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牧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 牧庵集 卷第二十一
元 姚燧 撰 元 劉致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十二

牧庵集二十一

     元   姚   燧   撰

 神道碑

  懷遠大將軍招撫使王公神道碑

王彥弼方總管南康過燧舟中曰弼老矣將委印歸畢

先人墓事出故人監察御史商琥所狀曰他日必求徐

大參琰劉集賢因與燧三人一人銘之足矣劉集賢亦

物故徐大參遠莫相及且弼嘗事汝先世父左揆公東

平故惟君焉請又曰自弼及與君友二十二年别君者

幾二十年不于是焉卽求以待他日具禮備數而走三

千里之石城恐弼暮塗雖倒行無及也燧曰昔司馬遷

述漢傳皆蒐訪舊聞與遺老之言爲之蓋職史者宜然

非必其時功臣子孫一一求見而始援翰也燧文劣下

固不敢自方先賢而其職亦太史也今而曰先左揆門

者其可讓爲謹按王公諱興秀祖忠信考濟皆農蠡之

博野宋村我太祖始加兵中原圍燕不攻而坑中山蹂

山東河北諸名城皆碎巳策金不能國可必滅也自將

征西而留太師國王穆呼哩徇河北未下城邑其年衞

王弑宣宗立南踰河都大梁兵興民旣困徵求之繁餽

餫人畜雜死道路至不賴以生有遲我元兵者曰敵勢

甕來耶亦有不白吾令特誅其後服望風畏之不敢至

者公聞兵將至曰丈夫生三十年而勞苦耒耜屈壓極

矣今已委身餌敵暴骨草野且吾君已棄民民尚誰死

哉吾有自圖富貴耳乃以是撼三十餘村之民汝幸從

我我能活汝乃將壯士數百輩出蠡疆迎兩大帥萬戸

劉伯林御史大夫蕭公降帥善其來與之幟曰張汝之

鄉我兵自斂戢不汝侵也大兵及城城方力完守具礮

死蕭大夫兩軍憤厲一鼓屠其城無噍𩔖遺而三十村

無毫毛傷者兵去而艱食民死相藉公舊富粟地藏盡

發以廪餓人又假爲種責其力田作以繼餬口又築屋

數十楹以居病俾醫煑藥其間時其衣食所活又甚多

以從師王徇地大名東平益都功陞新軍千戸又陞萬

戸從師王朝太祖京師漠北時恒山公武仙壁眞定西

山滄海公張福栅信安水中授懷遠大將軍招撫使賜

金符令招之僅得兩公潰民令散居祁蠡深三州種紅

花紫草以供尚方織局後由諸侯王及功臣家爭遣使

十出括匠天下劉某以大丞相行尙書省于燕亦遣公

括祁蠡深三州匠爲局使公監之先是常祝天曰吾遭

此大兵未嘗妄殺人死者活之饑者食之藥其疾而賙

其不至未嘗不力于善也而天報施我者使五十無子

何獨戾耶明年彦弼生至是吿老以彥弼襲職彥弼能

譯言嘗屢使憲宗朝少尚氣任俠其友不幸得禍彥弼

願揕匕首仇人之胸幸自屠死不悔友止之中統建元

我世父宣撫東平召至監米家倉變陳惡爲白米八萬

石授提領東平路鐵冶右丞相薦之平章塔爾禪公後

姦人多竊馬私互市朝廷議其禁始置潼關大洋孟津

中灤三SKchar等所以及徐邳八提舉俾司糾之凡乘馬南

者必視其傳平章首薦彥弼可任我左揆亦譽曰吾知

斯人有敗則咎余平章言是以奉直大夫提舉潼關十

二年公亦從養關下以至元六年三月八日卒歸葬祖

塋夫人張氏年七十三前公卒子男三人彥弼所至事

治發姦人爲起三百餘闕下得省參費正寅連謀宋書

論誅如法關南禁溝高有支渠久堙其源公割俸瀹之

至今𫎇漑利者二十村再換中順大夫黃州路宣課都

提舉民不苛擾而額亦溢再授知安豐府今以少中大

