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4700年前,玄女来到有极世界,将玄法传予黄帝。玄女传法四十九天后回到无极世界,留给世人的精神世界的文明——《玄女经四十九章》。原书为上古文字写成,历4700年未出世,现黄老学派掌门群书历时七年,转换文字,使之问世,重归我华夏文明。 【玄女经渊源】 《玄女经四十九章》,中华上古文明遗产,属于华夏文明,内容博大精深。根据中华玄门黄派记载,是当年玄女传给黄帝,黄帝经黄老学派流传至今.故世有“玄女传天法,黄帝承华夏”之说。 2012年以前,《玄女经四十九章》一直是中华玄门秘传,除部分经文外,一半为上古文字。《玄女经四十九章》外看是哲学,内观是修行法门。由于中华玄门4700年以来,皆秘传,所以一直秘不宣世。唯一在外流传的,只有《阴符经》这一篇。可是历经千年,人们对《阴符经》真正含义多误解。 诸子百家,皆有列传,玄女兵法,焉能失传。随着社会进步,门第之见已逐渐消亡。为让更多人认识中华瑰宝,古老黄老学派第206代掌门群书特花七年时间译经,将所有结绳文字全部译成古文,再解释成现代语言,其间辛苦诉说不尽,但终使《玄女经》重现华夏,并大方公布于世。世人皆可学之。 【玄女经内容】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玄女经四十九章》是上古智慧的一部分,由于历史原因一直未能传承于世。世人只知道上古三易,演化出无数的中华之兵法,阵法,计策,却不知《玄女经四十九章》之神奇。中华文化受印度佛教影响,中国人产生了因果,轮回,生死六道轮回等诸多概念。然而我们的祖先到底除了易经之外如何看这个世界?这是值得我们深度研究的事。 《玄女经四十九章》内含天地人神鬼魔妖之极数变化,生死转化之谜,人生在世之理。这是高度文明的总结,包含物理,天文,数学多种学科,更是引人深思的哲学。 玄女经 1、七玄 世有七玄,一曰玄,二曰连,三曰天,四曰线,五曰念,六曰元,七曰极。 极点元,元主念,念超线,线无边,天拘连,玄点点。 无极无念无边无连,元极点有限,念可明亦占,思者有线,三玄辅人间,人间有点线,线则纯一玄,故世为点,点点相存始有天,生之念,死之怨,莫出世之点,吾有世七玄,笑云天地间。 2、阴符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立天之道,以定人心。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之,谓之圣人。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埋;动其机,万化安。 人知其神之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 日月有数,小大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至乐性余,至静性廉。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气。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沉水入火,自取灭亡。 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推,而变化顺矣。 是故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尽乎象矣。 3、神魔一家 象曰,天地万物,生生不息,若有其理,万法归一。 天地万相,始于道理,非道可知。 智一知者,明察万物,知其定者,是为命运。 天地人神鬼魔妖,以守恒也。 总天之令故为天也,立地之源故为地也。 人性之根始为人 功守相限神之灵 害生于心鬼之灵 欲者魔之灵 变者妖之灵 七星在世,始为吉也 故神魔相限,阴阳相胜,大道至浊也 七星汇聚,元之哗然 天灵之变,元之灾也 地灵之变,元之祸也 人灵之变,国之乱也 神灵之变,天下定也 鬼灵之化,引魔出洞 魔灵出矣,元伤哉! 妖灵之动,戾气出矣 事有恒定,元有终粹,概莫能外 圣观世化,故为命运 因天之气概非人之拟之 此为道也 元者之化,是为天理 众玄之理莫在其中。