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四

卷第七十三 牧齋初學集 卷第七十四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七十五

牧齋初學集卷第七十四

 譜牃一

  請

誥命事略崇禎元年九月

先祖諱順時其先出吳越武肅王家世素封曾

祖父孤童中落先祖與其弟副使公力學奮勵

嘉靖巳未會試舉春秋第一觀政吏部是冬奉

 命餉遼東軍抵家未彌旬而卒先祖倜儻有

大志不屑爲章句小儒焚膏宿火講求天文律

歷河渠兵農諸家之學提綱舉要薈蕞成書凡

百餘卷名曰資世文鑰蓋通典通考之流亞也

其餉遼也從老戍退卒問訊虜情邊事登關城

望渝海酹酒賦詩慨然有吞胡出塞之思是時

遼東大饑道殣相望人或謂先祖南人不耐苦

寒盍待發春而行先祖曰吾一人寒其忍十萬

人饑乎抵遼中寒竟以此病卒年二十有九

先祖母卞氏先祖背棄年甫三十先君生七年

祖母截髮貯棺中以立孤自誓曾祖父性嚴重

奉事惟謹庀治喪事必先諸叔曰吾冡婦弗敢

後也分財產戒先人無取贏曰若孺了弗敢先

也先君能勝外傅不假與顔色稍不如命則對

案不食涕淚交頥居恒以綱嘗道義爲典訓曰

吾願汝爲古人不願汝爲今之望人也歲時延

請賔客省視故舊族戚閭里之窶貧者待以舉

火推食解衣設糜掩骼咸脫簪珥爲之謙益稍

長敎以書傳每詔之曰吾欲效范文正公買良

田爲義莊而汝父不能盈吾志也汝必勉之又

曰我老矣正如俚語怕你做官時我做鬼至今

思其言輒爲泣下謙益舉進士先君排纘祖母

苦節草疏趣上之留中不報侵尋十九年遇

今天子霈恩得以及追榮之典而崇臺綽楔表

厥宅里巳不可復請矣嗚呼傷哉

先君諱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年十二三能闇記五經史記文選

凡百餘萬言世授胡氏春秋收拾旁魄𢯱逖疑

互旣成以授學者學者咸師尊之從而執經考

疑者繼於門先君自念少孤思早自竪立以報

母勤累試不見收而祖母違養蚤夜呼慕聲入

黃泉銜哀七年以孝死先君志節激昻好談古

忠節奇偉事每稱述楊忠愍海忠介諸公嚼齒

奮臂欲出其閒卒之日手定其所爲古文及所

輯古史談菀藏弆之以𢌿謙益且遺之言曰必

報國恩以三不朽自勵無以三不幸自狃嗚呼

謙益其敢忘諸先君嘗作聱隅子自傳其葬也

宗伯宣化公誌之敢撮其大略以上史館

家母姓顧氏外祖諱玉柱山東按察司副使方

正彊直以朝典治其家吾母在女氏巳有儀法

自歸先君以迨老不好戲笑不知游冶靣不施

粉澤身不御綺紈目不識優倡妖尼耳不聽吳

歌瞽詞雖盛暑不飾不見媵侍雖親壻姪必䦱

門與之言日夜課紡績敎剪製機杼刀尺聲軋

軋然戚屬閒族出遨嬉必辟吾母有矜好炫冶

者輒毀容敝服以見退而相謂曰何乃自苦或

笑曰此笨人耳謙益免先君之喪數年不出母

意殊安之曰兒了秀才事足矣乙丑坐閹禍削

籍母迎謂曰汝無官吾有子矣閹鉤黨益急相

驚追捕者日數十至母曰猶有天道汝必無恙

蓋吾母莊敬閒止能識大體古所稱母師殆無

愧焉

妻陳氏爲里中右族曾祖官南京國子監𥙊酒

其父與先君爲文社相狎也故以女歸於我妻

從我於諸生十年旣第之後從於倚廬者三年

家食者八年用覃恩封孺人進封安人未幾被

追奪之命朝夕洶懼者三年今年得復對誥親

知相賀妻曰吾聞應山母妻棲止譙樓風雪中

