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牧齋有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卷第二十三 牧齋有學集 卷第二十四
清 錢謙益 撰 薑殿揚 撰校勘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甲辰初刻本
卷第二十五

牧齋有學集卷二十四

 序

  杜大將軍七十壽序

上章攝提格之歲前太傅元矦大將軍武杜公春

秋七十病月廿二日爲懸弧之旦其猶子總戎弘㙔

弘塲及諸孫十二人謀相與羅長筵考鐘鼓橫金拖

玉稱百年之觴公方損食降服獨居湥念湫乎其有

墨也恤恤乎如有所失也則相與屏榮踧踖前却而

未敢進裁書布幣走使數百里以稱壽之詞請于余

余惟公歷事五朝專制九鎭西鏖河套南蕩渝州大

小數十百戰功勞在疆場勲伐在廟社迨乎國論參

差用舍錯互懸車束馬引身歛手以坐視夫海宇之

糜爛鐘簴之遷移而公亦巳老矣記曰七十曰𦒿人

生七十則世故飽更齒髪危秃志意衰落家人婦子

親知故舊爲之息其勞閔其耄而祝延其未艾也于

是乎有稱壽之舉豈非流俗之人所謂吉祥善事者

哉而至于公則不肰公于今日固未可以稱老亦未

足以稱壽也古之稱壽者必取喻于山岳于松柏山

岳之峙也至于配天人有數山岳之年而祝延之者

乎松柏之靑靑貫四時歷千載人又有數松柏之年

而祝延之者乎天祚斯世必慗遺老成人以搘危柱

傾曰壽耉曰元老曰詢玆黃髪斯人也天地之心也

光岳之氣也渾淪磅礴含隂吐陽非猶夫含齒戴髪

橫目四足之倫以血氣爲盛衰以年齒爲老壯者也

漢之名將少無如霍去病老無如趙翁孫去病少而

侍中貴不省士出塞士卒饑乏而重車棄梁肉驃騎

尚穿域蹋鞠翁孫討西羗時年七十六矣建置久長

之策曰老臣不惜以餘命爲陛下明言利害何其料

敵制勝詳複而周至也驃騎果勇壯往一旦絕大幕

徙王庭而其精華果銳之氣單且折矣營平老成持

重馴至于誅先零屯浩亹而老謀壯事爲漢家計萬

世者不但巳也史譏去病會有天幸而功名與其年

俱盡楊雄頌營平中興作武而功名亦與其年俱永

古稱山西出將信乎頻陽古邽皆老將也智老則湥

謀老則壯材老則堅天之以老壽𢌿斯人也而豈徒

哉牧野之役太公望年九十秉旄仗龯未甞告老大

雅之什曰牧野洋洋檀車煌煌維師尚父時維鷹揚

當此之時師尚父尚桓桓如虎如熊如鷹之 飛揚

逆擊下平蕪而血毛羽也有人焉操壺觴酌旨酒爲

之息其勞閔其髦又從而頌禱焉此與夫仰川岳撫

松柏酌酒祝延者何異有不燦肰大笑嗤其狂易者

乎周則師尚父漢則營平唐則汾陽以七十餘應囘

紇大人之占天祚斯世而慗遺老成人斯固上天之

勞人斯世之碩果也亦猶夫流俗之人七十告老古

稀稱壽嬉游徵逐飮食燕樂衎衎肰𤋮𤋮肰視日蔭

而欷歔撫桑榆而太息是豈天所以慗遺武之意

而亦豈斯世之所以仰望武者乎今日之超肰燕

處停觴却賀湫湫乎恤恤乎有不能舍肰者斯所以

武巳矣余于武異姓昆弟也衰老不能趨賀

誦秦風蒹葭無衣之詩穆肰遠懷將遣稚子執榼承

飮以往而敘次斯言以先之武讀而笑曰是翁明

年亦七十自不伏老乃欲以我爲前駈乎雖肰何其

言之壯也傳敕猶子孫子敬爲翁舉一觴矣

  錫山趙太史六十序

余讀唐韓柳二子之論天湥惟其所謂元氣陰陽者

以通于古今人才治亂之故而推廣其說以謂人身

之所恃者元氣也國家之所恃者人才也韓子謂果

蓏飮食旣壞䖝生之國家之爲果窳也亦大矣婦寺

爲其附贅奸佞爲其痿痔邊陲盗賊爲其癰瘍倖倖

衝衝攻殘敗橈未有止息獨恃一二賢人君子枝其

食齧去其攻穴於是元氣隂陽不至於日薄歲削而

