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牧齋初學集 卷第八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九

牧齋初學集卷第八

 崇禎詩集四起巳巳六月盡八月

  出都門口占寄蕭伯玉

同日南遷客前期潞水楂不知蕭伯玉底事尚

京華赤日燒肌燼蒼蠅聒耳譁想君消受得猶

未苦思家

  潞河别劉咸仲廷諫吏部

别緒鄕心浩莫分潞河風雨 帝城雲能寛放

棄惟良友未忘京華爲 聖君衰髩數莖還去

國秋風一葉又離羣渭城歌罷休垂淚逐客頻

年實飽聞

  潞河舟中夜坐荅茅止生見贈

浪湧波喧絮語聞燭花無焰夜初分奕棋國手

誰論我杯酒英雄敢竝君牛馬旋迷新漲水魚

龍還感舊噓雲他時重聽西窻雨記取孤舟潞

水濆

  六月廿七日舟發潞河書事感懷寄中朝

  諸君子凡四首

回首觚稜又夢中鳳城只在五雲東情懷黯黮

歸雅日踪跡差池去燕風天下安危兩司馬

邑吉水二公人閒出處一飛鴻素衣待放還三𪧐未

忍驅車泣路窮

 其二

黃金臺下士縱橫側席何人副聖明紫閣虛傳

聞禁漏白麻遽欲下延英沙堤銀燭兒童羡火

齊金盤道路爭極目中條山色好隱居吾欲訪

陽城

  其三

聖德軒圖可比倫明廷屈軼正嶙峋流傳諫𥿄

臺生色突兀班心國有人是日見公安毛侍御疏反舌春

殘休發口訓狐月白自謀身憑君傳語昌𥠖叟

載筆無煩論爭臣

  其四

信宿辭 朝奏數行封題和淚進明光三家邨

裏人仍在一葉舟中意儘長老去惟應思 帝

力窮來只合掉書囊熈朝不數貞元日敢效忠

州錄古方

  中條行巳巳六月過滄州作

君不見中條山陽城昔日曾閉關白衣徵起作

諫議脫屩就職無慙顏月俸計口送酒媼諫𥿄

疉置空箱閒歌呼痛飮夜達旦醉臥客懷不聽

還貞元奸佞不可當白麻旦夕宣朝堂忠臣延

頸待誅僇宰相慴伏眠如羊中條山人起伏閣

延英門上飛風霜諫官叫天爭喧豗金吾萬歲

聲如雷延齡不相陸䞇免奮臂坐使唐天回乃

知酩酊不言有𭰹意務欲撥棄細碎爭崔嵬我一

過中條山念君如𪧐昔君名長比條山雲君心

尚似條山石一代相知李鄴侯千年涕淚避賢

微之陽城驛詩我願避公諱名爲避賢郵思君不見可奈何酹君

一𧣴歌主客君不見長安碁局日紛紛著眼爭

如局外人若無衡嶽爐邊客誰向中條訪隱淪

城隱滄洲之中條山李泌爲相舉爲諫議大夫非鄴侯不能知道州鄴侯之舉偉矣

  鼈蝨

僦舍都門外湫隘𩔖鼠穴土炕榰前楹瓴甋累

後闥炎歊氣彌蒸溝澮惡不渫凡百蟲與豸因

依作巢窟有蟲蟣蝨𩔖厥狀肖惟鼈形圓脊微

穹帬介儼環列多足巧於緣利嘴銳如鐵伏匿

床第閒夢囈伺怳曶襞肌陷針芒噉血恣剞SKchar

攅嘬方如錐墳起巳成凸不禁膚SKchar搔猛欲手

捽搣倐若捷疾鬼驚走在一瞥都無翼撲緣不

聞聲僁屑近或匿枕衾遠或走栭楶明或濳帷

幔隱或據衣袺遶床何處搜拂簀誰能襒兒童

偶批摑經時臭不歇未足快俘獲徒然滋嘔噦

我坐環堵室屛居謝朝謁方當病幽憂又復遭

螫齧睡少不耐𠾱皮枯豈堪蜇逝將謁上帝精

誠訴饕餮綠章方夜奏天門還晝閉巫陽顧我

笑子亦太薄劣胡然扣閶闔除此小蟲𧕏歸來

焚奏章束裝遂南發從容理席薦瀟灑振巾韈

揮手謝鼈蝨且與爾曹别如何韓退之得官喜

見蠍

  滄酒歌懷稼軒給事兼呈孟陽

君初别我新拆柳歸帆約載長盧酒今我南還

又早秋也沽滄酒下滄洲輕舟一葉三千里長

