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二

卷第五十一 牧齋初學集 卷第五十二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五十三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二

墓誌銘三

  兵部右侍郞孫公墓誌銘

崇禎十一年十月奴酋犯薊鎭 天子命推擇

廷臣有才望者勝樞貳之任于是潼關孫公繇

大理寺丞擢兵部右侍郞拜命之日廬兒戍卒

靡不㦸手相賀甫一月無疾而卒年四十有八

十一月之三十日也公之弟必茂奉喪歸秦以

次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葬公于先塋撰次行狀

走使四千里屬余志其墓嗚呼今天下最急才

者有二曰銓事也兵事也公于二者皆有專才

皆將試于用矣而不得竟爲可嘆也公舉萬曆

丙辰科進士繇戸禮二部郞擢吏部佐冢宰趙

忠毅公澄汰仕路一日而徙諸淸郞之淹久者

棊置銓司北則劉廷諫南則程國祥閩則鄒維

璉朝著歙然改觀而小人多所不便比奄以逐

趙公未幾公讁去再奉嚴譴除名及公再起長

垣爲冢宰小人倚爲窟穴公偘偘舉其職不少

假易小人比長垣以計典中公又左遷以去公

廉辨彊直人才物論儲偫于胸中有萬曆初名

選郎之遺風再起再謫不得竟其志而銓事亦

不可爲矣公居潼華閒諳識阨塞要害通知其

豪傑流賊之起也公以山西司按察司經歷量

移南祠部請急里居建議設重鎭以扼關秦賊

不出豫賊不入挈缾口而壅之寇可盡也鄕人

恤其𥝠以勞師動衆柅之寇自是渡澠池而西

莫可禁禦矣假滿還畱都途出柘城歸德遇寇

設守皆恃以無恐在歸德也賊潰堤而入數十

騎薄城引弓詬罵城中兇懼公曰此欺我無兵

也令傔從環射之賊中傷逬散登陴者始有固

志賊旣退人皆謂公知兵可辦賊也賊逼江浦

公守石城門叅贊范公移咨假公署職方以備

非嘗其倚重如此久之遷南吏部考功司郞中

升尚寳司丞轉理丞旣任樞貳謂虜懸軍𭰹入

我援兵巳十三萬當扼險邀擊聚而殱之無藉

口老謀持重以成南下之勢蚤夜呼憤莫有應

者盛氣結轖强陽𭧂亡竟用是死而人徒知其

以勤死而巳公之父給諫公以危言讜論不容

于朝公少而與聞國論有澄淸天下之志雖在

郞署小人以黨魁目之逆奄誅僇朝士皆公所

雅故鋃璫過關門者倉皇出餞畱連涕泣奄聞

而惡之欲殺公而未果也及朝政更易奄餘黨

仍用事公所與同志汲引者賣公以媚長垣久

之遂取大位而公猶滯散寮每嘆曰程郞之綸

扉不如劉郞之縲絏也吾陸沉于此有餘榮矣

公生平連蹇仕宦實以黨論之故比 天子知

公且大用矣而一昔彊死嗚呼此亦黨人爲之

乎抑亦黨人之䋄所不能盡而天爲之殄瘁乎

其尤可悲也巳公爲人孝友忠信誠心質行信

于士大夫而與被于孤寡煢獨周恤振救死生

急難多人所不知事繼母撫孤稚皆非人情所

恒有者公殁而必茂喪之如父撰公行狀别白

邪正是非一無所鯁避蓋家庭閒風義如此此

亦可以觀公矣公諱必顯字克孝先世自淛之

餘姚徙秦數傳居潼關祖諱承光選貢知沔縣

父諱振基戸科給事中外轉山東僉事 今上

覃恩贈奉政大夫改京銜母覃曁前母劉俱封

宜人繼母賈封太宜人蓋異數也妻張氏繼妻

