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四十八齣 遇母 牡丹亭
第四十九齣 淮泊
作者:湯顯祖
第五十齣 鬧宴

【三登樂】(生包袱、雨傘上)有路難投禁得這亂離時候走孤寒落葉知秋為嬌妻思岳丈探聽揚州。又誰料他困守淮揚索奔前答救。〖集唐〗「那能得計訪情親李白?濁水污泥清路塵韓愈。自恨為儒逢世難盧綸,卻憐無事是家貧韋莊。」俺柳夢梅陽世寒儒,蒙杜小姐陰司熱寵,得為夫婦,相隨赴科。且喜殿試攛過卷子,又被邊報耽誤榜期。因此小姐呵,聞說他尊翁淮揚兵急,叫俺沿路上體訪安危。親齎一幅春容,敬報再生之喜。雖則如此,客路貧難,諸凡路費之資,盡出壙中之物。其間零碎寶玩,急切典賣不來。有些成器金銀,土氣銷鎔有限。兼且小生看書之眼,並不認的等子星兒。一路上賺騙無多,逐日裏支分有盡。得到揚州地面,恰好岳丈大人移鎮淮城。賊兵阻路,不敢前進。且喜因循解散,不免迤𨓦數程。

【錦纏道】早則要、醉揚州尋杜牧,夢三生花月樓怎知他長淮去休!那裏有纏十萬順跨鶴閒遊!則索傍漁樵尋食宿敗荷衰柳,添一抹五湖秋。那秋意兒許多迤逗!咱功名事未酬冷落我斷腸閨秀堪回首?算江南江北十分愁。一路行來,且喜看見了插天高的淮城,城下一帶清長淮水。那城樓之上,還挂有丈六闊的軍門旗號。大吹大擂,想是日晚掩門了。且尋小店歇宿。(丑上)「多攙白水江湖酒,少賺黃邊風月錢。」秀才投宿麼?(生進店介)(丑)要果酒,案酒?(生)天性不飲。(丑)柴米是要的?(生)喫倒算。(丑)算倒喫。(生)花銀五分在此。(丑)高銀散碎些,待我稱一稱。(稱介,作驚叫介)銀子走了。(尋介)(生)怎的大驚小怪?(丑)秀才,銀子地縫裏走了。你看碎珠兒。(生)這等還有幾塊在這裏。(丑接銀又走,三度介)呀,秀才原來會使水銀?(生)因何是水銀?(背介)是了,是小姐殯斂之時,水銀在口。龍含土成珠而上天,鬼含汞成丹而出世,理之然也。此乃見風而化。原初小姐死,水銀也死;如今小姐活,水銀也活了。則可惜這神奇之物,世人不知。(回介)也罷了。店主人,你將我花銀都消散去了,如今一釐也無。這本書是我平日看的,准酒一壺。(丑)書破了。(生)貼你一枝筆,(丑)筆開花了。(生)此中使客往來,你可也聽見「讀書破萬卷」?(丑)不聽見。(生)可聽見「夢筆吐千花」?(丑)不聽見。

【皁羅袍】(生作笑介)可笑一場閒話破詩書萬卷筆蕊千花。是我差了,這原不是換酒的東西。(丑笑介)「神仙留玉佩,卿相解金貂。」(生)你說金貂玉佩,那裏來的?有朝貨與帝王家金貂玉佩書無價。你還不知道,便是千金小姐依然嫁他一朝臣宰端然拜他。(丑)要他則甚?(生)讀書人把筆安天下。(生)不要書,不要筆,這把雨傘可好?(丑)天下雨哩。(生)明日不走了。(丑)餓死在這裏?(生笑介)你認的淮揚杜安撫麼?(丑)誰不認的!明日喫太平宴哩。(生)則我便是他女壻來探望他。(丑驚介)喜是相公說的早,杜老爺多早發下請書了。(生)請書那裏?(丑)和相公瞧去。(丑請生行介)待小人背褡袱雨傘。(行介)(生)請書那裏?(丑)兀的不是!(生)這是告示居民的。(丑)便是。你瞧!

【前腔】禁為閒遊姦詐。」杜老爺是巴上生的:「自三巴到此萬里為家不教子姪到官衙從無女壻親閒雜。」這句話單指你相公:「若有假充行騙地方稟拏。」下面說小的了:「扶同歇宿罪連主家為此須至關防者。右示通知。建炎三十二年五月日示。」你看後面安撫司杜大花押。上面蓋著一顆「欽差安撫淮揚等處地方提督軍務安撫司使之印」,鮮明紫粉。相公,相公,你在此消停,小人告回了。「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家屋上霜。」(下)(生哭介)我的妻,你怎知丈夫到此悽惶無地也。(作望介)呀,前面房子門上有大金字,咱投宿去。(看介)四箇字:「漂母之祠。」怎生叫做漂母之祠?(看介)原來壁上有題:「昔賢懷一飯,此事已千秋。」是了,乃前朝淮陰侯韓信之恩人也。我想起來,那韓信是箇假齊王,尚然有人一飯,俺柳夢梅是箇真秀才,要杯冷酒不能勾!像這漂母,俺拜他一千拜。

【鶯皁袍】(拜介)垂釣楚天涯瘦王孫遇漂紗。楚重瞳較比秋波瞎。太史公表他淮安祭他甫能一飯千金價。看古來婦女多有俏眼兒:文公乞食僖妻禮他昭關乞食相逢浣紗鳳尖叩首三千下。起更了,廊下一宿。早去伺候開門。沒水梳洗。(看介)好了,下雨哩。


舊事無人可共論韓 愈   只應漂母識王孫王 遵
轅門拜手儒衣弊劉長卿   莫使沾濡有淚痕韋洵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