甁短甕壓兩頭與君去國如去燕一水差池不

相見滄洲蘆花如雪披滄水東流無盡期滄州

好酒瀉醆白炤見行人髩上絲東臯秋淸月舒

彩西湖採蓮歌欵乃期君開懷酌滄酒醉拉程

生戲墨海

  七夕四絶句

月帳星橋雲髻鬟經年怨别淚澘澘憑君莫道

天河闊只在盈盈一水閒

  其二

虛將黼黻擅朱顏咫尺星河斷往還但使牽牛

能伏軛更將餘巧乞人閒

  其三

雲堦索莫暫經過素手依然弄玉梭頼有七襄

機度日不然其奈九秋何

  其四

牽牛求配苦蹉跎織女機絲患巧多烏鵲可憐

無一事頭童尾秃爲塡河屬章給諫房侍御諸公爲余牽連謫官者

  過臨淸追昔游有作二首

丁字簾幃不下鈎疎疎微霰點紅樓明粧促坐

生春色畵燭嬌歌蕩旅愁油壁小車爭自至紅

牋名𥿄妬他收而今只有垂楊在秃盡枝條撩

白頭

  其二

倦游還憶壯游人蓆帽氊車二十春醉捲白波

輕酒敵笑拈紅袖比花神芳顏老去爲商婦旅

髩窮歸有角巾爲問長干新樂府壁閒誰與拂

埃塵初稿云長干樂府傳商調短髩風流剰角巾粧閣歌樓休借問玉顏約略巳成塵

   長干行附錄

  萬曆已酉十月偕計吏過臨淸新安何周

  無黨邀谷范兩名SKchar置酒勝流歙集燕賞

  淋漓樂美人之目成惜雲英之未嫁醉後

  作長干行題於北里谷氏之壁閒凡二百

  八十三字明日同席者傳寫其藁乃錄而

  藏之篋中名士胡胤嘉沈守正胡濳皆屬

  和焉

 長干女兒爭妖饒秦淮一曲水亦嬌複道廻

 郞暎佳麗六朝楊柳秦時潮美人如花活花

 裏嬌憨那復知作使臨粧懶學文君眉當筵

 解劈薛濤𥿄馬家楊家最有名但看一笑俱

 傾城按拍何人嫌曲誤留懽若箇便粧成江

 南是處矜花草渡江但說臨淸好燕趙佳人

 眞擅塲摧殘苦向風塵老賈胡多錢傖父臭

 秦箏吳歈等閑奏小范空餘林下風谷生枉

 自閨房秀拂袖低廻䇿蹇歸黥奴草具唱歌

 時陌頭白汗薰香粉馬上黃沙與畵眉目成

 不忍惜歌舞顧影那堪淚如雨江南小草花

 不如江北名花暗如𡈽人生遇合總悠悠此

夕相看黯欲愁眼底娉婷俱未嫁忍看溝水

東西流劒花崢嶸眉黛濕玉(⿰釒义)-- 釵欲掛銀缸泣

 促席行杯露未晞歌罷長干盡於邑君不見

 馬家池館傾摧久長橋巳坼祠郞手江南樂

事亦易闌經過且盡杯中酒

  萬曆已未李三長蘅下第南歸尹二孔昭

  爲詩送之有云海畔逢錢大叮嚀莫作痴

  念故人贈處之義每爲涕洟今年春長蘅

  又下世矣泫然有作書示兩家子弟

哀樂中年自不堪每嗟詩句重開函叮嚀苦語

還錢大收拾遺文到李三交友旋如頻剝筍身

名聊似半僵蠶一言贈處非容易囑累諸孤莫

漫談

  舟行四首

南浦思勞勞陂塘秋漸高旅人逢古渡落葉下

亭臯世事悲紈扇機心笑桔橰潞河千折水極

目不容刀

  其二

斷岸蘆抽白斜陽蓼褪紅舟行秋色裏人在水

聲中掠燕經殘雨吟蟬趣晚風隂蟲休切切已

是白頭翁

  其三

頻年諳放逐盡室苦漂流蓬掩孤燈雨蟲吟一

葉秋身堪充水手相合配軍頭一笑殘生事開

尊倚舵樓

  其四

昔雨今還涸滄桑盡日移出雲山意懶經暑岸

容衰噩夢驚蟬斷銷䰟折柳知經過齊故國三

𪧐亦濡遲

  阻舟安山閘

北河水澁河流灣百步一曲如回環南河水流

閘滿地十里一閘閘晝閉牐門迥似天門高沙

衝石擊水怒號閘官如帝卒如鬼尋丈限隔喧

波濤關河茫茫陵復谷瞿塘灔澦起平陸千桅

倒眠百㯭停一葦安能恣馳逐就中有人殊灑

