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牧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卷第十一 牧庵集 卷第十二
元 姚燧 撰 元 劉致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十三

牧庵集卷十二

     元   姚   燧   撰

 廟碑

  報恩寺碑

報恩寺者女僧妙德之所創也德金城韓氏子考諱誥

任兵馬都元帥彰國軍節度使其先仕唐遼金大顯德

適晉陽王氏王氏佩金符爲工正生三子而夫卒久之

子娶婦各能自立德悉以王氏業歸之而繁峙之聶營

元帥有別業昔以與德德將老于是旣而聞有語其考

方國初用兵際搜討所愾于山因燬諸佛廬事德愴然

深念父武臣爲國闢地之功雖大亦多斬刈焚盪之慘

曩同氣百人今存者獨我吾婦于人而又寡子旣植王

氏矣吾其事浮圖法庶得以資福韓宗乃削髪爲比邱

尼卽聶營别業創殿像佛第建食堂㕑庫前翼三門後

敞丈室而贍衆有田如千頃及山林園圃水磑等利號

曰報恩寺仍以沙門某見開山住持見卽工正之弟而

身別院以與尼居德翊運勳臣之後趣向孤夐名達于

徽仁裕聖皇后召見命坐賜之僧衣而元貞璽書及皇

太后敎兩下以麻衛其寺是年裕聖幸五臺德實從眷

睞優渥及還駐華嚴嶺命今衞王阿穆格及親王妃主

從官數百人以香幣至寺尋以寺爲衞王集禧所今德

請紀其事于石余學周公孔子之道而于佛氏之書蓋

未暇也夫未學其道而爲之言必將有戾德又女僧也

而志得吾文余辭之爲宜然金城韓氏與吾先令公爲

姻戚而元帥公奮迹戎行克振世業武而不殘風誼藹

然其後當著顧無聞焉而德也出大室嬪貴族諸子有

立乃割愛剷榮棲慕枯寂閔其父家中替求資福于浮

圗而劬躬所事事集不居可慨也巳况其寺復爲國家


集禧之所而歸美報上臣職攸在揆諸義不得終辭雖

然寺名報恩將孰恩之報耶若曰生我者父母也食我

者大君也謂覺皇氏闢大法門儲福利崇其像設冀收

善果延洪聖壽于億萬年而宗支同茂覃及其幽明濟

度而有𫉬斯酬其志亦足書巳遂次第其顚末而系之


以銘文曰

偉韓鼻祖穆于周武奕奕梁山變雅用取于後裔孫國


以姓之不侯而民何千萬斯其千萬斯中絕不後漠乎

無聞安所爲究嗟維德君生侯富驕移大盛門諸子翹

翹三十而嫠介操勤志悼其考澤遽斬一世祝髪而僧

曰韓吾承卽其考田佛宇肇興期以報德昊天罔極迹

是爲孝展婦之特且虞吾身而不永年僧子以孫斯宇

賴傳俾爾歸離奉嘗宅相是其爲言聞者惻愴我則譬

之天與人殊嗟今諸韓胥彼桂如自根而幹而柯而葉

爲葉茂繁何啻千億其間豈無一蘀先零夫亦何害貫

古青青在人視之侯之家索自天者視猶一隕蘀西銘

有言民吾同胞矧爾同姓四海滔滔反覆始終理亦昭

晰覺皇貞之韓氏未絶

  希眞先生祠碑

王氏自其大父義年四十生棄其父定定四十一亦生

棄君與君凡再世爲男官始李冲虛居丹陽菴後以奉

金主元辰京官朝朔望祝釐隘陋縣官易殿廡爲雄麗

賜額丹陽觀君年十七從冲虚學者十九年師卒初卽

汴藁藏後遷之其鄉德興龍陽觀塋居三年還汴再居

丹陽觀汴人敬之如見其師四方賢士大夫假館其廬

無有虛月雖其徒厭譏不卹也視其尤寒窘者或質衣

