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草和尚/第11回

目錄 燈草和尚
◀上一回 第十一回 痴道士誤入迷魂陣 小侍女偷情說法場 下一回▶


闌干倚偏,怕風驟雨馳,飛來不便。深深輕狂,裝罷俊俏花前,人留戀,媚在眉尖,痴來舌底,拂拂春風面,鍾情我輩,怎禁的頻相見。
                                      ——《右調 念奴嬌》

  話說暖玉到了頭七,這日一早起來,打扮齊整,忽然間周自如領了一班少年道士,個個清秀浪徒來赴道場,進來先請見夫人。

  夫人道︰「多拜上師傅,免禮罷。」

  周自如同眾道士大吹大擂作起法事,暖玉請夫人出來看看。

  夫人道︰「不是我裝假勢,見了這班浪子,恐怕一時按不住,老爺面上究竟不雅。你要去看,我也不來禁你。」

  暖玉得了這句話,帶了小丫環芳樹、晴香、秋月一齊走到廳前,看道士唸經。

  卻說周自如年紀雖比眾道士長些,那俊俏風流可比第一。暖玉見了魂不附體,恨不得摟抱親嘴。那暖玉生得風流亦算了王,周自如自見他神搖色亂,舉止輕狂。

  那些小丫環們個個輕狂說︰「我嫁了這個也願心了。」

  你忙我亂,個個發騷。只有暖玉一眼看定周自如,目不轉睛。那周自如是個偷香魁手,即立起身來,拿了文疏走到屏門邊來。那些小丫環俱紛紛躲開了,惟暖玉立著不動。

  周自如手執文疏道︰「這大帝文書,姑娘可拿去奶奶處押了字。」

  暖玉走近一步,接住手裡,低聲道︰「我有話與你說。」

  周自如低答道︰「今日是我主壇,眾人照看不好意思。待明早來謝齋,那時商量。」

  暖玉笑應了。拿了文疏上樓來,叫夫人押了字。又拿出來立在亮處,周自如見了忙走來取。

  暖玉又低低道:「明日悄悄的立在此,我自出來接你。」

  周自如道:「曉得了。」

  暖玉滿心歡喜,反上樓來與夫人閒談,不出來看法事。直至初更完滿,大家吃齋散了。

  到了次日,周自如早起吃了些春藥,準備大戰,打扮得齊齊整整,走到楊宅內門上,沒一個人兒,他放著腳步走入中堂,立著不動。

  只見昨日那女子已在後廳站著。見了周自如又回頭看看,便開言道:「老師你來。」

  周自如忙跨二三步到了廳後,暖玉領到一間小房內安頓下道:「你悄悄坐著,我去去就來。」

  周自如道:「且住,我看姑娘不是個下人。」

  暖玉道:「替老爺養兒子的奶奶。」

  周自如道:「失敬了。」

  暖玉道:「好說。」去了一會,就來領周自如到長姑先做臥房的後樓上,取了十個蒸酥,五六個梨放在桌上。周自如摟住親了個嘴,暖玉把舌尖吐在他口裡,周自如伸手摸他褲中,抹了一手騷水,便道:「我們先弄弄罷。」

  暖玉道:「只恐怕不弄,若弄起來不得休歇,被人知覺不雅,且到夜裡弄罷。」

  周自如道:「不妨我略嚐嚐,便放你去。」不由分說推倒床上,扯下褲子,把兩腿拔開,聳起玉饅頭相似的好東西。

  周自如把自已如鐵棒粗的塵柄射將進去。暖玉快活非常,淫水如注,道:「心肝住了罷,我去去再來。」

  周自如只得放他起來,慌慌張張穿好衣服,走到夫人面前,打一個照面,回到自己廂房,看了看孩子,把絹帕揩乾淨了騷水,等到夜間,只要後樓赴會。

  只想一想道:「倘孩子笑起來怎處?」不若叫他到自己房內,背後可以躲得的。算計定了,將黠燈之時,人人忙夜伋。

  他悄悄走到後樓,領了周自如到自己的臥房來躲過,叫小丫環拿了飯來,閉上了門,同周自如吃了兩碗。

  暖玉道:「酒果也沒有,請你不要見笑。」

  周自如道:「那裹話來。」兩個吃完了飯,暖玉叫周自如依然躲了,閉了房門往夫人房中候他睡了,方才回來把孩子餵飽,同周自如各去下衣,就燈下弄起來。

  周自如吃了春藥,此時淫興勃發,暖玉又是慾火如焚,兩個乒乒乓乓弄得暖玉無般不作,初時不覺,弄到三更時,夫人清清醒著,忽聽得交媾之聲,暗道:「奇怪!又聽得叫心肝不住,那孩子又大哭不止。」

  夫人滿心疑惑,披了衣服走下床來,心中想道:「此時我得燈草和尚再弄方好。」只聽得哼哼聲音,孩子越發哭個不住。夫人走到廂樓房門邊,只見裡面燈光未滅。從門縫裡一張,見一個後生赤條條的,提著暖玉兩隻腿,在那裡浪抽狂射。

  暖玉只管騷聲哼哼的叫:「心肝道士,親親法師,射殺我了。」

  夫人暗道:「這小淫婦如何藏個道士。」又轉到左門邊一看,見那道士十分標緻,用力大弄,塵柄又粗又大,夫人心中難煞,下面淫水流了許多,心中忖道:「不好了,且去忍著罷。」

