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瑤峰哀辭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6

君諱宗華,字瑤峰,歙縣人。學儒,試輒擯。通醫方,恥以自名。年四十餘,以親老無養,授徒京師。

康熙癸巳,余出刑部獄,供事內廷。吾母衰疾,而京師無良醫。當塗吳穎長曰:「吾友王君通醫,匿而不試。吾今與子過之。」既相見,再拜致辭。許諾。君館內城,去余居十里。余繼遷海澱,愈遼遠。君市馬,與主人要曰:「吾友母老疾,旬日中必再三往視。若難之,當辭去。」主人重君,曲聽焉。每過余,或驟雨及之,淋漓遍體。其隆冬晨至,冰霜結鬚眉,面色異常。余對之慘動,心忡忡。君言笑晏然,恐余不自克也。每歲孟夏,余役塞上,迫冬始歸,倚君如兄弟。吾母疾作,聞君至,即自寬。及將終,眾醫皆曰:「可療。」君獨曰:「疾不可為也。」去年冬,君持所為文及詩十數篇示余,曰:「視世士何如?」余讀竟太息,謂曰:「如君之方,苟試之,必大行。有餘資,歸而市田宅,事親從兄,以竟所學,當與古之人絜高下。子何恥於為醫?」君感焉,將散生徒,僦屋市藥,事未就而死。

先卒之旬日,余夜歸。家人曰:「王先生來,自言胸中如有物,遲子不出,暮而歸。」余家僅一僕,方臥病,將俟其間使問君,而黃君際飛以書來,言君死矣。叩之,君疾作,即歸自余家之夕也。嗚呼!君視吾母之疾猶母,而君疾余不視,君死余不知,聞君之喪,竟不得一昔之期撫君之棺而哭也。余之恨於君者有終極邪!

君鄉人袁某與際飛紀其喪,權厝某丘,而報君之兄弟使來迎。際飛亦因穎長而得交於君者。君卒於丁酉三月望後二日,年五十有二。無子,妻某氏早卒。親老,而余不能為之謀。雖恨於君,莫可如何。其辭曰:

子之旅兮,吾與子依;子之歸兮,吾為子期。養則不遂兮,死而為羈。絕天隔地兮,此志長齎。懷文服義兮,蔽遏而不施。混俗自閉兮,行與心違。靈魂營營兮,何去而之?意氣焄蒿兮,結我涕洟。乾坤莽蕩兮,惟余汝思。千秋萬歲兮,人當汝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