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四言詩编辑

潭州新學詩(并序)编辑

治平元年,天章閣待制、興國吳公治潭州之明年,正月,改築廟學於城東南,越五月告成,孔子用幣。潭人曰:「公為善政以德我,又不我,而為此學以嘉我。士子誰能詩乎,以誦我公於無窮。」皆辭不敢,乃使來請。詩曰:

有嘉新學,潭守所作。
守者誰歟,仲庶氏吳。
振養矜寡,衣之褰襦。
黔首鼓歌,吏靜不求。
乃相廟序,生師所廬。
上漏旁穿,燥濕不除。
曰嘻遷哉,迫厄卑汙。
當其壞時,適可以謀。
營地慮工,伐楩楠櫧。
撤故就新,為此渠渠。
潭人來止,相語而喜。
我知視成,無豫經始。
公升在堂,從者如水。
公曰誨汝,潭之士子。
古之讀書,凡以為己。
躬行孝悌,由義而仕。
神聽汝助,況於閭裏。
無實而荂,非聖自是。
雖大得意,吾猶汝恥。
士下其手,公言無尤。
請詩我歌,以遠公休。

新田詩(并序)编辑

唐治四縣,田之入於草莽者十九,民如寄客,雖簡其賦、緩其徭,而不可以必留。尚書比部郎中趙君尚寬之來,問敝於民,而知其故,乃委推官張君恂,以兵士興大渠之廢者一,大陂之廢者四,諸小渠陂教民自為者數十。一年,流民作而相告以歸。二年,而淮之南、湖之北操囊耜以率其妻子者,其來如雨。三年,而唐之土不可賤取。昔之菽粟者,多化而為稌,環唐皆水矣,唐獨得歲焉。船漕車輓負擔出於四境,一日之間,不可為數。唐之私廩固有餘。循吏之無稱於世久矣,予聞趙君如此,故為作詩。詩曰:

離離新田,其下流水。
孰知其初,灌莽千里。
其南背江,其北逾淮。
父抱子扶,十百其來。
其來僕僕,鏝我新屋。
趙侯劬之,作者不饑。
歲仍大熟,飽及雞鶩。
僦船與車,四鄙出谷。
今遊者處,昔止者流。
維昔牧我,不如今侯。
侯來適野,不有觀者。
稅於水濱,問我鰥寡。
侯其歸矣,三歲於茲。
誰能止侯,我往求之。

獵較詩(并序)编辑

獵較,刺時也。昔孔子仕於魯,魯人獵較,孔子亦獵較。或問乎孟軻曰:「孔子之仕,非事道歟?」曰:「事道也。」「事道奚獵較也?」曰:「孔子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不獵較,則若無以祭然。」蓋孔子所以小同於俗,猶有義也。義固在於可為之域。而後之人習於隨者,一不權義,以之可否,汙身貶道,豫然以和眾自得。甚者傷人倫、敗風俗,至於無號,則諉曰「孔子亦嘗獵較矣」。悲夫!作是詩以刺焉。

獵較獵較,誰禽我有。
國人之惏,君子所醜。
獵較獵較,祭占其祥。
國人之序,君子何傷。

雲之祁祁答董傳编辑

雲之祁祁,或雨於淵。
苗之翹翹,或槁於田。
雲之祁祁,或雨於野。
有槁於田,豈不自我。
薈兮其隮,其在西郊。
匪我為之,我歌且謠。
蔚兮其復,南山之側。
我歌且謠,維以育德。

古賦编辑

龍賦编辑

龍之為物,能合能散,能潛能見,能弱能強,能微能章。
惟不可見,所以莫知其鄉;惟不可畜,所以異於牛羊。
變而不可測,動而不可馴,則常出乎害人;而未始出乎害人,夫此所以為仁。
為仁無止,則常至乎喪己;而未始至乎喪己,夫此所以為智。
止則身安,曰惟知幾;動則物利,曰惟知時。
然則龍終不可見乎?曰:與為類者常見之。

歷山賦(并序)编辑

餘杭縣人有與季父爭田,於縣、於州、於轉運使,不直,提點刑獄令余來直之。將歸,閔然望歷山而賦之。歷山在縣西上虞縣界中,或曰舜所耕云。

歷山之峨峨兮,予汝耕之,孰汝強之?
此匪予私云然兮誰汝使,子人之子兮。
余師歷山之峨峨兮,則維其常,人之子兮云曷而亡。
云曷而亡兮我之思,今孰繼兮我之悲,嗚呼已矣兮來者為誰?

思歸賦编辑

蹇吾南兮安之?莽吾北兮親之。
思朝吾舟兮水波,暮吾馬兮山阿。
亡濟兮維夷,夫孰驅兮亡
兮來去,日翳翳兮溟濛之雨。
萬物紛披蕭索兮,歲逶迤其今暮。
吾感不知夫途兮,徘徊仿徨以反顧。
盍歸兮,盍去兮,獨何為乎此旅?