國家用以長久是故國家之興必曰王國克生其亡

也必曰邦家殄瘁古今覘國者未有以易此者也余

壯而登朝所師友多海內大人長德二十年來摧殘

剝落相繼澌盡而神州遂有陸沈之禍晚得交錫山

趙太史先皇帝于甲科射䇿後召見淸問㧞置翰苑

者也太史强學束脩道明德立布衣蔬食卓肰以古

人自命而賢士大夫望其羽儀以爲此邦今之魯衛

忠定忠憲之後猶有人焉攷人才于今日斯可爲慶

幸巳矣太史近方擔簦席㡌詣闕里謁林廟訪問俎

豆禮器歸而修端門告成之業其所以長養元氣陰

陽而去其攻穴固有大于吾之所云者余幸得託末

契有朱陳之好將乘小艇持村醪以介皇覽之觴遙

望梁谿錫山有光熊熊有氣洋洋元氣鬱盤在江鄕

百里間不自知其掉頭雀躍喜而欲有告也柳子有

言天地大果窳也陰陽大艸木也烏置存亡得䘮于

其中太史誦斯言也舉太白以浮我余無所辭于監

史矣

  趙景之宮允六十壽序

萬曆五年丁丑吾鄉趙文毅公在史局抗論江陵奪

情拜杖譴歸直聲震天下迨崇禎丁丑文毅之孫景

之宮允初登上第復抗論武陵奪情禁林諫𥿄前輝

後光先後六十年照耀史冊景之未幾召用公望蔚

肰遭時顣頷𮞉翔田里又十有四年而春秋巳六十

矣余兒時受先宮保負劒之訓曰孺子如有聞也必

以趙先生爲師少從景之尊人敘州昆仲游服習其

餘風緒言壯而出耀州王文肅之門其事文毅尤先

河也余于趙氏祖子孫三世矣州里之間欒公之社

翟公之門菀枯盈虚呴濕濡沬未嘗不相共也朝堂

之上甘陵之部黨端禮之碑刻聲氣應求壇墠屹立

未嘗不相遠也當景之抗疏時余甫出請室飮章蜚

語道路洶湧未嘗不奮臂搤腕助其角芒也今日者

陵谷貿易井邑遷改景之巳蒼顔素首爲時典刑爲

國遺老余則歸老空門枵肰爲陳人長物矣顧欲執

筆伸𥿄强顔爲稱壽之文不巳傷乎雖肰古之君子

懷賢而念舊者雖老且退廢不但巳也游九京者或

流連於隨會見虎賁者或流涕於中郞而况于文毅

之孫乎况于文毅之孫繩其祖武者乎吾竊有聞于

表記矣國風曰我躬不閱遑恤我後終身之仁也余

雖髦老庸敢不勉詩云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詒厥

孫謀以燕翼子數世之仁也微景之其誰與歸火膏

則光土膏則發時雨將降山川岀雲文毅之詒景之

也其爲豐𦬊也遠矣勿謂久隱畏約無窮時也景之

之生辰在孟冬十月是月也日在北陸占者嫌於無

陽陽氣伏而孳生動於黃泉之下以養萬物故又謂

之陽月所謂日月陽止者也余與景之舊官太史以

眡災祥書雲物爲職事于其生辰爲壽作爲陽月之

詩以附于疇人瞽史歌風吹管之末其亦可以有辭

于巫祝矣乎歌曰斗柄北指兮雉入虹藏律中應鐘

兮羽音則長皇覽揆予兮七星煌煌祈年飮蒸兮息

勞築塲酌我春酒兮吉月之陽迎彼小春兮欣欣樂

康載歌日藏身有楮兮吹律匪堂砥室三重兮塗釁

周詳羅穀爰覆兮緹縵用張朔風𮞉颷兮葭灰 -- 灰 不揚

樽酒簋貳兮及此月良飲食燕樂兮其又何傷三歌

曰灰 -- 灰 重而輕兮衡頫而昻七日來復兮天心孔明舊

史書雲兮龍𧱓告祥景至灰 -- 灰 除兮木雨金霜晨雞喔

喔分旭日蒼蒼三歌卒爵兮壽豈無疆三闋以授從

子孫保俾爲其婦翁致三祝之辭而書其副于簡櫝

以告野史

  韓古洲太守八十壽序

歲在旃𫎇恊洽雷州太守古洲韓兄春秋八十余曰

是吾年家長兄也是吾吳之佳公子良二千石國之

老成人也是閎覽博物之君子海內收藏賞鑒專門

名家也盍往爲壽乎客曰稱壽何以致詞余曰吾讀

太史公書記李少君事竊喜其有似于兄第少君見

武帝識古銅器齊桓公十年陳于柏𥨊按其刻果肰

以爲少君神數百歲人也今兄博古强記鐘鼎之𣢾

識書𦘕之譜録下上數千年勾稽抉摘(⿱艹石)數甲乙(⿱艹石)

