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三‧古詩十三 王臨川集
卷十四‧律詩一五言八句
卷十五‧律詩二五言八句 

欣會亭编辑

數家鄰水竹,一塢共雲林。晚食靜適已,獨謡欣會心。移牀隨漫興,操筴取幽尋。未愛神錐汝,猶憐妙斵琴。

東皋编辑

起伏晴雲徑,縱橫暖水陂。草長流翠碧,花逺沒黃鸝。楚製從人笑,呉吟得自怡。東臯興不淺,遊走及芳時。

歳晚编辑

月映林塘澹,風含笑語涼。俯窺憐緑浄,小立佇幽香。擕㓜尋新的,扶衰坐野航。延縁乆未已,歳晚惜流光。

半山春晚即事编辑

春風取花去,酬我以清隂。翳翳陂路靜,交交園屋深。牀敷每小息,杖屨或幽尋。惟有北山鳥,經過遺好音。

欹眠编辑

翠幙巻東岡,欹眠月半牀。松聲悲永夜,荷氣馥初涼。清話非無寄,幽期故不忘。扁舟亦在眼,終自懶衣裳。

露坐编辑

露坐看溝月,飄然風度荷。珠跳散作㸃,金湧合成波。老失芳歳易,靜知良夜多。陵秋乆不寐,吾樂豈弦歌。

山行编辑

出冩清淺景,歸穿蒼翠隂。平頭均楚製,長耳嗣呉吟。暮嶺已佳色,寒泉仍好音。誰同此真意,倦鳥亦幽尋。

題雱祠堂在寳公塔院编辑

斯文實有寄,天豈偶生才。一日鳳鳥去,千秋梁木摧。烟留衰草恨,風造暮林哀。豈謂登臨處,飄然獨往來。

定林编辑

漱甘涼病齒,坐曠息煩襟。因脫水邉屨,就敷巖上衾。但留雲對宿,仍值月相尋。真樂非無寄,悲蟲亦好音。

送張甥赴青州幕编辑

人情毎期費,之子適予心。老餞城東陌,悲分歳暮襟。少留班露草,遂往隔雲林。未覺青丘逺,因風嗣好音。

送張宣義之官越幕二首编辑

會稽逰宦鄉,海物錯句章。土潤箭萌美,水甘茶串香。今君誠暫屈,他日恐難忘。唯有西興渡,靈胥或怒張。

誰謂貴公子,乃如寒士家。真宜舉敦樸,已自勝浮華。洲荻藏迷子,溪篁擁若耶。相望只在眼,音問莫言賒。

送贊善張軒民西歸编辑

柴荊雀有羅,公子數經過。邂逅相知晚,從容所得多。百憂生暮齒,一笑隔滄波。早晚西州路,遙聴下坂珂。

送鄧監簿南歸编辑

不見驪塘路,茫然四十春。長為異鄉客,每憶故時人。水閱公三世,雲浮我一身。濠梁送歸處,握手但悲辛。

秋夜二首编辑

客臥書顛倒,蟲鳴坐寂寥。殘燈生暗暈,重露集寒條。真樂閒尤見,深禪靜更超。此懐無與晤,擁鼻一長謡。

幔逗長風細,窗留半月斜。浮烟暝緑草,泫露冷黃花。獨曳縁雲策,仍尋度水槎。歸時參夜半,鄰犬靜中譁。

即事编辑

徑暖草如積,山晴花更繁。縱橫一川水,髙下數家村。静憩雞鳴午,荒尋犬吠昏。歸來向人說,疑是武陵源。

晝寢甲子四月十七日午時作。编辑

井逕從蕪漫,青藜亦倦扶。百年唯有且,萬事總無如。弃置蕉中鹿,驅除屋上烏。獨眠牕日午,往往夢華胥。

過故居编辑

泝栰開新屋,扶輿遶故園。事遺心獨寄,路翳目空存。野果寒林寂,蠻花午簟溫。難忘舊時處,欲宿愧桑門。

编辑

北去還為客,南来豈是歸。倦投空渚泊,飢帖冷雲飛。垣柵雞常暖,溝池鶩自肥。憐渠不知此,更墮野人機。

與道原過西莊遂逰寳乗元豐四年十月二十四日。编辑

已零落,藻荇消沉。園宅在人境,歳時傷我心。強穿西埭路,共望北山岑。欲道人語,跨鞍聊一尋。

親朋會合少,時序感傷多。勝踐聊為樂,清談可當歌。微風淡水竹,浄日暖煙蘿。興極猶難盡,當如薄暮何。

送陶氏婦兼寄純甫编辑

雲結川原暗,風連草木萎。遙瞻季行役,正對女傷悲。夢事中千變,生涯老百罹。更慚無道力,臨路涕交頤。

自府中歸寄西庵行詳编辑

意衰難自力,扶路便思還。強逐蕭騷水,遙看惨淡山。行尋香草徧,歸漾晚雲閒。西崦分明見,幽人不可攀。

贈上元宰梁之儀承議梁多留詩在江寜僧舍编辑

白下有賢宰,能歌如紫芝。民欺自不忍,縣治本無為。風月誰同賞,江山我亦思。粉牆侵醉墨,怊悵緑苔滋。