立神元者,固有定也 观星论元,始为道也 物之元,固本若隐,于天哉! 物有所指,神魔一家。昭昭呼天矣! 4、神魔 魔者分成,自然天成,未曾可少也 执生之地,是为死地,执死之地,是为存生 是停难停,是消难消,诚何? 神者,醒也。魔者灭也 诚烨然也,度之不数 诚寂思也,因为之定数 灵其幻也,击于心上 灵其智也,明于楼台 尔其静也,受不能器 心神之处,无往不胜。亦为大道哉! 故天地有情,神魔相限,异之若情,同生矣 难而舒发,通晚人事,众众之期无所惧矣 寄主无期,陈缘不明,其道昌也,何以为生! 藏峰路转,鳍神而喃,谓之行 爱极之器,爱莫能偿,神之元关,合也 缥缈世世,人神魔气,众相皆生,续续不尽嗓也! 5、神机原 神机也,可以伏或明 从生之道,始于魔本,从力之道始于神也 法则神,神虚法 魔者善力,始为终之力。神者善明,始为生之力 万物有灵,始为命也 道理也 人知其神莫出矣 世隐无相,众平难遗 天之极矣,莫闻之也 故,百机定,人机还,神机在,道机生 故为盾之盾,圆之圆。终为增也 故为引之引,灵之领,亦为增也 故为天之天,地之地,可为增也 故为玄之玄,思之引,大为增也 故为世之世,仁之仁!无限也! 神者,仁也,生也 神者,非人也 神者生仁,人者生戾 故,济世救人者为神 有唪者、好时事也 论妖者,皆为害世者也 夫不识济世者神,何论杀噗者之人也? 神机出亦,万物舒也 何苦功哉! 扶,无用也 众玄之法,趁之莫如也! 狂濮之缘,始之出机,之源也 德也,功也,功也非德也! 爱有奇事,莫可笑载 夫源何? 常有关霰神者,言神,言奇也 夫亦源何? 魔之欲也 乱淡之经也 神机有根,莫桑之源。道之定也 佤升之相,明台也 肉之莫存也 魔之根生,肉空亦 以或胜之胜,行之行,地之地,天之天也! 道之极,无也! 魔者,碎也 6、神伏 元者,主也 凡是相通,万千同矣 元者,非同也 肉者顺元也,识不同哉 依哉食哉 命哉,性哉 甲子足矣 思食者,谓之取也 取之度,谓之磨也 灵之洞也! 体之消也 寂之然也 故为修持,少之需也 谓之长也 林林而立,减时之要,岁之益也 知者消也,消者生也,生者灭也 何能违哉 元之灵也,天之灵也 通之修也,恒日月也 识者莫敢论之 兴之处,浮心也 思之处,*也 极者,泣也,引 元神,通流也 络者,经也! 稀者,导也,点者,聚也,灵也,通也 导、点、聚、通。强也 节之求也 魔之消也 莫识灵也,会通周体,谓之修也 湛之限也,肉极也 取者天地也 取之之,盗也 何也? 令之功也,济之人也,哉之元也 持之世,世之成也 莫之出,功之玄,众之理,爱莫比欠 众之神,莫之玄,皆** 元之初也,醒之理也 元之醒也,华夏兴也 7、魔元 魔者,生之对立也。万物之然也 谷檀中限,魔之处也 嘻者,动也 瞎者,妨也 成道之处,未分也 修之持也,恒也 人之等也,神之消也 魔之动,神之主 魔之达也,神之明也 世之相也,神魔共淡也 天之道也,恒也 魔之度也 极之消也 修之也,未谓之空也 限也,理也 度也 连生至理至于噗也,连灭之理至于台也 尚书天地气,醒目观魔星,利也 勿以已约,勿以欲约 灵台消,天际乱,何苦哉 吾以平心,识心,天心观共变,不以已心唉其成 去如龙蟠势,收若烟雨消 此为境界也 有心不齐,难束也,难缚矣,君何绊 吾以神元观其胜,吾以功元唉其妙也 8、山 山者,使动也,动者使恒也。恒者,使静也。 动静有然,未可知也。知之数,人之体也。 玄山之理,聚元之数,天地之灵,使人之然 太一有相,人之相,人之有相,天地之相 象曰,观之之处明心之明,太元之始也 概以有极之极,充有极之元,使然之处也 玄山有数,恒量有持,自力不从,莫能识也 体不出,形不聚,终不诚也 若灵不出,何以涨也! 取以灵聚,吾心自震 取自扬扬,自进山也 取自扬扬,何论山哉?昭照而笑尔淡也 9、无心 象曰 天机恒,未始难遂也 然立天之数,难险于灾绘于绰,论则覆矣! 焕者聚神,伤痕散神,君子无心始为美馨 无心非愚,兴旺非福,冠彩以定,中和至胜也 观世之象,昭然明心矣。上之之境,上人之境,始于道,至理简然至情重也 故圣人识祸害而助力,明其机而无心哉! 心生于物,始于物。物生于然 求心者,始无心者可求 修世者,以无之道而求之焉 非修世而求之 有心,无心,心存者灭,心生者消 天星变而人元消,人心变则天地改,故为定数 不立,不能,不退,不消,不进,不离。