倒囊皮何止如少君但知數百歲事少君在武安矦

坐中言九十餘老人與其大父游射處老人爲兒時

從大父識其處一座盡驚今吳中頒白之老襟裾之

士間從兄游從容燕語輒娓娓言其大父少年時游

(⿱艹石)何動止謦咳(⿱艹石)何客移日忘去有悽惋泣下者

少君言老人大父游射處亦何足異也今一旦號于

衆曰吾兄數百歳人也彼必不信試反詰之吾兄非

數百歲人也何以知柏𥨊之器如少君何以知老人

大父游射處如少君彼又將啞肰無以應也安知兄

之八十非卽少君之數百歲𫆀少君之海上見安期

生食巨𬃷大如𤓰兄不將旦暮遇之𫆀吾故願以此

爲兄壽客曰肰則少君與韓若是班乎余曰器有古

人亦有古是二古者皆有眞𧸛焉少君匿其年及其

生長常自謂七十人不知其何時人少君人之𧸛者

(⿱艹石)兄之爲佳公子爲良二千石爲老成人誰不耳

而目之則人之眞古者莫兄(⿱艹石)也以古器喻之少君

𧸛古也以鼎SKchar中上之鏡藥也以書𦘕吳門之臨榻

也吾兄則周官之宗SKchar宣和之秘藏也少君之自謂

七十則𧸛兄之行年八十則眞少君使物却老以數

百歲衒人則𧸛兄則康强壽考以數百歲度世則眞

夫如是安得以少君擬兄且夫十年以來文武衣冠

故家遺俗茫肰不可省識矣公卿之子弟豐鎬之遺

民如兄者有幾人乎兄之在斯世也猶弘璧琬琰之

在西序也猶天球河圖之在東序也猶山壘著尊犧

象之在明堂也皇天之所閟惜邦家之所慗遺人見

爲祥史書爲瑞由此言之兄今眞數百歲人矣不(⿱艹石)