然朱黃自點秋水篇臥起船艙宛齋閤細聽閘

水疑礀泉舟行胡蹇車胡疾人生隨身只兩膝

長謡獨酌聊復爾坐久鈎簾月東出

  團扇篇

合歡團扇美人作輕雲如紈雪如素裁成顧兔

舒月波畫出乗鸞向天路美人容華傾六宮含

羞却扇嬌且慵自分團欒賽明月豈知搖動生

秋風碧天一夜秋如水炎涼盡在君懷裏不怨

秋風坐棄捐却愁明月長相似秋來明月正嬋

娟别殿長門是處懸從敎妾扇經秋掩但願君

心竝月圓君心如月不可掇妾扇團團那忍割

可憐團扇無蔽𧇊不比淸光有盈缺奉君淸暑

爲君容莫道恩情中路空蛛絲蟲網頻垂淚還

感君恩在篋中張子壽賦白羽扇云縱秋氣之移奪終感恩于篋中蓋公懼李

林甫之讒而作

  濟上逢總河李侍郞侍郞與余竝遭逆

  奄之難余以閣訟再謫執手慨嘆兼示嶺

  南詩卷感今念往率爾成篇

執手俱爲未死人參差病鶴記城闉畏途趣我

歸田數殘夢從君度嶺頻往事侲僮驚背索新

詩瀧吏喜書紳臨分苦語應須勉領略風波要

此身

  七月廿三日舟過仲家淺牐戲作長句書

  李文正公詩卷後

成弘作者誰其選茶陵落筆成瑚璉先民大雅

存典𠛬後輩輕浮棄永雋我行篋貯𪋤堂詩今

日舟經仲家淺牐門崔嵬不似昔頑石半泐水

聲泫檣摧檝倒儼號咷船月低昂想仰俛摹畫

景物詩有聲雄快壹似幷刀剪公生遭逢休明

世不出國門步鼎鉉宮壼法酒草詞頭玉堂大

字揮禁扁生平困踣此牐邊聊用作詩志小蹇

嗟我不辰逢百罹五年去國兩乗艑津吏靣生

呵單行長年眼熟笑重趼關河鹿鹿舟作廬津

途涓涓水在甗百塲上水一下灘十度扣牐九

閉楗舟行過淺一嘆嗟酌酒蒼茫酹濟沇酒酣

伸𥿄繼公後詩成自笑筆力輭

  牐吏效韓文公瀧吏而作

南行逾三旬閒關渡濟水河乾牐如織牐吏數

呵止我舟似倦鳥塌翼次牐徬牐吏殊嵬峩稱

娖列前行徬行皆去聲讀問我何官職今去將何之㳟

承牐吏訊捧手前致辭登朝多顑頷五載兩放

棄春明席未溫秋衾夢長悸單車出國門行行

歸東吳豈知遭梗塞扁舟委泥途牐吏莞爾笑

官言無乃頗官行良多梗梗不在牐河牐河官

雖卑啓閉實所司上水及下灘一一各有宜官

船排鴈齒糧艘綴魚貫要津豈容據橫流詎能

亂疾如離弦箭遲如上阪車天時與人力參錯

如槎牙亦有一葦舟衝風便遠逝有力負而趨

賢愚豈同滯人言仕宦海險絶比瞿塘小牐牐

關河大牐牐朝堂關河尚自可朝堂愁殺我風

波難揭厲關楗慣連瑣官今此水邊刺刺苦陗

陿何似朝堂上一步度一牐官其少須臾安坐

須牐開捩柂會有時無爲苦喧豗叩頭謝牐吏

天遣吏敎儂譬如伸隻手推我魘夢中身如黃

楊木節節厄閏年我命有節度不獨世迍邅團

團推磨牛總在陳跡内過牐且勿忻遇牐且勿

憒游魚脫釣鈎不復口喁噞高眠到曉漏蓬底

月𧰟𧰟

  舟發泇溝

舟子招招發櫂歌新秋佳日似淸和浪花聚處

團雲影苽葉開時剪水波掠燕當風成曲折驚

魚沒藻起盤渦濯纓自與淸淮約不用臨流嘆

濁河

  臥起

臥起蕭然雲水鄕閒看日䕃弄朱黃窻楞白𥿄

縈香篆簾影淸流潑硯光木葉波還生近渚漁

歌風欲起斜陽不須更作滄江夢淺水蘆花興

巳長

  阻風滿家灣

弱纜難爭萬里程黃河東岸一舟橫潮來陣馬

如分勢風急檣烏自作聲柳市三家成小聚桃

源數里得虛名欹竿側柂非吾事坐看千帆盡

日行

  題淮隂侯廟

淮水城南寄食徒眞王大將在斯須豈知隆準

如長頸終見鷹揚死雉姁落日井陘旗尚赤春

風鍾室草嘗朱東西塚墓今安在好爲英雄奠

一盂信母墓爲東塜漂母墓爲西塜

  過淮上二絶句