日不得再食賴天地祖宗之庇免此幸矣庸敢

有他望乎謙益追理前事亦爲黯然出涕也

  刻古史談菀目錄後序

先君子讀史之役始於萬曆丙午而談菀之成

則在萬曆己酉凡四載而始竣謙益奉諱以還

每發故篋淚淫淫不忍視里人郭春卿任是正

崑山張旉孟任梓又六年始告成事先君子之

言曰吾讀正史如饗大官焉體節之薦充溢員

方久而能使人憊吾讀稗史如嘗異味焉小蟲

水草蜇吻裂鼻久而能使人荒是故稗而不史

弗典也史而不稗弗志也吾取材於史借徑於

稗太平鉤異撮繁就𥳑不出瑣言碎事而天咫

民則吉凶情僞之指意如指掌焉斯不亦史官

之流裔而稗官之質的乎四年之中横經籍書

寸紙不遺秃管成冡子雲之手齎油素太沖之

溷置刀筆以先君子方之無不及矣易簀之前

一日手自封識以詒謙益曰此宋人之遺弓也

吾死無忘吾所爲殫瘁矣於乎謙益又何忍贊

一辭哉循覽先君子所論次班范以前多采擷

呂覽淮南及劉向所序諸書去古未遠資博而

事約六代以後蕪文穢史手自䋲削遂使甲乙

之帳簿與腐爛之邸報字櫛句纂比於良史則

先君子陽秋之筆略見一斑後有作者弗可誣

巳作之不止乃成君子是故勵德業者恒存乎

旌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是故辨貞吝者恒存

乎物差善言天者必驗於人三世之事信而有

徵君子蓋雅言之故神逵咫聞终焉語有之敎

之春秋爲之聳善而抑惡焉以戒勸其心先君

子豈徒託諸空言其亦春秋之志乎於乎先君

子甫弱冠卽以文章節義自負偃蹇數奇旣不

得出入承明臿齒牙樹頰胲有所建竪於當世

而盛年壯志耗磨於博士家言以其餘力寄之

墳典編摩稍倦輒呼大白佐之酒後耳𤍠誦沈

攸之十年讀書之語泣數行下也先君子之論

著盡此先君子之精亦盡此矣謙益雖不肖不

能爲箕敢不惟遺弓之言是識於乎宋人之弓

其餘勁飲矢於石梁宋人殆不亡也後有讀先

君子之書而悲其志者無論爲史爲稗登諸劉

氏輯略之列將先君子之䰟默舉謙益亦死且

不朽萬曆乙卯九月孤謙益泣血謹識

  先太淑人述

先太淑人姓顧氏外王父諱玉柱歷官至山東

按察司副使嘉靖庚戌虜薄都城選藩臬入賀

有威望者視師 命下夜漏方四刻卽上馬去

按視訖日巳旰矣逃傷者數千號哭擁門立馬

於門闔令從馬腹度虜退移疾請致仕嘗歎曰

活千人者必封吾其有後乎家居數年以嘉靖

甲寅十一月巳未生太淑人於嘗熟之虞山里我

先公諱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曾王父贈刑部郞中諱體仁王父

嘉靖巳未進士贈禮部右侍郞諱順時王母贈

淑人卞氏先公七歲而孤王母截髮自誓以耆

於成外王父才而壻之年十七歸於錢氏後十

二年萬曆壬午謙益生後二十八年庚戌謙益

進士及第先公棄背後十年泰昌庚申用謙益

編修覃 恩封太孺人後四年天啓甲子用中

允封太安人次年謙益坐閹 罷歸奪封誥後

四年崇禎戊辰用禮部右侍郞封太淑人謙益

坐枚⺊被訐次年巳巳得白奉太淑人家居五

年享年八十考終於內寢某年某月某日歸祔

於海虞山北市橋先公之阡於是哀子謙益哭

而言曰嗚呼謙益不天不死鬼神兇怒降兹酷

毒其又敢溢美攘善誣玄堂之片石重于天誅

謹按我太淑人之德行合於古之圖史所載信

而可徴者有七曰順曰莊曰貞曰勤曰儉曰仁

曰慈請言順曰我王母性方嚴太淑人肅共誠

至遇有譙訶側行却立若無所容先公豪於文

