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二十五齣 憶女 牡丹亭
第二十六齣 玩真
作者:湯顯祖
第二十七齣 魂遊

(生上)「芭蕉葉上雨難留,芍藥稍頭風欲收。畫意無明偏著眼,春光有路暗擡頭。」小生客中孤悶,閒遊後園。湖山之下,拾得一軸小畫。似是觀音大士。寶匣莊嚴。風雨淹旬,未能展視。且喜今日晴和,瞻禮一會。(開匣,展畫介)

【黃鶯兒】秋影掛銀河展天身自在波諸般好相能停妥。他真身補陀,咱海南遇他。(想介)甚威光不上蓮花座再延俄,怎湘裙直下一對小淩波?是觀音,怎一對小脚兒?待俺端詳一會。

【二郎神慢】些兒箇畫圖中影兒則度。著了,敢誰書館中弔下幅小嫦娥,畫的這俜停倭妥。是嫦娥,一發該頂戴了。問嫦娥折桂有我?可是嫦娥,怎影兒外沒半朶祥雲托樹皴兒又不似桂叢花瑣?不是觀音,又不是嫦娥,人間那得有此?成驚愕似曾相識向俺心頭摸。待俺瞧,是畫工臨的,還是美人自手描的?

【鶯嗁序】丹青何處嬌娥片月光生豪末似恁般一箇人兒早見百花低躱總天然意態難模誰近得春雲淡破?想來畫工怎能到此!多敢他自己能描會脫。且住,細觀他幀首之上,小字數行。(看介)呀,原來絕句一首。(念介)「近覩分明似儼然,遠觀自在若飛仙。他年得傍蟾宮客,不在梅邊在柳邊。」呀,此乃人間女子行樂圖也。何言「不在梅邊在柳邊」?奇哉怪事哩!

【集賢賓】關山梅嶺天一抹怎知柳夢梅過得傍蟾宮知怎麼待喜呵端詳停和俺姓名兒直麼費嫦娥定奪打麼訶,敢則是夢魂真箇。好不回盼小生!

【黃鶯兒】空影落纖娥動春蕉散綺羅春心只在眉間鎖春山翠拖春煙淡和相看四目誰輕可恁橫波來迴顧影不住眼兒睃。卻怎半枝青梅在手,活似提掇小生一般?

【嗁鶯序】青梅在手詩細哦,逗春心一點蹉跎小生待畫餅充饑小姐望梅止渴。小姐,小姐,未曾開半點么荷含笑處朱脣淡抹韻情多如愁欲語,只少口氣兒呵。小娘子畫似崔徽,詩如蘇蕙,行書逼真衛夫人。小子雖則典雅,怎到得這小娘子!驀地相逢,不免步韻一首。(題介)「丹青妙處卻天然,不是天仙即地仙。欲傍蟾宮人近遠,恰些春在柳梅邊。」

【簇御林】能綽斡會寫作江山人唱和。待小生很很叫他幾聲:「美人,美人!姐姐,姐姐!」向真真嗁血你知麼?叫的你噴嚏似天花唾動淩波盈盈欲下──不見影兒那。咳,俺孤單在此,少不得將小娘子畫像,早晚玩之、拜之,叫之、贊之。

【尾聲】拾的人兒先慶賀,敢柳和梅有些瓜葛?小姐小姐,則被你有影無形看殺我


不須一向恨丹青白居易   堪把長懸在戶庭伍 喬
惆悵題詩柳中隱司空圖   添成春醉轉難醒章 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