景氏皆無子以必茂之子士驤爲後一女適朝

邑周雯余辱交于公二十餘年戊寅之秋執手

邸舍悲余之䝉難而傷其不能相明也公方駸

駸向用若有閔默不自得者徒以余故也其何

忍不銘銘曰

太華削成兮潼關屹然是生偉人兮枝柱金天

河流奔騰兮衝關却阻展如之人兮排奡齟齬

是父是子兮兆域相望元氣熊熊兮浮薄華陽

河水南流兮潼水東廻千秋萬世兮孰塞我悲

  嘉議大夫南京工部右侍郞葉公墓誌銘

萬曆中東林之君子退而講學海內負淸名者

爭相引重而黨人則𭰹惡其軋巳閒執其一二

瑕疵者以相詆讕指淸議爲横議隂䕶其所抉

讁之人以箝天下之口甲寅乙卯之閒其說始

大熾葉公官南太僕抗疏闢之以謂決裂國論

敗壞人心莫此爲甚當是時言者方雄唱雌和

引繩批根公眇然孤踪忽發讜議羣驚且恚聚

族而攻公公不激不隨端坐而肆應之且累疏

乞歸言者卒無以勝公 神 熹之際東林之

與黨論迭相勝負然公之言卒未嘗不勝其故

何哉嗚呼公之所以勝者蓋有所以爲公者在

也公諱茂才字叅之其先世自吳江徙居無錫

高祖諱昌曾祖諱芮祖諱謨世有濳德謨生聯

娶許氏而生公公靣目淸削不苟訾笑體骨稜

層若出衣表自爲諸生見者巳改容異焉舉萬

曆巳丑進士選𠛬部主事念父老改南京工部

𣙜關蕪湖盡革它稅不名一錢胥吏以嘗例爲

請公爲俚語訶之曰勿多言左右排列金剛檯

我不動矣巳事上羡金數千奏疏曰久旱而得

通故有羡金請不爲例且進羡非臣志也 神

廟嘆嘉賜白金松布以旌異焉改吏部郞中再

請告歸久之起禮部郞中歷陞尚寶司司丞少

鄕南京大理寺丞南京太僕寺少卿始一出家

居十五年矣又七年起大僕寺少卿改太嘗寺

卿皆不赴陞南京工部右侍郞甫三月請致

仕公仕宦强半在南什九在告布衣蔬食食淡

攻苦有堂三楹不施丹雘安人老矣躬親紡織

靑燈白髪熒熒丙夜其肥遯苦節雖小夫稚子

無閒言也當言官與公爲難盛氣奮筆爭欲有

加于公問影吠聲描頭畵角巳不遺餘力然終

不能毁公之廉以爲貪而訾公之恬以爲躁至

于今衡門如故子姓蕭然雖夙昔操戈向公者

未嘗不聞其風而感讀其書而思望其室廬而

低徊不能置也嗚呼此吾所謂有所以爲公者

也公生平學問躬行實踐信心爲巳感民彞痛

國是是是非非如風檣弦矢觸而必發豈有意

與黨人爭勝負哉天啓中閹禍將作急流勇退

優游終老高忠憲之殉難也慷慨急難以免其

子緹騎邏卒交跡於道不少鯁避人始知公非

以智免也孔子曰吾未見剛者又曰仁者必有

勇其公之謂與公卒於崇禎二年六月十七日

享年七十有二安人華氏卒於天啓四年二月

二十六日享年六十有八公性篤孝自營生壙

於江隂馬鎭先人之穴左沒後之五年十月與

安人合葬焉安人生子繼武九歲而殤生一女

嫁秦雷震側室胡氏生二女嫁孫竑禾薛憲伯

公之卒也其嗣子繼斌光輔得請 賜祭葬乃

屬職方華君𠃔誠爲狀而謁銘於余華君學行

卓然稱爲公後進者也其狀公爲信銘曰

居官三十年泊然儒素閱世七十年渾然赤子

夫人不言直哉如矢角巾東歸虚堂隱几顥然

眞氣沒而不死我鑱銘詩用勵頑鄙

  山東兖州府滕縣知縣 特贈太僕寺少

  卿SKchar公墓誌銘

天啓二年五月白蓮賊陷滕縣知縣事SKchar公死

之九月賊平公之父收屍反葬蓋六月而後殮

撫臣趙彥上其事 詔贈太僕寺少卿有司立

祠春秋祭祀給其父母誥命䕃一子入監四年

