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八齣 勸農 牡丹亭
第九齣 肅苑
作者:湯顯祖
第十齣 驚夢

【一江風】(貼上)小春香一種人奴上畫閣從嬌養侍娘行弄粉調朱貼翠拈花慣向妝臺傍陪他理繡牀陪他燒夜香。小苗條喫的夫人杖。「花面丫頭十三四,春來綽約省人事。終須等著箇助情花,處處相隨步步覷。」俺春香日夜跟隨小姐,看他名為國色,實守家聲。嫩臉嬌羞,老成尊重。只因老爺延師教授,讀到《毛詩》第一章:「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悄然廢書而歎曰:「聖人之情,盡見於此矣。今古同懷,豈不然乎?」春香因而進言:「小姐讀書困悶,怎生消遣則箇?」小姐一會沈吟,逡巡而起。便問道:「春香,你教我怎生消遣那?」俺便應道:「小姐,也沒箇甚法兒,後花園走走罷。」小姐說:「死丫頭,老爺聞知怎好?」春香應說:「老爺下鄉,有幾日了。」小姐低回不語者久之,方纔取過曆書選看。說明日不佳,後日欠好,除大後日,是箇小遊神吉期。預喚花郎,掃清花徑。我一時應了,則怕老夫人知道。卻也由他。且自叫那小花郎分付去。呀,迴廊那廂,陳師父來了。正是:「年光到處皆堪賞,說與癡翁總不知。」

【前腔】(末上)老書堂暫借扶風帳日暖鉤簾蕩。呀,那迴廊小立雙鬟似語無言近看如何相?是春香,問你恩官在那廂夫人在那廂?女書生怎不把書來上(貼)原來是陳師父。俺小姐這幾日沒工夫上書。(末)為甚?(貼)聽呵,

【前腔】甚年光忒煞通明相所事關情況(末)有甚麼情況?(貼)老師父還不知,老爺怪你哩。(末)何事?(貼)說你講《毛詩》,毛的忒精了。小姐呵,為詩章講動情腸(末)則講了箇「關關雎鳩」。(貼)故此了。小姐說,關了的雎鳩,尚然有洲渚之興,可以人而不如鳥乎!書要埋頭,那景致擡頭望。如今分付,明後日遊後花園。(末)為甚去遊?(貼)地為春傷因春去的忙,後花園要把春愁漾(末)一發不該了。

【前腔】論娘行出入人觀望步起須屏障。春香,你師父靠天也六十來歲,從不曉得傷箇春,從不曾遊箇花園。(貼)為甚?(末)你不知,孟夫子說的好,聖人千言萬語,則要人「收其放心」。但如常著甚春傷要甚春遊?你放春歸,怎把心兒放?小姐既不上書,我且告歸幾日。春香呵,你尋常到講堂時常向瑣窗,怕燕泥香點涴琴書上。我去了。「繡戶女郎閒鬬草,下帷老子不窺園。」(下)(貼弔場)且喜陳師父去了。叫花郎在麼?(叫介)花郎!

【普賢歌】(丑扮小花郎醉上)一生花裏小隨衙偷去街頭學賣花令史將我揸祗候將我搭,狠燒刀、險把我盤腸生灌殺(見介)春姐在此。(貼)好打。私出衙前騙酒,這幾日菜也不送。(丑)有菜夫。(貼)水也不梘。(丑)有水夫。(貼)花也不送。(丑)每早送花,夫人一分,小姐一分。(貼)還有一分哩?(丑)這該打。(貼)你叫什麼名字?(丑)花郎。(貼)你把花郎的意思,搊箇曲兒俺聽。搊的好,饒打。(丑)使得。

【梨花兒】花郎看盡花成浪,則春姐花沁水洸浪和你日高好花乾鱉了作麼朗(貼)待俺還你也哥。

【前腔】花郎做盡花兒浪,小郎當夾細大當郎(丑)哎喲,(貼)俺待到老爺回時說一浪(采丑髮介)嗏,敢幾箇榔頭把你分的朗(丑倒介)罷了,姐姐為甚事光降小園?(貼)小姐大後日來瞧花園,好些掃除花徑。(丑)知道了。


東郊風物正薰馨崔日用   應喜家山接女星陳 陶
莫遣兒童觸紅粉韋應物   便教鶯語太丁甯杜 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