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十五齣 虜諜 牡丹亭
第十六齣 詰病
作者:湯顯祖
第十七齣 道覡

【三登樂】(老旦上)今生怎生偏則是紅顏薄命眼見的孤苦仃俜(泣介)掌上珍心頭肉淚珠暗傾。天呵,偏人家七子團圓一箇女兒廝病。〖清平樂〗「如花嬌怯,合得天饒借。風雨於花生分劣,作意十分凌藉。止堪深閣重簾,誰教月榭風簷。我髮短迴腸寸斷,眼昏眵淚雙淹。」老身年將半百,單生一女麗娘。因何一病,起倒半年?看他舉止容談,不似風寒暑溼。中間緣故,春香必知,則問他便了。春香賤才那裏?(貼上)有哩。我「眼裏不逢乖小使,掌中擎著箇病多嬌。得知堂上夫人召,賸酒殘脂要咱消」。春香叩頭。(老旦)小姐閒常好好的,纔著你賤才伏侍他,不上半年,偏是病害。可惱,可惱!且問近日茶飯多少?

【駐馬聽】(貼)茶飯何曾所事休提叫懶應。看他嬌啼隱忍笑譫迷廝睡眼懵憕(老旦)早早稟請太醫了。(貼)則除是八法針斷輭綿情。怕九還丹腌臢證(老旦)是什麼病?(貼)春香不知,道他一枕秋清,却怎生害的春前病(老旦哭介)怎生了。

【前腔】一搦身形瘦的龐兒沒四星。都是小奴才逗他。大古是煙花惹事鶯燕成招雲月知情。賤才還不跪!取家法來。(貼跪介)春香實不知道。(老旦)因何瘦壞玉娉婷,你怎生觸損了他嬌情性(貼)小姐好好的拈花弄柳,不知因甚病了。(老旦惱,打貼介)打你牢承嘴骨稜的胡遮映(貼)夫人休閃了手。容春香訴來。便是那一日遊花園回來,夫人撞到時節,說箇秀才手裏折的柳枝兒,要小姐題詩。小姐說這秀才素昧平生,也不和他題了。(老旦)不題罷了。後來?(貼)後來那、那、那秀才就一拍手把小姐端端正正抱在牡丹亭上去了。(老旦)去怎的?(貼)春香怎得知?小姐做夢哩。(老旦驚介)是夢麼?(貼)是夢。(老旦)這等著鬼了。快請老爺商議。(貼請介)老爺有請。(外上)「肘後印嫌金帶重,掌中珠怕玉盤輕。」夫人,女兒病體因何?(老旦泣介)老爺聽講:

【前腔】說起心疼這病知他是怎生!看他長眠短起似笑如啼有影無形。原來女兒到後花園遊了。夢見一人手執柳枝,閃了他去。(作歎介)腰身觸污柳精靈虛囂側犯花神聖。老爺呵,急與禳星,怕流星趕月相刑迸(外)却還來。我請陳齋長教書,要他拘束身心。你為母親的,倒縱他閒遊。(笑介)則是些日炙風吹,傷寒流轉。便要禳解,不用師巫,則叫紫陽宮石道婆誦些經卷可矣。古語云:「信巫不信醫,一不治也。」我已請過陳齋長看他脈息去了。(老旦)看甚脈息。若早有了人家,敢沒這病。(外)咳,古者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女兒點點年紀,知道箇甚麼呢?

【前腔】忒恁憨生一箇哇兒甚七情?則不過往來潮熱大小傷寒急慢風驚。則是你為母的呵,真珠不放掌中擎,因此嬌花不奈心頭病(泣介)(合)兩口丁零,告天、天,半邊是咱全家命(丑扮院公上)「人來大庾嶺,船去鬱孤臺。」稟老爺,有使客到。

【尾聲】(外)為官公事有期程。夫人,好看惜女兒身命,少不的人向秋風病骨輕

(外、丑下)(老旦、貼弔場介)(老旦)「無官一身輕,有子萬事足。」我看老相公則為往來使客,把女兒病都不瞧。好傷懷也。(泣介)想起來一邊叫石道婆禳解,一邊教陳教授下藥。知他效驗如何?正是:「世間只有娘憐女,天下能無卜與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