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入太學始末

琉球入太學始末
作者:王士禎 清

題辭

國家聲教覃敷,無遠弗屆;而琉球嚮慕文教,尤為最篤。蓋其時奉使琉球者,為吾郡悔齋汪先生。先生親賫宸翰遠涉瀛海,未浹旬而至,誠古今所僅見;是以其國益懾伏於聖天子之威靈,而思沐夫教育。及其入太學讀經書僅歷四載,遽以省親歸。雖於聖朝禮樂文章之盛、身心性命之微,未必遽能窺見;而忠孝仁義之大端,必能得其梗概。吾知此數人者一抵其國,必有向之受業而請益者。是此數 人於本朝為弟子,而於彼國未必不為師方;且擁皋比、御函丈,其尊榮為何如也!然吾竊為彼國惜者,則以讀書未久,遽即請歸!假使其更歷年所,學為制舉文字、簡練揣摩,與國子諸生同與於賓興之典,或得叨科第之殊榮;然後歸國,於以照耀鄰封、翱翔島嶼,其所得不更多乎!而惜乎其智之未出乎此也!

心齋張潮題。

康熙二十三年,冊封琉球翰林院檢討汪楫、中書舍人林麟焻等疏言:『中山王尚貞親詣館舍云:「下國僻處彈丸,常慚鄙陋;執經無地,嚮學有心。稽明洪武、永樂年間,常遣本國生徒入國子監讀書。今願令陪臣子弟四人,赴京受業」云云』。事下禮部。部覆:『史載唐貞觀中興學校,新羅、百濟俱遣子入學。琉球自明初始內附, 「會典」載大琉球國朝貢不時,王子及陪臣之子皆入太學讀書,禮待甚厚。又載洪武、永樂、宣德、成化間,琉球官生俱入監讀書。今該國王尚貞以本國遠被皇仁,傾心嚮學;懇祈使臣汪楫等轉奏,願令陪臣子弟四人赴京受業。應准所請,聽其遣陪臣子弟入監讀書』云云。時予為祭酒,咨覆禮部略云:『查「太學志」載:「洪武二十五年秋,琉球國遣其子及陪臣之子日孜等入監,命工部給羅絹為秋衣。冬,琉球中山王遣其舅仁悅孳等至。永樂二年,琉球中山王從子三五良亹等九人以謝恩至,奏請入監;給賜一如洪武中故事,令工部建王子書房於監前以處之。三年,琉球山南王遣寨官子李傑至。四年,中山王遣寨官子石達魯等六人至。其後李傑、石達魯等每在監三年,得乞歸省。九年,中山王遣王相之子懷得、寨官子祖魯古至。十一年,遣寨官子周魯等三人至。是年,有奏歸省者;命禮部厚賜,以榮其歸。是後乞歸省,或令候其使者還國以行。永樂以後至於正德,常三、四遣至。嘉靖五年,中山王遣官生蔡廷美等四人至;十一年,歸國。十七年,遣梁炫等四人至;二十三年,歸國。尋又遣蔡朝用等五人至;今在南雍,處以光哲堂,歲時給衣物如例。向慕文教,琉球於諸國為最篤;國家待之,亦為最優』云。康熙二十七年,琉球國王遣耳目官魏應伯等恭進朝貢方物,又遣陪臣子弟梁成楫、鄭秉均、阮維新、蔡文溥等四人同貢使赴京入監讀書;於正貢方物外,敬加屏風紙三千張、嫩蕉布五十疋。

三十一年,中山王貞上言:『康熙二十三年,蒙冊封天使汪楫題准臣國陪臣子弟入監讀書;臣貞遵奉俞旨,業於康熙二十五年遣官生梁成楫等三人同貢使魏應伯進京。仰荷皇上令其入監讀書,月糜廩餼、季給衣服;正梁成楫等感泣高厚,殫心誦讀之時也。但伊父前經節次入貢,萬里梯航,罔辭勞瘁;今皆年老,奉養需人:臣貞亦當念之矣。且梁成楫等三人俱未有室,父母之願,人皆有之。況臣國人皆愚昧,自成楫等進監之後,臣貞望其返國與臣言忠、與子言孝以宣布皇上一道同風之化,更為不淺。今據梁成楫等乞題請歸養等情,應否准其歸養?臣貞未敢擅便。伏乞睿鑒』云云。詔:『梁成楫等三人照部通事例賞賜、賜宴,禮部遣歸國』。

琉球於中國,當在東南方。東南為文明之地,今且近天子之光;吾知其國聲名文物,必且月異而歲不同矣。

心齋張潮。