爲具歸之其施如此其入也殊有擇初汴受兵有富人

將逃亂藏金二穴去後數年來訪張人觀聽卽詐喪服

若發埋骨者兆緒將見謾謂役夫可市取祭物僅探得

一穴恐禍巳不暇及其餘也約公取之而歸我其半指

藏所去去而其主死竟君死未嘗語人無有知其處者

與之期事雖風雨寒暑未嘗爽言于孺子問以前朝勳

戚大家事其言亹亹能傾究其隆赫衰摧之由聽者忘

倦皆可筆之野史亦知爲詩精于賞識裝褫書畫蓋與

其師及從翰苑諸公遊故聞見獨不囿于道流之狹也

年八十五至元十三年十二月十三日無疾而終前終

二年爲塋曹門外表之以碑凡夙與其師相友與非其

師之友嘗名價重一時者皆具棺衾移葬其中又各傳

其鄉里世次年壽爲誌以別墓至是其同門友王道祐

及其弟子張某者葬之新塋從顧言也後七年族姪埭

自汴至長安無他營求惟誦君夙昔之賢曰是埭所善

也且其爲人亦公所詳宜銘其祠燧曰王君賢也王君

方外人無形勢可藉以動人子徒以故舊而不忘之爲

計其久遠子亦賢也君諱道淸字正之河中臨晉人賜

號希眞純素大師銘曰

謂爲不壽𫆀年幾九十而人誰與夷謂爲壽也耶享止

其身而後者嗟誰由尊其所聞而不疑行之曰君所安

我又何悲哉噫從享其師表祠有碑平昔之善載筆于

斯尚俾來者可考而知

  資善大夫中書左丞贈銀青榮祿大夫平章政事

  諡武愍公李公家廟碑

燧嘗觀人臣私廟之祭易乎古而難于今三代不論也

漢之時功臣侯者土地人民傳及子孫故嗣侯得以致

隆數于其祖考世世無有所殺後封功臣皆虛邑無有

土地人民子孫或官卑力微往往不能爲廟記曰父爲

大夫子爲士葬以大夫祭以士祭旣用生者之祿𫝑有

必不能致隆者姑借先宋氏言之如文潞公作廟洛西

其先未嘗將相顧受祭將相潞國嘗將相者其子及甫

惟得祭以大夫祿是于不爲將相者致隆其眞爲將相

者復加殺也如斯者幾何人哉惟吕正獻惠穆于文靖

范忠宣恭獻于文正世其將相者史册二百年間纔一

二見事亦曠世希有者也然自中元以來漢人父子繼

相者故丞相史忠武公與今資善大夫中書左丞贈銀

靑榮祿大夫平章政事諡武愍公二家重輝襲芳震耀

一時豈獨爲之子者信敬于昭昭厥考亦足以慰靈于

冥冥矣惟李氏家隴西成紀者實秦將信諸孫漢至六

朝門閥甚峻惟與崔盧鄭世姻不連他族唐季王西夏

甚盛彊雖宋金嘗加兵終莫能服我太祖始平之其宗

有守某某城者獨戰死不下子惟忠尚少求從父死爲

今分士淄州諸侯王所得于公爲考後以金符監淄州

有子十三人公次居四王妃愛其頴異嘗子之在先朝

故事凡諸侯王各以其府一官入參决尚書事公代其

兄爲之李璮爲逆有迹淄州君獨從公馳聞璮繫闔門

獄中璮誅得出上盡賜償所亡失授公淄萊路奥魯總

管後改宣威將軍益都淄萊路新軍萬戸與城夾寨圍

吕文煥襄陽四年而下之加明威將軍虎符丞相布延

南征宋兵戍郢十萬城西郢鎻戰艦絶隘爲陣我舟不

可越乃渠黃灣拖舟泛藤湖以出唐港棄郢去留公後

拒敗其追兵行拔新城沙洋下復破夏貴陽邏口下鄂

漢陽從故丞相阿里公時以左丞戰荆口禽高世傑下

岳進沅沙市下荆南傳檄歸峽辰沅靖澧常德諸州皆

下之又徙鎭常德左丞狥地湖南丞相兵及淛西以地

遠援踈詔公與宋都統張茂實呂師䕫闢都元帥府江

右公爲左副都元帥破劉槃軍下隆興擒熊飛建昌撫

瑞吉贑與廣閩諸州皆下會宋幼主出降其將相陳宜

中張世傑挾益王昰衞王昺浮海趨福立益王元以景

