註

 梁破橋壞水深多畏陳鄭之間絶不

 得前

  無註

 𩀱鳬俱飛欲歸稻池經渉萑澤爲矢

 所射傷我胷臆

  無註

小畜

 謾誕不誠倍梁㓕文許人賣牛三失

 争之失利後時公孫懷憂

  無註

 南國凶飢民食糟糠少子困捕利無

 所得

  無註

 狗吠非主狼虎夜擾驚我東西不爲

 家咎

  無註

 望龍無目不見手足入水求玉失其

 所欲

  無註

同人

 以鹿爲馬欺誤其主聞言不信三口

 爲咎黄龍三子中樂不殆

  史記秦趙髙欲為亂恐群臣不聴

  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

  二世𥬇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

  左右或黙或言髙隂中諸言鹿者

  以法後群臣皆畏髙而不敢言鹿

大有

 飬㓜新婚未能出門登宋望齊不見

 太師

  未詳

 王孫季子相與爲友明𠃔篤誠升擢

 薦舉

  史記髙陽氏有才子八人謂之八

  愷髙辛氏有才子八人謂之八元

  堯未及舉舜於是舉八愷使主后

  土舉八元使布五教

 山水𭧂怒壞梁折柱稽難行旅留連

 愁苦

  無註

 鸇鳩徙巢西至平州遭逢雷電破我

 葦廬室家飢寒思吾故𥘉

  無註

 登髙傷軸上阪弃粟販鹽不利買牛

 折角

  無註

 祝施王孫能事鬼神節用綏民衛國

 以存饗我旨酒眉夀多年

  施當作鮀掌宗廟祭祀之官王孫

  名賈亦衛大夫

 九里十山道郤峻難牛馬不前復反

 來還

  無註

噬嗑

 枯樹不華空淵無魚蕉鳥飛翔利弃

 我去

  無註

 雄狐唯唯登上山嵬昭告顯功大福

 允興

  無註

 啞啞𥬇喜相與飲酒長樂行觴千秋

 起舞拜受大福

  無註

 大推破轂長舌亂國牀第之言三丗

 不安

  無註

無妄

 男女合室二姓同食婚姻孔云冝我

 孝孫

  無註

大畜

 千仭之墻禍不入門金籠䥫䟽利以

 辟兵欲南上阪轉萬不轉還車復返

  史記燕樂毅圍即墨人曰安平之

  戰田單宗人以鐡籠得全是多智

  習兵因共立以爲將以拒燕

華言風語自相詿誤終無凶事安寧

 如故

  無註

大過

 汎汎柏舟流行不休耿耿寤寐公懷

 大憂仁不遇時退隱窮居

  詩柏舟言仁而不遇也汎彼柏舟

  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𨼆憂

 大尾小頭重不可摇上弱下強隂制

 其雄

  無註

 一身三口語無所主東西南北迷惑

 失道

  無註

𢘆

南行求福與喜相得封受上賞鼎足

 輔國

  無註

 過時不歸苦悲雄雌徘SKchar外國與母

 分離

  無註

大壯

堯舜在國隂陽和得𣵠聚衣常晉人

 無殃

  春秋魯哀公二十三年晋荀瑶伐

  齊戰于犂丘齊師敗績知伯禽顔

  庚即齊大夫顔𣵠聚也

 周城之降越裳夷通疾病多祟鬼

 其公鳥子野心宿客未同

  史記交趾南有越裳氏重三譯而

  來獻白雉謂道路悠逺山川阻深

  恐一使不通故重三譯而来朝也

明夷

 申酉脫服牛馬休息君子以安勞者

 得歡

  無註

家人

 凱風無毋何怙何恃㓜孤弱子爲人

 所咎

  詩云凱風自南吹彼𣗥心陟岵詩