綘縣之老人可以二首六身推定其甲子也吾所謂

眞古者信也客曰公學佛之徒也考古于内典有進

于此者乎余曰肰有之無價寳衣飮光截爲僧伽黎

者衣之古也紺靑石鉢四天王所奉者鉢之古也拘

畱孫佛所付金澡缾香罏七寳印器什之古也星宿

刦前黃金修多羅白玉爲牒及迦葉佛時銀𥿄金書

此土鍾張王衛未足比者篆𨽻之古也刹刹塵塵此

古不壞迄于今猶有守條衣于雞足以侍慈氏者區

區數千百年之古何足爲吾兄道乎客曰古矣哉以

天竺古先生之古方斯世之好古者斯莫可尚也巳

  吳封君七十序

歲在癸巳太倉封宮相約菴吳先生春秋七十四方

士大夫與宮相游及出其門下者爭援筆爲介壽之

詞其大指謂先生南國名儒昔爲封君今爲遺老望

古遙集咏南山而書甲子約略與晉之淵明相似有

優先生于淵明者曰先生少不競進長而善息視淵

明束帶折腰不亦彼勞而此逸乎先生晩食當肉徐

步當車視淵明饑駈叩門不亦彼困而此亨乎淵明

雖曠亦非不念其子者顧其詩曰雖有五男兒不好

𥿄與筆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使淵明而有子如

先生也羣輔之録孝經之贊于其身親見之何必慨

慕古人而頽肰顧景之時又寧有兒女梨栗之嗟乎

有人曰是固肰矣肰杜少陵之譏淵明以謂有子賢

與愚何其挂懷抱亦未知爲淵明者推淵明之志惟

恐其子之不得蓬髪歷齒沉㝠沒世故其詩以責子

爲詞蓋喜之也亦幸之也今先生有子在日月之際

陵谷旣遷斗杓彌著徴書在門鋒車遄駕夫安知淵

明之喜非先生之所憂而淵明之幸非先生之所戚

乎虞之人士以其言告于余余乃言曰子徒以淵明

之身世比擬先生亦知先生之避世固有大焉者乎

夫國土之有浄有穢也人生之厭穢而懷浄也自有

此世界以來未之有改也亂穢而治淨暴穢而仁淨

殺穢而生浄 穢而華淨閏穢而正淨軒左之所戰

唐虞之所禪巢由之所讓盡此矣迨乎迦文之敎被

于震旦肰後知娑婆世界五濁惡世爲穢土從是西

方過十萬億佛土極樂世界爲淨土此土衆生厭穢

懷淨淨信修持得生彼國見佛聞法永離入苦三毒

五濁惡道此所謂避世之大者也東晉之末遠公唱

念佛三昧修淨土之業結社於廬山劉遺民周續之

諸賢褰裳而相從者皆與淵明同志恥屈異代之人

也嗟夫金陵六代代促時薄栖山隱谷遺榮而捨祿

者避世之小者也三界五濁蹺蚘雜居息心克念正

定而往生者避世之大者也樂天委命形神懸解許

飮則籃輿而來聞鐘則攢眉而返無心而出倦飛而

還于束帶折腰何有笑傲非樂乞食非苦于饑駈叩

門何有愍念衆生彼亦人子于五男兒何有惟心淨

土來去自如惟遠公能証明之耳吾謂淵明避世之

大者如此先生褐衣蔬食持戒安禪精研敎典不舍

晝夜自今以往世壽益富梵行益修指婁水爲潯陽

卽家園爲廬阜飮柴桑之酒一觴獨進鼓少文之琴

衆山皆響晏坐經行不出戸庭而東林西土涌現目

前此方世界穢惡充滿如海中之一泡如手中之一

葉俛而觀之又何足满其一笑哉六月吉日爲先生

初度之辰敬敘次其言因宮相以獻於先生使斯世

之人談避世法者無刺促于此土而以往生西方爲

大師則自余之壽先生始

  王奉嘗烟客七十壽序

余庚戌二座主皆出太原文肅公之門次世誼二公

于辰玉先生輩行而余于煙客奉嘗則兄弟也奉嘗

又命二子執經余門蓋余與王氏交四世矣辛丑歲

奉嘗年七十門人歸子玄恭周子孝逸輩請余爲祝

嘏之文余老耄厭生却賀囁嚅未敢應肰王氏之爲

壽非尋常燕饗而巳君子于是藏國成焉占天咫焉

又用以頌豐𦬊歌燕喜焉不可以莫之識也文肅事

神宗皇帝當盛明日中君臣大有爲之日菀枯之集

孽于宮闈水火之爭蔓于朝著公以孤忠赤誠搘挂

宮府上欲泯伏蒲廷諍之跡而下不欲𭧂羽翼保䕶

之心久之事見言信身去而國本定余嘗論次申文

定事謂昔人有言此陛下家事東朝之事神廟與先

帝親爲證明豈可動哉奉嘗藐肰孤孫痛憤謠諑臚