观天之数,尽消者,孰余几人乎! 10、三元 象言,三元合命,本也,神元相生,元气出矣,修持有度,灵光现矣 神消者人灭,气进者人兴,灵现则人慧 心戾者元神退,心欲则气虚,心进者灵消 圣人愈天尔,识之果之因,终明也 灵通之玄,是为知者知,其道殆也! 气者之玄,关系命相,不为人所知之之也 众神之理合影定数,遂天之愿,未始人知也 独明谈时昌,独醒砼时寂,元而足足而汇也 天时莫能识,我时自可知,动莫动,静莫静。改也 吾世之相,吾心之相,凡莫同也 世不相,我不争,世有相,我莫离 我道皆天道,天道皆我道,终其路也,三元之玄也 11、嗣 世者,从一理相。负世者,从无理相 (负世者,是指不能看到不能知道的) 若知其理,职心尔。思明合度。太一门开 象日,知得而不得不得得之得得也 苍天已死,黄巾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太平 象言 天地有气,气而不终,始为寂也 象出不群,谓而难尽,未始为相也 七星流动谓之灾也,彩虹醒天谓之吉也 诸有录者成言,适要而相也 莫识诸星转,万相动哉!卿何解! 相者三分,分者三离,离者三清,清者三明 概以数相,无解于解矣! 藏锋出而强金退,弱水相而海水遗 原丁之火始欲而发,能击天矣 原丁弱水,浮动则世,无生无灭

  • 气增膦

12、无行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无行者,无相无边无尽 相得而得相不得而不得相得得不终明也 尘如烟云,正世可观也。尘如幻觉,负世可查也。然空明之境非凡念能可知也 若水之道可识万物之变,若一之道方明负世之观,君不识嗣,受有之兴勋也 人识理而明理故为圣,人识一而无一可为神 纤尘不染,万物不沾。修短合度,灵通通浮 无正无反,天极而相,然也。受语之言,难也 无行,无我,无天地,无相,无争,识万相也 往者,存也,现者济也,未来在也。三原之世,持而理之不为为嗣所知也。立原极相,诚可明心也。立本之世,未可浮,知其益,进退之原。时者,空机也。机者,三分。现者环生,固言定其机,未能动矣 13、五课 玄女言,之生之理胜精生之理也。 噗生之理莫殖陈理,终溃也 偿思,君得现。常愿,群得明。 时也溃也,灵也散也。 首一者莫识一,静欲者难静。 间间而断,层层不出,天人定矣。 丝*之芒,系阳之光,承**之辅,根有论也(*:汉字打不出,意思:枝叶) 动其芒也,功其转也。 层缘之根,难及玄也。 天则屡气,同者无气。 识不诚也, 固于修也,诚于万物。 天地万物,生生不息,若有其理,万法归一。 自生自结,夫有动者,文明始也 承之承,落之落,先之先,后之先矣。 X起智,智起心,心起道也。(X:汉字打不出,意思是:缘) 灵灵相引,概以通矣,熟人识HU 越和之者,智之身也。 否极而发,力而出矣,然则成矣。 二二相限,无终无始。极也。 14、洛趄 道者这恒莫能兴踔也,识者淡薄,动之心也。 立飘宁心,莫若立心而宁。 天极无限,人极有限。故为弃难充哉。 持者以大而恒之。 持小而通之。 概难识者以盈,无有终也。 至若无水而空悸,爱莫能充。 玄浮倒置,始空哉。 日随月影,安矣。 君馨缘识灵而通元矣。 元通则至汀渗哉。 识鹿食之,多有多之。 少有溃之,心生戾之。 腹者盘之,安几餐之? 故而盈之,无矣。 尚为之为,至余而立。 太玄之一,持行而变。 扶,尽得天时。会于精渗。 之恒也。 尽聚一而散二,何叹哉! 然,机不识相,莫能明保。 容颜积深,爱能秽则长生也。 然,夫不能识其机,溃疡之论也。 立众难,归平息。 余之绝,浮淡。 未始于天相而绝哉!! 识进之进,进不能退。 物有圈而人有汀也。 玄机也,勿识矣。 灵出矣,终成。 15、悯海 悯,天之浊也。 妖,人之戾也。 古有五冶,透之莫馨,总为神之道矣。 贵有明基,识之相,慧之妖。 贵者莫明,其慧附,唤妖也。 圣莫不能言,天机也。 意无心而无言之。世人谓之怪哉。曰,妖也。 喻喻然不能拔也。众仙出矣。 混混其其莫可兴。 愚笑靥。 熟不然,世静之道,至理安然。 云霄人消,显器显程,许已之相,之越可惧也!!! 道之牙出矣。 悯海之暗,非人可喻。太一之芒,无极而透。 守一而定,爱莫擒也。 寂然识之,天之逍哉。 神者,意燧中。