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猶子蔚適越誡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08

猶子蔚晨跪於席端曰:「臣幼承叔父訓,始勾萌至於扶疏。前日不自意,有司以名汙賢能書,又不自意,被丞相府召為從事。重兢累愧,懼貽叔父羞。今當行,乞辭以為戒。」余曰:若知彝器乎?始乎斫輪,因入規矩,刳中廉外,枵然而有容者,理膩質堅,然後加密石焉。風戾日晞,不不聱。然後青黃之,鳥獸之,飾乎瑤金,貴在清廟。其用也冪以養潔,其藏也櫝以養光。苟措非其所,一有毫髮之傷,儡然與破甑為伍矣。汝之始成人,猶器之作樸,是宜力學為礱斫,親賢為青黃,睦僚友為瑤金,忠所奉為清廟,盡敬以為冪,慎微以為櫝,去怠以護傷,在勤而行之耳。設有人思披重霄而挹顥氣,病無階而升,有力者揭層梯而倚泰山,然而一舉足而一高,非獨揭梯者所能也。凡大位未嘗曠,故世多貴人,唯天爵並者乃可偉耳。夫偉人之一顧逾乎華章,而一非亦慘乎黥刖。行矣,慎諸!吾見垂天之雲在爾肩腋間矣。昔吾友柳儀曹嘗謂吾文雋而膏,味無窮而炙愈出也。遲汝到丞相府,居一二日,袖吾文入謁,以取質焉。丞相,吾友也。汝事所從,如事諸父,借有不如意,推起敬之心以奉焉,無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