陳本末丹靑炳肰使天下後世通知兩朝慈孝君父

無金玦衣厖之嫌儲貳無黃臺𤓰蔓之恐而文肅日

中見斗值負塗盈車之候遇雨之吉已應于生前張

弧之疑并消於身後則奉嘗錫類之孝遠矣所謂藏

國成者此也文王之詩曰陳錫哉周侯文王孫子本

支百世凡周之士不顯亦世謂文王受命于天其本

支嫡庶百世爲天子諸矦而周士之有顯德者亦如

之文肅陰翊元良于本支嫡庶有百世功其子孫受

亦世之報宜也自古隂德之食不報于其滿而報于

其餘文肅之股肱國本眉目淸流也而不能免于浮

石沉木之口雖其功成名遂身致太平而申且不寐

未有能舍肰者此則其餘而未滿者也歲有餘十二

日未盈三歲得一月而置閏取其餘而未盈也文肅

之餘在君臣邦國間其未盈也則食報于子孫奉嘗

父子其當之矣天道不僭其容以不顯亦世本支之

報私與太原一家所謂占天咫者此也國家之盛比

隆三代以有殷方之神廟禮陟配天多歷年所蓋當

祖乙武丁之世而文肅在保乂六臣之列無可疑者

故家遺俗孟子蓋三歎于易世而况昭代之孫子乎

孔子曰豐水有𦬊百世之仁也西京之金張東京之

袁揚元氣鬱肰與國終始班固之所以張兩都也今

觀于王氏之壽宴其知之矣升其堂所藏弆而供奉

者神廟之寳章御札如藏河雒之圖而抱鼎河之弓

也御其賔筵嘉肴旨酒上尊養牛之殊錫而郢醪蓬

鱠之遺法也考鐘伐鼓絲肉逓代歌鐘二八淸商一

部元臣之所娛賔而送老也巾車南園其芍圃則謝

家之紅藥其菊籬則韓公之晩香泛舟西莊梧桐之

萋菶者猶在朝陽而鳴鳯之羽猶翽翽于高崗也千

金萬壽獻酬卒爵奉嘗拜于前諸子拜于後顒顒卬

卬左右奉璋棫樸之終壽考而卷阿之矢吉士頌聲

猶洋洋盈耳也凡百君子與于燕㑹者相與念國恩

仰舊德頌豐𦬊而歌燕喜忠孝之心有不油肰而生

矣乎余定陵老史官也佩文肅琬琰之遺訓故記斯

宴也亦用史法從事諸子有志于古學者也作爲歌

詩以祝壽豈亦將取徵詩史恥爲巫祝之詞則余之

志其不孤也矣

  大梁周氏金陵壽燕序

閩之門人陳子輸徐子延壽陳子濬𢰅書幣而來告

曰我方伯周公元亮保釐八載入總大憲大公太夫

人寓居金陵齊眉嫓德逾七開八公便道抵子舍稱

觴上壽長筵肆設鋒車在門大學士晉江黃公已下

致詞祝嘏金章玉軸照曜堂廡而夫子未有言焉公

于師門爲弁冕天下莫不聞公之意謂非得夫子之

一言不足以寵光介壽惟吾黨小子亦欿肰如有失

也敢稽首遙拜以請余旋觀元亮以公望則鼎呂以

儒行則珪璋以文筆則琬琰以是游光揚聲顯融其

親當世爲人子無兩太公太夫人劬躬燾後嚮用五


福吉祥善事當世爲人父母亦無兩余學佛之徒也


以枯槁灰 -- 灰 㫁之人挾荒唐汗漫之說使之端拜莊語


效南山西池之祝譬如爰居之鳥震掉鐘鼓而責其


音中律呂不巳難乎巳而循覽祝嘏之文SKchar考頌美


之詞與其所以致祝者乃喟肰而歎曰嗟夫殆亦小

之乎其爲言矣今夫十年以來氛祲交作水于汲兵


于豫火于金谿白門此世人之所謂刦也大公謝諸


曁政歸隱金陵元亮奉之自雒而濰自濰而廣陵而


復之金陵室家靜好燕處超肰福祿鼎來日月未艾

世人之所爲口呿目眙層累讚歎而猶恐不及者也

嗟夫此吾所謂小之乎其爲言也釋典言刦者有小

災三曰儉病刀有大災三曰水火風減刦之時饑饉

災起五穀不成上味隱沒煎枯骨爲大烹藏粒稗如

寳珠而今之儉災有是乎又減而疾疫災起諸惡鬼

神損害世間郡邑空虚惟少人在而今之病災有是

乎又減而刀兵災起刀仗莊嚴骨肉屠僇草木瓦石

皆化戈刃而今之刀災有是乎大三災之作有情世

間次第壞盡最後一增減刦器世間空居者亦盡七

日輪出河海水竭天下洞肰梵天灰 -- 灰 燼今之火燄燄

巳爾猶未能炎于昆岡而得謂之刦火乎二禪俱生

水界起壞器世間如水消塩一時俱沒今之水滔滔

巳爾猶未能浸于稽天而得謂之刦水乎三禪俱生

風界起吹諸天宮諸大山王互相拍撞碎(⿱艹石)塵粉今

