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安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卷第三 王子安集 卷第四
唐 王勃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五

王子安集巻之四


       唐龍門王 勃子安著


       明閩漳張 爕紹和纂


 序


  續書序

序曰書以記言其來尚矣越在三代左史職之


百官以理萬人以察揚于王庭用實大焉茍非


可以爕理情性平章邦國敷彞倫而叙要道察


時變而經王猷樹皇極之綱維資生靈之視聼

皆可畧也昔者仲尼之述書也將以究事業之

通而正性命之理故曰吾欲托之空言不如附


之行事道徳仁義於是乎明刑政禮樂於是乎


出非先王之徳行不敢傳非先王之法言不敢

道紀千數百歳斷自唐虞迄于周漢風流所存


百篇而已以此見聖人言約理舉神明不勞而

體時務之撰矣故能法象天地同符易簡借前

箸於筌蹄驅後主於𮜿物密而顯宏而奧乆而


彌新用而不竭非古之聰明聖智𤣥覧博逹孰

能為此哉孔安國曰帝王之制坦然明白可舉

而行嗟乎其言甚大可使南面稱聖人之後矣

自時以降史述陵遲人自為家摽指失中陳事

亂而無當制理參而不一繇是大典散而人文

乖是非繁而取舍謬與夫古先哲人制述之意

不其疎乎我先君文中子實秉SKchar懿生於隋末

覩後作之違方憂異端之害正乃喟然曰宣尼

既没文不在兹乎遂約大義刪舊章續書為三

百六十篇考偽亂而修元經正禮樂以旌後王

之失述易讃以申先師之㫖經始漢魏迄于有

晋擇其典物宜於教者續書為百二十篇而廣

大悉備嗟乎賢聖之述豈多為哉噫亦足垂訓

作則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矣當時門人百千

數董薛之徒竝受其義遭代喪亂未行于時歷

年永乆稍見殘缺貞觀中大原府君考諸六經

之目則亾其小序其有録而無篇者又十六焉

嗚呼兹不可復見矣家君欽若丕烈圖終休緒

乃例六經次禮樂敘中説明易讃永惟保守前

訓大克敷遺後人勃兄弟五六冠者童子六七


祇祇怡怡講問伏漸之日乆矣躬奉成訓家傳


異聞猶恐不得門而入才之不逮至逺也是用


厲精激憤宵吟晝詠庶幾乎學而知之者其修


身慎行恐辱先也豈聲禄是狥前人之不繼是


懼間者承命為百二十篇作序而兼當補修其


闕爰考衆籍共參奧㫖泉源浩然㒺識攸濟嗚


呼小子何敢以當之也其盡心力乎始自總章


二年洎乎咸亨五年刋寫文就定成百二十篇


勒成二十五巻昔者文中子曰漢魏之禮樂未

足稱其書不可廢也尚有近古之對議存焉制

詔册則幾乎典誥矣後之逹晤者將有得於斯


文乎于時龍集閹茂勉踵前修在大唐御天下


之五十七祀也

  黃帝八十一難經序


黄帝八十一難經是醫經之秘録也昔者岐伯


以授黃帝黃帝歷九師以授伊尹伊尹以授湯


湯歷六師以授太公太公授文王文王歷九師

以授醫和醫和歷六師以授秦越人秦越人始


定立章句歷九師以授華華陀歷六師以授

黃公黃公以授曹夫子夫子諱元字真道自云


京兆人也葢授黃公之術洞明醫道至能遙望


氣色徹視腑臓洗腸刳胸之術往往行焉浮沉

人間莫有知者勃養於慈父之手每承過庭之


訓曰人子不知醫古人以為不孝因竊求良師


隂訪其道以大唐龍朔元年歲次庚申冬至後


甲子予遇夫子於長安撫勃曰無欲也勃再拜


稽首遂歸心焉雖父伯兄弟不能知也葢授周


易章句及黃帝素問難經乃知三才六甲之事


明堂玉匱之數十五月而畢將别謂勃曰隂陽


之道不可妄宣也針石之道不可妄傳也無猖


狂以自彰當隂沉以自㴱也勃受命伏習五年