二月歸葬于州西郭之北後十四年崇禎戊寅

任子琨官𠛬部河南司主事奉 熹宗朝詔令

所司覆奏𥳑牘及黃諭德景昉所撰行狀謁謙

益于請室而請誌其墓謹按公諱文胤字士昌

西安府華州人也生于萬曆壬午之三月癸卯

以春秋舉于鄕六上春官乃以祿養謁選年四

十有二其蒞滕壬戌四月下旬也奔走叅謁未

遑視事居三日而難作當是時滕民什九從賊

公徒步呌號從兵登陴不滿三百人比賊至才

數十人耳問民何以從賊則曰禍繇董二董二

者延綏巡撫某之子也公登城呼賊而告之曰

若等皆吾民以董二故鋌而走賊吾執董二窮

治其罪以伸若𡨚而赦若等復爲良民其可乎

公長身赤靣鬚髥奮張兩門牙如施丹雘乗墉

大呼聲殷殷動樓櫓賊望見以爲神人讙呼羅

拜俄而箭發于西隅二賊斃焉視之則延綏沙

柳簳也賊憤盈肉薄而上遂不可禦五月之十

八日也公緋衣坐堂上嚼齒罵賊賊前搏公裂

其冠裳以銀鐺鎖之公大罵胡不速殺我賊顧

不忍越三日不食賊勸之食不可勸之去又不

可爲詩八章書于屋壁以縣印遺狀付門子魏

顯炤僮守務北向再拜自縊而死二十一日之

夕也顯炤乞棺于賊不許乞布裹屍許之遂瘞

于官署之池側公父所從收公屍也賊考掠顯

炤索印顯炤以印予父國臣以遺狀予妻之父

高登士及守務反而罵賊死之 詔䘏公也幷

録顯炤守務復其家而董二者城陷遁去其後

卒以賄免嗚呼公以視事三日之官守巷無居

人之邑率數十孑遺之民抗數萬方張之寇城

之未陷也可以去而弗去賊之勸行也可以走

而弗走絕百可倖生之塗而定一死無復之之

計用以明示天下後世無破城不死之縣令無

陷賊不死之臣子公之自處審矣致命遂志忠

也無沗所生孝也明恥敎戰仁也是公之三大

節也 熹廟之詔亦有三善焉旌不踰時也功

不濫敘也䘏不下遺也終天啓之世蓮妖滅蜀

寇平而奴孽不内躪者復滕之賞足以勸也若

董二之佚罰則有司之過也余故牽連書之無

使其求名不得焉爾公世爲華州人曾祖諱伸

祖諱夏皆有隱德父諱籙增廣生員倜儻負大

節有聲關中先後娶四婦生五男子三女子與

公皆異母而同仁均愛家門無閒人以爲難公

妻杜氏生三子長琨次瑅次璟琨服官廉辨慷

慨厲節能繼公之志者也銘曰

公逾弱冠兮初歌鹿鳴夢一偉人兮緋袍靣頳

曰余同姓兮周之宗盟要公汴橋兮前期却迎

公之之滕兮汴冰砯砰瞻彼季路兮廟貌孔明

高冠佩劍兮儼如平生廻車伏軾兮流涕怔營

曾未信𪧐兮寇盜搶攘食焉不辟兮死而結纓

天𢌿完節兮如射雋正季冬贈夢兮叶彼大貞

匪妖匪噩兮受命穆淸天門詄蕩兮乗風上征

扈從 先皇兮雷車霓旌蚩尤前驅兮玄武後

行馘奴盪宼兮汛掃欃槍報命 帝所兮旗旐

央央河渭抱縈兮太華削成高墳巋然兮配此

令名忠臣孝子兮請視斯銘

  文林郞陜西道監察御史李君墓誌銘

崇禎初謙益以與枚卜被訐 天子下法司雜

治法司覆驗淛闈成案再三考讞具如前狀條

奏以聞訏者慚且恚遂幷攻法司其勢張甚於

是陜西道監察御史李君上言謙益無罪所司

爲國家執法不肯傅致反受誣詆䜛夫高張欲

以一手障天無人臣禮反覆數千言其言直

指平夫巳氏抵讕放恣亦口噤無以答君疏出

而國論益大定嗟乎國論亦何嘗之有然而有

可恃者恃夫予我者之必爲君子而阨我者之

必爲小人也夫巳之賢不肖不可知而人之爲

君子小人如黑白之不可假以不可知之賢不

肖而取徵于不可假之君子小人則是非邪正