  云無父何怙無毋何恃

 出門上堂從容牖房不失其常天牢

 北户勞者憂苦

  無註

 天厭周徳命與南國以禮静民兵革

 休息

  無註

 常葉折衝佐𨶜者傷暴君失國良臣

 破殃

  無註

 合歡之國嘉喜我福東嶽西山朝齊

 成恩

  無註

 耕石不生弃禮無名縫衣失針𥜗袴

 不成

  無註

 聾瞢闇瞢跛踦不行坐尸爭骸身𬒳

 火災因其多憂

  無註

 長生太平仁政流行四方歸徳社稷

 康榮

  無註

 桀跖並處民之愁苦擁兵荷粮戰於

 齊魯合卺同牢SKchar姜並居

  卺音謹

 南與凶俱破車失𥜗西行無袴亡其

 寳賂

  無註

 空慒注器豚SKchar不至張弓祝雞雄父

 飛去

  慒當作槽

 望尚阿衡太宰周公蕃屏湯武立爲

 王侯

  望太公吕尚也阿衡伊尹也太宰

  官名周公為太宰

 朝鮮之地箕子所保冝家冝人業處

 子孫

  箕子紂諸父武王伐紂遂歸周封

  於朝鮮

 昔憂解𥬇故貪今冨載筞履善與福

 俱遇

  無註

 叔迎伯兄遇卷在陽君子季SKchar並坐

 鼓簧

  詩君子陽陽閔周也君子陽陽左

  執簧右招我由房其樂只且

 順風縱火芝艾俱死三官集房十子

 中傷

  芝靈草艾草名可灸𬒳火俱死即

  玉石俱焚之義三官或作三害未

  詳

 駕車入里求鮮魴鯉非其肆居自令

 失市君子所在安無危咎

  無註

歸妹

 㧞劒傷手見敵不起良臣無佐困辱

 爲咎

  無註

 亂君之門佐𨶜傷跟營私貪禄身為

 悔殘東下太山見我所歡

  無註

 慈母望子遥思不已乆客外野使我

 心苦

  無註

 魴生淮郤一轉爲百周流四海無有

 患惡

  無註

 甘露醴泉太平機𨵿仁徳感應歳樂

 民安

  甘露仁澤也聖徳上及太清下及

  萬靈則降醴泉水之精也聖徳上

  及太寧中及萬靈則出見鶡冠子

 桴薇出車魚麗思𥘉上下從急君子

 免憂

  桴當作採采薇出車魚麗皆詩篇

  名采薇言出戌之時采薇以食而

  念歸期之逺也出車之詩勞還率

  也魚麗之詩燕饗之樂歌也

 豕生魚魴䑕舞庭堂雄佞施毒上下

 昏荒君失其邦

  無註

中孚

 三頭六目道畏難宿寒苦之國利不

 可得

  未詳

小過

 驚雀衘𦭘以生孚乳昆弟六人姣好

 弟孝各同心願和恱相樂

  無註

旣濟

 文君之徳仁義SKchar福年無胎天國冨

 民實君子在堂曽累益恩

  此言文王脩徳行仁而天下歸之

  天當作夭

未濟

 秋梁未成無以至陳水深難渉使我

 不前

  無註

巽下震上𢘆

 黄帝所生伏羲之宗兵刀不至利以

 居止

  太昊伏犧氏黄帝軒轅氏黄帝造

  五兵以征不享

之乹

 登墀踒足南行折角長夜之室不逢

 忠直

  無註

燕雀衰老悲鴻入海憂不在郷𦍑池

 其羽頡頏上下在位獨處

  無註

 開門除憂伯自外來切切無患我之

 得歡

  無註

𫎇

 効耕釋秬有所疑止空虚無子

  無註

 張牙切齒断怒相及咎起蕭墻牽引

 吾子患不可解憂驚吾母

  無註

 履不容足南山多𣗥母出房闥乃無

 疾病

  無註

 牛騂亡子鳴於大野申後隂徴罡歸

 其母

  無註

 龍生于淵因風身天章虎炳文爲凶

 敗軒發輗温谷暮宿崑崙終身無患