炎閩廣諸州應者十五郡縣豪傑亦爭起兵公出定反

地大破吳浚軍十萬南豐浚走如張文虎復合兵十萬

又破之兜港伏尸三十里浚走合其相文天祥瑞金又

大破之天祥走據汀别將孔遵窮追併破趙孟瀯軍復

其州而還龍興守帥覬利鉅室罪以陰與賊連己誅夷

百三十家公還白其非辜出其未盡誅者獄中帥府改

宣慰司加昭勇大將軍同知江西宣慰司事尋加鎭國

上將軍福建宣慰使又改江西宣慰使天祥復陷汀州

收兵出興國又擊走之追四百里及之空坑散降其衆

二十餘萬禽趙時賞以下文武將吏數百人拜參知政

事行中書省江西益王殂廟以端宗世傑復立衞王元

以祥興移柵海中崖山近去廣治四百里授蒙古漢軍

都元帥經略廣東進復梅循英德與廣之淸遠走王道

夫擊凌震海上𫉬船三百艘禽將吏宋邁以下二百人


又破其餘軍茭塘江淮省亦遣都元帥張宏範至自彰


與共圍崖山勢計窮蹙度不能國資政陸秀夫抱衞王

蹈海死獲其金璽其將吏死焚溺者十萬餘人翟國秀


凌震皆降世傑遁去風壞舟死海陵港南海平朝京師

上勞苦之賜宴其將佐之有功陞者千授資善大夫中


書左丞移省荆湖凡虜民男女奴鬻之者皆罪而正之

常德辰澧沅靖五州大荒民至易子以糴爲發廩賑之

所活爲口亡慮十萬計征占城詔使給糧仗造舟海南

取得其宜𥠖儋之民勸趨之疾還詔從皇子鎭南王征

交趾敗其兵天長府其王遂舉國航海將舟師追之敗

諸洋中𫉬海艦三百始公策城天長儲穀待賊敓衆議

不果盛夏軍士疾作漲潦冒營遽議旋軍賊躡敗吾後

拒王以公殿賊閉永平關傅藥弩矢射公貫膝負瘡敓

關出竟以毒發薨思明州年止五十最其平生小大百

戰下城邑百有五十爲戸三百萬嗚呼其亦勤巳後薨

七年而贈官賜諡封公之命始下玉音仁煦恩重書棺

人臣𫉬此哀榮極矣公雖不可作巳安知其不骨肉九

原耶公諱恒字德卿自號長白篤孝純至淄州君卒方

擊兩王閩廣淄州君顧言我死必無訃吾兒使㑹喪縱

敵南海平始克銜哀摧動屢絶且薨謂所從曰爲我語

晜弟妻子吾不得以時喪先公旣抱恨以終天今復棄

養太夫人而身先朝露于是遐夷吾目不瞑下泉矣其

謹事之夫人王氏視分土諸侯王之妃姑也訃至夫人

秘不敢聞之姑惟發哀私室公則再見夢太夫人曰兒

今死戰日南矣太夫人泣言吾再夢如是豈誠然𫆀夫

人始情告曰婦恐無以安吾姑氏心也覆是久矣始位

哭服喪嗚呼死而精魄猶惓惓其親可哀也已可哀也

巳子二人世安以監廣州從朝京師授新軍萬戸同知

江西宣慰司事再嗣公益都淄萊本軍萬戸後以正議

大夫仍將本軍僉江西行中書省事再陞中奉大夫叅

知政事行尚書省江西尙書省罷今以上官叅知政事

行中書省仍江西嗚呼六官而三踐公武巳可見其才

之無羞子職者自其旣相亦解兵其弟世雄以宣武將

軍將之乃作河洪之詩使歌以祀公其辭曰

李氏之在與水細大河洪姑臧有夏而王越三百年傳

厯旣長極崇而墮亦天之道日月作矣衆星匿曜王孫

始卑徂東自西淄水幽幽束楚之流曰位不豐猶監一


州有蟊吾民有梟吾土吾力不能天子肆汝從父奔告

帝嘉乃心寖向用公廼涉潛沉泱泱漢水南紀所恃乃

地襄陽金湯陛陛公將萬夫長圍四禩而竟下之岷江

失藩沿流列城振落摧乾至莫難一文軌判裂萬里收

功九重授策維是武庚狂志復殷爵人號年大蠢甌閩

終兄弟及公膺奮擊與鬬四年崖山翦克血其䲔鯢南

海無波廏馬笥衣其賚如何帝曰汝烈宜置左相授兵