酒中年坎壈縱酒霑醉丙夜呌呶太淑人匿避

空屋中稍閒瀹湯茗而進之先公急病讓夷不

治生產太淑人黽勉佽助不以無爲解終不自

以爲能事及其爲母雖箱篋瑣屑必白謙益不

自取進止蓋太淑人之少也爲女而未嘗爲婦

其老也爲婦而未嘗爲母隂幽坤從終身而巳

者也請言莊曰我曾王父暨外王父皆以朝典

治閨門我王母禮宗也通曲禮內則文公小學

奉爲典訓太淑人未嘗知書而闇與之合雖盛

暑不飾不見媵侍雖親壻姪必䦱門與之言雖

大喜笑未嘗至矧雖盛怒無疾言大聲延見婦

女色正而詞輯無貧冨貴賤如一有輕脫陜輸

者局促侍坐退而喜曰腰背閒釋去重石矣宗

人侍御家有㛰禮太淑人蒞事危坐達旦頭目

未嘗轉動袿衣戍削若圖刻然四婢子夾侍如

帷牆人莫見其靣侍御歎曰此異人也每舉以

爲法式請言貞太淑人擇辭而說擇地而蹈浹

月不出閨閫經年不識聽屏不接游閒之女不

近袨冶之尼耳不聽瞽詞吳歌目不識優舞童

索戚屬族出遨嬉必辟太淑人有出閫之言相

戒勿令太淑人知也邑屋亡賴子弟約日爲亂

鄰里洶洶徙居太淑人曰吾兒宦未歸義不當

出門吾殉此而巳宗老固以請太淑人曰必之

母氏則可使其姪夏時御以如外王父故第三

日而復每言之未嘗不追悔也蓋宋伯SKchar楚貞

姜之事太淑人實優爲之請言勤儉曰太淑人

習勞執勤晚寢早作旣饋以後六十年如一日

也執麻枲課紡績賦事獻功有程有要寢門以

內機杼之聲軋軋然刀尺之聲琅琅然也入其

室椸枷必整枕簟必歛箴管縏袠井井然也不

耀珠翠不施膏澤不著方空吹綸之衣歲時賔

祭一御新衣卽藏弆之陳衣之夕故嫁時衣猶

有存者芥醢之醬桃梅之諸躬親擇治缾瓿淨

潔餘閣之奠皆手澤也居恒以戒暴殄知慙愧

爲訓其天性如此請言仁曰太淑人仁心爲質

合於佛之慈悲老之重積發一言惟恐傷人行

一事必思利益人食不濡雞鼈行不踐蟲蟻日

給食必先幼稚者時給衣必先老病者每置食

必先計餕餘而後食糗餌粉餈必剖分之左右

顧視恐有不滿於意殆佛家所謂減分布施也

宗婦乳母之𩔖窮則養之病則藥之死則𥙊之

垂白扶杖哭太淑人柩前者過時而愈哀庶出

之妹歸嚴氏歸氏皆號咷隕絶同仁均愛此其

徵也請言慈曰嗚呼太淑人之慈至矣盡矣不

可以復加矣謙益生而多病太淑人之生母陳

老於錢氏與乳母共視保三人之命皆懸繃中

兒也謙益舉於鄕請於先公鬻故第以償債太

淑人勸爲之曰兒它日非無大宅者也鄰人轉

鬻故第我貧不能贖太淑人方食放箸而歎以

是知其始之挫情也謙益免先公之喪家食七

年太淑人安之曰如是足矣乙丑之削籍也太

淑人不戚而以再出爲慮戊辰之被讒也太淑

人不愠而以得歸爲喜毎歡顔相慰勞曰吾老

矣汝作閣老何用落得今日母子團圝耳五年

之中保視甚於繃褁時復加一飯復損一衣不

在謙益而反在太淑人也饘酏芼羮手自調糝

遣侍婢視其食否以告逮彌留之前一夕猶是

也太淑人素堅强自持雖老能立語移日不欠

伸跛倚是歲上日壽觴初舉賀客雜遝元夕後

微告劇越三日而屬疾寢三日而革病不噦噫

沒不嚬呻右脅吉祥奄然安寢子言之子生三

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懐謙益之生也五十有二

年而始免於慈母之懐崇禎六年歲在癸酉其

免之之歲正月二十四日丙辰時加戍其免之

月之日之時也嗚呼痛哉謙益狂愚悻直再觸

網羅葦笥之籍同文之獄流傳洶懼一日數驚

太淑人强引義命自安然其撫心飲淚惟恐見

壯子受𠛬僇固未忍以告人也以太淑人之至