夫總管南康治皆有迹仲彦柔季元柔早卒女一人適

李信生子讓與一女二十而寡誓不失身爲夫子羞子

今亦宫于朝事聞廷臣節之聚土旌里門矣男孫三人

元德忠顯校尉金符海道運糧千戸元慶忠顯校尉安

慶軍總把幼元恭女孫五人長適榮祿大夫平章政事

史弼次適江西同僉樞密院事陳柔次適滁之六合令

董仲次適里人薛某幼在室男曾孫四人二早世二幼

女曾孫四人亦幼評者謂史行部與公皆以鄉民迎降

太祖史氏自太尉與諸子孫將相五人而公之子猶調

常銓總管下路何其厚薄遼邈不相及而兩女孫之夫

顧皆將相將天移報公德他門也耶誠然亦理之未瑩

者燧取銘之銘曰

觀先漢臣陳餘張耳耳終事漢餘中畔棄耳有趙王餘

斬泜水天方與漢能與者昌天與仇之宜旋踵亡效于

計數一軌千古今蠡爲州中城外鄉城捍恃強噍𩔖悉

戕三十維鄉公樹降幟豈獨室家鷄狗完遂人曰是謀

王公爲之孰是吾鄉司命寄兹旣全而兵又廩而餓又

勗而稼假種耰播有疾與貧我屋其居于父母邦惟愛

何如止官懷遠惟富其壽年幾九十一世誰又而其再

傳而子而孫金紫垂躬常銓一門兩女孫夫顧皆將相

移報他門非天莫諒維天道遠人迹難知其張其門或

在異時螭首之碑有光前兆琢銘昭昭來世爲告

  鞏昌路同知總管府事李公神道碑

公諱節字子忠考諱松金寧遠大將軍輕車都尉隴西

郡開國伯食邑七百戸由鞏昌府僉事遷其府判官行

亓帥府經歴妣夫人高氏從封隴西郡君祖珪以開國

貴贈隴西伯妣夫人某氏太君曾祖槩氣服其鄉鄉人

直不愬有司求聽其家高祖澤而上不可世也其李

姓隴西人者或曰猶漢將廣之苗胄公生而剛明其尚

氣俠得賦自家長知讀書曉習法律遭時艱棘以戰勞

自敦武歴忠勇忠顯三校尉旣官矣復慨然曰吾自求

樹立如人曰吾薄門功何始卽吏部取廕試律射皆入

等出身奉班祗侯監華之渭南稅未上行省開閫平涼

開國爲奏差經歷鞏帥田瑞卻異圖乃閉壁錮人出入

是日公乘夜縋出走平凉上變及官軍至故便宜都總

帥隴西義武公汪世顯時爲門將開壁納之縛瑞置法

公以先事發膚功轉㑹州軍事判官超鞏昌元帥鎭撫

都彈壓兼照磨加忠武校尉便宜都總帥府鎭撫軍民

都彈壓天兵巳殘陜西完顔仲德行省于鞏招集熙河

慶陽二十四城散亡將卒數萬移鞏治依險壁石門山

知麾下元帥義武忠壯可倚時節至其家拜事其母無

異生已金社將隳假義武以便宜都總帥身將三千人

東援道敗之餘纔三百人達汴金主已播不至家追及

于行說令西駐石門因秦勁兵以圖巴蜀不聽走歸德

走蔡自經死仲德赴汝水三百人皆從死惟十二人爲

謀𫝑今業然石門日夜望吾東音計今日卽徒死無益

必歸爲報十至秦州爲秦所止二人越去語鞏時秦帥

鈕祜祿巳不受鞏命自爲行省顧檄義武來計事開國

謂義武無行請身往嘗從公旣至彼以失乏軍興錮之

己誅數人開國度不可得脫死呼公前曰吾書爲賊誤

語置枕下卽自經其帥欲倂除公賴賂珠其妻免始從

喪歸葬之郡東原未卒窆聞敵且至衆悉散去公曰吾

寧蹈死白刄不忍敞坎不掩𭧂吾先也竟卒窆去敵旁

午馳終不至塋義武孝之俾襲開國帥府經歷蓋甲午

正月金亡明年十月其府猶稱天興義武集將佐曰主

今亡矣誰與爲忠人以羣盜遇余率軍民萬家爲口十

萬來降皇子奎騰義其後服曰爲臣能然何忍罪戮仍

官以便宜都總帥凡其前所節度二十四城還受節度

公亦仍便宜都總帥府經歴始去險就夷還各城居官

舍民廬皆剪荆𣗥斬蓬茅爲之使人父子兄弟得以休

養生息至今西土種族殷繁誰之力耶尋升鞏昌府推

官訟淸賦平再遷其府判官帥從大軍歲入伐蜀責使