而子西䕶湖廣公拜稽首天子萬年帝德聖神臣何力

焉湖廣聽命壤三千里隂翕陽施賞刑自巳及兵占城

轉粟黎儋歸佐皇子致討日南不測風洋冒履而三由

淄而漢由江而海其涉日深蜚聲日大蕞爾南夷曰尺

箠笞狃勝者衆輕于出危賊策我師不能炎暑雕弓緜

緜犀甲敗雨避來弗迎邀歸以爭旣奔先編左廣亦傾

孰作士氣公殿奮武斬輻短兵援枹鼓鼓格鬬比死冠

纓不顚裹轊馬革踐迹文淵維昔禡時皂纛有翩廼今

旋歸粉篆丹旃兆寢悠悠魂魄遼遠致身移忠惟孝其

本黼扆思之錄其庸勞寵幽上公可謂曰遭公亡不亡

公有良子亦秉國鈞實法實似有嚴作廟籩簋維時神

容與耶去此奚之維淄維漢維江維海其流或枯廟主

斯毁何以麗牲樂石峨峨太史詩之以侑以歌

  袁氏先廟碑

嘗謂天下之人光顯其家者由二道焉一則曰積德有

漸二則曰成功有會之二者不相資以始則相須以終

如升也有階而搆也有基開也有門而來也有塗無有

無所乘依而徑得者且千金之子將運千金之資猶不

輕以相𢌿必擇善賈可付而後授況造物者儲靈奇之

氣賦經綸之才假光濟之具俾佐興太平之業非求夫

修仁潔行善爲燾後之謀沒身百年窮躓不變未享其

報者之家他子孫孰克當此哉蓋袁氏由高王父而下

皆以諸生學修于其躬道行于其家化及于其鄕不吏

祿而本富于田者四世一轍而公受之始克大施于今

嗚呼積德之難也如此夫而成功之難也又如此夫高

王父諱亨曽王父諱廸王父諱企京父諱鐸公諱湘字

潤夫位至延安路兵馬都總管其功烈之備年壽之至

子孫之麗燧巳最而叙之墓碑其可以屢書者今申言

之曰方天之訖金命也提王公佐一節度之師來歸吾

元㧞之鋒鏑之下而臥之衽席之上脫民兵死狥地鄜

延拓境千里凡負險羣聚資人爲糧者莫不投甲相率

而至去民盜死治延之初假之種牛而授以耒耜免民

飢死自燕市藥負以百十馬牛卽城爲樓居之致醫司

掌爲劑其間有以疾來者視所宜藥與餌不求贏利去

民疫死至今州民戴白者道舊相語猶SKchar然指城樓謂

曰吾司命也昔漢朱邑爲桐鄉嗇夫其惠止于未嘗笞

辱人且死其子曰後世子孫奉嘗我不如桐鄕民必葬

我桐鄕自今觀之一鄕之政非有夫千里之治也嗇夫

之貴非有夫通侯之位也不笞辱人未嘗日拯民于死

也奉嘗者民而非歆其子也然魂魄猶徘徊戀嫪不忘

其土無惑乎公遂爲明神以禍福斯民歲時妥靈享黍

稷之馨于其孝子之手也廟在今延安屬縣膚施之東

川去府治十里外袁氏別墅取延民之助祭之來之易

也其年至元十九年其歲庚午其子昭勇大將軍克忠

其存今者兮匪孫伊子生者逃亂兮奔公爲依死者白

骨兮魂魄公歸矧公後兮鼎昌子奉嘗兮孫尸華衣兮

綷䌨金章兮玉帶總總兮林林來廟庭兮覲拜歌鐘兮

舞鼓蘭烝兮桂糈舍登數兮備儀公飽德兮焉所公何

爲兮睨顰曰哀繭絲兮日窶吾民曩者五袴之家兮或

今也無襦吾又何心兮獨樂乎余身公子孫兮聞聳羣

民子孫兮感而繼泣謂公逝兮幾年猶闚有無兮于余

一室公明神兮若兹苟有善兮將知我祖父兮且母公

欺我子孫兮可公鬼飢子越兮父令婦齟齬兮夫命俗

斁兮紊帶公不刃誅兮猶殺之以病稼我田兮蠶吾桑

糗我腹兮完我衣裳輸賦孔時兮無後倉箱無重俾公

兮一日增傷









                    蔡共武恭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