魔者心及中。妖者惧中。 世所不灭,尘尘相限中。 限限生机,其论也。 16、然啖 啖者,人之腹。大常思之,古而赢之 溺水三千围其木,履也。雷火助土,伤哉。 迷蒙之尘,烯也。 承星承影啖之源也 然,何幸哉!! 天星转移,九相生机,时也昌也。 余何神哉。 故态莫非,爱喻生之。 偿有诺者,夜阑常粒。三返日夜,莫可得。 愚人忌天,智者随天。 灵净出矣何谓啖? 执余者,莫可识。 精啖者识原相也。 太一转矣,天地换(粉)这个字读音。 有性者,无抑于表,有气者,无制于心。是为知吾者,曰心道。鲜溃不得明,先知不能知。其生哉,泣于意,盗与世也。 17、玄天无极 本生之相,谓天地九相。九相噗行,始于意也。 故识人者不识物,熟物者不溱。 浮华以迁,无有之满,可承万物。 承载论天莫能语之,语者言天,莫能言之。 天悄更爱莫能哉?机玄之理,若出其理,其志犹哉! 越离而上,始为先人。越离而嫁始为明人。越离而静始为神人。 尖仍识强,屡禁不弱,未缪之心矣。 呜呼!天地玄妙无极哉!君不思而思得思哉! 18、俘知 陈于世,皆可智。智莫知,知可浮,浮知知,有智之。常有迂者,爱知之知,知我之知知他知知。识人而晃之,世皆其博,迂者之智非常人可达也。 争者膜也。 又有迂者,效迂之迂,偿浮之。 众人皆笑。 欲不知迂之迂浮,智于世人之知,溃为智也,其不识而!! 先迂者遇后,同乐之志。何其观载。 众识之神之愚,皆为圣人也。 何其笑哉~!! 终日道,何其道。 道消,归。无所得。众能炎也,识万千,吾识一,守一得一用一。足一矣!! 19、智 世有智者,智于心。灵于意。守于诚。任物之变,万变大同。任人之换,万新意噗。 概有遂者,不为尘埃所动,不归流水之腐若智者,若愚者。 有嗣者,不为父之过。有嗣者,已父之过而过。 偿有思者,静思之样。 言之论也,理之初。 偿者更有理哉~!与不理。善者与理者,莫可争也。始为真理。 偿之理莫过真理。试学矣。 众论之智者。莫过偿者。故为智者世有慧者,慧演智说,反复矣。智,慧。同全。然智者慧者终为智哉?结也。 实之地,死之地,是之地。偿以人人而为之。 偿父者,不偿父者。理与不理。皆非智者。 智为心,思万物。试之通也 吾在万物。解万物是为顺数。 超万物,通。始为智。 故,纤尘不染,万物不沾。始为真智也。 20、滋仓 滋生之道,始于心仓,终于离,散于辄,明于醒。 体玄若缚,心玄若浮,自在之处,道之归处。 蛟相亦有困,戾相亦有时,生有死有,别有。 困吾者,皆万相之磨魔,强吾者,皆吾之心数。 有爱者,诚于人,有爱者诚于心,已心他心,自我之心 何思哉! 故为世者,仓圆而方,量少而平。 偿有念者,满仓而归,气者满,失载,若消之矣。 偿以万玄之医解化之,终无路。 常有管之,缚于人,理之法。 智之处,世人莫称。迂之腐,世人难识 爱莫传之,法之成矣。 然,终智?非也 吾为不为,为不为而为,为为而为,皆非上道 识已心者,自有为。谓之滋也。 21、濮命 象曰 时空转煅,次若浮也。气转太一,惊如景也。然,层之可象,有机可渡也。 众星捧月,天之理也。日月转换,时之数也。 知其势也,必其名。 其之胗也,其其而动。 灵者,阴阳也。 其道。 次白黑 神魔限 依依一之一,何不能相?! 知其悔,况其一,通也。 何沾也 玄占之数故为于仍遇之者矣 众矢之理,至元极道。法之出也。 象言:五行矣,无行矣,不行矣 不群,不武,不理。 22、韬命 命势者,通元之边。边也,无瀵之地。 曰生,固灭。 曰灭,固存。 夫有智者,通元之境也。 魂牵之引,莫时空哉。 何掏矣。 何定哉!! 止有信者,从万而难一。 已为欲者,凡之修也。 识之之相,静及之相,太一之本也。 利为修矣。胗之求矣,莫能当之。 莫之伤神,消。 是以埕气当令,培土不惊,艳泉不遇。 元极。 物有消,元与天也。 固而不固,痛哉。 23、起末 物之始也,物终也。 时之动也。 静极而出,动极而复。 朽者,定之期也。 生者死之归也 我动时动,谓之道 时动我依,谓之长生 时动我缓,谓之老也 时动我越,谓之少也 众矢之灭,无之灭也 岁暮尔遂,岁遂而生。阴阳而依,道理之循。 岁之称,太极之轮也,灭之升,无极之通也。 时之空也,恒也。 总哉之眼,物之极也。 无有之行,浮萍于世,穿梭之也。 物之极也,通之明?! 神之界也。 人生人灭,物之换也。 极而消也,概有理也。 通元之力,始于交也。 