德胡不百年驚憂促算豈或繇是惡子頑狠尚

不從死然卽死亦何足贖嗚呼痛哉謙益三舉

子不育歸田之歲舉一子太淑人歿之七月又

舉一子故名長子曰孫愛次曰孫娠所以志也

孫愛之議㛰於瞿給事之女孫也太淑人實命

之曰人以汝故去官結昬姻以敦世好不亦善

乎媒氏復以許中允之女孫告太淑人曰是先

君故人之子也幸有次孫必昬於許孫娠生中

允遺書許字如太淑人之言詩不云乎詒厥孫

謀以燕翼子謙益敘太淑人之慈敢終之以此

歲在甲戌正月小祥哀子謙益泣血稽顙謹述

  外庶王母陳氏夫人壙銘

夫人外王父山東按察司副使顧公諱玉柱之

側室也實生吾母外王父卒夫人來依吾母遂

老錢氏夫人生於吳趨無冶容出於單門言動

不茍外王父以爲有儀法善事外王母劉劉視

之如姪娣劉疾革便溲皆手捧之比歿蓬垢涕

號三歲無鹽酪吾母舉子多不育謙益生託於

乳媪夫人視保益謹兒夜啼夫人與乳媪劒之

行促則趨緩則翔四足躑躅聲與兒啼下上先

君時被酒呌呶夫人抱兒匿空屋嚴寒手不敢

戰恐賊風感冒兒也謙益長而夜讀夫人辟績

易數錢置果食王母卞夫人閒賜糕餠案頭累

累然與筆墨雜貯謙益目屬之雖欠伸不敢寢

謙益舉於卿夫人病喜而少閒旬日卒享年七

十有九萬曆三十四年十月十五日也以歲之

不易權厝於外王父墓旁四十五年十二月初

一日始克葬庀葬事者外王父冡孫夏時也夫

人卒五年謙益中進士及第官翰林念夫人之

勤於其葬也漬淚徹壙書銘告哀銘曰烏目山

龍㵎水從君夫人窆於此誰之銘者外孫子丁

巳長至莆田宋珏書石納壙

  亡兒壽耉壙志

嗚呼我先君與余皆單子余妻生子佛霖殤妾

王氏生檀僧亦殤汲汲焉惟嗣續之是虞天啓

三年癸亥以太子中允告歸八月生一男子是

時吾母年七十湯餅之會與壽筵相逮遂名之

曰壽耉其母微也余妻與王氏更母之兒生而

隆準豐下目光激射啼聲喤喤然親朋雜然視

之無凡兒啼怖狀咸曰此所謂解著濳夫論不

妨無外家者耶明年甲子余以諭德赴召兒幼

不能從每啼呼索余輒往余讀書閣中指窻櫺

而號諸母羣譬解之乃止人從長安來必問爹

好否且問何時歸也余聞而憐之又明年乙丑

逆奄用事盡剪除海內士大夫不附巳者余首

隷黨籍除名以歸抵家乳母抱兒迎於門入而

拜母於堂家人慰勞恍若夢寐不知其涕之交

於頥也奄鈎黨益亟邏者錯跡里門余錮門扄

戸塊處一室若頌繫然兒扶床繞膝不肯跬步

離余三年之內風雨晦明幽憂孤寂余之於兒

如形之有影未嘗舍去又如良朋好友之在吾

前而金石玩弄之在吾側也孰意一旦去我而

死耶兒病疹法不當死庸醫誤之不禁穈粥病

漸劇巳而藥之稍解矣復不戒食飲以死死之

夕便溲必起於床乳母曰若憊矣無自苦兒摇

首不肯猶自力强起反席未安而沒兒僅五歲

耳於死生之際若此嗚呼痛哉兒甫剪髪能坐

立岳岳如成人僮僕見之不敢欹視戲言雖童

稚能藐大人遇余執友若程孟陽李長蘅輩拱

手側立未嘗失子弟之禮歲時入影堂見先世

畫像必肅拜致敬指問某祖某妣依依不忍去

尤好禮佛及僧胡跪膜拜儼若夙習不好戲弄

每見古書名𦘕摩娑繙閱至奪之不肯舍孟陽

酒閒淋漓戲墨兒得一紙輒藏去時效之書窻

浣壁華亭董尚書過余兒出扇牽衣索畵尚書

欣然點筆兒注視不暫捨尚書笑曰兒欲竊吾

𦘕法耶余有古圓硯兒愛玩之一日問硯安在

王氏妾曰汝父苦貧已鬻之矣兒轉靣向壁悽

然泣下余亦爲泣下嗚呼令早知兒寶硯如此

卽千金弗忍割也兒尤有志節梨栗之屬不色

授不肯取乙丑秋兒才三歲江隂顧道民以鏤