于兹矣有升堂覩奧之心焉近復鑚仰太虗𨗳

引元氣覺滓穢都絶精明相保方欲坐守神仙

棄置流俗噫蒼生可以救耶斯文可以存耶昔

太上有立徳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非以狥

名也將以濟人也謹録師訓編附聖經庻將來

君子有以得其用心也

  四分律宗記序


昔在調御利見迦維光宅浄都撫臨法界抑揚


垢路之業以疆理情田闡導毗尼之藏以隄防

性海二邊雲徹方知寳相之尊十刹風行乃識


真如之貴將使龍象緇服維明克允鶖鷺𤣥明

有恥且格五篇垂範豈同訓夏之科七聚分宗

寜比歌虞之制功存離欲道在降魔仙苑創基

因善果以調物提河滅跡憑浄戒以為師誠拯


溺之舟航而禦黠之銜䇿者矣故能莊嚴百福

粉繪三身摧憍慢山㧞生SKchar樹覆簣菩薩之道

濫觴正覺之源除惑箭而斷愛枝銷恚刀而解

疑網自銀棺掩耀金梜殊珍五師煙騰四分雲

譎波離SKchar㫖明而更明飲光妙跡盛而愈盛其

後卑摩覃思猶沉赤水之輝惠逺研精尚玷𤣥

巖之彩遂使瓊編浩汗利渉迷於要津瑤軸紛

綸登髙暗於飛陛熟習者博而寡用志學者勞

而少功七衆所以遲廻八部繇其太息丕應㝠

SKchar感潛融爰挺異才式扶象訓有西京太原

寺索律師俗姓范氏其先南陽人也殷霸洪𦙍

周藩茂族八鸞與四牡競馳紫繪與青蝸疊照

六軍卿胄績著於鍾𢑴三傳儒門業流於訓詁

律師沖𬓛霞映峻𡱈霜淒筠抱顯於髫齡蘭芬

凝於丱齒繇是糠粃禮樂錙銖名教以堯舜為

塵勞以周孔為桎梏爰依白法遂托𤣥徒探鷲

嶺之微言得龍宫之秘藏咸亨之祀椒房諒隂

捨槐里而構竹園因金穴而開銀地伽藍肇建

號曰太原明陽所及咸收時望自價隆康㑹譽

重摩騰竺法猷之苦節支道林之逺致將何以


發明禪宇光應綸言律師乃以道衆羽儀釋門


棟幹粤自𢎞濟來遊太原經行徳人於斯為盛


既而懼六和之紊緒悼三聚之乖宗稽法令之


遺文討惠猷之舊業網羅近䕶吞含覺明原始


要終探賾索隠芟夷疣贅剪截駢枝𭣣絶代之


精微詰往聖之紕繆葭灰屢變槐燧驟遷開遮


持犯之異同廢立止作之輕重故以𮘈象牙之


扇窮貝葉之圖鑚研刋削五載而就名曰開四

分律宗記凡十巻三十七萬六百三十言律師


又以為仲尼述易申妙典於繫辭元凱談經託


餘文於釋例爰因多暇更輯舊章牢籠秘密之

宗發揮沉鬱之㫖名曰開四分律宗拾遺鈔凡


十巻四十萬餘言所以禆助三明抑揚四𧩂𢎞


八正之道成一家之言庶使衆善雷奔羣疑霧


歛照歡戚之兩鏡蕩欣憂之二瓶憑此戒田方


躋定境豈直功周沙甸道制鐵圍而已哉弟子


才非𤣥度識劣真長本乏淩雲之詞虗荷彌天

之眷揄揚盛烈顧孫綽而多慚歸依勝侶仰郗

愔而自朂輙牽庸陋輕序徳音豈比夫公理昌

言資繆實之引太沖作賦假士安之談葢所謂

觀博而識班聞樂而竊抃者矣故曰四分律宗

記序

  入蜀紀行詩序

總章二年五月癸卯余自常安觀景物于蜀遂

出褒斜之隘道抵岷峨之絶徑超𤣥谿歷翠阜

迨彌月而臻焉若乃採江山之俊勢觀天地之

竒作丹壑爭流青峰雜起陵濤鼓怒以伏注天

壁嵯峨而横立亦宇宙之絶觀者也雖莊周詫

呂梁之險韓侯怯孟門之峻曾何足云葢登培

塿者起衡霍之心游涓澮者發江湖之思况乎

躬覧勝事足踐靈區煙霞為朝夕之資風月得

林泉之助嗟乎山川之感召多矣余能無情哉

爰成文律用宣行唱編為三十首投諸好事焉

  三月上巳祓禊序


觀夫天下四方以宇宙爲城池人生百年用林


泉爲窟宅雖朝野殊致出處異途莫不擁冠葢


於煙霞披薜蘿於山水况乎山隂舊地王逸少


之池亭永興新交許玄度之風月琴臺寥落猶


停隠遯之賓釀渚荒涼尚遏逄迎之客仙舟溶


𧜟若海上之槎來羽葢參差似𨖚東之鶴舉或


昻騏驥或泛飛鳬俱安名利之塲各得逍遥之


地而上屬無爲之道下棲玄邈之風永淳二年

暮春三月遲遲風景出没𡡾於郊原片片仙雲