繼餽雖千里數石不能致一之地不匱功超僉兵馬都

總管府事俄權同知兼便宜府經歴方年六十忽不仕

而樂礫石山水爲墅其閒號蟄窟老人不踐城府絶口

官事樹桑及他可材之木若干千章奇花珍果埓是惟

樹松二十四不多益也疏泉列石幽蹊危榭人之至者

瞻眺忘歸如在物表時與老佛之徒硏思丹方奥典如

不足日故舊或過必烹羊擊豕劇談縱飮厭醉而罷來

者共席不賤耕樵年八十三聰明輕矯不衰壯時登樓

上馬不藉扶掖几杖非不御不設也一日疾子孫問焉

顧庭筠等言汝兄以喪來其以爲言奴婢數十家吾食

其力久其民之以至元甲戌冬十二月三日爲詩而卒

計始爲墅實二十四年或曰二十四松葢前計所止年

也明年三月甲申祔之襄武郡東原先塋二夫人陳夫

人前卒二十年繼夫人王前卒三年三子庭玉今資善

大夫陜西等處行中書省左丞庭筠鞏昌路兵馬副都

總管僉鞏昌府事兼便宜都總帥府經歷庭堅便宜都

總帥府鞏昌路都總領二女一適鞏昌路都元帥兼權

便宜總帥汪翰臣一適魚溫内外孫男女合八十九人

曾孫男女四十六人平生篤于人倫妣夫人高卒事繼

妣楊夫人不知爲非其出及卒遺二女俾陳夫人子之

笄未歸者厚其資賄嫁成州武亨在抱者撫至成長嫁

帥掾南汝德又嫁弟忠孤女鞏昌元帥府叅議都總領

嚴孝忠弟賢府判卒官其子至鞏冒都總領庭某壻劉

氏夫婦皆卒又撫其孤女嫁帥掾張珪後庭玉自蜀軍

甲歳一再或一來覲公不善曰古人以戰陳無勇爲非

孝豈可以我故輕去而軍且吾所以甘伏田畝樂之終

身而不悔者以汝及功名之會有搴取之才必張吾門

于他日孝孰大是(⿱艹石)晨夕侍傍不乏致養則汝弟責勉

思吾言無以匹夫親親爲心故庭玉一力邊陲最自質

子至將相凡六十年崎嶇巴蜀甘凉之郊隳名城摧堅

陣徠僞臣禽逆王與斬叛將小大之戰四十爲時勞臣

又善謀畫以世祖之聖能受盡言而不罪人至入吿大

計諸侯王猶苦于扞格自餘老成顧問之臣日月至前

如承旨王公一咈其聽雷霆之威幾不可霽而鼓鼙之

帥遠闕廷數千里數歲不一至焉從容片語回軫聖慮

于十年之後而得開可由何道哉豈言適其時不泛不

迂而切事情然耶亦素諒其忠也書之言曰啟乃心沃

朕心尙其似之此二官之篤其眷者嗚呼有子哉銘曰

善爲塗行日昃而息所以再程不窘其力卽小而喻公

焉似之謝仕未衰豈年是期無稱平生日託巖穴徒與

草木腐泯爲匹思公荷戈逐逐羣雄四顧長嘯橫厲雲

風事揆義爲不罪于教語臣而忠子職已孝人紀立矣

爲榮斯多人爵崇庳我謂斯何爰樹礤山薈蔚阡陌匪

利斧材惟以種德責報其子捷于鼓枹曾未卅年將相

身都有不話言言而旣續惟不授事授靡不力嗟今之

人或難其全不難令終而難令傳公兩令之桓銘斯𤥨

于礤之山式配吳岳

  少中大夫靜江路總管王公神道碑

敦武校尉衡之酃縣尹天錫手事狀拜而言曰先人少

中大夫靜江路總管始從事故宣撫張子良公于歸德

實先生族姑之夫後以掾事先少師公于汴則天錫今

請匪直以先生銘賢公卿之墓之多而來以先人兩公

故吏有好故也則昭誄墳道者捨先生奚託先生亦奚

其辭燧諾之曰子言良是而先公及識之爲序之曰維

王之先天平人曾祖而上逸其諱祖鎬金泗之虹縣丞

考瑀皇大將察韓署爲睢州軍民長官初大將嘗徙淮

南某州降民于睢以其家凉再西徙于凉而奴之爲其

總管李候訟之大帝潛藩爲下教正之還民諸睢長官

所領實是民也公諱均字閏夫幼而惟儒之師長學吏

事流輩以爲能性倜儻自許不凡每恨枳棘非鳯鳥所

巢知者奇之惑者笑以爲夸也歸德隣睢金季宣撫公