刻彌勒像贈兒兒不肯受曰是去年以絲燈遺

我矣當遺燈時兒尚未晬也兒毎戲笑曰我必

作狀元一日忽語余爹知我乎我錢福也自是

輒自呼錢福歲餘乃巳家人咸異之余旣罷歸

猶惴惴懼不免毎自念卽死兒他日成立猶可

奉吾母時時摩其頂而未忍言也丙寅之三月

緹騎四出警報日數至家人環守號泣兒忽告

余曰爹勿恐爹勿恐明年卽朝 皇帝矣遂爲

執笏叩頭呼萬歲狀又曰爹所朝非今 皇帝

乃 新皇帝也 新皇帝好 新皇帝大好言

之再四余愕問何以知之兒曰影堂中諸公公

冠服列坐樓下敎我爲爹言如是僮應索綯坐

檻上我叱起之詢之僮應果然嗚呼異哉是年

七八月稍解嚴明年兒死凡四月而 先帝登

遐 新天子神聖逆奄殛死慨然下 明詔卹

錄死廢諸臣兒之云若執左券而兒不得見也

嗚呼兒之言其有神者告之如古所謂熒惑散

爲童謡者耶其眞吾祖吾父馮而儀之而錫以

兆語耶兒能見亡人又與謦欬相接豈其死徵

耶兒死董尚書書來慰余以謂兒必名僧異人

被謫而旋去者然與否邪兒能前知余之不死

與 新天子聖而不能自知其夭折耶兒如

有知其將不以死爲悲而以言之驗爲喜耶抑

亦余之耑愚悻直觸忤世網固當與逮繫諸君

騈死於東厰北司之間會有天幸慬而不死而

兒實代余以死也嗚呼其可哀也巳古之喪子

者多矣白樂天蘇子瞻所謂達生知道者也其

喪子也未嘗不過時而悲而况於余乎孔子之

阨於陳蔡也其徒之不及門者未嘗不廻旋思

之而况於兒乎况兒之生於患難而前死乎余

於吾兒哀則哭之思則夢之懼其痛巨以憂老

母則抑而止之余處於達不達之閒者也兒如

知之其以余爲不及情者而巳矣兒死於天啓

丁卯五月十六日其葬也以 新天子改元崇

禎之三月淸明日在夏臯祖瑩之旁其父謙益

爲書石而納諸壙

  亡妹嚴氏孺人合葬誌

吳郡嚴柞子若妻錢氏先祖封禮部侍郞諱某

之孫先君封禮部侍郞諱某之女少保嚴文靖

公諱訥之孫婦試中書舍人諱治之婦也先祖

舉嘉靖已未進士文靖公爲座主先君少孤文

靖公召致家塾命中書爲之主中書生十子而

子若其弟九子也故先君以吾妹歸焉妹之適

嚴氏也中書初殁家貧多子不能具中人之產

習勞執勤不憚夙夜叔妹妯娌列屋如鷄栖庭

戸交錯機杼之聲相聞處之怡怡然誾誾然未

嘗有違言誶語也子若習舉子不就性好聚書

故家舊里冷攤小肆繙閱訪求如有弗得蠧𥳑

齧翰蟫穿鼠穴裝潢補緝目眵手繭久之聚書

至數千卷賈人多就鈔傳寫因以購得祕本營

求貿易輾轉不厭其得以窮老自娛亦用此也

子若專勤書癖亡失衣冠有朱公叔之風性儉

嗇數米而炊家人啼號掩耳弗顧吾妹乳哺子

女支持婚嫁頭蓬不櫛衣垢不浣以其身爲席

薦爲帷蓋者垂四十年嘗嘆且泣曰我爲勞人

於嚴氏足矣不知何年了此債也崇禎己卯

月病暍庸醫誤藥之暴卒年五十有五吾妹亡

子若忽忽不樂性理荒忽若不知人臥蓐三年

癸未十二月卒年六十吾妹生子一人女六人

庻男子二人女四人長子有翼卜以甲申二月

合葬于鳳皇山之新阡嗚呼吾終鮮兄弟有異

母之妹二人先君愛其女異甚視其壻猶子也

先君旣沒吾妹事吾母顧太淑人益親歲時歸

寧諸甥男女扶床繞膝吾晚而生子妹撫愛之

逾于已子也癸酉太淑人見背七年哭吾妹又

三年哭歸氏妹今又哭子若天之使余晼晚孤

特塊然久居此世者何也銘曰

葬從其夫銘從其妻終天之哀視此涕洟



牧齋初學集卷第七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