之風蓬蓬巳爾猶未能決于土囊而得謂之刦風乎

太公夫婦于此時也徒御不驚眠食如故歷數州如

堂適庭也閱十年如次再宿也世之人乃以爲塵沙

刦波驚而相告其相越豈不遠哉雖肰小亦刦也相

似三災亦災也燎原之火亦火漬堤之水亦水鳴條

之風亦風也太公夫婦所以處此者亦必有道矣吾

聞小三災起經七年七日七夜其災方息有一人合

集男女萬人留爲人種是萬人者皆持五戒脩十善

具有福德之人也太公居家爲吉人居官爲廉吏捐


千金之産以予二弟躬自食貧好行其德太夫人慈


心忍行農力以相之所修者人世之敎也而于佛之

五戒十善與夫六度眞俗兼資函蓋相合此在刦後

當爲萬人中之一人而何疑于今日之考祥與五戒

十善之能度小刦也六度之能支大刦也唯心唯識

報如影響事理之灼肰不誣者也佛言初禪內有覺

觀火外爲火燒二禪內有喜水外爲水漂三禪內有

出入息風外爲風壞菩薩精修六度具足般(⿱艹石)波羅

蜜三千大千世界諸火同時俱肰一吹令滅

  大風破三千大千世界如摧腐草能以一指障

風力令不起太公夫婦慈悲布施奉六度爲津梁毒

流𭰁淵之中梯航具矣刹刹塵塵此土安隱龍漢之

火不將爲螢爝乎金藏之水不將爲涓滴乎毗嵐之

風不將爲調刁乎而區區之妖氛夫婦也維摩詰之

示妻子常修梵行者也大迦葉之九十一刦人中天

上恒爲眷屬者也今玆之稱壽以金陵爲佛刹以燕

喜爲法筵以碩人吉士爲淸衆善友以雅詩樂章爲

梵唄詩歌非猶夫人之燕㑹而巳也桃源中以花開

爲歲夜摩天以花合爲夜雒陽之銅狄五百年而一

鑄兜率之銖衣一百歲而一拂刦量時分延促減增

至不一也箭漏未闌星河乍改酒酣樂闋桑海迢肰

世之人芒芒肰披朝華𭣄日及陳詞致語稱千金而

奉萬年所謂舟壑夜趨而昧者不覺也與吾故曰小

之乎其爲言也以是太公太夫人壽斯可矣閩書旣

至元亮旋過吳門請之益力曰吾二尊人所不足者

非巫祝之詞也夫子無以巵言抵我余故趣舉胸臆

伸寫其荒唐汗漫之說以詒元亮俾薦陳于工歌優

舞之末他日錄一通復閩諸子眎如何也

  吴祖洲八十序

大金吾山陰祖洲吳兄謝環衛事歸臥東山者凡十

有二年而春秋八十癸巳歲六月吉日其懸弧之辰

也兄故名臣冑子經術大儒以宿望掌衛晉秩一品

身雖引退其聲光氣象尤映望于鈎陳閣道之間諸

子或領世職或陟西臺皆雄駿君子羽儀當世壽觴

旣舉長筵羅列垂魚繞膝駟馬在門𫆀溪禹穴之間

榮光浮而休氣塞東南候氣者以爲祥異不徒考鐘

鼓走玉帛誇燕喜之盛也余于兄爲年家稚弟以文

章氣誼肩隨兄事者四十年矣故推言兄之所以致

壽者以爲沃洗之先可乎當兄之副北司也逆奄枋

用羣小嗾興大獄曲殺海內正人君子毎當收考片

𥿄刺閨掌獄者奉爲聖書羅織如不及兄獨正容危

辭取次縱釋羣小詗知之刋章削逐幾陷不測而兄

之從容解救保善類而扶正氣則巳多矣謫籍再起

晉領衛事當操切之世事英明之主責任殷重鐫訶

刺促兄獨傳古誼引大體主於蠲除苛細觹決嫌疑

爲國家養仁厚之福雖其受事未久而權相鉗網之

餘威緹騎毛舉之積習掃除蕩滌中外相慶其所以

存國體全君德非聊爾而巳也兄之仁心爲質憂國

愛人太和元氣醖釀著存大節所著卓犖如此天之

報兄以高壽康强逢吉豈偶肰哉孔子曰仁者壽易

曰天地之大德曰生班氏論戾太子生於兵間推明

助順佑信之說以爲漢武窮兵好殺之應兄之領環

衛解羅網于四令爲發生於五常爲仁易與孔子之

云備矣滄桑緯改塵刦飛灰 -- 灰 金貂之七葉猶新麥丘

之三祝未艾班氏固曰壽者酬也天之所以酬兄者

也又何疑焉人言兄故有仙骨好脩煉龍沙石函夙

昔著名字當以神仙度世爲祝吾讀首楞經知堅固

服餌金石化道圓成還入諸趣而觀音以慈悲加被

福能轉壽如珠雨寳觀音之慈悲也易與孔子之生

也仁也皆性壽也兄之長生度世取諸此爲足矣何

事如曇鸞之訪求仙籍爲菩提流支所唾棄哉余之

所以祝兄者如此當兄掌衛進秩余有文奉贈敘閣