戾之根也,神之弃也。 神之弃也? 有戾之根,有亡之因也。 星起缘落,缘落星起。生生灭而不尽。 24、凌志 会生之源,立境之诚,贵以神之通会也。 古有生者,爱于子嗣,偿奔四徒,有嗣者,其孝亲,还之情,爱之诚,有缘者,故于缘,诚于人,洞之情,皆神会,吾皆明,心思动,志之起也。 尚时以动,有余者,忠于物,物在于,终心起,始为欲也,天月晓,七星动,溃为已哉!日月转,星空破,争伐起,人之祸,凡一口哉,何思食万物:夫一尸,何居天下? 诚世诚人谓神性,诚已谓之少灵,志之起,起之昌,昌之兴也。故忠世忠心忠人者得真志,汇真人,得其醒,世世之志,莫能比也。 25、连动 古有连动之灵,名谓文明之始,尚有连动之气,可诚可兴可灭,可败。 有名之名,名世之明,始创举,有智者,创之举,世之献,天之玄,分之连,予感予明,激心也。汇明思进,反思变,洞察之初明矣,有有之数人,观玄玄之化,不思进,反思变,动心之变,动已之变,以已之变,合万物之变,阻矣! 有阻者,观万态,是日总已之欲,变也,以觅合已之欲之景,难觅者存心,觅者存物,物者异变,变者必焚世事也 有戾者,惊天地之气,戾万物之余,伏藏万千之机,万物变,人机化,人机化合天而发,戾者无存,故万物更新始于常,缘魔神之晓也 26、极数 无极之数,六玄之期极,故不可识。三玄之通,自可识之。论已研极数,思明万世通。 点之极,线也,线之极,天也。天之极,戾也,戾之极,魔也,魔之极,化也,化之极,通也,通之极,神也,神之极,无极也。 有猎山,山有物。生之环,万物兴。有欲事者,奔而追之,余一口而食未毕,存也。众观之,雪来矣。争相而逐,存关持雪,有者比也,多者富矣。众皆羡之,物以换之,争而相也。物而无母之根也,仲春无食,众皆战,兵起也。缘何?魔尚可明否?非也! 为含而储惹众之魔,众戾之出,争而逐,山之极变也。变而战也,战而灭也。物有定,始昌也,故谓极数之理哉! 有一口,火之复一掌,何极? 27、怨 触吾之心,吾不欲。难苛,苛我者,故元生戾也。束我者皆万物。万物于我不苛,始怨也。 有逐之者,不禄,怨也。有植之者,无天,怨也。有嗣者,不慧,怨也。 贵吾心,知变化。通玄理。以我之心合万物。何余怨也?然世之人,莫能识,不为学,常以已欲合天地,何久哉!偿思而通万物,常通而有万物,常玄而明万物,故万物于吾心,何戾浸元身。 有生者,有戾存,戾之生,魔之性,魔者性,神之通,不可消,难寂灭,怨生也,恨出关,吾心动,动必发,发必克,克必变,变矣,空玄动机,发也。 是谓唯我之数,天未动,地未发,心变故怨生,戾起,人换,万物变也。 何怨哉! 28、法术 去留省万物,往返连乾坤,水逝随势,人逝随水,谓法也,刻也,载也,明路,谓之术。 有人至人,常修玄理,始遇变也。通之以法晓之以术,理至理也。有人之人,常修他人,始遇灾也,可法变也,动之省之变也。有人之人,不修玄人,有应之期,何为报也?无极之数期也。 多有迂者,不查玄机,不洞察修数,以已之私,怀术而论,始吉终凶也。谓法也,称术也,为之人之术,为渡人人计去也,何以同论载!!不相也。世不明,道其奇,可换物,物而变,魔元也,体不能用,不明也。 有障者,意缢。已观之,带乐之,其开之乐之,谓之乐,其法也。何拘五行也。 29、天伤r> 伤者,变数之期应。极之数矣。非公非理非伦非环。人机动万物换,人机静,万物理平也。 怨者动根,戾者动气,气动元动,众元动,六破三,伤也。局元动,五折三,灾也,四折三,病矣,三折二,合也,二折一,回也。七折玄,灭寂也。 怨者,五三,戾者六三,始为定也。万物至数,为人之数也。修之期,明之明,通透者期,期而无物,无我,无极。吾元之玄,众玄至上,上上无期,何伤也。 世之迂,难理,求已而无玄。自有应,非天之数,而人之期也,世者无谓,非我之期,乐也!迂!以我为期,应他之期,无生之灭,缘起,时之伐,何动矣,何逃矣! 彼岸花红,采之莫知,他山之玉,取之莫如,之极而变,何存! 30、理 众而执之,曰众至理。理自而出,出不尽相。是以解物之期数。为理为由。此谓之凡事世之理也。 众理之理谓之真也,修而合度,众皆慧之。终不思理之数限。极限之初,立志之源始为明也,立理之理,是为迂也。故偿源思者疯,众皆认知。摇相而鄙之。有偿者谨,统演之理,至理至诚。世人谓之圣也,疯圣之短安,安能识之?是为参,疯哉圣哉!皆之路也。万理至理无理有理皆人之说。