 充精炤燿不𬒳禍難

  無註

小畜

 旣嫁冝𠮷出入無憂三聖並居國安

 無災

  無註

 北陸陽伏不知白黒君子傷䜛正害

 善人

  冬日在北陸日行北方黒道曰北

  陸出易通統圗

 一身兩頭近適二家亂不可治

  無註

 牝馬牝駒嵗字不休君子衣服利得

 有餘

  無註

同人

 南行懷憂破其金輿安坐故廬乃無

 灾患

  無註

大有

 憂人之患履傷浮願為身禍殘篤心

 自守與喜相抱

  無註

 咸陽辰巳長安戌亥丘陵生上非魚

 鰌市可以避不終無凶咎

  未詳

 不知何孫夜來扣門我愼外寢兵戎

 且來

  無註

 昧旦不明暗我無光䘮㓕失常使我

 心傷

  無註

 江隂水側舟檝破乏孤不得南豹無

 以比雖欲㑹盟河水絶梁

  魏王豹叛漢漢王遣韓信等以兵

  擊之信爲疑兵陳船欲渡臨晋伏

  兵從夏陽以木罌渡軍襲虜豹比

  當作北

 神之在丑逆破爲咎不利西南人休

 止後

  無註

 然諾不行欺天誤人使我靈宿夜歸

 温室神怒不直鬼擊無目欲求福利

 適反自賊

  無註

噬嗑

 攘臂極肘怒不可止狼戾復佷無與

 爲市

  無註

 販馬賣牛㑹值虚空利得尠少留連

 爲憂

  無註

 髙樓陸處以避風雨深堂邃宇君安

 其所牝雞之息爲我利弗求得弗得

  易繫辭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

  人易之以宫室書牝雞無晨牝雞

  之晨爲家之索息當作晨

 阿衡服箱太一載行逃時歴舎所之

 吉昌

  阿衡伊尹號太一星名

無妄

 飛來之福入我嘉室以安吾國

  無註

大畜

 不孝之患子爲毋殘老耄莫飬獨坐

 空垣

  無註

 南過𣗥門鉤裂我冠𨶜之傷𥜗使君

 恨憂

  未詳

大過

 重或射卒不知所定質疑蓍龜孰可

 辟大明神報荅告以肌如

  蓍所以筮龜所以卜

 驎麑鳯稚安樂無憂捕魚河海利踰

 從居

  無註

 新田冝粟上農得榖君子推徳千百

 以福

  無註

 簪短帶長幽思苦窮瘠蟸小瘦以病

 之隆

  無註

 争訟之門不可與鄰出入爲憂生我

 心患

  無註

大壯

 朽根枯株不生肌膚病在心腹日以

焦勞

  無註

 雨師娶婦黄巖季子成禮就婚相呼

 南上膏我下土嵗年大茂

  愽物志曰太公爲灌壇令武王夢

  婦人當道夜哭問之曰吾是東海

  神女嫁於西海神童今爲灌壇令

  當道廢我行我行必有大風疾雨

  武王𮗜召太公問之果有疾風𭧂

  雨從太公邑外過

 日暮閉目隨陽休息箕子以之乃受

 其福舉首多言必爲悔殘

  易明夷卦彖曰利艱貞晦其明也

  内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家人

 昧之東域誤過虎邑失我熊胔飢無

 所食

  胔音漬

 鳥飛無翼兎走折足雖不㑹同未得

 醫工

  無註

 蓼蕭瀼瀼君子龍光鳴鸞雍雍福禄

 來同

  詩蓼蕭諸侯朝于天子天子與之

  燕以示慈惠故歌此詩蓼彼蕭斯

  零露瀼瀼旣見君子為龍為光又

  曰和鸞雝雝萬福攸同

明夷

 冬採微蘭地凍堅難利走室北暮無

 所得

  無註

 五勝相賊火得水息精光消㓕絶不

 長續

  五勝者五行相勝之義