衛觭勝之詳識者謂可續王弇州錦衣志之後今之

祝兄推言其所以致壽者庶幾班氏論漢武之湥旨

又弇州之所未及兄固精曉經義不以爲頌禱之常

詞而慗置之也

  嘉定金氏壽讌序

余生之年爲萬曆壬午嘉定金子魚先生以是年舉

于鄕旣而偕上公車晩年折輩行與交命其子爾宗

爾支以執友事余當是時二子妙年夾侍順祥娟好

之氣著見于顔面余顧而羡之子魚長德考終爾宗

兄弟鏃礪名行家風蔚肰未幾爾宗亦卒爾支值世

亂不應科舉退而修布衣長者之行其婦唐孺人裙

布操作饁畊偕隱丙申正月五十初度其子冶文偕

三弟舒雁行列奉觴上壽徵予言以當祝嘏之詞余

嘗讀韓子之文敘其交于北平三世者眉目話言歷

歷可以想見余之交于余氏亦三世矣以子魚當高

山湥林以二子當鸞停鵠峙以諸孫當瑤環瑜珥之

家兒則庶幾近之韓子年未耄老未四十年而哭北

平之三世以爲悵恨今爾支年𦆵五十規言行矩巋

肰長德室有晤言之婦家有競爽之子蘭錡如故箕

裘日新今玆初度之日東都之遺老西園之故人相

與越阡度陌酌酒上壽余旣耄老尤𫉬以紀羣舊交

爲登堂燕喜之客視韓子之俛仰歎息者爲何如也

斯亦可以進一觴也巳昔者孟子論商周之際以爲

故家遺俗流風善政猶有存者而班氏之賦西都則

曰國藉十世之基家承百年之業士食舊德之名氏

農服先疇之𤱶畝蓋故家舊德與國家運會相終始

論世者爲之盱衡太息久矣唯金氏遠有代序條葉

被澤保世滋大馴至于今日而詩書禮樂冠裳文物

之餘風猶有存者長筵旣設壽觴斯舉客賦旣醉主

稱未稀伐木之速諸父也大田之來婦子也假樂之

燕及朋友也欣欣焉衎衎焉洗爵奠斚獻酬卒事與

於斯燕者莫不脩容正顔以觀儒雅之會周餘黎民

屏營徬徨當饗而歎有泣下者夫肰後而知孟子班

氏之論爲不徒也巳余嘗奉敎於嘉定之君子郵傳

震川之緒言以生辰爲壽之詞爲非古今于金氏之

壽讌推本其世德而因以追溯國家三百年故家喬

木鎬京豐水之盛事則亦庶幾學古之道諸君子如

可作不吾廢也是爲序

  鄭士敬孝廉六十壽序

自萬曆末造迄今五十年吳中士大夫相率薄文藻

厲名行藴義生風壇墠相望吴人爲之諺曰前有文

張後有鄭楊吳人士有名章徹多矣諺獨云云者龍

宗有鱗鳯集有角翼亦標舉其眉目云爾十年巳來

諸君子墓艸載陳藏血巳碧惟鄭君士敬如魯靈光

巋肰獨存斯則霜林之淸喬儉歲之嘉穗也今年淸

和之月士敬六十初度及門之士相與酌㫖酒治脩

脯修承平故事具衣冠以稱觴而乞言于余余觀士

敬束脩鏃礪蔚爲國寳退而屏居敎授洗心讀易俛

仰于天人理亂陰陽消息之際隱几抱膝不知老之

將至則余之爲士敬壽者誠無岀于易矣需乹下坎

上乹徤而遇坎險需而不躁故乹不陷于坎也士敬

之爲人也忠信以進德脩辭立誠以居業終日乹乹

之君子也乹而遇坎故需坎而不陷故有孚而亨吉

觀其象玩其占士敬當之矣初九之需于郊也其當

崇禎之盛觀光用賔之時邪乹可以上進矣而不進

坎在前也郊去坎雖遠違于國邑矣汲汲乎其習于

坎也同人之上九亦曰于郊无悔不(⿱艹石)于野之亨也

密雲不雨自我西郊陰陽不能相謀身之與世其皆

有密雲之象乎當闢門開𥦗之日母老顧養不聽徵

辟需之初九士敬以之九二之需于沙也曰小有言

則南遷揑枙謠諑憂讒之時也九三之需于泥也六

四之需于血也則井邑更改儉德辟難之時也馴至

于九五乹坎之會得中泥血之險旋釋君子居此何

所爲哉則惟有需于酒食以待三陽之進而巳矣故

曰需須也君子以飮食燕樂夫飮食雖樂而豈君子

之所有事也哉則今日之爲士敬壽者可知巳矣乹

自需郊以往漸而近于坎小近則小傷大近則大傷

致宼則焚如突如需血則其血玄黃出而自穴則后


緡之自竇也以敬愼持之以順德從之三不以恃徤

而玩坎四不以據險而拒乹恤恤乎湫乎攸乎敬愼


小心傾否返吉之道也坎之入于需也曰失道而㓙

曰求出未得曰終兄功以祈乎尊酒簋貳之際難矣