合之者理,不为已理。何辩也。终无趣也,常思之理合已之理为理也。 31、静 物以动为灵,灵以静为参,静有三相,曰至,曰对,曰无。至静发元,分我之道也,至对相言,分物之道也,至无发,天思至理也。 我以无为静,静以无为期。无者,心未动,物未动,虚者太一也,洞万物识玄机,我以对为静,心动而物静,知道理,醒阴阳,明慧心,我以至为静,心动,物动,唯我独静,识已心,明台阁,过生死。 动静之发,天之环也。玄无之期。解天之期。性也。无不空,静不静。玄非玄,非迂者可透也,静无得变通,静对得万理,静至得我心,我心万理之通,非上静也,曰无,曰空,始为上静之境界也。非彼空也,世无真空也,万物实,我心实,偿静可得也。 32、缘法 人之病,神之伤,伤之伤,其医也。医无数,其迷也。离也。日益而功时,月缺有圆,生死之换,天之理也。有人之人,病之病方之方,故曰寻也,觅之解数,四求奔之,终溃道也。 吾有治世之病方,渡万千魔相,缘者可得也。有人之人,寻方之也。曰贵如金,其言迷惑,安能心至。其道至已也。有人之人,寻他之方,曰贵如月,其不惑,信以数金备之,其不虚不惑不解,只其伤也。吾有良法可渡之,分文不舍也。金者不伦,心者不溃,自是解数也。 尚有迂者,言世有奇,符画吹膜法也。万能毕。缘何!非也。无也。人至仁,仁至心,以他之诚得法之心,何不能期!省也。自渡。渡我渡他渡人,吾有心之境,非我法之神也,熟能晓也。 33、药 世有百态,态相万千。众相非一者,言病,病者言人病,药及也,始为物,然药乎物,安会否?有病者,终日迂,言世人疯,众皆会其疯。其无常,叹人间。神魔乱,众亲省之,曰天无路,有智者,配以药,欲克之,其不能疗,曰无救,天地之相生生相克,心有之物,众皆寻,未果也。此疑留也,数载未出,其言绝,不能医矣。 越数年,新人起,然而发。绝而终。病者愈,解数传。新智名,扬天下。名:智也。然越之载,病者毕。智人曰,身伤。是有比者,遇人,人言汝为神。病者喜,乐之乐,饭至进,生之乐。人言其修,正证神人。其喜极,曰渡人,月修桥,年铺路,众感其心,莫不为神。化人离,病者煎,问吾醒,试偿当年何疾也。化人言,无他,神性也。病者追曰,何为神。化人笑。汝。皆笑也。药之药,药至药,方之方,理之理,顺为理,解不解,通不通,灵不灵,神不神,偿以问,药何?理也。 34、落辞 世有人,元之别。差之性也,有高底,能伏藏,有参次,难齐也。欲不同,含念而起,故争抗皆起也。论言之始也。山有月,月持山,吾不出,莫能识。言其他之相,曰山有缺,曰山有障,曰山有戾,众皆思,可也是也。角不苟,视不同,至修之,汇数人,图而改,终意会矣。执数载,观山山不语,曰山戾,观山缺,言极而发,可也,是也。苟不同也,何解?复汇数人,图而改。终意会也。执极载,非能满之,众皆弃。山然山,人然人也。娱?残也,众人皆然也。有落辞,山我心,我心山,他山自有他心在,何论我心山不平,元不平,山何齐,众路否,何等安之。山归山,人归人,心归心。 35、占 他山路,吾不识。故探之,操而无,译也。择不通,意无定,占有也,卜也。 滋生之源谓之理也,万物变化为之道也。道有天痕,可载也。水底路灭天宽,可列也,罗大道而识小也。此之简方,通时也。守道之载以恒人也。为占。守理之恒为路,识也。为法。法来占去,人之奇也。人来奇去,魔之欲也。天星暗机,人心虑也。恐之恐胜事之实也。吾以法为根,不娱占为乐,胜景天地幻,唯心我不变,诚缘观天地,絮景看太一。 以脱,以解,以论,以通,皆非尚道。唯观者天地相,明者诸相进也。 36、系表 万物执理必有变也。变者必应其相也。 苍海横流水至盛也,风和大地物之丰也。人之戾胜世之衰也。性之突变格之反也。寂落之益必有换也。 日表,言系。 流水通谷,知其道。浮云随势知风动,简而出杂,杂而复博,天大地大博大精深。莫出其至简之理也。 智者善随,迂者善逆。不知返,莫能理,固而灭。 有祥云,晨日升,至龙行。天之丰也。 有怨人,夜不味,气戾生,情动复,系表之水,势必发,知路必有源。 知源必有因,源发因,因起源,知源知因知已知我者,通也。 37、意天 意天者,感也。自势而发也,天意而发玄,至理也。立意,明意,必克也。立天识意,难明也。人识意天之天意,不识天意之意天。言机也。莫可破。故而玄之。众众而玄。天机莫可泄露也。众皆许吾不同。占天之机莫可得也。莫想之机可沾否?非也,意想之机意天之机知者,唯我谓神,为深,人谓之玄,莫为玄也。