自范陽將其部曲奔泗州將楚姓者憚其驍傑與一軍

多冒法難馭謀殱之宣撫覺一旦大閱戰士率其徒十

三人突入斬楚併其軍徙泗民四萬歸德中統之元公

始從事是府至元五年故左揆劉武敏公開用兵端于

襄陽詔集天下兵臨之制寵武敏漢軍都元帥專將其

軍其年又詔先少師開省于汴足其餽繼明年擢公掾

省九年公策撼武敏中合機意爲奏官以從仕郞其帥

府經歴金符故丞相史忠武來莅師明年襄陽下奏官

以襄陽總管府判官十三年詔以湖南戍軍多疾恐坐

不習食稻俾公舟粟若干萬斛如湖南故丞相阿爾哈

雅所明年丞相奏官以奉議大夫行省左右司員外郞

遙知慶遠府又明年升朝列大夫左右司郞中皆仍帥

府金符十年升中議大夫永州路總管二十有四年升

少中大夫靜江路總管二十有七年龍集庚寅夏五月

二十有一日卒雷州官舍年六十四子天錫迎柩歸葬

襄陽漢北古城後十一年始具碑墳道嗚呼慨公平生

遷七官未嘗一遭暇豫掾省則當徙河南汴梁之民屯

田唐鄧申裕嵩汝六州之郊經歷則晝夜介胄虞敵行

壘判官當詔故太傅巴延公將數十萬衆南伐大集啓

行襄陽公位府末屬軍旅百需朝出而夕責成其躬徵

呼之煩有窮日不遑食者當西南五十餘州新下而宋

餘孽兩王僣號海中逺則廣之東西瀕海諸州近而衡

永全潭之屬縣江北黃信陽皆袒臂和應覬受僞命以

自爲名賊殺長吏平民據州縣壁山柵水負嶮騷亂者

在所千萬爲羣鉏鏟厎平公爲員外置同正其安集之

方諭信之言撫綏之使旁午于塗幕畫居夥功升左右

司郞中之明年兩王死丞相加兵瓊崖儋萬海外四州

留後造舟鍛刃饋糧一切供億靡不皆集爲永則前政

當周龍張虎剽殺之餘長吏利之根株深治以取賕售

公繩興事者以法寧謐而休息之州民與儒爭蒙其德

狀其治于省數百輩隨有日本之師賦造海艦皆取材

于民而促其期艦發矣犯法臣平章省復覈有司侵牟

爲計局責償之徵斂戸及爲靜江始是郡由抗王師㧞

而坑之官寺民廬一炬盡燬惟婁鈐轄將所部二百五

十人壁月城丞相小之而多其忠曰是何必加攻抽兵

衞之視其終何爲也逾旬婁奮身前行曰吾甚欲降如

苦飢何苟惠賜之食惟命乃遺牛數頭米數斛壁下一

部將開門取歸復闔吾兵自上瞰之其曹分米炊不待

熟牛臠牛噉之立盡飭其曹人擁一火礮坐然之聲發

如合數百疾雷爲一城土震落烟焰蔽空吾兵有驚死

者火滅骨盡無圭撮遺亦死事之奇哉迹是可灼其爲

新造之邦之民也又㑹再詔皇子鎭南王再征交趾民

戀前困皆拾業而逃十室空半省檄公身至海北十九

州督餽擔負遠向者無慮千萬夫軍不匱儲又持詔料

民海外凡四涉鯨波得戸增多其舊十有六萬省乂爲

計局責償料民侵牟而徵斂滋酷凡是數者皆取民怨

仇人循墻而走者及公爲之不鷙其威而事功立馴難

事之臣而使辱不迨巳其才長治劇將順何如也舒嚕

氏遼之貴族世連姻帝室由金譌爲舒穆嚕夫人舒穆

嚕江漢萬戸老格之孫琿塔罕之女萬戸圖嚕之姊也

婦王能顓家政公卒而門戸益樹立雖天錫一子與婦

孫宣慰女甚愛之者嚴于教朂不少借以顔色俾以廕

及天錫尹酃縣亦确确其艱哉内外姻戚皆服其寡而

有操公元配楊氏續盧氏卒塟盧兆盧惟一女與今三

女皆他夫人生子如巳生一適某餘幼銘曰

惟兹下民陰隲者天或閼而貧或華以綿世之信之如

寒與暑其未逆知不一方所而獨于公始終西南由宋

而汴而襄而潭而永而桂極海之外一遠而宦一振以

大古九其命今品反之九命無從九品則卑公品登三

實古命七州牧侯伯其揆歸一澤俾及子吾元之仁七

品官之酃尹發身何嗛于生何憾于死文以列功碑漢

之涘

