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詗藥

第三十三齣 秘議 牡丹亭
第三十四齣 詗藥
作者:湯顯祖
第三十五齣 回生

(末上)「積年儒學理麤通,書篋成精變藥籠。家童喚俺老員外,街坊喚俺老郎中。」俺陳最良失館,依然開藥鋪。看今日有甚人來?

【女冠子】(淨上)人間天上道理都難講夢中虛誑更有人兒思量泉壤。陳先生利市哩。(末)老姑姑到來。(淨)好鋪面!這「儒醫」二字杜太爺贈的。好「道地藥材」!這兩塊土中甚用?(末)是寡婦牀頭土。男子漢有鬼怪之疾,清水調服良。(淨)這布片兒何用?(末)是壯男子的褲襠。婦人有鬼怪之病,燒灰喫了效。(淨)這等,俺貧道牀頭三尺土,敢換先生五寸襠?(末)怕你不十分寡。(淨)啐,你敢也不十分壯。(末)罷了,來意何事?(淨)不瞞你說,前日小道姑呵!

【黃鶯兒】年少不隄防賽江神歸夜忙。(末)著手了?(淨)知他著甚閒空曠?被凶神煞黨年災月殃瞑然一去無回向。(末)欠老成哩!(淨)細端詳,你醫王手段敢對的住活閻王。(末)是活的,死的?(淨)死幾日了。(末)死人有口喫藥?也罷,便是這燒襠散,用熱酒調服下。

【前腔】海上有仙方,這偉男兒深褲襠。(淨)則這種藥,俺那裏自有。(末)則怕姑姑不起誰陽壯翦裁寸方燒灰酒娘敲開齒縫些兒放不尋常安魂定魄賽過反精香。(淨)謝了。


(末)還隨女伴賽江神于 鵠   (淨)爭奈多情足病身韓 偓
(末)巖洞幽深門盡鎖韓 愈   (淨)隔花催喚女醫人王 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