釋謀賦编辑

雲冥冥兮蔽日,風浩浩兮吹沙。
出予馳兮不得,塊獨處兮咨嗟。
嗟天地兮無窮,暑與寒兮相客。
以短褐兮憂親,孰知予兮孔棘。
維抱關兮擊柝,乃予仕兮所宜。
祿可辭兮尚冒,養孰割兮方虧。
豈吾事兮固拙,寧我辱兮獨悖。
信物默兮有制,尚可侔兮內外。

樂章编辑

明堂樂章二首编辑

歆安之曲编辑

穆穆在堂,肅肅在庭。
於顯辟公,來相思成。
神既歆止,有聞惟馨。
錫我休嘉,燕及群生。

皇帝還大次憩安之曲编辑

有奕明堂,萬方時會。
宗予聖考,作帝之配。
樂酌虞典,禮從周制。
厘事既成,於皇來。

上梁文编辑

景靈宮修蓋英宗皇帝神御殿上梁文编辑

兒郎偉,天都左界,帝室中經,誕惟仙聖之祠,夙有神靈之宅。嗣開宏,追奉睟容。方將廣舜孝於無窮,豈特尚漢儀之有舊。先皇帝道該五泰,德貫二儀,文摛雲漢之章,武布風霆之號。華夏歸仁而砥屬,蠻夷馳義以駿奔。清蹕甫傳,靈輿忽往。超然姑射,山無一物之疵;邈矣壽丘,臺有萬人之畏。已葬鼎湖之弓劍,將遊高廟之衣冠。今皇帝孝奉神明,恩涵動植。纂禹之服,期成萬世之功;見堯於羹,未改三年之政。乃眷熏修之吉壤,載營館御之新宮。考協前彜,述追先志。孝嚴列峙,寢門可象於平居;廣拓旁開,輦路故存於陳跡。官師肅給,斤築隆施。揆吉日以庀徒,舉修梁而考室。敢申善頌,以相歡謠。

兒郎偉,拋梁東,聖主迎陽坐禁中。
明似九天升曉日,恩如萬國轉春風。

兒郎偉,拋梁西,瀚海兵銷太白低。
王母玉環方自獻,大宛金馬不須賫。

兒郎偉,拋梁南,丙地星高每歲占。
千障滅烽開嶺僥,萬艘輸贐引江潭。

兒郎偉,拋梁北,邊城自此無鳴鏑。
即看呼韓渭上朝,休誇竇憲燕然勒。

兒郎偉,拋梁上,仿佛神遊今可想。
風馬雲車世世來,金輿玉斚年年

兒郎偉,拋梁下,萬靈隤祉扶宗社。
天垂嘉種已豐年,地產珍符方極化。

伏願上梁之後,聖躬樂豫,寶命靈長。
松茂獻兩宮之壽,椒繁占六寢之祥。
宗室蕃維之彥,朝廷表幹之良。
家傳慶譽,代襲龍光。
啟一心而顯相,保饋祀之無疆。
皇帝萬歲。

编辑

蔣山鐘銘编辑

於皇正覺,訓用音聞。肆作大鐘,以警沉昏。

明州新刻漏銘编辑

戊子王公,始治於明。丁亥孟冬,刻漏具成。追謂屬人,嗟汝予銘。自古在昔,挈壺有職。匪器則弊,人亡政息。其政謂何?弗棘弗遲。君子小人,興息維時。東方未明,自公召之。彼寧不勤,得罪於時。厥荒懈廢,乃政之疵。嗚呼有州,謹哉維茲。茲惟其中,俾我後思。

伍子胥廟銘编辑

予觀子胥出死亡逋竄之中,以客寄之一身,卒以說吳,折不測之楚,仇報恥雪,名震天下,豈不壯哉!及其危疑之際,能自慷慨不顧萬死,畢諫於所事,此其志與夫自恕以偷一時之利者異也。孔子論古之士大夫,若管夷吾、臧武仲之屬,苟志於善而有補於當世者,咸不廢也。然則子胥之義又曷可少耶?

康定二年,予過所謂胥山者,周行廟庭,歎吳亡千有餘年,事之興壞廢革者不可勝數,獨子胥之祠不徙不絕,何其盛也。豈獨神之事,吳之所興,蓋亦子胥之節有以動後世,而愛尤在於吳也。後九年,樂安蔣公為杭使,其州人力而新之,余與為銘也。

烈烈子胥,發節窮逋。遂為冊臣,奮不圖軀。諫合謀行,隆隆之吳。厥廢不遂,邑都俄墟。以智死昏,忠則有餘。胥山之顏,殿屋渠渠。千載之祠,如祠之初。孰作新之,民勸而趨。維忠肆懷,維孝肆孚。我銘祠庭,示後不誣。

璨公信心銘编辑

沔彼有流,載浮載沈。為可以濟,一壺千金。法譬則水,窮之彌深。璨公所傳,等觀初心。

编辑

蔣山覺海元公真讚编辑

賢哉人也,行厲而容寂,知言而能默,譽榮弗喜,辱毀弗戚,弗矜弗克,人自稱德,有緇有白,自南自北,弗句弗逆,弗抗弗抑,弗觀汝華,惟食己實。孰其嗣之,我有遺則。

梵天畫讚编辑

梵天尚實,厥乘孔雀。雞知時語,鈴戒沉濁。高身黃衣,於淨無著。乃持赤幡,歸趣正覺。

維摩像讚编辑

是身是像,無有二相。三世諸佛,亦如是像。若取真實,還成虛妄。應持香花,如是供養。

空覺義示周彥真编辑

覺不遍空而迷,故曰覺迷。空不遍覺而頑,故曰空頑。空本無頑,以色故頑。覺本無迷,以見故迷。

 卷三十七‧集句二 歌曲 ↑返回頂部 卷三十九‧書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