漂母祠堂落炤邊城南垂釣故依然君看市上

紛紛者何限淮隂舊少年

  其二

鳥盡弓藏事惘然英雄終不受人憐生平跨下

能蒲伏只是羞隨噲等肩

  後飮酒七首

停橈買滄酒但說孫家好酒媼爲我言君來苦

不早今年酒倍售酒庫巳如掃但餘六長缾味

甘色復縹儲以嫁嬌女買羊會鄰保不惜持贈

君君無苦相嬲塗潦泥活活僮僕㸦持抱鄭重

貯舩艙暴冨似得寶明燈吐新花夜雨響秋草

君如不快飮負此酒家媼

  其二

攤書晝日臥流觀范曄史可憐齊武王大業困

蟲螘赭汗擁牧兒刮席奉更始終令田舍翁應

符作天子達哉蜀婦言朝聞可夕死載尋黨錮

傳談虎欲擊齒杵臼貯心𮌎撞春自觸抵呼兒

浮大白爲我澆塊壘飮酣發酒悲泣下露泥泥

上爲劉伯升下爲李元禮

  其三

驅車出春明辦嚴不𪧐昔故人憐我去追餞城

東陌烏帽去已遠白雨泥盈尺登高共凝望癡

坐到日夕我行感離羣聞此長嘆息孤舟雨濛

濛落葉風策䇿因知故人心念我獨行役一杯

代酬勸亦復進脯腊心口相勞苦手腕互主客

願因西北風寄聲故人側酌酒如見君無爲苦

相憶

  其四

春風來優柔取次𡈽膏脈鳥囀花茸茸冰澌水

拍拍秋風颯以緊搖落在片時甫下洞庭葉已

折庭樹枝春風𩔖膏澤著物光融融能增綠髩

綠轉使紅顏紅秋風多慘悽中人如痎痁薄寒

膚疹粟增歔體伸欠我本悲秋士又作秋風客

蕭然命尊酒慰此風雨夕一酌解煩酲再酌生

芳菲三酌景風至熏然襲裳衣大哉造化力四

時逓平分至哉醇酒德斟酌回陽春

  其五

孤生踐駭機薄命輕秋豪天地爲洪罏燎此一

牛毛流言浮巨石積毁銷脂膏自分老頭顱卼

臲寄歐刀介恃 聖明主奉身歸蓬蒿自玆保

兩手安穩持霜螯何以明 君恩瓦盆傾濁醪

一斟又一酌載詠康衢謡

  其六

清辰開酒罌有物如凝脂團團相糾結輪囷復

葳蕤炤眼截如肪觸手滑如砥嫩如小兒掌甘

如妃女飴馨香撩鼻舌三嗅涎流匙罌頸僅容

指膏乳非人爲浮蟻不足言無乃眞肉芝或云

酒之精汎盎脫糟醨醞釀金玉漿氤氳結甔甀

服之爲列仙匪獨可療饑事雖不經見此理誠

有之酌酒自慶喜醉倒成鴟夷

  其七

我飮非大戸頗自嫌甜酒雖無滿座客亦能致

好友不招惡客來一任窮賔走當歌每分夜醉

花自宜晝厭厭復陶陶意不在五斗渴飮劇卷

波叫呶沸招手醉在木杪坐吐向車茵嘔譬如

登徒子可謂好色不我欲定酒律訊彼醉鄕叟

此叟方茗艼頽然指吾口

  八月初二日渡淮

秋老長淮草尚靑孤裝搖曵一浮萍關心舊雨

還今雨回首長亭復短亭泛檝宛如窮估客懸

車卽是老明經到家慈母應相慰白髪新添又

幾星

  淮屋記淮安太守許同生作淮屋之事也

淮人作蘆屋縛蘆爲桷椽甎墼省塗墍欂櫨無

刻鐫結搆樸而雅庀治廉且便許君守淮隂但

飮淮上泉歸來結淮屋亭午猶醉眠人言蘆爲

屋嘗恐火誤延建章三月火豈亦蘆使然又云

不耐久風雨易漏穿此屋如傳舍次公豈非賢

竹樓安在哉其名至今傳

  露筋廟

露筋夫人明且賢周南三復行露篇血肉朽腐

任啖咋冰心玉骨終皎然炎風火雲滿天地長

夜漫漫何處避貞女能將軀命輕飛蟁自得齒

牙利君不見花鷹宿鴨動成羣暮拍朝驅愁殺

君高郵湖水通平望東有吳興豹脚蚊

  高郵道中簡顧所建

水蓼風荷一片秋竹西歌吹近楊州瓊花何處

尋殘夢明月還應記昔游負耒我今歸谷口驚

弓君莫問壺頭試從甓社湖邊看可有明珠引

釣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