 東資齊魯得騂犬馬便辟能言巧賈

 善市八鄰併户請火不與人道閉塞

 鬼守其宇

  便辟謂習於威儀而不直

 争雞失羊亡其金囊利不得長陳蔡

 之患頼楚以安

  史記孔子在陳蔡之間楚使人聘

  之孔子將徃拜禮陳蔡大夫謀曰

  楚(⿱艹石)用孔子則陳蔡大夫危矣於

  是乃相與發徒圍孔子於野不得

  行絶糧使子貢至楚楚昭王興師

  迎孔子然後得免

 九登十渉馬跌不前管子佐之乃能

 上山

  無註

 東鄰愁苦君亂天紀甘貪禄寵必受

 其咎意合志同自外相從見吾伯公

  無註

 三狸捕䑕遮遏前後死於壊城不得

 脫走

  無註

狼虎争彊禮義不行兼吞其國齊晉

 無主

  齊桓晉文假仁義以尊周室自桓

  文之後天下失覇則諸侯無主愈

  僣亂矣

 五嶽四瀆合潤為徳行不失理民頼

 息福

  無註

 六月種𮮐嵗晚無雨秋不宿酒神失

 其所先困後通與福相逢

  無註

騋牝龍身日取三千南上蒼梧與福

 爲婚道里夷易身安無患

  詩定之方中騋牝三千此言衛文

  公所畜之馬七尺而牝者亦巳至

  於三千之衆矣

 出入休居安止相憂上室之權虎爲

 季殘

  㝎公五年季平子卒陽虎私怒囚

  季桓子與盟乃捨之八年陽虎欲

  盡殺三桓適而更立其所善庶子

  以代之載季桓子將殺之桓子詐

  而得脫三桓共攻陽虎九年陽虎

  奔齊巳而奔晉

南山昊天刺政𨵿身疾病毋辜背憎

 爲仇

  詩小雅節南山云節彼南山又曰

  不弔昊天又曰昊天不平此詩家

  父所作刺周王用尹氏為太師秉

  國之均不能毗輔天子用威虐政

  以召禍亂民所憎惡甚於仇讎也

 蒼耳東從道頓跂踦日辰不良病為

 祟禍

  蒼耳馬也遯之小過曰𮪍騅與蒼

  蒼即蒼耳也

歸妹

 兄征東燕弟伐遼西大剋勝還封君

 河間

  無註

 播輸折輻馬不得行竪牛之䜛賊其

 父兄布裘不傷終身無殘

  輸當作轔春秋成公十六年魯穆

  子去叔孫氏奔齊及庚宗遇婦人

  宿焉生子曰牛後復歸魯立爲卿

  使牛爲竪有寵長使爲政牛不食

  叔孫叔孫遂餒而卒

 駕之南海晨夜不止君子勞疲僕使

 燋苦

  無註

 怨虱燒𬒳忿怒生禍偏心作難意如

 為亂

  按左傳意如魯大夫季平子名昭

  公二十五年伐季氏孟孫叔孫遂

  伐公徒公遜於齊次於陽州

張狂妄行𥨸食盗粮狗吠非主嚙傷

我足

  無註

 警蹕戒道先驅除害王后親桑以率

 群㓛安我祖宗

  周禮宫正掌邦之事蹕以禁行者

  也古者使世婦蠶于公桑蠶室奉

  繭以示于君繅以為黼黻文章而

  服以祀先王先公

 門户乏食困無誰告對門不通莫所

 歸急種蔵五榖一花百葉

  無註

中孚

 𬒳蔽復貌危者得安郷善無患商人

 有息利來入門

  無註

小過

 壘壘壘壘如其之室一身十子古公

 治邑

  古公周太王之本號修后稷公劉

  之業積徳行義國人皆戴之熏鬻

  之難去𡺳邑于岐山之下𡺳人曰

  仁人也不可失也扶老携㓜歸者

  如市

旣濟

 三嫗治民不勝其任兩馬争車壞敗

 室家

  無註

未濟

 蔽鏡無光不見文章少女不市弃其

 郤王

  無註



易林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