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物不可以茍合論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論曰:昔者聖人之將欲有為也,其始必先有所甚難,而其終也至於久遠而不廢。
    其成之也難,故其敗之也不易。
    其得之也重,故其失之也不輕。
    其合之也遲,故其散之也不速。
    夫聖人之所為詳於其始者,非為其始之不足以成,而憂其終之易敗也。
    非為其始之不足以得,而憂其終之易失也。
    非為其始之不足以合,而憂其終之易散也。
    天下之事,如是足以成矣,如是足以得矣,如是足以合矣,而必曰未也,又從而節文之,綢繆委曲而為之表飾,是以至於今不廢。
    及其後世,求速成之功,而倦於遲久,故其欲成也止於其足以成,欲得也止於其足以得,欲合也止於其足以合。
    而其甚者,又不能待其足。
    其始不詳,其終將不勝弊。
    嗚呼,此天下治亂、享國長短之所從出歟?聖人之始制為君臣、父子、夫婦、朋友也,坐而治政,奔走而執事,此足以為君臣矣。
    聖人懼其相易而至於相陵也,於是為之車服采章以別之,朝覲位著以嚴之。
    名非不相聞也,而見必以贊。
    心非不相信也,而出入必以籍。
    此所以久而不相易也。
    杖屨以為安,飲食以為養,此足以為父子矣。
    聖人懼其相褻而至於相怨也,於是制為朝夕問省之禮,左右佩服之飾。
    族居之為歡,而異宮以為別。
    合食之為樂,而異膳以為尊。
    此所以久而不相褻也。
    生以居於室,死以葬於野,此足以為夫婦矣。
    聖人懼其相狎而至於相離也,於是先之以幣帛,重之以媒妁。
    不告於廟,而終身以為妾。
    晝居於內,而君子問其疾。
    此所以久而不相狎也。
    安居以為黨,急難以相救,此足以為朋友矣。
    聖人懼其相瀆而至於相侮也,於是戒其群居嬉遊之樂,而嚴其射享飲食之節。
    足非不能行也,而待擯相之詔禮。
    口非不能言也,而待紹介之傳命。
    此所以久而不相瀆也。

    天下之禍,莫大於茍可以為而止。
    夫茍可以為而止,則君臣之相陵,父子之相怨,夫婦之相離,朋友之相侮久矣。
    聖人憂焉,是故多為之飾。
    《易》曰:「藉用白茅,無咎。
    茍錯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
    」此古之聖人所以長有天下,而後世之所謂迂闊也。
    又曰:「嗑者,合也。
    物不可以茍合,故受之以賁。
    」盡矣。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