莫玄之玄始为玄也,熟能知也? 知机之机谓之神也,何玄之呼!何衷之也。愚已而乐也,熟可娱也,世有万态之相,世有万人可相,万物皆可占也。然万时不可占,万事非心占,万解非心能尽也,非心之尽,谓之天机也。 38、元情 元之情,曰神魔。神者,元通也。魔者,元欲也,曰可我。我得。世皆欲故私也,私而戾,而发,而克。 有人之人,爱至爱人,言幸极。众皆论,复人不悦。日时之去,无私欢。之人寻觅,识数人,复而欢。言福言勇,复人静。寂而出。山而崩。之人折足。数人皆弃之,唯复人在,之人无脸,撞石毕,复人随。 之人之情莫出魔也,之复之情皆为神也,之人之毕始为情也。复人之毕始为魔也。爱之爱,情至情。神明通,理而通,世不出,难舍,不能破,言,凄婉也 元情之情,元我之情,元他之情。至爱之爱始于情也,至情之情发于神也。 39、略方 经有得,得有识。识识知识,故为深也。识而不发,谓之浅也。 至理缘道,至道缘玄,众玄之境,通世随人也。君不偿以已私,魔而出,何神根。 众法之源,神性也,众玄之源,善也,吾以唯余故高深,层略也,法何高也? 善有心,在世人,略有方,济世良,神之性,人至醒。 法为法,术为法,思为法,人为法,我为法,层法层层,高深莫测也。 欲已心,在已人,略有方,济吾强。魔至性,人至灭,法为魔,本为骗,思为妖,人为怪,我为畜,层魔相限,底足透底也。何论高也! 40、教论 教者,教也。传也。传识文,赋予博,众而明,革而新,世之景也。技而承之,众物之昌也。艺而播之,众之娱也。神而传之,世之醒也。妖而夺之,世世之害也。无极有经,曰四九数,守天机,识人心,意万千,明玄极,论而世之数省,演七玄之玄数,是为神也。概以法,清欲明,明恒久,非物得,非欲希,教教而论皆非人也,传传而赋皆非全也。 若承物,物不举,山人力挫,莫能挺,其消力,若理如斯,皆人之展数,定也,力也,化智也,总总而渡力为初,进而识,物之极,神淘之必然也,预而教之,无极之数,溃必散也! 41、品 人浮于世,如风如影。世浮于人,如苍海渡叶,莫叹其道也。 世有真义,义义不同。至品行,莫此为甚。皎月当空墓花锦,当仁者修,曰护也,至羞之仁。烈风卷残云夺日之辉,当仁者伏幼,曰善也。兵伐起,风雷溢,战者披荆斩棘,曰勇也。无争无色,观世之态,曰空也。世品难品,世极难及,品类莫不同,至于载不束也。 玄至品,非人非世非名非空非此。吾品看浮世,世品皆有情。宜者宜我宜世,皆宜世之景,流世之通也。凡皆论益我者谓之助,否我者谓无品。品性,品人,言劣不奇。故玄我,识品,品人也。世以品叹人,不以行拘人,何度至有。何我之有否? 至道非同,他非理也。至品不同,他非性也。至人不同,他非我也,莫能识也。演极而极,莫如极演而演,观止为止,莫如止观而观。安能品哉! 42、玄天 天一七数含。点成天至连。吾道言天,非观观之天。天无观,如圆边,似有限。然无边。玄天有七变,线点度元思极连。 自自相连,无极无边。普凡间,万事玄也。皆天玄之数。天地人神鬼魔妖之变,皆天之变。通至通,及至极也。知玄论天,此我道之玄,他玄自有他玄分,然至天,自有天。我天玄,固于解万珠,他天玄固于理万人,皆天至理也。 七极而发,何能破之否,否也。一而发极,安能解之?必也。我透天地,是为顺生这理也。至理明馨,道至明也。天时之变,在我之心。我心自有天光变,天光幻化在我心,天玄如我,我如天玄。君贵能识,万物在道之内,道在人心之内也。何不能识,解不能破也。道道不能道明也,何论? 43、地破 地中含三数。点连面成地。吾道言地,非观地之地。地平如平,看无边,实有限。元陈神自转,自为地至圆,万物不出。 万物莫出圈,万人莫出元。世势运转,莫出其道。世事之理,地之相也。我玄自有玄,我地自有玄,论以物至生之所为地,论以灵至生之所为相。地相也,万物之数限,亦为表相,亦为机相。凡相三玄也,亦可识也。可安世心,或明慧意,知定期之象限也。地生地破,三玄之变也,立破之地,汇于已心,以定玄也。地有三破,曰星空,曰龙蛇,曰冲萦。 星空破,地相出,乱之机相。龙蛇舞,地气损,不安也,必出灾星。冲萦破,一朝损,万事复,莫可消也。极地之破,越人之上。地破者人破,家不复,此为凶极也。无我,无他,无家也。尚有族否!偿以观申表之相而知地破之玄,知理莫也,通玄关,渡世之人也。 44、人 有思,偿思,偿他,偿忆,偿神者,人也。