  走到自己房來,又想一想道,又嘆一口氣道:「怎的?暖玉勾引一個標緻道士可恨,獨自受用,使我慾火難煞,怎能消忍從新。」又走到門外細聽。

  正是:婦人若受深歡娛, 時時刻刻總不歇

  且說廂棲門只因暖玉心忙,不曾上閂,夫人一推就推進去。周自如與暖玉見夫人進來。驚得慌慌張張,幸喜上衣未脫,都跪下道:「求奶奶饒恕我們。」

  周自如看見夫人不曾穿下衣,假作哀求,把手在腿灣裡一摸,弄了濕淋淋的一手騷水。

  夫人假怒道:「我叫地方拿你們送官。」周自如曉得他情動了,就立起來走近夫人,把挺硬的塵柄對準夫人小肚子下一頂,已頂進小半根。

  夫人假作不知,暖玉也立起來,趁勢把夫人推倒床沿上。夫人不由的仰臥了,周自如把那長大塵柄左衝右突,摺旋直頂,竭力抽送,弄得夫人心花大開,心肝也叫不出來。只是心頭突突亂跳,周自如拔了半根出來,夫人才叫一聲:「心肝,快活煞我了。」

  暖玉道:「奶奶可好麼?」

  夫人道:「好,好,好,只是如今捨不得他去怎好?」

  暖玉叫周自如且到奶奶房內去睡,夫人也不推辭。同周自如到自己房內,關上了門,到床上,只弄起來,弄得快活之時,夫人道:「心肝,我決意嫁你了。但不知你俗家在那裹?你有妻子否?」

  周自如道:「沒有的,我俗家姓周,我久慣花柳經過多少女人,再沒有奶奶這件好物,只毛多些,那肥緊暖寬淺香,件件完美。我若得奶奶做夫妻,情願還俗。」

  夫人道:「我有二十個元寶,收好待老爺終七,只說在你觀內作晝夜道場,先給你幾個元寶、收拾住房之費。」周自如應了。

  從此在夫人房內躲了三日三夜,先弄夫人,後弄暖玉,只管日夜關門作這勾當。第四日從後門去了,隔三四日又來住幾日,到了十一月念三,是楊官兒終七之期。夫人預先付與瓊花觀德,事銀十兩,襯銀六兩,準備十三眾道士,在大殿上誦經。請將點燈施食。

  這日夫人叫暖玉道:「恐家裹沒去,你不要去罷。」

  暖玉道:「恐怕人多,左右作不得什麼,我也不願去,就是奶奶也早些還家。」夫人點頭應了。帶了晴香、喜兒、秋月三個丫頭,一乘轎,三乘小轎,後邊跟兩個小廝,一個拜壇,一個紅官,箱箱內只帶三個元寶。多了恐人疑心,一直來到瓊花觀。

  且說周自如這一日不主壇,特請了一個京口道士主持。兩邊道士共十五個在大殿上作道場。周自如迎接齋主,見夫人滿身穿白,淡淡樣裝,更加風流,分明似妙堂赴會,那裡是追荐亡靈。輕移蓮步,走上殿來,拈香拜佛。大家拜見了夫人,竟往後邊吃茶。小道士們個個心猿意馬,手忙腳亂不提。

  夫人到了周自如房內,只推更衣,解開官箱,取出三個元寶,放在周自如枕下。那秋月請了周自如進來,道:「夫人要去了。」

  自如再三留住道:「奶奶去了,沒人主齋。」

  夫人低低道:「作不得什麼勾當,不如去罷。」

  周自如道:「你去了,我丟不下你。且待朱道士登壇說法,看過了再去,也只點燈時候什麼要緊。」

  夫人應了道︰「尋個僻靜所在才好。」

  周自如道︰「有的。」

  夫人同周自如走到無人之處,對周自如道︰「三個五十兩的元寶,放在你枕底下,你收收好了。」

  自如點頭會意,領夫人到了一處三閒小軒,用過午飯。又吃了些素點心,看看日落,朱道士登壇說法。男男女女看客不少。夫人帶了三個丫頭,在後邊立著看。看到法事將完,忽聽見說,看道場的人在旁邊土地堂裡,見一個小道士,一個小丫頭,都脫了褲子,在地下作那勾當,被閒漢們拿住了,連裙褲也不容穿,都送到干章府去了。夫人回頭察點,不見了秋月。

  周自如上殿查點,不見了徒弟馬一鶴,大夫人忙問靜香,靜香道︰「他與小道士約下了。方才正熱鬧時,不知幾時偷走了。」

  夫人道︰「你曉得他沒廉恥,就該對我說了,如今出乖露醜怎好?」夫人叫來福快喚轎來︰「我們回去。」周自如也不留了,送夫人出道場,也胡亂散了。

  卻說馬一鶴、秋月兩人,都赤身被他們解到行台平章時,是粘不著的,為人極刻薄,把馬一鶴打了三十板,斷令還俗,秋月也打了十板,斷令發官賣,罰瓊花觀當家道士贖罪銀十兩。出一張告示,不許婦女入廟燒香,幸喜得不曾問到楊夫人家來,還是造化。

  正是︰終使吸盡西江永, 難洗今朝滿面羞。

  且說夫人從瓊花觀回來,吃了一驚,周自如為這樁事十分羞,又十分怕,叫人到楊宅,只說該來謝齋,只為徒弟事不好看,遲緩數日再來。

  夫人回道︰「曉得了。」

  對暖玉道︰「周自如近日不能來,家冷冷清清,怎能消遣。我如今不如往杭川去燒香,尋尋燈草和尚,保佑你這孩子長命。只要我一個小廝、一個丫環催舡而去,或著尋著他,同他結個終身也好。

  端的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燈草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