不待後世而已明矣若李君者吾所謂君子而

可徵者也君諱柄字汝謙曾祖諱英祖諱滿父

諱承式嘉靖丙辰進士歷官福建左布政自大

同徙家江都遂占籍焉生子九人舉進士者三

舉鄉書者一其長子遼東巡撫兵部侍郞諱植

而君其第四子也舉天啓壬戌進士選中書舎

人秩滿選授御史奉 命巡視厰庫查刷光祿

巡按浙江雲南卒於官君鄉舉二十餘年中舍

六年廉靖閑止有大人長德之目及爲御史所

至益著聲績厰庫之役巡視者多所連染商人

獨交口頌君 上爲歎異焉淛西海塘壞親乗

小艓掀舞⿰氵𠔏濤颶風中估計工作省費十餘萬

塘成陞俸一級雲南加派羡糧不報大農者數

萬君下車一切釐革普酋爲心折焉乃飛檄曉

諭禍福酋俛首就撫此君之歷官其大事可記

者也君家世居雲中布政公在職方議復朶顏

三衛而巡撫公請復舊遼陽皆國家大計不幸

中格方奴揷交警君論戰撫機宜糾劾宣大將

帥旬月閒條議數上且言臣父兄生長塞上習

知邊事灼見利害故敢爲 明主别白言之蓋

君自爲諸生則巳講求兵農鹽鐵曉畼經國之

務其建白邊事意欲求以自試卒父兄未竟之

業而止于優詔報聞而巳此君之有大志而未

遂者也最君之生平其家居也父黨稱其孝鄕

里稱其修交友稱其信其服官也 天子知其

廉朝廷推其能臺省服其平其卒官而歸也滇

民道祭過車而普酋亦撫膺慟哭其誠信于蠻

夷如此其他可知也嗚呼君之爲君子也斯可

謂信而有徵矣其在言路未嘗苛求一人未嘗

毛舉一事其於余又非有部黨之誼雅故之好

慨然公正發憤千載而下讀君之奏疏知君

之爲君子而因以知君之所彈治者爲小人以

余之不肖亦或有追而惜之者豈非厚幸哉今

君之子以余之𫉬援于君以謂非君之所鄙夷

也俾志其墓余方恃君以徵于後而君之子顧

欲恃予以徵君則又豈不過哉君卒于崇禎五

年十月十九日年六十有九妻高氏孝敬慈祥

相其夫爲淸白吏稱女師焉卒于崇禎四年

月年六十有九子六人元素元介皆國子生次

元聘元瑞元覲元翰女三人某年某月合葬于

白陽山之新阡銘曰

水則有坊帛則有幅凡今之人云胡不淑猗嗟

李君束修自牧有物有恒式金式玉國有煩言

浮石沉木障彼狂瀾奮我𥳑牘夫人不言百世

所矚悠悠靑史我以君卜

  吏科給事中贈太嘗寺少卿侯君墓誌銘

天啓七年正月吏科給事中嘉定侯君卒于家

年五十有九明年其子南京兵部武選司主事

峒曾奏疏曰臣之先臣震暘以狂直得罪先朝

幸遇 陛下卽位復官諫垣而先臣巳不待矣

先臣觸忤權倖持忠入地得比死事諸臣其沐

霈恩死且不朽於是 天子褒君素著忠讜特

贈太嘗寺少卿又二年將葬峒曾次君之生平

爲狀泣而請于余曰願有述也余與君同年進

士同事 熹廟後先同被譴逐其知君爲𭰹嗚

呼黨論之相持也自萬曆之末蘊崇沸騰以迄

天啓元二之閒君居恒惄然心憂謂其禍與國

家相終始誓欲以其身爲榰柱旣入諫垣論三

案論經撫以謂當斬除葛藤别白功罪其言明

白正大舉朝韙之亡何而事益難言矣當國論

之殷也士大夫堅壘不相下若䑕之𨷖于穴也

久之羣小知公論不可勝折而入于中官阿姆

若䑕之伏於社而食於角也言者或不知知者

又或不言而君獨早知而極言之客氏之再入

也君請收回成命以勾結奸閹傾危椒寢爲言

奉 嚴㫖切貴其後一疏紏劾四輔𭧂白逆奄

搆殺舊司禮王安事尤切中忌諱而君又抗章

再上得罪然後已當是時逆閹猶未熾君先事

