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生玉鏡稻品

理生玉鏡稻品
作者:黃省曾 明

稻之粒其白如霜,其性宜水。說文謂之稌,沛國謂之稬。以黏者謂之糯,亦謂之秫;以不黏者謂之秔,亦謂之稉。故汜勝之云:三月而種秔,四月而種秫,然皆謂之稻。魯論之食夫稻,稉也。月令之秫稻,糯也。糯無芒,稉有芒。稉之小者,謂之秈。秈之熟也早,故曰早稻。稉之熟也晚,故曰晚稻。京口:大稻謂之稉,小稻謂之秈。

其粒細長而白,味甘而香,九月而熟,是謂稻之上品,曰箭子。

其粒大而芒紅皮赤,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紅蓮。

其粒小而色白,四月而種,六月而熟,謂之六十日稻。又遲者,謂之八十日稻。又遲者,謂之百日赤。而毗陵小稻之種,亦有六十日秈、八十日秈、百日秈之品,而皆自占城來,寔耐賴水旱而成實,作飯則差硬,宋氏使占城,珍寶易之,以給於民者。在太平,六十日秈,謂之拖犁歸,有赤紅秈,有百日秈,俱白稃而無芒,或七月或八月而熟,其味白淡而紅甘。在閩,無芒而粒細,有六十日可穫者,有百日可穫者,皆曰占城稻。

其粒尖色紅而性硬,四月而種,七月而熟,曰金城稻,是惟高仰之所種,松江謂之赤米,乃穀之下品。四明次於占城,其殆即所謂百日赤歟。

其粒長而色斑,五月而種,九月而熟,松江謂之勝紅蓮。性硬而皮、莖俱白,謂之䆉稏稻。

其粒大色白,稈軟而有芒,謂之雪裏揀。

其粒白,無芒而稈矮,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師姑秔。湖州錄云:言其無芒也。四明謂之矮白。

其粒赤而稃芒白,五月初而種,八月而熟,謂之早白稻,松江謂之小白,四明謂之細白。九月而熟,謂之晚白,又謂蘆花白,松江謂之大白。

其三月而種,六月而熟,謂之麥爭塲。

其再蒔而晚熟者,謂之烏口稻。在松江,色黑而耐水與寒,又謂之冷水結,是為稻之下品。

其已刈而根復發苗再實者,謂之再熟稻,亦謂之再撩。

其粒白而大,四月而種,八月而熟,謂之中秋稻。在松江,八月朢而熟者,謂之早中秋,又謂之閃西風。

其粒白而穀紫,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紫芒稻。

其秀最易,謂之下馬看,又謂之三朝齊。湖州錄云:言其齊熟也。

其在松江,粒小而性柔,有紅芒、白芒之等,七月而熟,曰香秔。其粒小色斑,以三五十粒入它米數升炊之,芬芳馨美者,謂之香子,又謂之香𥣬。

其在湖州,一穗而三百餘粒者,謂之三穗千。

其粒長而釀酒倍多者,謂之金釵糯。

其色白而性軟,五月而種,十月而熟,曰羊脂糯。

其芒長而穀多白桴,四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臙脂糯。太平謂之硃砂糯。

其色斑,五月而種,十月而熟,謂之虎皮糯。太平錄云:厚稃,紅黑斑而芒。

其粒最長,白稃而有芒,四月而種,七月而熟,謂之趕陳糯。太平謂之雀不覺,亦謂之秈糯。

其粒大而色白,四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矮糯,亦謂之矮兒糯。

其稃黃而芒赤,已熟而稈微青,布宜良田,四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青稈糯。

其粒大而色白,芒長而熟最晚,其色易變,其釀酒最佳,謂之蘆黃糯。湖州謂之泥裏變,言其不待日之曬也。

其粒圓白而稃黃,大暑可刈,其色難變,不宜於釀酒,謂之秋風糯。可以代稉而輸租,又謂之瞞官糯。松江謂之冷粒糯。

其不耐風水,四月而種,八月而熟,謂之小娘糯,譬閨女然也。

其在湖州,色烏而香者,謂之烏香糯。其桿挺而不仆者,謂之鐵梗。芒如馬鬃而色赤者,謂之馬鬃糯。


稻品一卷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