需之免于坎也請以爲士敬壽五爲需主庀酒食以

待陽來飮食以飬陽象坎宴樂以養陽象乹陰陽和


笑語𫉬燕飲之間油油祈祈有雲上于天之象焉鴻

漸于磐飮食衎衎漸之于于而磐也猶需之于血而

酒食也日昃之離不鼓𦈢而歌過日中昃欲有需焉

其將能乎需之異于離也請以爲士敬壽雲之上于

天也必待其族而雨君子之飮食也必待其𩔖聚而

宴樂今之魚魚雅雅舒雁行列進而稱壽士敬者殷

民周士聲氣訴合猶需之待族而雨也上六之爻有

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傳曰人三爲衆又曰莫

三人而迷需旣極矣三客不待召而自來雲上于天

客召于敬求賢才以濟難皆不速之義也或曰士敬

有丈夫子五雄駿剛徤亦三人之象也觀頣觀飬王

用饗于岐山酒食貞吉之道備焉困之困于酒食也

未濟之飮食需首也需之所不與也請以是爲士敬

壽世之君子與于鄭氏之燕者玩乹坎之占歷渉泥

之險于旅酬卒爵之時湥思夫危平易傾亦要无咎

之㫖亦將當饗而歎愾肰于余言矣乎或有進曰需

之終利渉大川往有功也需乎需乎其將需吉而終

乎抑亦往而有功乎余老矣士敬以伐木之客迍我

不敢當也需之不與知敢知其往于其生辰爲壽也

姑與之飮酒

  王兆吉六十序

吾丈王君兆吉以名家碩儒射策發科筮仕銓司名

行茂著國恤解綬賁于丘園鴻漸用儀休有譽處先

是鄉人夢游記君子華嚴大典積有密因當廣闡揚

撈濟末刦于是邀石林長老諸上善人作華嚴會書

寫誦持歲有程要見聞隨喜歙肰從風矣閼逢敦牂

嘉平之月甲子一周里之士友將往致祝而請余爲

其詞余維古之人進不得行其志于天下則退而爲

善于鄕夫以世法善其鄉君子尤勸爲之而况于以

佛法唱導者乎佛說我滅度後能竊爲一人說法華

經乃至一句當知是人則如來使如來所遣行如來

事夫以契經一句文竊爲人說其福德無量如是而

况于九處十會四萬五千餘偈公肰廣說勸人持誦

破微塵出經卷饒益衆生豈非如來與華嚴法會中


遣來作使告報異生者乎此地業因弘多智眼滅熄


髑髏盛糞之魔民依虞山爲窟穴⿰糹⿱𢆶匹之以黃頭之邪

宗紫姑之厠鬼蛇神狐妖更互梟亂鼓聾導盲牽挽

墮坑落塹而莫能止也君外脩儒行內閟種智佛實

使之以標正人天推折愚誣鄕人之夢正夢也雜華

之因正因也用此地之因緣救此地之淪墜從地倒


者還從地起此我佛善巧方便也一切衆生皆念生

地佛亦以報生地恩故多住舍田菩提而君之因緣

能不種於此地乎吾聞菩薩住檀波羅蜜慈悲利益

衆生(⿱艹石)在一村一縣乃至一管一國是諸所攝衆生

未來還爲眷属皆生其國是諸施主卽于有因緣之

國亦成正覺君今行此地現長者居士身以華嚴法

界攝受此地衆生此經爲圓滿敎一法𦆵起皆有眷

属隨生以是因縁報生地恩徹果該因卽報卽理無

可疑也嗟夫以世眼觀之君以精强弘濟之才當棟

撓軸折之世甫仕而巳未衰而退爲可歎也以佛眼

觀之假衰退之機縁弘如綫之末法爲如來使行如

來事天之任君也大矣其成君也遠矣肰則君今日

之稱壽也不巳遼乎方山長者作華嚴論明淨土權

實指第九第十是實淨土故知維摩惟心淨土卽華

嚴法界十佛刹塵蓮花國佛土也此世界村落聚居

一牛鳴地三界五濁隨境設化安知善財詢友隨順

南行覺城東際古佛廟前沃田海岸不卽在此地乎

安知彌勒寳華樓閣無量莊嚴彈指開閉不卽在此

樓閣中乎君于稱壽之日康强逢吉諦思積刦因縁

然燈炷香念佛念法爾時香雲花雨放光動地華藏

世界海刹那涌現攝此土有縁衆生盡作㣲塵數蓮

花眷属區區世壽一息一瞚四百生減又何足以云

乎諸士友合十指爪曰善哉自今以往生辰爲壽皆

用淸淨因緣𮞉向華嚴法界不復以世間燕飮徵逐

相娛樂也請自夫子之壽兆吉始









牧齋有學集卷二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