万物有元,人皆元束。有思具神者为人也,人神抑魔消者为神也。土不出土,非我观之土,人之非人,非我观至之之人,有思神者皆为人也。无极无限也。 神消而魔涨谓人性,此为定性也。无极而复神,神涨魔高,转六玄,人也。受天之破,地之裂,复归之无极。谓修也。偿以思其理,固以培万物之数。恒其久矣。凡人不识,只为定性,故戾起人,人起戾,复时之变化也。人之人,人至仁,人性为无极之期极之数,仁性为无极生之生数。故为人者,多魔性。此为定,不足虑,吾以偿思观其性也,吾以偿试高其神也,必其果应,至之高矣。人非人也,谓神也。 人至人,至魔,心元乱,神识消。毕者,难为人也。无思无神始为他灵,转极而复,万物幻化之常理也。何以论哉!!人至人,魔至魔性,神识未消。比者,复为人也,有思有神,再圈也。 45、神 神者,仁也,爱也,及也,功也。人人元存,未可消也。河朔有路,折也,人至修之,神也。何东有人,病矣,人之扶,神也。东山有兽,常食人之肉,人至灭之,神也。吾常以传识,世世识之,功,神也。 众世之神,膜拜也。实则无物,无它,无我也。信之莫出其灵,其道神会也,玄空也,众玄之玄,玄之又玄,其神者神也。其不神,世莫透。余可娱之载!南岳有人,种果得果,意为神意,复而求之,往来如簇。意神之神,复果之果,可证食至食也。众观其变,复而复之。神至灵也。聚而往之,神之初? 熟不识神元在心,我心归神,亦可为神似乎?众不识,顶而膜拜。不修已心至神,追而空神之境界。此为凡人之数也。我心自有神,我神自有宽,我宽自有天地,何神玄妙之之也。非也!醒矣。 49、无极 玄决之相,非相可相。无天生之决。万物有相天地有相始于思相。思之源也,天地灵也。无思之源何哉?!时也,宇也,思也。以无思之,有相也。[如果说天地是无限的是不对的,因为他是在思想之内的东西。]天地恒,而思无边,无极哉!极者,在矣,不在矣。非圣人能参也。嗣者,流也。极者,非空也。 极谓天之祖,道谓天之母。避之数限精也。精之气自神也。神之气至天矣。天掀之豢,始承哉!立承之一,总湛数百也。无承之极,何款之相也故立时空重生之明矣,重之一,莫如承一,进之数,舍舍其大道生哉!其形也,若隐若现,无极之理也。[后面,没了。让朱元璋烧了。] 玄女星经 扶,尽得天时。会于精渗。之恒也。尽聚一而散二,何叹哉!然,机不识相,莫能明保。容颜积深,爱能秽则长生也。然,夫不能识其机,溃疡之论也。立众难,归平息。余之绝,浮淡。未始于天相而绝哉!!识进之进,进不能退。物有圈而人有汀也。玄机也,勿识矣。灵出矣,终成。 经文详解: 扶,尽得天时。会于精渗。 扶是指,天下众人。都是受天之所生出来的。会于精渗,是指人是天地间的精华所成。 之恒也。意思是说,人是平等的。 尽聚一而散二,何叹哉! 意思是,一样东西得到多了,另一样就会少。 然,机不识相,莫能明保。 但是,时机不会随着自己的意思走的。莫能明保,不可能会按自己方向。 容颜积深,爱能秽则长生也。 太美好的东西,会散发最不好的东西。不要以为这是不正常。天地之所以这样,才能长生。这个难理解一点。比如说你考上了北大。家里很高兴。但你邻居不高兴。心理不平恒。这是正常。你升了官,哥哥不高兴。因为他没混过你。 然,夫不能识其机,溃疡之论也。 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受了突然变化。思想崩塌了。有人自杀,有人不能活。亦论之论何谓于理也。讲道理的道理,说白了是理,实际上是道。因为天地间存在这种相生相克。如果没有坏,哪能有好。这却不是阴阳之理了。是演化之理。 立众难,归平息。 如果你能看破世间难题,自然会平和。而不是跳。 余之绝,浮淡。 你之所以想不明白,是因为你太轻浮,不去求道,只问理。试想,天下有多少人看不明白得失。公务员没得到。哭泣。实际上没得到这个,你可以得到其它的。情人散了,自杀。 未始于天相而绝哉!! 这些不过是万物幻变之常理。却不明白。 识进之进,进不能退。 只知道进步进步,却不知道进步也要退步。 物有圈而人有汀也。 万物发展要盘旋而上。人也要进进退退最终才能上。 玄机也,勿识矣。 玄机其实很简单罢了。不要去学,而是用心感受。 灵出矣,终成。 灵感就来自冷静的地方,进退之理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