察其機牙摘發其所與鈎連者君去三載而禍

大作刋章錄牒糜爛朝野君以病且死慬而𫉬

免 今天子愼惜名器獨於君贈䘏不少吝其

亦曲突徙薪之忠有鑒於 聖心矣乎君雖死

奚憾哉君之少也從其母育於外氏稍長侍其

祖宦游蘄黃湖湘閒𭧂露跋涉良苦故雖生長

世家無紈袴子弟之容君之祖父皆倜儻好施

不事生產相繼捐館舍而君久困公車送往事

居衣食百須經營黽勉備所不堪君之更事練

智疆力忍訽亦賴此也釋進士褐爲行人馳驅

楚粤數萬里單車匹馬不擾廚傳曰此亦使職

也爲給事中巡視皇城曁巡靑多與內侍鐫譙

所執奏多寢閣不下閒居休沐輙討論軍國大

計或語及人才國恤則蹙然如不終日蓋君之

大志欲以虛公正直爲國家塞朋黨之議救淸

流之禍其稍閒則修復畿輔水田及吳淞水利

講求數百年利病以康天下而遭時齟齬萬不

一試徒以諫官自見而巳君孝性篤至其父𭰹

念之至爲詩以示子孫其爲人質厚沉𭰹不苟

訾笑與人交能爲人盡賓筵客座談讌欵洽聞

人死喪急難之故必爲之側席而坐嗟咨嘆息

坐客皆爲不懽君之爲勞人志士連蹇坎軻其

骨相或亦應此而君子知其必有後也君諱震

暘字得一祖諱某福建布政使司右叅政父諱

某明經歲貢贈吏科給事中母陳氏封太孺人

妻龔氏廣東布政錫爵之女生三子長峒曾也

次曰岷曾岐曾岷曾早死而岐曾猶未仕人皆

以爲國士女四人崇禎四年十二月葬於圓海

沙之祖塋君父祔祖葬于穆而君葬於次昭不

敢與穆齒禮也銘曰

君嘗涉風桅傾檝覆嘯呼掀帆指血滲漉長年

賴君以脫魚腹及乎登朝波濤粘天剸蛟驅鰐

冐沒九淵事雖不克能以身旋遡君之生蹇始

坎終死遇渙恩天晶日融吁其悲矣銘此幽宫

  直隷河閒府儒學訓導劉君墓誌銘

崇禎十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奴兵陷吳橋訓導

劉君廷訓死之其子爾成以其喪歸葬奉其叔

吏部郞中廷諫所撰行狀再拜稽顙屬先友武

進惲厥初寓嘗三千里謁銘於余謹按君字式

伯順天府通州人也祖諱釣不仕父諱某某贈

刑部主事母王氏贈安人以歲貢謁選得官奴

之掠畿南也縣令謀棄城走君要止之率衆以

守凡三月奴偏軍嘗我輙引去巳而盡銳力攻

令縋城遁去君入學舍麾其妾趣去我將上死

屬其稚孫於所善僧隆貴介而趨南城誓守者

曰守死逃亦死曷若守死爲滿城忠義鬼乎守

者噭然而哭曰願爲公死守三日夜城三隅擾

亂獨南城晏然奴肉薄而登如墻引射矢注衣

甲血朱殷穴胸而出濡縷屬于屨君猶强自力

束胸拒戰連中六矢乃仆踰月其子發棺更歛

靣如生須髥奕奕奮舉喪之歸也諸生及閭左

數百家道哭過車兒僮傭保皆剪𥿄買漿以奠

君兄弟博文矯行自相師友吏部偘偘爲世名

臣君老於明經亦卒用殉節顯吏部稱君讀書

盤山諸生以其閒藉草坐語君吾伊自如口喃

喃如夢寱諸生故呌呶大聲屬其耳若弗聞也

與人交無貴賤賢愚少長處之油油然好談人

衡抵掌嚏唾噴溢頥頰否則瞪目顧視一

言錯誤靣赤墳起歸自刻責慚其人者累日遡

君之生平樂易樸誠謹畏人也其臨大節倜儻

自力如此君之殁也享年六十有五娶唐氏繼

室以張氏王氏子爾成郡諸生孫二人曰坦增

增卽所屬僧者也未知其存否於是君之子葬

君也渴人謂宜需 國家之愍綸以庀大葬而

不克待也嗚呼古之人主于其臣之死事也得