  平凉府長官元帥兼征行元帥王公神道碑

王氏由宋敦武將軍嘗令鳯翔之岐山卒官子孫遂家

其縣之姜村大父世昌業金進士舉父大用以材武爲

千夫長生公而卒公諱鈞以幼名戚七行爲孤童子時

鞠于季父大有所已犖然有立志長以俠聞自令而下

一縣之豪無不與之遊甚爲季父所知期以克大吾家

會我元加兵關中其視大城堅陣不啻驚風怒電之摧

枯振落覆之如此其易也幸大軍去而羣盜復起岐雍

之郊百千爲曹以剽發財粟爲業及旣殫亡無所得始

掠人爲糧于時行省開府長安累調軍誅之不能平長

安路絶而生齒益耗矣公倡集鄉兵萬人自將壁拙山

後移壁三稜堡偵得賊巢窟縱奇擊之禽張嵩北山斬

安和扶風遣辯士說降梁七晜弟乾州梟楊政馬超山

磔線張汧陽併將其衆上功幕府遷都提控再授鳳翔

安撫使行省棄關中而東乃移所部與邠涇乾恒數州

流民復鳳翔繕城郭闢田野爲戰畊具劉咬章自敵來

歸麾下多謀殺而取其財者公壯其來發卒衞送入汴

由是汴都方聞關中城邑猶有未盡沒敵者遣間使懷

食符卽拜鳳隴元帥壬辰大蝗饑移民就食秦州始與

今左丞公之祖汪便宜義武公合力拒戰甲午金亡明

年廼下我元義其後服釋不罪也俾將所部從伐蜀自

効其年鈔沔州拔大安軍明年破成都入其郛其年入

覲以功賜金符仍故官帥隴州明年陷遂寧明年襲萬

州戰皆捷又明年由鳳隴元帥改平涼長官元帥兼征

行當弭兵之初平涼之民披林莽茨屋以居者無百室

食半蓬稗故部曲聞徙鎭皆扶𢹂老幼以從歲中得萬

家明年再從伐蜀再破成都虜其將以歸先朝駐蹕六

盤山平涼實近郡供億之須使者徵發旁午一日數輩

皆取給其家後賦入粟沔陽率十而致一皆不忍征之

民爲代輸三千石故二年闔郡帖然復亦由此故比他

諸侯家至今爲甚貧凡在郡二十年請老于朝以子贇

襲職又八年當至元丁卯春二月五日卒年若干其年

四月歸葬岐山之先塋數百里閒輀車所塗民哭之如

失其親戚爲位以祭者萬數問之則曰吾屬皆昔見活

于公者也夫人李氏同郡著姓前卒子二人贇某官由

知平涼府轉同知安西路總管府事方爲之資授室而

卒男孫二人未名公以不及養先公喪之終身四十年

不御肉授官必推功二弟初爲鳳翔安撫使拔珪招討

使琳都總領後爲平涼長官元帥兼征行又引珪代征

行琳爲副帥陞郿爲州復以珪兼知州事雅善岐山令

進士劉繪相失兵間及開帥閫繪爲民洛西宋自襄鄧

並西山岀兵爲刼居者屢急公爲具車馬踰三千里迎

盡室以來敬事而歡奉之數年後聞定乞去固留不可

厚幣歸之若是者皆生資篤于倫理不待學能者也大

本旣立其他聞人父子兄弟虜于人必捐金購之以全

其天屬得蜀士則延致幕下俾有食以仁其妻孥又其

稚也銘曰

遭時之艱不武有力可以服人人則見役大兵之餘梟

狼蝟生膾脯視人何忌不行公憤以歎高呼右袒義而

從者旋踵盈萬梁氏弟晜嵩和政張兇饕幾時身膏斧

斨大慝旣殱黨儔謀我有以惠徠用烏不可汝饑然耶

我汝糗粻寒切汝膚我有衣裳人人奮激昔迷不又恣

公使之公令敢後滄海稽天精衛所仇誓銜木石以絶

橫流金亡明年猶用其正元輿一軌來方請命從征庸

蜀疾戰先登奏功軒墀稱之曰能金節命書擢長帥閫

萬室通都𣗥茨起本使不授館至卽我廬賦粟遠輸我

牛我車種德在人淪浹皮骨年胡可長名則不沒矧子

 肯堂有文而才務昭乃先未艾其來于岐之陽于渭之

 涘琢詩穹碑終古之視







                 戴聯奎恭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