逺近生於林薄雜花爭發非止桃蹊羣鳥亂飛


有踰鸚谷王孫春草處處爭鮮仲阮芳園家家


竝翠於是𢹂㫖酒列芳筵先祓禊於長洲却申


交於促席良談吐玉長江與斜漢爭流清歌遶


梁白雲將紅塵竝落他鄉易感增悽愴於兹辰


羇客何情更歡娯於此日加以今之視昔已非


昔日之歡後之視今亦是今時之㑹人之情也


能不應乎且題姓字以表𬓛懷使夫㑹稽竹箭

則推我於東南崑阜琳琅亦歸予於西北

  守歲序

歲月易盡光隂難駐春秋冬夏錯四序之涼炎

甲乙丙丁紀三朝之曆數十二月之隂氣玉律

窮年一萬歲之休禎金觴獻壽賁鼓雷動煙火

星流𠌄子黄童統鈎陳而驅赤疫諸王等集陳

玉帛而朝諸侯京兆天中竦樓臺而徹漢長安

路上亂車馬而飛塵王丞相之登臨行將在目

戴侍中之重席忽爾明朝槐火滅而寒氣消蘆

灰用而春風起魚鱗布葉爛五色而翻光鳯腦

吐花燦百枝而引照悲夫年華將晚志事寥落


公孫𢎞之甲第天子未知王仲宣之文章公卿


不識𡭊他鄉之風景憶故里之琴歌柏葉為銘


影泛新年之酒椒花入頌先開獻歲之詞作者


七人同為六韻

  山亭興序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㴱山大澤龍蛇為得性之


塲廣漢巨川珠貝是有殊之地豈徒茂林修竹


王右軍山隂之蘭亭流水長堤石季倫河陽之

梓澤下官天性任真直言淳朴拙容陋質𦕈少


之丈夫蹇歩窮途坎𡒄之君子文史足用不讀


非道之書氣調不羈未被可人之目頴川人物


有荀家兄弟之風漢代英竒守陳氏門宗之徳


樂天知命一十九年負笈從師二千餘里有𢎞

農公者日下無雙風流第一仁崖智宇照臨明


日月之輝廣度沖𬓛磊落壓乾坤之氣王夷甫


之瑶林瓊樹直出風塵嵇叔夜之龍章鳳姿混


同人野雄談逸辯吐滿腹之精神逹學竒才抱


填胸之文籍簮裾見屈輕脱履於西陽山水來


遊重横琴於南澗百年竒表開壯志於高明千


里心期得神交於下𧺆山人𡭊興即是𣑯花之


源隠士相逄不異菖蒲之澗黄精野饌赤石神


脂玉案金盤徵石髓於蛟龍之窟山樽野酌求

玉液於蓬萊之峰溪横燕尾巖竪龍頭鍛野老


之真珠掛幽人之明鏡山腰半折澑王烈之香


膏洞口横開滴嚴遵之芳乳藤牽赤絮南方之


物産可知粉漬青田外域之謡風在即人高調


逺地爽氣清抱玉䇿而登髙出瓊林而更逺漢


家二百所之都郭宫殿平看秦樹四十郡之封

畿山河坐見班孟堅騁兩京雄筆以為天地之


奥區張平子奮一代宏才以為帝王之神麗珠


城隠隠䦨干象北斗之宫清渭澄澄滉漾即天

河之水長松茂柏鑚宇宙而頓風雲大壑横溪


吐江河而懸日月鳳凰神岳起煙霧而當軒鸚

鵡春泉雜風花而滿谷望平原䕃藂薄山情放

曠即滄浪之水清野氣蕭條即崆峒之人智揺


頭坐唱頓足起舞風塵灑落直上天池九萬里


丘墟雄壯𠊓吞少華五千仞裁二儀爲輿葢倚

八荒爲户牖榮者吾不知其榮美者吾不知其


美下官以詞峰直上振筆札而前驅高明以翰


苑横開列文章於後殿情興未巳即令樽中酒

空彩筆未窮須使山中兎盡

  山亭思友人序


高興之後中宵起觀舉目四望風寒月清鄰人


張氏有山亭焉洞壑横分竒𡶶直上鬱然有造


化之功矣嗟乎大丈夫荷帝王之雨露𡭊清平


之日月文章可以經緯天地器局可以畜洩


河七星可以氣衝八風可以調合獨行萬里覺


天地之崆峒高枕百年見生靈之齷齪雖俗人


不識下士徒輕顧視天下亦可以蔽寰中之一


半矣惜乎此山有月此地無人清風入琴黄雲

𡭊酒雖形骸真性得禮樂於身中而宇宙神交


巻煙霞於物表至若開闢翰苑掃蕩文塲得宫


啇之正律受山川之傑氣雖陸平原曹子建足


可以車載斗量謝靈運潘安仁足可以膝行肘


歩思飛情逸風雲坐宅於筆端興洽神清日月


自安於調下云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