其尸而襚之道而哭之引而親推之或吊其妻

或養其子可謂備禮矣士以死國爲市君以死

士爲餌士之自待與夫君之待士也不巳薄乎

君守師儒之官無民社之𭔃致命遂志自辦一

死而巳向令回翔身後糜爛七尺以博半通之

綸此所謂左手據圖右手刎其頸者也而謂君

爲之乎以學官死以士禮葬傳不資船轝窆不

費錢物於其致身之初志庶可以無憾君之自

待與國家之待君殆可謂兩得矣君之子其知

之矣余旣爲之誌於其銘也變而爲招魂之辭

以哀之曰

胡塵壓兮城堞隳霹𮦷車兮聲殷雷綸巾鎧兮

縫衣甲流矢攢兮短兵接矢洞胸兮鏃貫腸膏

塗襠兮血漬裳登空同兮緤我馬雲㝠㝠兮絕

轡之野䰟不歸兮威靈怒撫箕尾兮鳴河鼓幽

都廣莫兮䰟歸來蚩尤彗兮玄武旗篾束腰兮

革裹屍犀軒直蓋兮非我須夫人兮自有美子

蓀何爲兮獨愁余梁山嶞兮潞沙紆長終古兮

安汝居

  陜西延安府延長縣知縣郝府君墓誌銘

崇禎丁丑新城張果中訪余請室爲我稱郝君

萬曰君萬之父爲延長令處流賊巢穴中賊營

蔓延數百里上覆飛鳥延長公之官君萬帕首

袴褶負弓矢前驅以鞭梢扣壘門大呼曰我覇

州舉子郝傑也從父之官過而假道于若若許

我幸甚不然則我無以見我父請先死于此以

頸血濺虎落矣賊酋壯其言許之君萬顧旁賊

曰我馬痡矣趣秣我馬又曰饑甚趣飯飯我賊

爲進酒食飮㗖如流食已鼾睡鼻息撼壁壘已

而公至羣賊猙獰髪植公端坐箯輿中平視指

揮騶從伍伯如也賊益異之相與傳送之他壘

過數壘賊酋有介馬而馳者君萬躍馬及之賊

笑曰能騎是乎卽以與公君萬躍上賊馬挾巳

馬而馳所過賊壘見所乗馬皆辟易辟道莫敢

誰何矣君萬出入賊中熟識酋長部落具知其

營壘行陣堅瑕虚實賊環攻延長不勝諜知設

守者假道舉子也遂逡巡引去果中奇士也余

心識其言明年戊寅余出獄君萬過邸舍余爲

道果中云云君萬曰主臣有之非傑之能也吾

父之之官也賣千金之產以行單車叱馭剋日

就道父旣以身許國矣傑敢愛死乎孤城斗大

墟落無人烟賊設長圍困我微吾父忠誠感激

父老子弟效死弗去傑能伸兩臂捍賊乎圍旣

解冐雨循城墮而折脇移病歸數月城遂陷延

人至今尸祝吾父也傑何庸之有余嘆曰有是

父斯有是子果中之言徵矣公家居六年脇病

寢劇今年七月二十四日年五十九卒于家君

萬將奔喪卜葬撰次事狀屬其友楊主事希孔

拜而謁銘于余按狀公諱鴻猷字勳甫先世自

秦徙覇州父諱智輕財好施以能成其志事繼

母如母撫兄之遺孤女如巳女鄕之稱孝友者

歸焉娶于王生四子俊傑位佺俊佺皆早世傑

則君萬舉丁丑進士今官太嘗寺博士公器資

傑出少讀左國班馬南華鴻烈之書作爲制義

飈發泉流北方之學者未能或之先也年三十

登賢書晚而與君萬偕入鏁院君萬旣登第課

其孫惟訥日移漏仆方吮毫覃思公巳落筆盡

數𥿄撫而嘆曰竪子遂先我著鞭阿婆雖老大

猶堪壓倒三五少年也其倜儻堅强老而自負

如此銘曰

幽都北極野惟崆峒角立精悍是生俊雄賊避

單車民保窮髪風施鄜延氣厲㪍碣勤官屯膏

死事質㝠哲人乗箕孝子見星海抱岳廻戴斗

之下我銘幽竁與此終古

  齊孝廉墓誌銘

齊君諱國璽字符卿其先自漢平敬侯受居高

陽曾祖諱能贈徵仕郞祖諱敬才四川都司斷

事贈承德郞父諱養𫎇文華殿中書舍人擢戸

部江西司主事母許氏封安人君少有夙惠弱

不好弄孫仲子楚惟以尚書敎授爲大師楚惟

者吾師高陽公之子而齊君之姑之夫也君負