贈殊勝院簡道人编辑

早悟耆山譱,今為洛社豪。有生常寂寞,所得是風騷。露夕吟逾苦,雲收思共髙。此懐差自適,千社一牛毛。

懐呉顯道编辑

南郭紅亭冷,西山白道曛。江光凌翠氣,洲色亂黃雲。歳暮誰邀客,情親故憶君。天涯獨惆悵,歸鳥黒紛紛。

靜照堂编辑

任公蹲會稽,海上得招提。浄觀堂新構,幽尋客屢擕。飛簷出風雨,灑翰落虹蜺。投老黃塵陌,東看路恐迷。

重逰草堂次韻三首编辑

垣屋荒葛藟,野殿冷檀沈。鶴有思顒意,鷹無戀遁心。禪房閉深竹,齋鉢度遙岑。寂寞黃塵裏,金身倚一尋。

僧殘尚食少,佛古但泥多。寒守三衣法,飢傳一鉢歌。寬閒每迸竹,危朽漫牽蘿。惆悵庭前栢,西来意若何。

野寺真蘭若,山僧老病多。疎鐘挾谷響,悲梵入樵歌。水映茅篁竹,雲埋蔦女蘿。拂塵書所見,因得擬隂何。

題齊安寺山亭编辑

此山無躑躅,故國有楊梅。悵望心常折,慇懃手自栽。暮年逢火改,晴日對花開。萬里烏塘路,春風自往来。

自白門歸望定林有寄编辑

蹇驢愁石路,余亦倦躋攀。不見道人久,忽然芳嵗殘。朝隨雲暫出,暮與鳥爭還。杳杳青松壑,知公在兩間。

宿定林示無外名務周编辑

天女穿林至,姮娥度隴来。欲歸今晼晚,相值且徘徊。誰謂我忘老,如聞蟲造哀。鄰衾亦不寐,共盡白雲杯。

宿北山示行詳上人编辑

都城羇旅日,獨許上人賢。誰為孤峰下,還来宴坐邉。是身猶夢幻,何物可攀縁。坐對青燈落,松風咽夜泉。

獨飯编辑

窗明兩不借,榻净一籧篨。栩栩幽人夢,夭夭老者居。安能問香積,誰可告華胥。獨飯牆隂轉,看雲坐乆如。

草堂编辑

草堂今寂寞,往事翳山椒。蕙帳空留鶴,蘿衣終換貂。生皆墮天秩,隱或寄公朝。疊頴何勞怒,東風汝自搖。

示耿天騭编辑

挟策能傷性,捐書可盡年。弦歌無舊習,香火有新縁。白土長岡路,朱湖小洞天。望公時顧我,於此暢幽悁。

光宅编辑

今知光宅寺,牛首正當門。臺殿金碧毀,邱墟桑竹繁。蕭蕭新犢臥,冉冉暮鵶翻。回首千嵗夢,雨花何足言。

示無外编辑

支頥橫口語,椎髻曲肱眠。莫問誰賔主,安知汝輩年。鄰雞生午寂,幽草弄秋妍。卻憶東窻簟,蠻藤故宛然。

北山暮歸示道人编辑

千山復萬山,行路有無閒。花發蜂逓繞,果垂猿對攀。獨尋寒水度,欲趂夕陽還。天黒月未上,兒童初掩關。

懐古二首编辑

日宻畏前境,淵明欣故園。那知飯不賜,所喜菊猶存。亦有牀座好,但無車馬喧。誰為吾侍者,稚子候柴門。

長者一牀室,先生三徑園。非無飯滿鉢,亦有酒盈樽。不起華邉坐,常開栁際門。漫知談實相,欲辨已忘言。

與寳覺宿精舍编辑

擾擾復翩翩,秋牀燭屢昏。真為說萬物,豈止挟三言。問義曹溪室,捐書闕里門。若知同二妄,目擊道逾存。

中書偶成编辑

忽忽餘年往,茫茫不自知。慇懃照清淺,邂逅見衰遲。輔世無賢業,容身有聖時。歸歟今可矣,何以長人為。

華藏寺會故人得泉字编辑

百憂成阻濶,一笑得留連。城郭西風裏,園林落照前。共知官似夢,莫負酒如泉。興罷重擕手,江湖即渺然。

求全编辑

求全傷徳義,欲速累功名。玉要藏而待,苗非揠故生。未妨徐出晝,何苦急墮成。此道今亡矣,嗟誰可與明!

秋風编辑

揫歛一何饕,天機亦自勞。牆隈小翻動,屋角盛呼號。漠漠驚沙宻,紛紛㫁栁髙。江湖豈在眼,昨夜夢波濤。

次韻昌叔歳暮编辑

城雲漏日晚,樹凍裹春深。椮宻魚雖暖,巢危鶴更隂。横風髙彍弩,殘溜細鳴琴。歳換兒童喜,還傷老大心。

次韻酬昌叔羇旅之作编辑

君方困旅食,予亦誤朝簪。自索東方米,誰多季子金。髙門萬馬散,窮巷一燈深。客主竟何事,蕭條梁父吟。

 卷十三‧古詩十三 ↑返回頂部 卷十五‧律詩二五言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