笈從楚惟游括羽鏃礪益宏肆于文詞今元輔

綿竹公從其兄游高陽之門君與之馳騁上下

不少退次而同縣李文敏公在史舘亟以英妙

目君年三十得惡疾臥蓐三年輿疾試京兆輙

得雋明年試禮部疾甚不能自力乃罷歸未幾

而卒崇禎元年之三月也年三十有四妻韓氏

兩浙運使作楫之女生二子煜與煌也旣葬之

十年煜巳爲諸生有聲以其姻家蔣戸部範化

所著狀謁銘于余狀稱君內行淳至奔其祖之

喪四百里見星而行不言不食撫棺慟哭絶而

復甦家本素封與朋友交補衣蔬食如後門寒

素蓋士之孝友壹行懷仁藴義者也而以一舉

子病天豈不悲哉嗚呼高陽之門海內之雄俊

集焉余犬馬之齒長故弟畜楚惟而文敏綿竹

皆以一飯先予而君又爲楚惟之弟子蓋高陽

之門長則遜余而少則推君也十餘年以來文

敏以故相爲先朝舊臣綿竹新在日月之際而

君巳前死余則幽憂窮蹙祈死而不死蓋少而

不遇者莫如君而老而不遇者莫如余也今吾

師巋然若魯靈光楚惟兄弟鄂柎競爽余乃執

筆志君之墓⿰靣⾒SKchar文字之役不巳恧乎豈吾

師之門固亦如許商之 四科鄭玄之薄官閥

而君之子不以我爲老耄而舍我乎抑亦君之

札瘥夭折爲天所奇左非世之卓犖偏人固不

足以表其幽而抒其憤乎不然則或者君賦命

之窮及其枯骨墓中之片石猶不𫉬徼惠于演

綸畫詔者以耀泉壤而固以屬余也斯其可悲

也巳銘曰

此子也才余爲之銘可以不死有子而孝謁余

爲銘斯爲有子高河湯湯佳城儗儗有光如虹

長映箕尾

  博野王秀才墓誌銘

秀才王姓不知其名博野人王敎官之第三子

也娶吾師髙陽公側室之女崇禎戊寅吾師闔

門死虜秀才亦死焉高陽公之長子銓以高苑

令奔喪歸渴葬以俟 天子之恩命哀其妹之

早寡慬而不死也屬余志其夫之葬銓之言曰

秀才之世父諱興與先君同舉于鄕吾弟含之

岳翁也秀才又娶吾妹兩家蓋世爲婚姻其爲

人悛悛退讓攻苦力學不以家門炫耀鄕里生

萬曆戊午死時年二十有一數生子而殤遂

無後吾妹煢煢寡婦秀才之介弟磨牙相吞噬

賴上官保全之耳得吾子之一言以葬其夫未

亡人實藉鎭撫焉子其無辭嗚呼志其墓不知

其人敘其人不知其名古未有也雖然吾師之

子孫接踵而死虜者河岳其相而鐘呂其音皆

雄駿奇偉人也秀才爲吾師之壻相與掉鞅詞

塲頡頏下上知其器資俶儻非庸庸佼佼者也

吾師之闔門乗城而死轉戰而死巾幗襁褓而

死靡不裹創飮血握拳裂眦秀才之死我知其

非望風逃遁引頸而就刃者也秀才死矣進而

陪吾師之後乗登頓九天廻翔帝所退而與諸

子相從英䰟灝氣乗雷載雲匽薄字宙之閒秀

才雖死猶不死也余老且衰矣槁項黃馘視息

田閒使吾師含歛之事愍䘏之典僅託于殿師

之夙沙SKchar乗之同子不能扣閽詣闕以片言自

效于師門余之生曾不若秀才之死也巳狥銓

之請爲之志以慰其妹之思而又作招䰟之詞

以相其哀銘曰

天門閉兮九坑痯墨水沸兮白溝斷甲耀日兮

城壓雲虜肉薄兮士爭先隳斗極兮裂天鼓列

星從兮隕如雨戈摏喉兮矢穴腸膏生燐兮SKchar

負霜結余冠兮整余帶須龍輈兮雲之際從公

子兮挾鬼雄怒風悲兮嘯雨靈䰟歸徠兮反故

居祝背招兮婦爲尸靑春謝兮白日短蘭膏明

兮長夜遟祀國殤兮陳浩倡靈娛樂兮聽歌詩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